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39章 暗中潜伏大风将起
    “这样……老哥,你明日清晨召集队伍,随时做好准备,明日城中怕是会有大事儿发生!”

    “啊?!你想到了?有什么事啊?”王佑惊呼,吓得莫沉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别大声呼喊,小心隔墙有耳……!不瞒你说,事情绝对不简单,但我现在还想不明白,总之,你明日早些召集队伍便是!待我思索一番……明日,再做决断!”

    “行,俺知道了!”

    看王佑转身欲走,莫沉抬头道:“等等!”

    “啊?”

    “把酒留下!”

    “不不不,俺跑了两条街才买的!要喝自己买去!”

    莫沉哭笑不得的摇头,“喝点儿酒,我能更容易想明白!不是贪图你的酒。”

    “呃……好吧,少喝点儿!”

    “好啦好啦,放下回去歇息吧,明日事情结束了,给你买一大坛!”

    “说定了啊!嘿嘿,那俺走了!”王佑生怕莫沉反悔似的放下酒壶,一溜烟儿跑出了门外,不过倒是记得给莫沉拉上了房门。

    莫沉眯着眼重新坐在窗前,仔细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能调动军队的……必是有身份或者有实权的人,而陶谦说相让徐州给刘备的时候,在场的文武并没有什么表示过反对……那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他揉了揉脑袋,实在想不出什么,只好打开酒壶的盖子,灌了一口酒。

    浓烈辛辣的酒水滚入喉咙,紧接着腹中却涌出了温暖的感觉,他低头微笑,人的身体还真是有意思,上下连着,但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上下相连,对呀!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陶谦是想让出徐州,可他的儿子们,他的家族并不一定是这样想的啊!

    可是陶谦说过,他的两个儿子不堪大用……。呵呵,这下就能想明白了,为何带头那人要杀掉城门都伯了!

    果真是个残忍的世道,父与子都没一条心么?明日的喜庆寿辰怕是要变成黄泉路上的阵阵梵音了……。

    想清楚了事情的头绪,莫沉自然轻松了许多。他轻轻地摩挲着酒壶,开始盘算起了明日苍澜营如何参战,如何从中获得所需东西的方式……。

    有人苦思冥想,有人跃跃欲试……有人喝着美酒,有人擦着利刃……今夜,注定是个难眠之夜。

    当晨曦的第一抹照耀入房间后,莫沉就睁眼而醒,穿好战甲的他伸手带上了发带,仍然没有戴头盔,他觉得等苍澜军稳定后就去统一打造一批装备来……当然,前提是他得证明苍澜营有那个让人投资的资格。

    轻轻的推开房门,右手摆后提起门口的长枪,左手习惯性的关上了房门,一如他在嘉州深山的小木屋一般,提枪,关门,出发,狩猎!

    等他走到平时队伍集合的空地时,才发现王佑早就在指挥众人排列队形了,他自己反倒是成了最晚到的那一个。

    原本还睡眼惺忪的众人看到莫沉穿戴整齐的走来时,立马精神抖擞的挺胸抬头。

    莫沉想笑,最后还是憋住了,他看了看自己归队的王佑,开口道:“是庸人,还是勇者,今日就有机会见分晓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你们最近辛苦训练所流的汗水,要向我证明,你们是勇者!”

    “是!!!”整齐一致充满坚定的声音让莫沉满意的点了点头,苍澜营,终于是建立起了一定的基础,差的,就是战火的洗礼了!而今天,正是洗礼的最佳时机!

    高大的城楼之上,男人的视线飘向远处,里面含带着一丝激动,一丝期待,以及一丝对杀戮的渴望……。

    他在等人,等那个能让自己证明自己的人。

    另一边,莫沉带着苍澜营的人来到了通往城守府的主街附近,碰上了迎面而来的巡逻队伍。

    “站住!什么人敢带兵上街?”巡逻队统领上前,满脸的愤怒,他不知道为何会有人私自带着士卒来大街之上。

    莫沉轻笑着走出,拱手道:“在下莫沉,之所以带兵上街是接到命令带着麾下士卒转移营地,并没有其他目的,还请统领给莫某让个路。”

    统领皱眉,伸手道:“可有手令?”

    轻笑着的年轻人脸色陡然变冷,眯起了双眼。“论品阶,吾是军侯,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巡逻队什长,有何资格让吾出示手令?”

    巡逻统领张了张嘴巴,想到了莫沉是近来新得宠之人,州牧大人亲封军侯,而且……他身后还带着数百气势磅礴的军队,怕是……不好得罪。

    “是下官唐突了,但先前所言也是职责所在,还请莫军侯恕罪!”既然得罪不起,那边得低头退让……这点,巡逻统领还是明白的。

    “让路!”莫沉依旧冷着脸,不过握紧铁枪的手已经松开。

    “让开道路!!!”统领挥了挥手,几十个巡逻队的急忙让到了一旁。

    统领望着远去的大军,低头疑惑,转身道:“尔等继续巡逻,我有要事前去报备!”

    “喏!!!”

    他转身从小道离去,但他去的,并不是城守府……。

    “报告统领!那什长果然离去,不过,他去了陶公的府邸,并不是城守府!”街道的转角处,苍澜营的一个战士匆忙的返回,朝着正摸索着双手想事情的莫沉行礼禀告。

    “看来……果真是陶家的人……,老哥!”

    王佑上前行礼,“王佑在!”

    “呵,传令下去,命令将士们掩藏身形,密切探查城门口到城守府之间的道路!”

    王佑愣了愣,疑惑道:“沉小哥啊,为何不去城门处?他们不是要在城门处动手?”

    “老哥,你想想,那些人昨夜深夜暗中行动,必然不是陶公亲下的命令!杀掉城门都伯,定然是不想陶公得知!既然如此,城门处换去的守军应是断后路,防止目标逃脱的!所以,我猜他们的动手地点应在往返之间的道路上!”

    “原来如此……好,我马上安排!”王佑点头,转身离去。

    莫沉静静地将铁枪横握,抚摸着尖锐的枪尖,轻声的呢喃:“风,要起了……。”

    在无数的“期盼”中,刘备终于赶到,他的身后只带了六个人。除了昏昏欲睡的张飞外,只有五名押运寿礼的随从……。

    半闭着双眼的刘备抬头看了看高大的城门,不知为何,总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翼德,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大哥何出此言?有何不对劲儿之事吗?”张飞迷糊的睁眼,让刘备一阵无语。

    “罢了,应是为兄多虑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夹动战马,往城中而去。

    缓缓经过了城门处的他眉头轻皱,他还是觉得城里的氛围好像和外面很是不同。

    战马停下脚步,刘备抬头,看向了背对着他的男人,眼中带着深深地疑惑。

    那人轻轻地转身,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小侄奉父亲之命,在此,恭候玄德公多时了!”

    刘备抬手道:“原来是二公子,陶公也真是客气,竟麻烦二公子亲来迎接,备不甚惶恐啊!”

    “哈哈哈,玄德公此言差矣,你对吾徐州有恩,对吾陶家有恩,今日父亲寿辰,特邀玄德公远来,理应有此待遇!只是父亲忙碌府中招待,只能派侄儿代为迎接!”陶应眯着眼说着,脸上虽笑,心中却是杀意满满。

    “既如此!还得劳烦二公子了!”陶应的话合情合理,刘备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之处,既然人家主人家有所安排,那遵从便是……。

    “玄德公,请!”陶应伸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刘备点头示意,带着人缓缓而过。

    落在后方的陶应微微冷笑,在场的只有他知道,他手臂所请,指尖所向之处,实则是,那到处都是死魂苦鬼的鬼门关。

    陶应在最前方带路,紧接着是骑着战马的刘备,而张飞跟在刘备的身后,五名随从推着装着寿礼的木车默默地跟随着。再往后,就是负责“护送”的几十名士卒。

    人群走过宽广的行人大道,走进了通往主街的一条侧道。

    张飞突然一愣,夹马向前,压着声音道:“大哥,好像……有杀气!”

    刘备双眼瞳孔一缩,目光瞬间落在了突然加快马速的陶应身上。

    张飞“唰”的拔出腰间长剑,由于今日是赴宴,所以,他并没有带自己的兵器。

    “吁……!”陶应止住战马,调头面向着已经开始反应过来的刘备。

    “二公子,你想干什么?!”他瞪眼惊呼,却发现陶应哈哈大笑了起来。

    “干什么?不干什么,我只是要将贪图我陶家东西的人除掉,仅此而已!”他笑的浑身发颤,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了。

    “备何曾贪图……你是说陶公相让徐州一事?!二公子,你应该知道,陶公两次相让,备都是拒绝的!”

    “那又如何?只要你在一天,父亲便永远不会绝了相让的念头,今日是他的寿辰,如果他再次提出相让,想必你也不会拒绝!为了以防万一,呵呵呵,玄德公,抱歉了!”

    刘备猛的深吸一口气,眉头深深地皱起,他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现在,终于知道了!

    “全体听令!刘备携兵刃而来,意图取州牧大人而代之,狠毒贪婪之心,可谓叛逆!给本公子就地诛杀!”

    “是!杀!!!”街道中突然涌出上百人,他们凶悍的冲向刘备等人,手上的战刀泛着骇人的寒芒!

    张飞气的哇哇大叫,他抬剑指着陶应,怒吼道:“你这没良心,恩将仇报的东西,今日,吾非要拧下你这贼子的脑袋!”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