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强老婆:霸道总〕〔重启飞扬年代〕〔子衿之心望君莫离〕〔清妾〕〔总裁老公,抱紧我〕〔风流青云路〕〔宗师星际行〕〔万古神帝内〕〔王牌特种兵〕〔穿越大反派〕〔亲爱的塞巴斯〕〔罗马全面战争之异〕〔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猛鬼收容系统〕〔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仙无常有〕〔都市之少年仙尊〕〔兽世霸宠:纪爷,〕〔次元大追逃〕〔德意志涅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铁血骠骑 第1章 宋魂降兵临城下
    风雨飘零的宋朝嘉州,有一处风景怡人,被云雾环绕的大山,人们叫它嘉州神山。

    神山的山腰处有一片密林。

    这日,阳光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光芒,照亮了世间,也照亮了云雾和透过云雾隐隐可见的密林,在密林的边缘,树木一阵晃动后,一只庞然大物嘴中嘶吼着以一个极其不协调的姿势飞在半空中,随后,如炮弹一般坠落,砸的地面发出了一声震天的轰隆声。

    并不高大的黑影随后而至,一张年轻却显露沧桑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残忍的微笑。

    这只灰熊是他盯了两天的猎物,就在这畜生刚刚打死一只野猪开心的进食的时候,他悍然突袭,一脚将这大虫踹飞,让它体验了一把天空翱翔的滋味。

    “吼!!!”熊啸山林震!身为山林霸主的灰熊非常的愤怒,这个渺小的东西竟然偷袭自己!今日,一定要生撕了他!

    猛虎猛然突击,带着巨力的熊掌向前猛拍,眼神无比的凶狠。

    男子挑眉一笑,身体轻飘飘的一侧,背后的长枪一个翻滚间敲在了灰熊的背上。

    “嗷!!!”灰熊吃痛的吼叫着,另一只手如钢板一般甩向男子,那足以碎钢铁的巨掌带着凌厉的煞气,让男子脸色不由得凝重。

    长枪如长龙般游动,一个无形的网悄然而生,将那连拍三次的巨掌完全的挡下。

    灰熊闪到一旁,意识到了这人的不简单,它身为成年巨虎,心智早已开发,脑中会思考事情的利弊。

    “呼吼!!!”它仰头高声长啸,让男子惊慌了起来。

    不好!这畜生要招呼同类!

    长枪快速出击,男子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发动了进攻,此刻唯有速战速决,才能安全脱身!

    可灰熊显然知道了他的意图,只是不断地躲闪着,偶尔用巨掌进攻一下,以此拖延着时间。

    十分钟后,灰熊不甘心的被锋利的枪尖刺穿,铜铃般大的熊目带着深深地怨愤。

    男子倒吸一口冷气,低头看了看自己左臂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这是刚刚自己咬牙以伤换命的结果。被那精钢一般的熊掌硬生生的拍了一下,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总之整个右侧胸膛已经凹进去了一些。

    可恶的畜生!他气不过,伸手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冲着那颗狰狞的熊头狠狠地挥刀。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让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随后身体的右侧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道!

    他整个人飞向半空,飞出山林边缘,向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坠落而去……意识消失前的一刻,他看到了一只十几米高大的黑色巨熊……。那是真正的熊中皇者!

    一切变的悄无声息……。

    黑暗仿佛吞噬了万物,唯有一个孤单的灵魂飘飘荡荡,不知所去不知何归。

    灵魂的意识忽觉一阵压迫感袭来,随后自己竟然能感受到身下有一片冰凉。

    冰凉感从下面快速传动,而就在他感到冰冷之时,上面也突然传来了一丝触动,当然,是冰凉的触动。

    “大人,又下雨了!”

    竟然有声音?!

    冰凉感伴随着从天而降的轻轻的打击传入他的意识中,他再次听到了一个声音。

    “全体,集合!准备战斗,下雨之时,兖州军定然进攻!”

    “都起来!起来!”男人的声音愈发的急切,让人轻易的就能感受到此时情况的危急。

    接受了太多的信息,意识的主人觉得自己很不舒服,不舒服到想立马爆炸!所以,必须有一个宣泄点。

    下意识的搜寻着,同时听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叮当声。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好像十分松动的点,他进攻着那个点,所以……五秒钟后,他睁开了自己的右眼。

    睁眼的下一刻,一个东西突然落入了他的视线,就那样直直的落入了他呆滞的眼中。

    视线变的模糊,一阵酸涩感让他难受的闭上了右眼,但同时,他睁开了左眼。

    “砰!”不知道什么情况,他突然被人踢了一脚。

    先前听到的声音再次响起,“莫沉!还活着吗?!活着就爬起来,准备战斗!”

    ……他是在和我说话?莫沉,是谁?

    那人踢了他一脚就走开了,这一刻的情势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耽搁。

    “莫沉”艰难的用自己僵硬的手臂撑了撑地面,将自己那麻木的身体撑了起来。

    醒来的那一刻观察周围的环境是人的本能。

    他再次睁开酸涩感已经褪去的右眼,两只眼睛看向了周围。

    唰啦啦的雨水中,他只看到了四种物体。

    残破的上面沾染着血污的石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和雨水搅混开始流动的血水,以及那无精打采的衣甲上滴答滴答滑落血水滴的活人。

    天空则是一片灰暗,阴沉的乌云不时的闪动着一道道亮光,那轰隆隆的雷声配合朦胧的细雨却应了那句雷声大,雨点小。

    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头。

    “莫沉”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闪躲,眼中带着警惕,身体因为紧张而颤动着。

    他看到了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男人。

    “莫沉,发什么愣呢?!”

    低沉富有感染力的嗓音让他紧绷的身体微微松弛了些。

    “没……没……什么。”嘴中本能的回答着,他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一丝沉闷。

    “呵,老子知道你一个新兵蛋子肯定会紧张,但是也别什么时候都发愣,准备一下,敌军要来了!”男人虽然骂骂咧咧的,但是“莫沉”还是听出了一丝关心。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老哥,我的脑袋刚刚被……撞了……一下,有些……东西……记不太……清楚,能麻烦老哥……和我说一下吗?”

    “你小子搞什么撞脑袋,真是个蠢货,听好,我们现在这里是徐州彭城治下广戚县,老子叫徐吉,是广戚县县尉!前面那个是郡守派来的都尉杨大人!”

    “莫沉”微微晃了晃头,脑中有些混乱……自己不是在寨子后山打猎时摔了下去么,怎么山底下有一座城?!徐州……彭城?!不对……这人认识我,还有,我叫莫谨言,怎么成了莫沉?

    徐吉可不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伸手推了推这个上个月才在征兵时征来的最多十**的青年,语气严厉道:“快滚去墙边拿弓箭,等下敌军来了你还发愣,就准备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吧。”

    莫谨言苦笑,此时也只能按照这位县尉大人说的话来做了。从小就没了爹娘的他寄人篱下,早已养成了多做事少说话的性子。

    跟着男人走到一人高大的城墙边,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甲。

    衣服早已残破,但战甲仅仅是有一些磨损,基本上还算完好。

    再看了看脚边散落在地上的弓箭,以及……旁边那一具躺在血水中死不瞑目的尸体,他突然感到一阵反胃,有一股想吐的冲动。

    强行忍住,他的眼中带着深深地惊恐。按理说,他这个从小就杀野兽,将死去野兽剥皮抽筋而且杀过人的人不可能受不了一具尸体带来的影响啊!唯一的解释就是……身体的本能……。

    他猛的爬到一摊水的上方,借助天地间那仅留的光芒,看到了一张青涩的脸庞。虽然模糊……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并不是……自己的脸!

    “嘭!”他一屁股坐在湿滑冰冷的地面上,神色呆滞。

    这……难道就是寨子里那个老道说的……灵魂出窍?然后……占据别的身体!

    不行……要弄清楚!

    他疯了似的爬了起来,冲向了不远处的徐吉。

    “县尉大人……!”

    徐吉皱着眉转头,在看到神色慌张的青年后有些不开心的开口道:“有什么情况?”

    “没……没有,请您告诉我!嘉州离这里有多远?”

    徐吉怒而瞪眼,“什么狗屁嘉州!吾大汉国哪有这样的地方,再胡说八道老子一刀剁了你!滚回去准备战斗!”

    男人一脚踹在莫谨言的腰上,将他踹的噔噔噔后退好几步。

    莫谨言丝毫没感觉到什么,他只觉得此刻整个人都凌乱了,自己不是在大宋国的嘉州?!怎么摔下山就到了大汉国的徐州?!

    抬头看了看怒气冲冲的吆喝着其他士卒的男人,他丝毫不怀疑再问下去对方不会给自己来一刀。

    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回刚刚的位置,他僵硬的转过头,目光巡视着想要的目标。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满脸紧张,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士卒。

    迈动沉重的步伐,他悄然走近那士卒。

    听到身后有动静,小士卒猛的晃了晃,在转头看到是他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是沉哥儿啊,吓俺一跳。”

    莫谨言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那个……小兄弟你好。”

    “小兄弟?沉哥儿,你不是傻了吧?之前不是叫俺二虎子吗?”

    “呃,二虎子?”

    “对啊,俺叫旺虎,你一直都叫俺二虎子。”

    “噢,这样啊……那那个,二虎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咋们现在这是什么年号?敌军是什么人?”

    “沉哥儿……你?”

    “我的脑袋撞了一下,不太记得这些事儿了,麻烦你说一下吧。”

    小士卒愣了愣,摸着头道:“现在是初平四年,敌军呀,是那兖州来的,因为兖州太守曹操的老爹被陶大人的手下给杀害哩。”

    莫谨言心里“咯噔”一下,他虽然没有看过三国志,但是也知道大名鼎鼎的曹操!也听人说起过曹操进攻徐州的时候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城!

    一想到这里他顿时觉得一阵恐惧感袭来,让他呼吸困难,整个人眼前发黑,耳中轰鸣。

    “沉哥儿,你这是咋了?”小士卒旺虎一把扶住身体摇晃的莫谨言,有些关心的问着。

    莫谨言挥动僵硬的手臂摆了摆,“无……无妨。”

    他伸手撑住了城墙,脸色苍白,冷汗随着雨水从头上滑落,身体也愈发的无力。

    “二……二虎子……你可知道,我家中尚有何人?”

    “这个……沉哥儿……你滴娘几年前就病死了,你爹去年和县里一个富贵人家公子结梁子,被那家的护卫给打了……最后,没救回来……。”

    “也就是说……我家中……无人了?”他心情很是复杂,既有放心的喜悦,亦有不甘的悲哀。喜的是自己的没有家人会被屠杀,悲的是自己这个身份……也是个没了爹娘的孤人。

    “二虎子……那富贵人家是哪家?”

    “城东的郭家……沉哥儿……你问这,是想做甚?”

    莫谨言摇了摇头,他默默地捡起一把长弓,坐在了地上。

    右手紧紧的握着长弓的握手处,青年深吸一口气……莫沉么……也罢,今后,便为莫沉!

    自己是莫谨言的时候爹娘都是意外身亡,谈不上什么家恨,可莫沉的爹爹却是被人害死的!这家恨不能不理!君子,以德报怨……,可自己从不是什么君子,只是个寨子里长大的小小的野孩子罢了,有仇,不能不报!

    “咚!”“咚!”“咚!”沉寂的天地间,三声闷雷刹那而现,让人的心脏跟着猛烈的跳动着。

    莫沉爬了起来,他虽然没亲手敲过,但也见到过,听到过,他知道,这是战鼓声!

    徐州是富硕之地,普通的士卒也有头盔,莫沉稳了稳头上的铁盔,咽了口口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带着紧张却激动的心情将头伸出墙头。

    入眼处,乌云随风呼啸至,黑色洪流滚滚来。

    在徐州事件发生之前,曹操刚刚大破黄巾贼,将其中精锐的青壮整编为了一军,青州军。

    而负责训练青州军的人名为于禁,于禁字文则,刚开始是鲍信征招的部将,初平三年,鲍信迎曹操为兖州牧后,于禁为军中都伯,属将军王朗,王朗与他接触几次后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就在一次晚宴上将他推荐给了曹操。

    已经名扬天下的曹操仍然求贤若渴,他亲自召见于禁,一番交谈后喜上眉梢。于禁最出色的能力竟然是练兵!这可让缺少练兵将领的曹操乐的合不拢嘴,当即封了于禁军司马的职位,并且将青州军大部分都交给他训练。

    于禁仅仅用了一年就将青州军练成了可冲锋陷阵的铁军,虽然曹操娇纵青州军,但于禁手下那一部分却是军纪严明。

    兵发徐州后,兖州军一路攻城拔寨,势不可挡,徐州军一败再败,直败退到了彭城国。

    曹操兵分三路,自己亲自领中军攻打彭城,夏侯惇领军攻留县,而身为咽喉之地的广戚,曹操则交给了最近才备受恩宠的于禁领军攻打。

    于禁首次独自领军,心情自然急切,他想证明自己!

    连夜急行军到广戚城下,却发现结果并不如愿,广戚城城墙之上,兵甲成林,一支支泛着寒芒的箭矢在一个个面目紧张的士卒手中瞄准了自己这边人的脑袋。

    于禁怒而甩鞭,发出前军攻城,后军立营的军令。

    两千青州军整齐的推进,向仅仅有八百守军的广戚县发起了冲锋。

    双方厮杀了一夜,天边泛起鱼肚白之后,于禁才下令撤军。

    就在青州军撤军后,天空迅速布满乌云,天色变的暗沉。然后……就有了之前的情形。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