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19章 过往红颜辣酒入喉
    “老哥……他们怎么样?”莫沉木然的开口,右手紧紧的捏着左手的骨头,他此时突然很害怕……他害怕再有人离去……。

    “没事,老先生医术高明,他们都脱离险境了,早的两三日,晚的六七日也就能行动了。”

    莫沉终于放松心绪,嘴角扯起一抹牵强的笑容,点头道:“如此便好!好……。”

    “那姑娘……走了?”

    “啊……走了。”

    王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摩挲着自己的胡茬,“为什么……不试着挽留?”

    莫沉抬头,又低头,“不是一路的,留着,只会彼此麻烦,彼此难受……。”

    “难得你明白……沉小哥,不过俺觉得,你还年轻,别什么事情都考虑的那么多,别永远那么沉稳,会很累……偶尔要任性些,那才像年轻人嘛!”

    莫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摩挲起了自己的铁枪,表面上……他无动于衷,但内心,他已经后悔了,王佑说的没错,为什么什么事情自己都要考虑那么多呢?就算不是一路人……也不影响做朋友不是?这么绝情的两清了……自己真的,就能安心?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轻易的让一个相处了不到一天的女孩儿影响了自己,还做了一件无法令自己心安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已经很成熟,没想到,还是个做事都不周全的傻子罢了!

    “嘿嘿嘿,好啦,走,老哥陪你买酒喝去!”王佑一把搂住莫沉,拉着他往外走去。莫沉任由他拉着,其实吧,自己现在的确想喝点儿酒。

    医馆不是很好找,但酒楼是非常好找的,很简单,哪儿热闹,哪儿就是了。

    王佑在从广戚城出发前可是带了一包裹战利品的……所以,就算城门处给出去一些,医馆给了老先生一部分后剩下的银子依然能喝饱几十个自己。

    二人奢侈的要了一个阁间,要了四坛最贵的美酒。

    “来,兄弟,喝!有啥烦心事儿,喝它个几大碗就过了!”王佑举着酒碗豪气的说着,嗜酒本性完全的显露。

    莫沉默默地举起酒碗,与王佑手中的一撞,仰头一饮而尽。

    辛辣的酒精入喉,那刺激一下子冲上了头顶,让他乱糟糟的脑袋猛然一颤。

    脑子里再次出现广戚城郭家密室里那张苍白轻笑的容颜,也浮现了医馆门前美眸含泪的倾城俏脸……,以前在山里,见过的女性也只是做任务时候见的,除了日常的交流并没有其他……。

    说实话,和许清也只有几句话的交流罢了,真正算得上相处的也只有吕玲绮,可她已经走了,被自己亲手推远。

    罢了……世事本就不尽人意,若人人都能如愿,这个世界也就不会如此的纷乱了。现在的自己……并没有追求其他的权利,如今,喝酒便是,之后……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他主动举碗,王佑乐呵呵的陪着……。

    城北,校尉府。

    吕玲绮静静地站在窗前,任由漆黑如墨的长发似瀑般垂落,臻首微低,脸上并没有表情,眼中也唯有两点快要熄灭的星火。

    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就是个陪练的对象罢了……你可是是吕布之女,从来都是别人巴结你,现在人家都嫌弃你……你还为何要念念不忘?

    想要陪练……一句话的事情不是么?

    女子轻抚手腕,手指摩挲着之前在林中年轻男子握过的地方,突如其来的酸涩感让眼泪止不住的掉落。

    可我……就是稀罕啊,混蛋……为什么让我在意了却又要生生的从我眼前别离?你以为进入脑海的人有那么容易就能分离出去吗?!

    她扶着窗沿坐在地上,两条因为穿了衣裙而露出的洁白如玉的手臂抱着修长的小腿,倾城的容易埋入自己的膝盖,委屈的哭泣了起来。

    “噔噔噔……”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入房中。

    “玲绮,你在房中吗?”

    “……”

    “你不说话,我就进来了啊!”

    “……”

    女子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哭的正伤心的女儿。

    “哎呀,我的乖女儿,这是怎么了?快起来,有什么事和母亲说!”她快步走到窗前,伸手抓住吕玲绮的肩膀,想要她站起来。

    吕玲绮抬头,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映入眼帘,因为哭泣而通红的双眸正一滴一滴的往外滑落着晶莹的泪珠。

    “母亲抱……不哭,不哭了哈,怎么啦?”严氏心疼的将女儿搂紧,轻抚着她颤动的后背。

    “母亲……如果……如果对一个人……念念不忘……是怎么回事啊?”

    “……丫头,那是对男子倾心才会有的反应啊,你告诉母亲,你这是心仪谁了?”

    “……就……就一个今天遇到的人……,他救了我,但是,臧叔叔帮了他一次,让我与他两不相欠……他答应了,还说……不想惹上我这个麻烦,呜呜……女儿被人嫌弃了……。”吕玲绮哭的更凶了,她从来不在吕布面前显露自己的脆弱,但对于亲密的母亲,她并不会隐瞒情绪。

    严氏怒而皱眉,“吾家玲绮国色天香,这是哪家的男子如此没有眼光?”

    “他只是个徐州军的军人……我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只知道他姓莫……。”

    “丫头啊……你连人家都没了解清楚,这就心仪人家了?”

    “母亲!我没有……只是觉得很委屈,也觉得很难受……,以前,并没有这样过。”

    严氏叹了口气,伸手摸着女儿的头发,笑道:“这是因为你之前遇到的人都忌惮你父亲的威名,所以对你只有恭敬,如今有这么一个对你不一样的人,你自然就会在意一些……是母亲不好,没有教你这些,听母亲的话,别哭了哈,既然你和他已经各不相欠了,那就不要想了,慢慢的你就会忘了他的。”

    其实严氏思索了一下,并没有想到徐州有什么莫姓大族,心中也肯定了对方只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人物,之所以没有太直接说出来,是怕女儿有其他的想法,要是直接点儿,就只能说他配不上你。

    吕玲绮木然的点头,伸手抹去眼泪,她虽然没经历过太多世事,但也能猜到自己母亲的想法,她肯定也和臧叔叔一样,觉得莫沉只是个小人物……不该与自己扯上什么关系吧……好像莫沉自己也是那样觉得的,可是不知为何,自己却相信,他肯定不会平凡!

    严氏看她平静了,终于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脸,“饿了没?母亲让伙房做了你爱吃的菜,去吃点儿?”

    “嗯!”吕玲绮轻轻点头,脸上的情绪完全收敛,她决定了,以后默默地成长就好,终有一天自己的事情能够自己做主。

    酒楼这边,两个喝的晕头转向的大男人互相搀扶着返回医馆……,阿信苦笑着处理了众人住处的问题,然后将二人拖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喝到最后莫沉也想明白了,红颜已然过往,便让他随那入喉的辣酒般流逝,自己终究还是要向前迈步……。

    他们需要在这城里停留几天,等到伤了的人能活动再进行转移……,可莫沉没想到,有人会来,省去了他飘摇不定的寻人之路……。

    北海方面,刘备终于带着两千大军赶到,而赵云的到来受到了关张的热烈欢迎,他俩对这个为人谦逊却武力极高的年轻人很有好感。

    他们虽然在武力方面很是高傲,但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生死相搏,笑到最后的会是这个低调的银甲男子。

    孔融本想为军队接风洗尘,但被刘平原一句诺言在身,不得拖延为由所拒绝,就只好亲自将刘备送到了城门处,目送他带着三千大军离去。

    糜竺很兴奋,虽然三千多人对于数万的曹军只是杯水车薪,但至少是找到了援军,有援军的帮助,起码能稳住军心。再者,关张的武力他是知道的,有他们在,曹军的猛将就不能轻易的斩将冲阵了!

    糜竺并不知道在他不远处的银甲年轻人是个武力不低于关张的厉害角色,不然他怕是要笑出声了。

    因为是去救援,所以大军的行军速度非常之快,仅仅两日,就进入了徐州的泰山郡境内……。

    大军停下休整时,糜竺找到了坐在主营中想事情的刘备。

    “玄德公!在下有一事相告!”

    “子仲请讲!”

    “东莞郡治所距此只有十里,其校尉臧霸是员猛将,吾想动身前去,召臧霸带领大军一同前往救援。”

    刘备眯了眯眼睛,笑道:“能让救援大军增长实力当然是好事,可大军行程也是关键之事,不如这样,我派人保护子仲前去,你找到臧霸后带领队伍追上来会合,你看如何?”

    “多谢玄德公!”

    “嗯,来人,将夏侯军侯叫来!”

    侍卫领命而去,刘备则示意糜竺坐下喝杯茶。他知道这个糜竺是徐州商家出身,能够拉拢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一会儿,一个壮实的男子就走进了营帐,“夏侯博参见主公!”

    “不必多礼,夏侯军侯,现有一事相托,将糜竺长史护送往东莞郡治所,然后跟着那边的徐州军一起赶上来会合!”

    “末将领命!”

    刘备笑着看了看糜竺,糜竺会意的起身行礼,与夏侯博一起转身离去。

    伸手摩挲着自己的剑鞘,刘备并没有想到,糜竺这一去竟给自己带回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而此刻,郯城曹军军营内,一个黑影从角落中浮现,如鹰一般的锐利双眸看向了整个广阔的军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