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道祖师〕〔美女总裁的兵王保〕〔大明春色〕〔重生之武魂至尊〕〔变身可爱萝莉〕〔网游之末日剑仙〕〔星际版三国〕〔宇宙级大反派〕〔万界登陆〕〔无限制穿越季〕〔法师网〕〔末世异形主宰〕〔专属妻约:总裁大〕〔老板娘的贴身保镖〕〔皇袍加身〕〔修仙也要讲科学〕〔1胎2宝:墨少,别〕〔口袋之数据大师〕〔桃运邪医〕〔天降萌妻:宫爷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4章 瞧那可悲的人性
    “好!!!”“好!赢啦!!!”周围的士卒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尤其是二虎子,直接跳了起来,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臂。

    莫沉气喘吁吁的抽出长枪,头上的冷汗直流,只有他自己知道,要不是对方气力不够,那把刀就砍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不远处包扎好伤口的徐吉眼睛都瞪直了,莫沉入军那天是自己亲自测试的,这小子除了力气大也没啥突出之处了啊,怎么现在一下子比老子都厉害了?!难道之前是装的?!

    杨都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举手示意大家安静后开口道:“全体迅速回到位置!我们还没有胜利呢!还有……来两个人,把这个敌将的尸体给我挑在长枪上,挂城头去!”

    “喏!!!”几个战士兴奋的捡起几把长枪,将死不瞑目的偏将挑在长枪上,小心翼翼的挪到了城头处,将长枪绑在了墙边的柱子上,而偏将的尸体就贴着城墙,低着脑袋被悬挂在了半空!

    远处的于禁目眦欲裂,手中的马鞭被他狠狠地甩在地上。

    而城下的青州军也傻眼了,进攻的势头竟然无形之中失去了它的锋芒。

    于禁痛苦的扶额,“鸣金收兵……。”自信满满的攻城却换来了如此结果,这让他一阵胸闷气短。深呼吸几口气后,他才调转马头往军营而去。

    “铛铛铛!!!”一阵金鸣声传来,青州军立即调头撤退,将领都被别人吊在了城头,战意早就没了,现在撤军正合了他们的心意。

    杨都尉哈哈大笑,想不到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竟然真的逼退了敌军,这如何不让他高兴。

    “徐吉,统计一下伤亡情况!来人,把刚刚斩将的年轻人叫过来!”

    士卒找到莫沉的时候,他正在吃东西,一块硬邦邦的干粮他却吃的津津有味。其实从小条件艰苦的他偶尔连饭都没得吃,也是刻苦练武后在山林间打猎才改善了伙食,所以对于吃的,他从来不挑。

    “莫沉,杨都尉叫你过去呢!嘿嘿,你小子要走运了!”传令的士卒复杂的看着他,眼中有羡慕也有钦佩。

    “噢,好!”莫沉将手中仅剩的一点儿干粮塞进嘴里,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甲,这才行礼道:“劳烦老哥引路!”

    士卒乐的笑了笑,他明白,这年轻人立下斩将大功,恐怕马上就会当官,此时能受将来将领的一礼真是赚了!

    爽归爽,让他这么白白受礼他也受不起,拱手还礼后他伸手道:“请!”

    二人一路前行,莫沉观察着周围的士卒们,不禁叹了口气,战斗前还有的四五百人,此时只剩三百多了,战争……真是最残酷的事情!

    杨都尉正在擦拭着自己的长剑,一块白色的麻布染成了血红色,可见他的长剑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大人!莫沉带到!”

    莫沉上前弓身行礼:“参见都尉大人!”

    杨都尉笑了笑,对着士卒挥手道:“你先去用食吧!”

    “喏!”

    士卒离开后,城楼内就只剩弓身行礼的莫沉,以及继续擦着长剑的杨都尉。

    莫沉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晾着自己,不过他仍然耐心的弓着身子,等待着前方的男人开口。

    好几分钟过去,杨都尉抬头看了看仍然弓着身子的年轻人,轻轻的挑了挑眉毛,沉声道:“莫沉,你可知罪?!”

    莫沉一惊,头上唰唰的冒出冷汗,整个身体也有些麻痹了起来,他条件反射的把身体弯的更低,“莫沉不知所犯何罪!请大人明示!”

    杨都尉站了起来,走上前几步道:“你身怀高强的勇力却隐瞒不报,导致那偏将没有被及时抵挡,我军防线被撕开缺口,伤亡大了许多!你说说,是不是你之罪过?”

    莫沉呼吸急促,再次拱手,“请大人明查!非是小的隐瞒不报,而时小的擅长枪法,那时手中只有一把战刀,而且需要负责抵御位置上的敌军,待小的注意到那敌将,缺口已经打开!实非小的之过!”

    杨都尉眯着眼看着他,片刻之后突然一笑,“好了好了斩了那敌将,避免缺口扩大让更多敌军上城墙是有功之举,本都尉只是想搓搓你的锐气,怕你立功后便骄傲放纵,呵呵呵,起来吧!”

    莫沉这才松了口气,起身间竟感觉到已经汗流背夹。

    “不过吾还有个问题,之前你为何不显露自己的本事?要知道那样一来,你或许早已是军中统领级人物!”

    莫沉早就想好了说辞,他面露苦涩道:“非是小的隐瞒,实在是小的的父亲因得罪城中富贵人家而被殴打致死,若小的显露一身本领怕是不出三天便会遭遇毒手!无奈之下唯有隐瞒,苟且偷生了这几年,想着有朝一日能有所作为,为吾那苦命的父亲报那血仇!”

    杨都尉惊讶的瞪眼,“竟有此事?!哼,想不到吾彭城治下竟有如此恶霸,真是天理难容!若此番事了,吾还尚存,定调查一番,还你一个公道!”他有收服莫沉的心思,一听对方背负此家仇,当即大喜,这正是好时机啊!而且,莫沉这么一说,他竟然能理解这年轻人先前那股凶狠和残忍劲儿是从何而来了。

    这边,莫沉急忙下跪,“小子多谢大人恩德!若大人能帮小的报此家仇,小子愿做牛做马以报大人!”

    头深深地拜在地上,莫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如此解释……这都尉没有不信之理!前番让其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此番再借此消除其疑虑,而后再表示了忠诚,那么不但能把此人和自己绑在一起,而且还有名正言顺的报仇机会!

    杨都尉伸手扶起莫沉,重重的点头,“你放心,君子一言九鼎!此事既答应于你,定然不会有悔!”果然,若帮帮此子,自己就能轻易收服一员猛将!

    “多谢大人!”

    “哈哈哈,那么接下来,就要论功行赏了!你阵前斩将逼退敌军,功不可没,暂为百夫长,待得吾向郡守请功后,加封你军侯一职!”

    “小的拜谢大人!”莫沉弓身一拜,暗道终于过关。

    其实他也不想如此狡诈欺人,但如此朝不保夕的情形下自己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生存下去!所以,为了生存,只能如此。

    莫沉离开前终于知道了杨都尉的名字,杨统,一个自己没什么印象的名字,不过眼下,这位杨统就是自己生存的保障。

    杨统行事风格很干脆,在封莫沉为百夫长后,立马就派人将百夫长的衣甲送到了莫沉这边,并且,还赠给了他一把精铁长枪,这可让莫沉发自内心的感谢了一下。

    他抚摸着长枪的枪头,暗自下了决定,暂时护这位杨都尉的周全,等日后恩情还尽,再做打算。

    二虎子兴奋的围着换了衣甲的莫沉转圈,转的莫沉有些发晕。不过他并没有出言训斥……毕竟,自己如今可信的人只有这一个。

    莫沉自认为是个很矛盾的人,他本性淳良,但有时却能杀伐果断;他热血好战,但却讨厌战争;他杀人不眨眼,但却不忍看普通人被残忍的屠杀;他性格耿直,但有时却能狡诈无比……。这些重重矛盾让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

    抬头看了看降临的夜幕,莫沉自嘲的一笑,靠在坚硬的墙上,眼睛逐渐闭合……战斗了一天,是时候休息一下了……明日,仍然会是场恶战。

    曹操第一次征讨徐州其实有两大战役,一是彭城之战,二是郯城之战。

    如果不是陶谦太过于自信,也不会有第二场战役,彭城其实是个城墙高大宽广易守难攻的好地方,但是自信的陶恭祖刺史率领了几万大军直接在城下摆开了阵势,迎击来势汹汹的曹军(之后统一称曹军)。

    接到中军即将与敌军决战的消息后,于禁急了,他摘下头盔,绑上头带,命令全军不惜一切代价攻下广戚,而他和李兴也亲自上阵,身先士卒!

    莫沉是在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中醒来的,一睁眼就被大太阳那刺眼的光芒灼烧了双眼。

    我靠……用手遮着慢慢的再次睁开眼睛,他看到了极速奔行而来的曹军。

    曹军三千多人全部投入战斗,在主将副将亲自上阵的激励下,他们人人嗷嗷直叫,疯狂的冲向了仿佛在巨浪面前随时会摇摇欲坠的广戚城。

    他们今日冲杀的很快,因为三百多人的广戚城已经做不出太大的反抗了,稀稀疏疏的箭矢被一面面盾牌轻易的挡下,从城头落下的大石头也并没有给曹军造成什么损失。

    莫沉回头看了看自己和楼梯口的距离,脸色有些难看,竟然这么远吗……这下可是想撤都难啊。

    再次看向已经开始搭云梯的曹军,他紧张的手心冒汗,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了……。

    而此时在城楼里的杨统接到了一份密令。跑死了一匹马的传令兵气喘吁吁的将手头的密令交给杨统后直接晕死了过去。

    杨统脸色凝重的打开密令,下一刻,却如获重释。

    密令上只有一句话,“决战即将进行,请杨都尉速速带兵赶往利城,保证大军的后路!”

    杨统第一时间派人叫来了徐吉和莫沉以及一位名叫陈齐的百夫长。

    “在敌军到了城下的时候叫你们来是有大事商议的,吾接到密令,上头命令我们撤军,赶往利城,保证彭城主力的后路!你们……怎么看?”

    徐吉一瞪眼,“那这广戚的百姓该当如何?!”

    那位陈齐则是沉声道:“服从命令便是!”

    只有莫沉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命令可是刺史大人下的?”

    杨统点头,“印绶是刺史大人的,想必是真的无疑。”

    “那……大人可有全身而退的方法?”

    “很简单……城中有两百战马,我们只要骑着战马从后门出城便是,曹军和我军即将在彭城大战,所以这伙儿曹军攻下城池之后定会前去增援,并不会追赶我们!”

    “可……我们有三百多人!”徐吉皱着眉头开口,随后却脸色一变,他好像说出了什么隐晦的事情……。

    果然,杨统瞪了他一眼,闷声道:“挑选两百年轻力壮的跟随我们撤离,其余人开门投降就是,主将逃离,剩下的士卒不会被为难的!”

    徐吉急忙点头称是,已经犯错的他可不敢忤逆什么了。

    一旁的陈齐也轻轻点头,谁都不想死在这里,如今有条后路摆在眼前,没有不走的道理。

    可偏偏……有人不想走。

    过那郭家!

    他深吸一口气,拱手上前道:“小的请求留守,给三位大人争取撤退时间!”

    徐吉和陈齐眼睛一亮,杨统却出生反对道:“不可!士卒们不会有事,你如今是将领,若是被敌军所擒,难逃一死!”

    莫沉抬头盯着杨统,语气坚定道:“小的自有小的的打算,还请都尉大人应允!若能活着出去,定当前去利城投奔大人!”

    杨统语气一窒,他想到了莫沉背负的血海深仇,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劝阻。

    “唉……罢了,那就随你意吧!切记,一切保命为上!”

    “属下遵命!”莫沉发自内心的自称属下,也让杨统喜上眉梢。

    杨统并不知道,莫沉这声“属下”自己这辈子只能听这一次!

    两百青壮迅速集合完毕,杨统带着这些人对向他们行礼的一百多士卒以及百夫长莫沉弓身还礼。

    一百多士卒并没有什么怨言,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稍作抵抗后便开城投降!没有人是傻子,他们明白,有事的仅仅会是面前这个面庞坚毅的刚刚升官的年轻人罢了。

    二虎子站在人群里,脑袋低垂着,有些不知所措,他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他很想跟着那两百人离开,因为他怕死!可是,他又舍不得家中的母亲。

    杨统三人带着士卒们转身离去,他们的脚步很快,仿佛在离开苦难,走向快乐那般毫不留恋……。

    前排丢着石头的士卒们回头,愣愣的看着莫沉。几十个结阵的士卒也抬起了头,他们在等待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百夫长发布命令。

    “全体听令,将武器堆成一堆,卸去甲胄!等敌军上来的时候行礼投降……!”

    二虎子忍不住出声:“那你呢?”

    莫沉摇头一笑,“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如果你们觉得我这个百夫长还够意思,没让你们去拼命的话,就别说我还在城中……兄弟们,告辞!有缘再会!”

    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奔向楼梯口,边跑边卸去了战甲,丢向了城墙的角落,只剩下了手中的铁枪。

    士卒们都觉得他是逃命去了……只有二虎子猜到了他真正要去做的是什么。

    于禁很愤怒,当他一腔战意翻上城头的时候,入眼处却是堆城一堆的甲胄兵器,和上百个面带恐惧的表示投降的人!

    “他娘的……”于禁一脚踹在靠前的一个士卒屁股上,喝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将领?”

    “大……大人……小的们只是普通的士卒啊……将领们全都跑了,我们只是被留下送死的……,哪有白白为了别人送命的道理,所以商量了一下,决定向大人……投降。”

    于禁气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现在再愤怒也没办法,主公那边需要支援……,可是……这口恶气不出,自己实难心安!

    “李兴!给我带人宰了这些降兵!”

    “大人!大人饶命啊!我们只是服从上头命令才攻击的啊!大人!!!”

    李兴本就是嗜血好战之人,他一把拉过一个士卒,右手挥刀削掉了一颗带着惊恐神色的头颅。

    人群一阵骚动,这些士卒们手中没有武器,身上没有甲胄,可谓待宰的羔羊!

    二虎子浑身冷汗,看着一个个外围的战友被拖出去砍死,双腿一阵发软。

    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等到他身前空无一人的时候,他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双眸染上了阴沉的黑色,别怪我……沉哥儿,我不能死,我也不想死……。

    李兴伸手抓向前方那个目光呆滞的小子,却被对方的动作诧异到了。

    二虎子“嘭”的跪倒在地,尖锐的声音响彻在城楼处,“大人!别杀我!我知道有个将领还在城里!别杀我!我什么都告诉您!”

    于禁一把推开李兴,伸手从衣领处提起二虎子,双眼死死的盯着神色无比难看的少年。“说!”

    “呼……呼……城里还有个百夫长!他的父亲被城东的一家富贵人家打死,他一定会去报仇的!相信我,我没有说谎,他一定会去的!”死亡面前,人性那么的可悲,之前还生死与共的兄弟,下一刻就被完全的出卖。

    “呵呵呵呵呵……我怎么信你?”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的事情我都知道!而且我熟悉他,他是个孝子,他一定会去报仇的!”

    于禁忽然觉得全身的郁闷一扫而空,“哈哈哈,好!非常好!我就暂且信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就放过你还有你身后这些可怜鬼,并且封你做什长,掌管这些人!但是……如果他并没有出现,呵呵,你应该明白你们的下场!”

    “是!是!小的明白!”

    “好,等下我就派人带你去那户人家附近!只要那个百夫长一出现,立即抓捕!”

    “这……大人!小的与他一起长大,实在不忍心……不如俺把他的模样画出来?”

    “呵呵,你在和本将讨价还价?”

    “不不不!小的不敢!”二虎子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砰砰”的磕着头。

    “听好了!画像你得画!人你也得抓!听明白没?!”

    “明白明白!小的一定唯命是从!”

    “好……李兴!你带五百人留下,抓捕那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抓住后不急着杀,等吾回来,吾要亲手削掉他的脑袋!”

    “属下遵命!”

    于禁虽然很气愤,但也不敢因小失大,他安排好了广戚城的事情后,带着三千曹军离开,奔彭城而去了。

    而卸去战甲,偷偷潜伏在城里的莫沉则是来到了城东。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