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30章 夜色微凉心头轻颤
    战斗终归是结束,而琅琊国也注定要面临着一场大洗牌了,太守和长史皆亡,只剩下臧霸这个校尉能称的上领头人了。所以,一定意义上,莫沉这是帮了他一把!

    可臧霸并不想领情,他瞪着闭着眼的年轻人,想动手抓他,却又有些尴尬。

    糜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臧校尉,无恙否?”

    “没事,感谢糜大人及时来援助,否则吾将陷入苦战了。”臧霸感激的行礼,脸色也变好了很多。对于糜竺,他可不会摆什么脸色。

    糜竺轻轻一笑,“应该的,应该的!臧校尉不必客气,嗯……想必你就是莫沉?”他转头看向了莫沉,眼中充满了好奇的色彩。

    莫沉睁开眼睛,诧异的看了看糜竺,随即也恍然,被全城通缉的自己,恐怕也没几个人不知道……,“对,我就是莫沉!”

    “哈哈哈,感谢上苍,终于找到你了,不然王佑兄弟怕是要急疯了!”糜竺高兴的摸起了胡子。

    莫沉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很是急切,“你知道王佑老哥他们在何处?”

    糜竺哈哈一笑,看了看郁闷的臧霸,这才回答道:“你那些兄弟们在城门处,那日他们想要强行冲出城去,遭到了守卫的阻拦,正好,遇到了我们!臧校尉下令收了他们的兵器,不过也力保他们的平安,哈,所以,他们现在都好好的,只是比较着急没有你的消息。”

    “如此便好……”莫沉松了口气,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臧霸,脸上满是尴尬的神色。他想开口感谢,却拉不下那个脸来……。

    “保你同僚之事与你出手解围之恩相互抵消,如何?”臧霸沉声说着,并没有看莫沉。

    “好!”莫沉当然不会不答应,他肯定是无法说出感谢地话的,可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欠人家的……,所以,能抵消掉,是最好的结果!

    “那么恩情说完了,就要说说恩怨了吧!”莫沉眯着眼上前,战意盎然。

    臧霸冷哼一声,“很好,正想与你有个了结!”

    看着二人之间火药味十足,即将爆发战斗的形势,糜竺赶紧站到了二人的中间。

    “二位稍安勿躁!且听糜竺一言!”

    莫沉撇了撇嘴,示意无所谓。臧霸也不会不给这个刚刚救了他的徐州长史的面子。

    糜竺笑了笑,先转头对臧霸道:“你与莫小哥之前各为其主,有战斗就会有死伤,莫小哥也不是故意屠戮你手下士卒的,更何况……校尉大人你刚刚也杀了不少你手下的士卒,不是么?”

    臧霸猛然一窒,想开口辩解却发现糜竺的话很有道理,好像无从反驳。

    糜竺再转向莫沉,“听闻莫小哥你原是彭城国广戚县的一名百夫长,那么也是属于徐州军的,你在徐州地界杀人,也算犯了军规,那臧校尉也是有资格管辖的,所以他通缉你的事情也能理解,不是么?”

    莫沉笑了笑,摇头道:“我从来不是怨他此事,之所以想与他一战,是因为他打了我在乎的人!”

    臧霸瞪眼,“那是我侄女儿,我打了你又能如何?”

    莫沉剑眉倒竖,厉声道:“纵然是你女儿!只要我在乎,你打了!我就不高兴!”

    糜竺急忙伸手拦住要靠在一起的二人,苦笑道:“行了行了,两位别动怒,这事情你二人的想法都有些片面了,可曾想过人家当事人是怎么想的?是否愿意看到你二人为她厮杀一场?”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尽皆沉默,的确,他们从来没有问过吕玲绮,是否想看到他们两个你死我活的斗一场。

    “嘿嘿,既是相遇,便是缘分,如今郯城被围,危在旦夕!还请二位摒弃前嫌,一同前去救援,让百姓免受战苦,让屠杀不再继续才是!”

    臧霸转过头,皱了皱眉头才开口:“军情紧急,吾便不计较什么了,听糜大人的便是!”

    莫沉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吾只想找到王佑老哥他们,其他事情,可以先不论。”

    糜竺对着二人行了一礼,“多谢二位仁义之心,哈哈,对了,莫小哥,吾这次请来的援军好像正是你要找的刘玄德,而且,王佑兄弟已经答应随吾去救援,恐怕,你也得一起走一趟了!”

    莫沉挑了挑眉毛,想了想,好像这个时候的确是刘备率军救援徐州之时,再听糜竺一口一个王佑兄弟,也大概猜到了他与王佑是旧识。

    “吾可以随大军前去,但是此前,我需要见玲绮!”莫沉看向臧霸,目光带着一丝询问。

    臧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吕玲绮的态度他是知道的,就算横加阻拦,也只会更加麻烦罢了,而且,莫沉的目的也只是告别,放他一次,也无妨。

    “呼……”糜竺松了口气,事情终于是圆满的解决了,他高兴的冲走来的夏侯博挥了挥手,将他与莫沉分别介绍了一下。

    在莫沉的印象中并没有记得此人,但是既然对方是刘玄德的部下,他也是拿出了应有的态度,笑着和对方互相行了个礼。

    臧霸带着孙观去处理事后了,当然,此前,他命人返回家中,去传达解除吕玲绮禁足的口令。

    莫沉请糜竺转告王佑自己稍后就到后,也动身离开了这条流着血红小河的街道。

    他来到了城东的小林中,他知道,吕玲绮肯定会找过来。

    莫沉轻轻的站在小林中,抬头看向头顶的苍穹,此时已是傍晚,那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像一片片怒放的红玫瑰,又像是一团团寂静燃烧的野火,那么灿烂,那么美丽。

    当玫瑰褪去它火红的色彩,当火苗变得黯淡无光时,夜幕终于降临,缀满了颗颗星的它仿佛一副美丽的图画。

    耳边传来轻轻地脚步声,他笑着回头,与快步而来的女子相视一笑。

    “快告诉我!你怎么让臧叔叔同意把我放出来的?”吕玲绮一副好奇的模样,很自然的拉住了莫沉的袖子。

    年轻人温柔一笑,“事情有些复杂,先坐下吧,我慢慢说。”

    他们默契的面对面坐下,莫沉仔细端详着女子的眉眼,仿佛在欣赏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吕玲绮静静地坐着等他说话,却发现半天没动静,抬头一看,正好与莫沉那直勾勾的眼神撞到了一起,唰的闹了个大红脸。

    “喂!死莫小子,你看什么呢!快点儿说什么情况!”

    莫沉讪讪一笑,咳了咳开始讲述,“今日中午我在城南那边的一家酒楼用食,周家的死士找了过来。我用了比较轰动的方式引你的臧叔叔找了过来,想和他战一场。”

    “啊?!莫小子你发烧啦?!”吕玲绮讶然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再摸了摸自己的,歪着头道:“没发烧啊……那你怎么会那么傻?”

    “你才傻!”莫沉哭笑不得的摇头,解释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虽然臧校尉境界比我高,但我肯定有自己的准备才那么做的,怎么?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女子嘟着嘴想了想,点了点头。

    莫沉的俊脸瞬间铁青。

    “哈哈哈!我只是说实话唉,莫小子你虽然也厉害,但臧叔叔比你高一个大境界,怎么想,好像你都难赢他。”

    “谁说的……”莫沉微微一笑,一股强悍的气息赫然爆发,让女孩儿那张嘟着的红润嘴唇变成了惊讶时的o型。

    “咦,你什么时候破境的?”

    莫沉眯着眼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耳朵,等她恼怒的伸手打自己的时候才回答,“那日我不是战到力竭么,等恢复的时候就发现境界有些松动,所以就试着冲击了一下,运气好,就破境了。”

    他不会告诉吕玲绮其实自己的前世就是一流境界的武者,所以灵魂里有那一流境界的领悟力,二流到一流对他来说并没有**颈可言,要不是为了熟悉这身体,自己早就可以跻身一流了。他怕吕玲绮接受不了这奇异的东西……所以,还是选择了另外一种说法。

    吕玲绮身为天下第一战将的女儿,自然对武学方面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莫沉说的现象不是没有过,所以她恍然的点了点头。

    “哼……这下你就超出我了呢!”女孩子的情绪就是反复异常,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吕丫头突然闷闷不乐了起来。

    “哈哈……”莫沉毫不留情的笑了起来,伸手逗弄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容颜,“你还要不要听之后的事情了?”

    “哎呀……讨厌死了!别捏我脸,混蛋!老实交代,之后怎么样了?”吕玲绮抓住他那不断捏自己脸蛋儿的大手,气呼呼的瞪眼喊着。

    “之后,我并没有如愿,周家父子联合琅琊国太守还有一个军营里的都尉诬陷臧校尉包庇属下,私通敌军……然后臧校尉没有认罪,两边就厮杀了起来。”

    “啊?!臧叔叔怎么样?他没受伤吧?”

    “没有,我抓住机会杀了那个太守和可恶的周家父子,臧校尉也斩了那个都尉,正好徐州长史糜竺大人带人支援而来,所以战斗被平息了。”

    “呼……那就好!”吕玲绮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下一刻,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起莫沉,“你呢你呢?!没受伤吧?我看看!”

    莫沉心头一暖,手臂用力,将焦急的女子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下巴轻轻地顶在她的额头上,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磁性。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只不过……作为和臧校尉冰释前嫌的条件,我答应了随他和糜竺大人前去救援郯城……也就是……”

    “也就是……你要离开了?”微微颤抖的声音响起,让莫沉心疼的更加用力的搂紧了怀中的人儿。

    夜色渐微凉,心头轻颤动……。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