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5章 诛灭恶少红颜命薄
    街道上空无一人,连着几天的战争已经让百姓们恐慌不已,他们全家缩在屋子里,早已整理好了容易携带的东西,一旦情形不对,就立马逃命。有人会说拖家带口的怎么逃,那就是小看乱世中的百姓了,他们早就练就了一副跑路的好体力,不然……早死了成百上千次了。

    所以,莫沉体验了一把私闯民宅之后才问到了郭家的所在地。

    以他一米八的身高,他轻松的爬到了郭家偏门的那颗大树上面。

    大树很高,所以他轻易的看到了郭家的情况。

    偌大的庄园内,可谓鸟语花香,竟然还有一条人工的小河流绕着院子流淌,不同于普通人家的木屋,这郭家的居房全部都是砖石。

    院子里奴才婢女们正在快速的奔跑着,手里拿着一个个珍贵的物件,莫沉发现他们都是跑向后院的。

    躺在树枝上的年轻人轻轻一笑,并不难想到后院定有一个地窖之类的用来藏东西的地方。

    一个脚步虚浮的年轻人从屋子里走出,嘴里喝骂着:“一群蠢货!少爷我的欢乐椅呢?”

    小婢女急忙跑了过来,“少爷……那椅子不是按您吩咐已经藏到密室里了么。”

    “靠!藏什么藏,给少爷取出来!少爷要乐一乐!”年轻人甩了甩袖子,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

    莫沉整个人坐了起来,**裸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涌动,就是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昨晚空闲时自己问过二虎子,自己的父亲就是因为阻止这畜生强抢民女的时候被他指挥家奴暴打致死!

    伸手抓住树干,莫沉再次往上了一些,眼睛扫视着郭家的地形,他要选一条合适的进去的道路,还要有一条能全身而退的退路。

    街道口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轻轻转头,如遭雷击般愣在了原地。

    两三百曹军正整装赶来,他们的中间有两个人,一个是穿着黑色铁甲的将领。另一个是……名叫旺虎的二虎子!

    他脸色铁青,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二虎子啊……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出卖了自己吗?!

    李兴看了看前面的宅子发出了一声冷笑,“十人一队,悄悄地包围这宅子,记住!遇到画像上的人一定要招呼其他人,那人武力不低,别鲁莽应对!违令者杀无赦!”

    “喏!!!”

    一队队曹军快速的行动了起来,在三条街上将郭家的大宅子完全的包围了起来,那样的密度和人数莫沉一旦出现就会陷入绝境。

    他深深地叹气,目光阴沉的看着郭家少爷,罢了,让你多活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一如嘉州神山的丛林内,年轻人纹丝不动,静候猎杀时机的到来。

    他觉得李兴不会进郭家告知有人要找他们报仇的事情,但事与愿违,李兴用了一个隐晦的方式把消息传给了郭家家主……也就是郭家少爷的父亲,而莫沉并不知道。

    彭城的决战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莫沉根本没心思理会,他整个人已经在大树上待了一晚上了,腹中传来了一阵饥饿感……他明白,再不行动,自己的体力就不足以完成暗杀了。

    他挑了人最疲惫的凌晨行动,幽暗的夜幕下,莫沉如雄鹰般掠起,整个人的头脑也如鹰一般冷静的思考着,顺着他早就选择好的落点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一天的观察早就让他知道了伙房的位置,他几个起伏间就到了一间看上去普通却掌管着全府饮食的房间外。

    并没有如同一般的杀手那样穿一身黑衣,年轻人只是穿了一身灰色的粗布麻衣罢了。

    他轻手轻脚的打开门,瞬间就看到了伙房角落里沉睡的做菜师傅。

    “竟然睡在这里的嘛……”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他不动声色的挪到了灶台旁,轻轻地掀开了麻布。

    “呵呵,真是多谢了!”他竟然看到了包子,虽然是冷的,但是对他这个饿了一晚上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食物。

    从腰间摸出两枚铜钱,年轻人沉吟一下后,将铜钱放在了灶台之上,然后转身走出门外,轻轻地合上了门。

    在一个角落里三下五除二吃完几个包子后,莫沉用袖子擦了擦嘴,伸手解下背上的铁枪,将长弓挂在了腰间,将包着箭壶的麻布掀开。

    准备好一切后,他仰天行礼,默默地祈祷这身体的父亲能看到儿子为他报仇的一幕。

    “轰隆!”天空突然阴沉,一道霹雳凌空闪过。

    呼……暴雨夜更好行事,莫不是那父亲真的显灵了?!

    莫沉摇头自嘲的一笑,整个人如矫健的猎豹般掠出,极速的奔向白日里那位少爷居住的房间。

    安静的杀人是无法破局的,如今的破局之策唯有制造混乱,越混乱自己越容易脱身!

    一个火把被莫沉点燃,熊熊的烈火照亮了周围的黑暗,他知道大雨即将来临,烧房子是最愚蠢的,所以,他只能烧那绽放的正美好的满院花朵。

    火把被抛向花圃,在空中划过一道闪烁的美丽弧度,那撞击在地上溅起的需求火花照亮了莫沉那张看不出喜怒的坚毅脸庞。

    “哗啦啦!!!”大火起于一点,瞬间席卷整个花圃!原本小小的火把之炎却在半分钟后变成了一场足以照亮整个郭家前院的参天大火!

    “走火啦!!!”“快来人啊!!!”一个被惊醒的奴才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眼中看到燃烧的熊熊烈火后急切的呼喊了起来。

    莫沉静静地拿弓,抽箭,拉动弓弦,紧绷后而松开,长箭穿过烈火,精准无误的刺进了奴才的咽喉中。

    奴才正在呼喊中,声音戛然而止,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已经没有明白的那一刻了。

    尸体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听到声音而跑出来的几个奴才眼前!

    “啊!!!杀人啦!”“来人啊,走火了,杀人了!!!”

    莫沉冷冷的看着发生的一切,身体隐藏到了夜幕之中,他知道,处理事情的人马上就会来到。

    两三分钟后,郭家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上百身穿战甲的士卒鱼贯而入。

    李兴大步流星走进郭家,声音传遍了整个大门口,“全体,将府邸包围起来!将所有人控制住!”

    这时一个穿着锦衣的中年人也惊慌的走了出来,“李大人!那人可是来了?在哪儿呢?!”

    暗处的莫沉脸色一变,却又释怀的一笑,知道了也无妨,该杀的人一个都跑不了!不过如此一来,那郭家少爷就不可能在房间内了……应该是在那密室之内!

    “还没找到,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已经命人封锁了整个府邸,就算是只鸟也飞不出去!来啊,将所有人都控制起来!”李兴一挥手,下着命令。

    “喏!”

    士卒们开始了行动,而莫沉也开始了行动。

    他快速的来到了后院,藏在了一面墙壁之后,等一个惊慌的婢女跑过来的时候,他如毒蛇般出击,一把将婢女拉住,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告诉我密室在哪里,我便放过你!”

    锋利的小刀刀芒让婢女吓得脸色苍白,两条腿软软的颤抖着,眼神带着深深地惊恐。

    “我现在放开手,如果你喊了,这把小刀就会插进你那嫩滑的脖子里!”

    莫沉冷着脸将手放开,婢女惊悚未定的颤抖着。

    “现在那些士卒还到不了后院,你带我去密室!如若不然,我就用这把刀砍下你这颗美丽的头颅!”

    婢女一抖,伸手指了指东边道:“这……这边!”

    莫沉跟着她来到了一座假山前,婢女颤抖着伸手指了指道:“假山……后面……有个木板可以……掀开……那就是……密室!”

    莫沉一言不发,伸手打晕婢女,将她托着来到了假山后。

    摸索了一番后,他终于摸到了一块像是木头的东西。而这时,搜查的士卒们也来到了后院。

    他毫不犹豫的掀开木板,将婢女丢了进去,然后自己跳了进去。

    将木板盖好后,他往下面看去,发现了好几个大箱子……不用打开也知道,这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箱子后面的门被打开,一个脸色苍白,衣衫不整的年轻人急切的跑了出来,“父亲,可抓到那贼人……啊!你是谁?!”

    莫沉绕过他看向了里面,一张高大的椅子上,一具白花花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躺着,浑身上下都是青紫交错的痕迹,双腿之间一片血肉模糊,不用想也知道,那身体遭受了怎样的凌辱。

    “你这畜生!!!听好了,取你狗命者!莫沉!”

    长枪如出水蛟龙,毫不停留的刺入满脸恐惧的年轻人脖子里,枪尖从前而入,从后而出。

    刚刚还经历了欢愉的年轻人下一刻就经历了最残忍的折磨,他没有瞬间死去,他瞪大双眼,喉咙处的断裂让他无法呼吸,他双臂胡乱的挥舞着,眼球凸起,随后翻起了白眼。

    莫沉厌恶的将他一脚踢到角落里,再次从他的眉心补上了一枪。

    这位郭家少爷抽搐了几下,终于吐着鲜血归往了那惩戒有罪之人的十八层地狱。

    莫沉快步走进房间内,三两下脱下上衣,盖在了微微喘着气,眼神空洞的女子身上,并且用小刀将绑着她手脚的绳索割断。

    他无形之中有几分歉意……要不是自己行动的晚,这女子也不会遭受如此劫难。

    “你……还好吗?”

    “……谢谢。”女子声音沙哑,空洞的眼神终于移到了莫沉的脸上。

    莫沉神色复杂,他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女子,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如何救得了这个已经行动不了的女人。

    女子突然微微一笑,“能……在……死前……看到那个……畜生被人……虐杀……奴……死而无憾矣……,奴……知道……恩公……只身前来……无法搭理……更多……奴只求……恩公……一件事情……。”

    莫沉叹气道:“你说吧。”

    “奴……未曾……嫁人……也不曾……有情郎……如今……人之将死……可否……请恩公……亲亲……奴……就当……奴的情郎……。”

    莫沉看着这个流出几滴晶莹泪珠的美丽女子,鼻子一阵发酸,他轻轻的俯下头,用冰凉的嘴唇贴在了女子额头上。“你叫什么?”

    “许清谢谢恩公……”声音轻飘飘的穿进他的耳朵,女子柔弱的手夺过了莫沉手中的小刀,下一刻小刀已经刺进女子的左胸口之内。

    莫沉一动不动的起身,看着失去气息的女子,他的眼中仿佛失去了神采般灰暗一片。

    唉……他轻轻地叹气,虽然没接触过女人,但他也知道女人将贞洁看的多重要,就算她不自尽,估计也会郁郁而终,所以……刚刚本可以阻止女子的他并没有阻止……但是,自己吻过他,她当自己是她的情郎……如果将她留在这里……自己的心怕是会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吧……呵呵,人活一世,不做些疯狂的事情……如何为人?

    他将女子被撕开的衣服裹在了她的尸身之上,用自己的上衣做成了带子绑在了女子的腰间。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年轻人轻轻的理了理女子散乱的长发,右手提起铁枪,毅然转身而走。

    他虽然只是个山林间自己生活的孤人,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是个泯灭人性的恶人。

    既不大善,也不大恶,这就是莫谨言,也是如今的莫沉。

    本来可以舍弃一切远离是非,自在的生活下去,而他之所以替莫沉报父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求个心安,毕竟了断了原来莫沉的一切执念,自己才能成为全新的莫沉。

    现在想把许清带出去也是同样的目的,为了心安!

    缓缓走到门口,莫沉心绪复杂,良久才喃喃道:可叹红颜命太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