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悍妻种田:山里汉〕〔重生空间之九零幸〕〔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头狼〕〔超级小医生〕〔军婚100分:重生甜〕〔重生都市之仙界至〕〔无限从龙骑士开始〕〔都市侠警〕〔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无上〕〔致命记忆〕〔夜帝独宠:天才萌〕〔全职法师〕〔惊世琴音:逆天大〕〔诸天重生〕〔九瞳至尊〕〔漫威世界的御主〕〔魔法师拉斐尔传〕〔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53.大娃使坏
    开了自动防盗功能购买比例是八0

    宋父手里的筷子掉在碗里, 溅起许多白米粒也顾不上心疼:“招娣,是不是睡糊涂了?”

    “哪是糊涂, 依俺看分明是疯了。35”宋招娣的大姐道, “娘,快去把爹的银针找出来给小妹扎几针。”

    宋招娣叹气:“大姐,我没疯。”

    “没疯干啥放着王得贵一个清清白白的小伙子不嫁, 要嫁给钟建国个鳏夫?”宋大姐瞪眼, “表姨没安好心, 她给人家当后娘, 也见不得咱家好。钟家老二真像她说的在申城当兵, 又是大学生, 一个月还有一百多块钱工资。甭说三个孩子, 就算他有五个孩子,也多得是女人愿意嫁给他。

    “你不记得她来咱家带的啥东西?几个破梨, 有几个说媒的人带着梨登门。对了, 她丈夫姓钟, 咱们姓宋,你嫁给钟家老二就是宋钟, 送终, 她存的啥心你还不知道?”

    原主只顾得气赵银不安好心,芯子换成刘灵的宋招娣仔细回想赵银的话, 发现她的话漏洞百出:“今天是国庆了, 过几天钟建国回来, 我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招娣啊, 听娘的话。”宋母撑着桌子站起来,一脸愁容,“娘知道王家和钟家不是良配,你放心,赶明儿娘就托人给你说亲,不会让俺闺女剩下来。”

    宋招娣心想,以后世道越来越乱,条件好且是城里人的十个有九个都被批/斗,现在不嫁,以后只能嫁到农村。

    让她在农村度过混乱的十年?宋招娣一万个不乐意。至于钟建国的孩子,反正她没养过孩子,暂时帮他养着,日后不想养了,大不了离婚。军婚难离,也不是不能离,想离婚的时候再想法子就是了。

    可是,这些话没法说出口,宋招娣拉着宋母的手,手上的沟壑让宋招娣一惊,低头看去,宋母的手指头上缠着几块布,心中一惊,这时候的农民真苦:“娘,钟建国是大学生,还是吃商品粮的军人,我嫁给他就是城里人——”

    “你嫁去王家也算是城里人。”宋大姐并不是个急性子,也没多大脾气,关乎妹妹的人生大事,慢郎中此刻也着急上火了,“王得贵的爹娘也说你嫁给王得贵,就找王得贵的叔叔把你调镇上教书。”

    宋招娣知道大姐为她好,也没怪她大呼小叫:“表姨故意把钟家老二夸的天花乱坠,我觉得表姨其实不清楚钟建国的情况,但她歪打正着说对了。”

    “啥意思?”宋母不解。

    宋招娣:“钟建国至少是上尉。”

    “上尉?”宋大姐不懂,“是个啥官?”

    宋招娣根据后世猜测:“听我同学说大学毕业入伍六年就能提上尉。钟建国毕业有八年,滨海海洋大学又是军校,他现在最起码是上尉,再往上是大尉、少校。”

    “少校俺知道。”宋大姐道,“少校得是团长吧?”

    宋招娣看过军事节目,从未留意过少校是团长还是师长:“我也不清楚,咱家又没人当兵,我是根据以前同学说的猜的。”

    “钟建国要是没孩子,比王得贵合适。”王得贵是造船厂工人,钟建国以后有可能升为将军,宋大姐顿时犹豫不决,“爹,娘,你们咋想的?”

    宋母望着小闺女:“他俩能中和一下就好了。”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宋父是小宋村的赤脚大夫,这几年到处“破四旧”,村里人知道宋家有不少书,愣是没人敢把宋父的书和银针收走,端是怕哪天病倒,没有这些东西的宋父没法治病。

    最疯狂的时候倒是有人想去宋家收东西。亲戚家的孩子一生病,啥也顾不得,抱着孩子就去找宋父。35

    宋父只读过几本医术,也晓得世事无完美,也晓得军官钟建国比工人王得贵有本事,闺女嫁过去,再遇到荒年也不用担心没饭吃,“钟建国有三个孩子,你可得想清楚。”

    宋母猛地回头过:“她爹,你咋就同意了?”

    “娘,我有话跟你和爹说。”宋招娣看到宋母急的失态,把人往她屋里拉。

    宋父冲大闺女和大女婿摆摆手,夫妻俩端着饭回自己屋,宋父进去道:“想说啥就说,俺和你娘都听你的,这是你一辈子的事,你将来不后悔就成。”

    “爹,娘,我说出来你们别生气。”原主打算烂在肚子里,换了芯子的宋招娣为了让二老安心,思索一会儿就打算和盘托出,“我上学的时候谈个朋友。”

    宋母一时没反应过来:“啥朋友?”

    “男的?”宋父不敢置信,宋招娣点了点头,宋父忙问,“他人呢?”

    宋母猛地睁大眼:“招娣——”

    “娘,先别急。”宋招娣的身体本能去扶宋母,“我和他说好去年放暑假回来,只是他家庭成分有问题,偷偷跑去海外了。”

    宋父盯着闺女:“你去年突然回来,你娘觉得你有事,俺说你娘想多了,后来听人家说大学都停课了,也就没往深了想,是那时候的事?”

    “是的。”宋招娣弱弱道,“他答应要娶我,我就和他那个了。”佯装伤心难过和愧对爹娘教诲,宋招娣低下头,看起来像极了没脸见爹娘。

    宋母的眼泪刷一下飙出来,一把把闺女搂在怀里。

    三年困难时期,一天只吃一顿饭的时候宋母也没掉过一滴泪。此刻宋母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落在宋招娣衣服上,也打在宋招娣心头。

    刘灵是个强大的女人,前世去过奥斯卡,登过戛纳,也曾办过个人时装展,遇到过无数困难,自认世间没什么事能让她流眼泪。

    听着宋母低声抽噎,眼角余光注意到半头白发的宋父扶着门框偷偷抹泪,早已忘记眼泪滋味的刘灵眼角湿了:“爹,娘,别难过,都过去了。我,我跟他结婚前发现他是啥样的人,好过结婚后才知道他是个怂货。”

    “俺的招娣啊,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啊。”宋母哇一声,大哭出来。

    刘灵轻轻拍拍宋母的背,心说,你亲闺女的心不大,自从赵银走后,天天晚上蒙着被子哭。要不是这种哭法,芯子也不会换成她刘灵:“娘,钟建国有三个孩子,我只有过一个对象,他不敢嫌弃我。你和爹别担心。”

    “他是不敢嫌弃你,他还指望你给他照看孩子。”宋父擦干眼泪,“王家那边咋说?”

    宋招娣仔细回想一番:“啥都不用说,咱没收过王家的东西,没必要跟王家解释。钟建国是军人,王家不敢得罪钟建国,也不敢为难咱家。

    “爹,娘,乡里人保守,王家如果知道我谈过朋友,一准认为我不正经,我先前才一直犹豫。”这是实话,但是原主没想到这点。

    原主难过是城里回不去,乡下又没有合适的对象,不想将就可她的年龄又等不起,憋得难受才哭个不停,“有可能三五年,也有可能得再过七八年,我才能回城继续上学,毕业后国家才给分配工作。我等到那时候,还不够左右邻居说嘴。我昨儿夜里仔细想了又想,钟建国最合适。”

    “唉,你想的对。咱们乡里人最在乎姑娘家的清白,反倒不在乎姑娘家有多大学问,你不嫁钟建国,以后也得往大城市嫁。”宋父看向宋母,“招娣的事就这么定了。咱是在家等着,还是去市里?”

    宋母想也没想:“俺嫁闺女哪有送上门的道理,叫他自己来。35他不来,他不来,俺,俺就养招娣一辈子。”

    “娘,小声点,大姐听见了。”宋招娣连忙提醒。

    宋母下意识捂住嘴,往外面看看,隐隐听到刷锅的声音:“离得远,听不见。”转向宋父,“俺明儿就带招娣去扯两件衣裳?”

    “咱家有布票?”宋招娣问。

    宋母噎了一下:“娘去找人换。”

    “别换了。”宋招娣道,“等钟建国回来,我叫他去换。”

    宋父点头:“招娣说得对。咱家招娣虽然谈过朋友,好歹还是个大学生,嫁给他钟建国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必须他给招娣扯布做新衣裳。”

    “娘,别哭了。”宋招娣下意识找纸,想到此时不是二零六七年,是一九六七年,学着这个时代的人,举起袖子给宋母擦擦眼泪,“钟建国如果是中尉,一个月几十块钱,就算长得周正,我也不嫁给他。您和爹别想太多,一切等俺见到人再说。”

    “对!”宋父道,“大学毕业当兵八年,还只是个中尉,这样的人指不定还不如王得贵。”

    宋母:“可是王得贵也不能嫁,他要是知道俺家招娣……指不定咋嫌弃俺闺女。”说着话眼泪又出来了。宋母信自家姑娘只谈过一个朋友,别人不见得会相信,“娘的招娣啊,你咋就这么命苦啊。”

    “咋还哭上了?”宋大姐走进来,眉头紧皱,“娘,招娣看不上王得贵,又不想嫁给钟建国,赶明儿俺去家具厂上班的时候问问谁家有和招娣大小差不多的小伙子。”

    宋母收起眼泪:“别问了。娘是担心后娘不好当。人家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不打不骂不成才,钟建国还得埋怨招娣。娘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堵得慌。”

    “打不得骂不得,饿他三天就老实了。”宋大姐看向宋招娣,“钟建国敢护着,就不给他看孩子。”

    宋招娣故意问:“钟建国要是赶我走呢?”

    “回家。”宋大姐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是大学生,二嫁也有的是人娶,咱不受他家的委屈。”

    十月三号,傍晚,宋母从生产队回来,就看到猪圈羊圈扫的干干净净,宋招娣正蹲在地上剁烂菜帮往鸭圈里扔,忙得不亦乐乎。

    “招娣啊,歇歇。”宋母搬个小板凳坐到宋招娣身边,“今儿都三号了,钟建国还不见影,要不要叫你大姐夫去市里问问?”

    宋招娣停下来:“问表姨钟建国咋还没回来?别问了。表姨走的那天咱们没给她实话,大姐夫过去问她,还不够她挤兑呢。”

    “你一辈子的大事,咱就让她挤兑几句吧。”宋母叹气道,“以后你嫁给钟建国,再遇到荒年,娘和你爹也不担心你饿肚子。”

    钟建国有三个孩子,老大五岁,老二三岁,老三才一周岁。宋招娣不担心钟建国不回来,只是怕她表姨赵银,也就是钟建国的继母搁中间使坏惹怒钟建国。搞得钟建国宁愿不娶,也不要继母的表外甥女。

    “再等两天。”刘灵隐约记得世道最乱的时候也没波及到军队,军队里就像个世外桃源。钟建国若真是高级军官,说明他不是庸才,也不是鼠目寸光之人。

    刘灵前世的偶像是个人民公安,也导致她对穿制服的男人格外宽容。虽说钟建国是海军,跟她偶像的职业不一样,刘灵相信自己,钟建国别做太过分的事,她能忍住不跟对方计较。

    对象换成王得贵,变成宋招娣的刘灵可以保证,她没耐心应付。他日遇到事,凭王得贵一个工人也护不住老婆孩子。

    更何况钟建国的条件放在城里也很出挑,看在他可能是个优质股的份上,换了芯子的宋招娣道,“如果他还不来,就叫姐夫去找钟建国的大哥问问。”

    宋母眼中一亮:“对,咱用不着找你表姨,可以越过她找钟家老大,好好问问他钟建国到底是啥意思。”

    “小钟啊,在这边晃荡什么,怎么还没回家?”

    钟建国回头看去,诧异道:“司令,您什么时候从帝都回来的?”

    “甭管我,我问你话呢。”穿着藏蓝色军装,五十开外的男人道,“听你们师长说,你收到家里给你介绍对象的电报了。他已经批你的假,干什么还不走?”

    钟建国颇为意外:“师长怎么连这种事都跟您说。”

    “你们师长替你高兴。”男人道,“听说是个农村姑娘,你这个大学生瞧不上人家。”

    钟建国想也没想:“不是。”对上对方的眼神,见对方等着他继续说,沉吟片刻,觉得司令也是关心他,“那个女人是我继母的外甥女。”

    “你那个继母啊,我听你嫂子说过几次。”男人道,“你先前的媳妇跟你嫂子说,节礼晚到一天就撺掇你爸给你发电报。你们一家回去吃顿饭,白面条不舍得放盐。不过,我还是觉得像你继母那种不讲究的女人是少数。”

    钟建国很担心:“万一呢?他们仨都还小。”

    “万一不是呢?”男人问,“你的三个孩子加一块没十岁,你今年不娶,明年也必须得娶。你们师长要把学校里的老师介绍给你,你又不愿意。”

    钟建国连连摆手:“人家刚刚高中毕业,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我娶人家是害了人家。”顿了顿,“再说了,我有三个孩子,她一个没干过什么活的女学生也照顾不好。”

    “那就回去见见。”男人替他拿主意,“结婚报告打了没?”

    钟建国楞了一下:“没必要吧?”

    “回去见过觉得合适就赶紧把事办了,省得你心不在焉。”男人道,“老蒋整天盯着咱们,哪天再杀过来,你的状态可没法带兵跟老蒋对着干。”随即冲身后的警卫员招招手,“小王,把刘师长给我找来。”

    钟建国忙说:“不用,不用,我去找师长打结婚申请。”

    “这就对了。”男人笑了,拍拍他的肩膀,“啥都别想,见着人再说。”

    十月四号,傍晚,钟建国下了火车,没去路边的筒子楼,而是钻过一条街来到他大哥家门前。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钟建国下意识弯腰抱起小孩。

    钟大嫂追出来,看清来人,大喜:“二弟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钟建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包,到屋里就把包拆开,把里面的糖果、饼干、麦乳精全拿出来。

    钟大嫂瞧着几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拆开糖果一人半个,随后去冲麦乳精:“上午还跟你大哥说,是不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怎么还不回来。”

    “大哥还没下班?”钟建国问。

    钟大嫂:“你哥升了小组长,比之前忙。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宋家?”

    “宋家……大嫂有没有见过宋家那姑娘?”钟建国问。

    钟大嫂指着南边:“那天是她去的,回来一见着我就笑眯眯的说事成了。凭她整天见不得咱们两家好过,宋家的姑娘就算没啥缺点,人也没法跟你先头的媳妇比。”

    “爸,你真要给我找个后妈?”倚在钟建国腿上的小孩突然开口。

    钟建国点了点头:“我待会儿就下去烧水。北边屋里有木盆,脏衣服先扔盆里,我晚上洗。院子里有压水井,厕所在楼后面,洗脸盆在一楼廊檐下,胰子也在那边。”

    “知道了。”宋招娣道,“我回头找不到什么再问你。”

    钟建国“嗯”一声,想回屋换身衣服,走到门口转回东面客房去给宋招娣铺床。

    钟大娃看了看他爸,又看看像换一个人似的后妈,不敢再熊,跑到他爸身边小声说:“爸爸,我想吃大白兔。”

    “一天只能吃一个,今天已经吃过了。”钟建国一边铺床一边跟宋招娣说,“小孩不能吃太多糖,我以后不在家,你不能惯着他俩。”

    “不会。”宋招娣道,“他们仨是你儿子,你说怎么养,我就怎么教。”

    钟建国眉头微皱:“他们仨也是你儿子。你,你别把自己当外人,咱们以后是一家人。只要你是对的,无论是打他们还是骂他们,我都没意见。”

    “爸爸!”钟大娃瞪眼,“你要变成后爸吗?”

    钟建国抬手朝他脑门上弹一下:“你再敢调皮捣蛋,你妈不打你,我也拿皮带抽你。”

    钟大娃顿时蔫了。

    “二娃,怎么了?”宋招娣眼角余光注意到二娃揉肚子,意识到忽视了老二。

    钟二娃下意识看向钟建国一眼。

    钟建国听到宋招娣的话,正好回头看:“怎么了?”

    “我饿。”钟二娃弱弱地说。

    钟建国套上被罩,把被子叠成豆腐块,过去抱起二娃:“咱们现在就去做饭。”说话时看向宋招娣,没问题吧。

    宋招娣:“我也饿了。你给他们仨洗澡,我做饭。”

    “好。”十月的滨海已进入深秋,而十月的翁洲岛依然很热。宋招娣和钟建国穿着长裤长褂,在申城转船的时候感觉不到热,一到翁洲岛就热的汗流浃背。钟建国闻到宋招娣身上的怪味,也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到一楼就拎着桶去压水。

    宋招娣把熟睡的老三放在客厅的长椅上,叫大娃和二娃看着他,就卷起袖子去洗手洗脸。

    钟家厨房里的灶是土灶,宋招娣把大锅留给钟建国烧水,准备用小锅做饭。

    打开橱柜,里面有米有面有鸡蛋,油盐酱醋也不缺,也只有这些东西。宋招娣便问提着水进来的钟建国:“有青菜吗?”

    “应该还有。”钟建国道,“你去院子里看看。”

    钟家小楼有两百平米左右,外面的院子有七八十平米,四周用毛竹围起来,远远看过来像个小别墅。

    宋招娣先前随钟建国进来,粗略打量一番就忍不住给自己点赞——没嫁错。

    到院子里,宋招娣傻眼,这么大的一个院子里种的全是花花草草?宋招娣不信邪,也只找到几颗苋菜。

    宋招娣弯下腰,手伸到一半停下来,没有拔苋菜,而是把苋菜的叶子全部摘掉。

    宋招娣直起身往四周看了看,忍不住叹气。随后拿个竹筛子去压水井旁边洗菜。

    “现在烧火吗?”钟建国见她进来就问。

    宋招娣原本想找点葱,可她连个葱叶都没找到。宋招娣很想问钟建国,你家以前是不是都不开火:“烧吧。”说着话往小锅里兑两瓢水,又分别在三个碗里打三个鸡蛋。

    “你在做什么?”钟建国好奇。

    宋招娣:“你家什么都没有,咱俩吃白面疙瘩,给你三个儿子做三碗蒸蛋。”

    钟建国眉头紧皱:“别总是我家我家的,这里以后也是你家。”

    “好吧。”刘灵也挺喜欢花花草草,她变成宋招娣以后这个喜好也没丢,前提是得吃饱穿暖。实际情况呢,她想给三娃买四袋奶粉,犹豫将近十分钟还是只买两袋,端是怕她把钱用完,回到岛上一家人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