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1999:萌首长〕〔为民无悔〕〔王牌宠婚:首长,〕〔穿越种田之涅槃重〕〔校花的暧昧保安〕〔万咒魂〕〔最强盛宠!神秘魅〕〔御天神皇〕〔基因贩卖商〕〔回到大唐当皇帝〕〔佳人何可栖〕〔惹火甜妻:老公大〕〔未来一亿年〕〔漫威之反英雄〕〔我家老婆可能是圣〕〔穿到八十年代苏〕〔我在异界有座城〕〔如果能进五个球〕〔史上最强村长〕〔乡野春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67.教训孩子
    ,精彩小说免费!

    开了自动防盗功能(?w?)购买比例是80%

    “俺叫宋招娣。”宋招娣道, “俺姐夫刚才已经跟你说了。”

    钟建国颔首:“是的。你好,宋同志。”

    “你好,钟同志。”宋招娣道,“俺姐夫还跟你说啥了?”

    钟建国心想,你姐夫说你爹娘去上工了,家里只有你和他娘, 旁的一句没说, 倒是把我家的事打听个七七八八:“我们俩就随便聊聊,也没说什么。”

    “那你想知道啥?”刘灵没相过亲, 原主也没相过亲, 以致于全新的宋招娣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相亲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无论你问啥, 俺知道的都告诉你。”

    杨氏眉头紧皱, 招娣咋一口一个俺?早些日子还天天教他们把“俺”改成“我”。还啥都告诉钟建国?这丫头莫不是又哭傻了。

    “招娣啊,先叫人家钟同志喝口水。”杨氏拄着拐杖站起来,冲宋招娣使个眼色, 给我过来。

    宋招娣佯装没看懂杨氏的警告, “婶子,俺正在跟钟同志说话, 有啥事咱待会儿再说哈。”

    “没关系。”钟建国扭头问, “婶子, 要做什么, 我帮你。”

    杨氏摆手:“你坐着就好, 别起来了。俺就是看招娣一句接一句, 也不容你喝口水,想提醒她别不懂事。”

    “没事,我不渴。”钟建国笑道,“您不怪我下午才过来就行了。”

    宋招娣:“你咋来这么晚?”

    钟建国呼吸一窒,讪讪道:“东边也有个宋村,我以为是那边,到那边才知道小宋村在西边,走错路耽搁了。”

    “这么说来你还没吃饭?”宋招娣问。

    钟建国:“平时晌午吃的晚,这会儿还不甚饿。”

    “俺晌午做的玉米窝头,你不嫌弃的话,俺去给你拿。”宋招娣道。

    钟建国早上七点多一点去车站,坐了将近三个小时车才到红崖镇。红崖镇没有往乡下去的汽车,钟建国只能走着过来。偏偏走岔道,快一点了才到小宋村。转这么一大圈,说不饿是假,是还没到前胸贴后背的地步。

    钟建国很想说他不嫌弃。可他初次登门,弄个下午才到,来到就在宋家吃饭的话,怎么看都不像样,咽口口水,言不由衷道:“不用,我真不饿。”

    宋招娣瞥了他一眼,当真不动弹:“那俺就不去了。俺听表姨说你是少校?”

    钟建国说出口就后悔自己假客气,闻言楞了一下:“我继母是这么跟你说的?”

    “是的。”宋招娣盯着钟建国,不错过他脸上任何表情,信口胡诌,“还说你每月的工资有一百八,还是个大学生军官,可厉害了。”

    钟建国张了张嘴:“……她还说什么?”

    “难道她骗俺?”宋招娣脸色骤变,佯装要生气。

    钟建国:“也不算骗。我有两年没回过家,只给大哥去过几封信,继母不清楚我的情况。两年前上面就已经取消军衔制。”

    “那你不是军官?”宋招娣眼神一闪,中间还有这么一段变故啊。

    宋招娣若是嫁给他,工资的事也瞒不住。钟建国实话实说:“我是个团长,算上军龄补贴每月有一百三十多块钱。军队还有别的补贴,比如油和粮食,有时候还有鱼肉和布,什么富裕补贴什么,这些都不算在工资上。”

    “这么好?”宋招娣当真惊讶,“表姨没骗俺。”

    钟建国很确定他大哥不会跟继母赵银说他的事,赵银不知道他如今已是团长,跟宋家这么说显然故意夸大其词忽悠宋家。可是钟建国想不明白,宋母是赵银的亲表妹,宋招娣是她外甥女,她为何要骗自家亲戚?

    “我继母只跟你说这么多?”钟建国继续问。

    宋招娣点头,半真半假道:“表姨说你的条件特别好,俺嫁给你不会吃苦。俺以前还不信,现在信了。”

    钟建国莫名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你愿意,愿意跟我成家?”

    “愿意啊。”钟建国此行是给孩子找妈,并不是给自己媳妇,宋招娣必须让钟建国对她放下戒心。故意表现的土里土气,钟建国也没露出一丝不耐,宋招娣顿时确定,这人不错。时代容不下不婚主义者,碰到这么一位好脾气,前途无量的男人,宋招娣必须愿意。

    听着宋招娣满嘴跑火车的杨氏再也坐不住,大声喊:“招娣,婚姻大事得父母做主,你爹娘还没同意!”

    “婶子,俺娘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宋招娣道,“钟同志工资高,不会让俺冻着饿着。俺爹娘不会反对。”

    钟建国看一眼宋招娣,很是纳闷,这姑娘是不是缺心眼?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被她给说的像是去供销社买盒火柴那么简单。

    “宋同志,我觉得你和我的事还是得请叔和婶子回来商议一下。”钟建国道,“你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直接问我。”

    宋招娣想问的很多,比如三个孩子的性格怎么样。老婆年纪轻轻,怎么突然死了。比如他高工资,待遇好,长得也不差,还是个团长,这样的条件很好讨老婆,为何要回家找,还找他最厌恶的继母的外甥女等等。

    “你打媳妇吗?”宋招娣思索片刻问道。

    杨氏条件反射般扶墙。

    钟建国的手一抖,险些把崭新的瓷缸子扔到地上,不敢置信地问:“打媳妇?”

    “对啊。”宋招娣只看钟建国震惊的样子,就能确定钟建国从未跟他死去的老婆动过手,“俺听说军爷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就拿媳妇撒气。钟同志,你先头的那个媳妇——”

    钟建国连忙说:“没有的事。我从不打女人,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宋招娣的双肩一塌,看起来当真放松下来。钟建国悬着的心落到实处,就听到,“那你的工资上交吗?”

    “什么?”钟建国没听明白。

    宋招娣:“俺以后嫁给你,你不把工资给俺,俺吃啥?那边又没有俺的地,俺也没法种稻谷。”

    杨氏见状,拄着拐杖快步颠到堂屋里,解释道:“钟同志,俺家招娣不是贪你的工资。可是工资的事你也得给俺们说清楚,你不说清楚,俺不许招娣跟你去那个什么申城。”

    “等等,申城?”钟建国皱眉,“去申城?”问出口猛然想到,“我继母跟你说我在申城?”

    宋招娣疑惑:“难道又不是?”这个赵银,还有没有一句真话了。

    “我两年前就已经调往翁洲岛。”钟建国道,“东海舰队的主力都搬到翁洲岛,听上面的意思以后都在翁洲岛,不会再回申城。”

    杨氏从未听说过翁洲岛,转向宋招娣:“那是哪儿啊?”

    宋招娣真想装不知道:“俺听村里来的大学生说过,在江南甬城那边?”

    “是的。翁洲岛属于甬城市管辖。”钟建国瞧着杨氏脸色变了,心中开始打鼓,转向宋招娣,“你是认为我在申城当兵,才答应我继母?”

    宋招娣:“当然不是。俺刚才已经说俺娘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俺是见你是城里人,条件好,才答应跟你见面。”

    三个孩子没人照看的时候,钟建国就考虑清楚,将来的媳妇即便不识字,只要她会做饭,肯干活,能照看好三个孩子,长相一般,个头一般,他也认了。

    今天见着宋招娣本人,钟建国注意到她瘦瘦高高,长得还挺好,很是意外。宋招娣张口闭口“俺”个没完,钟建国也没嫌弃。

    随后跟宋招娣聊天,见她不憨不傻,知道给他倒水,问他有没有吃饭,钟建国就开始琢磨怎么跟她爹娘商议早点扯证。毕竟他只有一周假。

    万万没想到,宋招娣比他还干脆,恐怕他不知道她图他什么,解释的一清二楚。饶是钟建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宋招娣,“婶子,依我看我和宋同志的事,还是得请婶子和叔回来。”其实钟建国更想问,这姑娘是不是缺心少肺。

    “必须的。”宋招娣救了杨氏母子,在宋家大姐嫁给刘洋之前,杨氏最疼宋招娣,不舍得当着外人的面数落自家孩子,就跟宋招娣说,“去喊你爹娘。”

    宋招娣站起来,看到去帮她请假的大姐夫进来,眼中一喜:“大姐夫,去喊爹娘,叫他们快点回来。”

    “咋了?”刘洋问。

    杨氏回头道:“叫你去就快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的。”

    刘洋见他娘脸色不对,拔腿就跑。

    宋母和宋父正在稻田里拔草,瞧见女婿气喘吁吁,连忙问:“出啥事了?”

    “表姨家来人了。”地里有很多人,刘洋不好大张旗鼓的说钟建国来了,便跟他丈母娘和老丈人使个眼色。

    两人跟小队长说一声就往家去。

    宋母边走边问:“那个钟建国咋样?”

    “单看长相和身高就比王得贵强,更别说还是个大学生。”刘洋说着,颇为可惜道,“就是结过婚,还带仨孩子。”

    宋父:“钟建国那么好的条件,在申城那种跟帝都差不多的大城市里都不多见,他要是没孩子,咱招娣是帝都大学毕业,也不见得能轮到咱家招娣。”

    “有你这么埋汰自家闺女的么?”宋母不高兴。

    宋父:“俺说的是实话。”

    “你还说?”宋母瞪眼。

    刘洋连忙打圆场:“爹,娘,俺瞧着招娣对钟建国很满意。刚才还跟她俺说不去上课,好好跟他唠唠,俺觉得这事能成。”

    “听你的意思他钟建国带着仨孩子,也能配得上咱家招娣?”宋母问。

    刘洋想点头,可是一想到丈母娘刚才护着妻妹的模样,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勉强配得上咱家招娣。”

    宋父瞥他一眼,怂蛋!

    刘洋装作没看见,越过老丈人,走到丈母娘身边,“娘,俺问过钟建国能在家呆多久,他说过几天回去,招娣这事咋办呢?”

    “过几天就走,啥意思?”宋母忙问。

    刘洋:“钟建国是军人,还没有退伍,他虽然没说具体几天,俺知道不会超过十天。要是再打仗,他有可能明天就得回去。”

    “还要打仗?”宋母说着,心里一哆嗦,“不行,俺不同意招娣嫁给钟建国。”

    钟建国想看看王得贵是何方神圣,可他若是去了,在外人看来他不信任宋招娣,便笑着说:“你去吧。”

    “招娣,俺跟你去。”刘洋怕宋招娣吃亏,放下给亲戚们倒水的暖瓶跑过来。

    宋招娣点了点头,在她学生的带领下,看到学校旁边站着俩人。年龄大的有五十来岁,年龄小的那个二十左右。

    “那个老头是王得贵的爹。”原主没见过王得贵的父母,刘洋认为宋招娣不知道,解释给她听。

    不远处的两人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

    “招娣——”

    “回来!”王父一把抓住王得贵,“招娣啊,听说你今儿结婚?”

    宋招娣走到离王得贵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是的。王叔,去俺家吃酒不?”

    “不不,俺就不去了。”宋家没有明确拒绝王家,宋招娣又突然结婚,王得贵大受打击,王父看到儿子伤心难过,心里埋怨宋家故意拖着他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乱伦大杂烩〕〔[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