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大佬不正经〕〔三界独宠之盛世长〕〔向往的生活之荒野〕〔天下为聘:鬼王看〕〔吾乃六耳猕猴〕〔神医凰后:傲娇暴〕〔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我家妹子是玉帝〕〔秘巫之主〕〔长生者常冬青〕〔怎么又是天谴圈〕〔万界之最强奶爸〕〔重生八零小军医〕〔洪荒之神龟〕〔魔法种族大穿越〕〔宠妹狂魔的文娱人〕〔末日轮盘〕〔我真是女权世界的〕〔漫威之最强生物〕〔天镜阴阳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51.人小鬼大
    ,精彩小说免费!

    开了自动防盗功能(?w?)购买比例是80%

    “我以前确实有个对象, 这点没骗你,不过他也是大学生。”宋招娣道,“之所以选你, 村里人保守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我不想以后不经意间说出《红楼梦》, 被王得贵追着问,是不是在红色的小楼里做梦。

    “你是大学生, 又在申城多年, 见识广, 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想跟你找点共同话题也容易。你和你继母关系不好, 跟你爸的关系也不好,他们老了,我想照看公婆就照看, 不想伺候的话,你也不会说落我。然而, 我们村的人信奉天下无不是之父母。”

    钟建国不信:“你的意思我继母把我和我哥赶出去,她以后老了, 我如果不孝顺她,这种事搁你们村,我会挨骂?”

    “是的。”宋招娣道, “村里人还会跟你说, 你继母以前也不容易, 也不是故意那么对你们。她如今已经知道错, 年龄又那么大了,你应该原谅她。这也是我不想呆在村里的原因之一。”

    钟建国决定改天找几个从农村来的兵问问:“只有这些?”

    “当然不是。”宋招娣道,“你有三个儿子,我不想生孩子,你也不会逼我,对不对?”

    小儿子堪堪一岁,钟建国确实想过等几个孩子大了再要孩子,也打算找机会跟宋招娣说这件事。被她堂而皇之地说出来,钟建国倒有些不自在:“孩子的事,你,你是怎么想的?”

    “我曾亲眼见过一个产妇大出血,最后一尸两命。”刘灵没见过,原主小时候经常听宋母说哪家的媳妇生孩子的时候没挺过来,大人和孩子都没保住。

    刘灵变成宋招娣,有原主的记忆,虽然记不清是哪家媳妇,哪家的姑娘。可难产这种事在这个时代时常发生,“不瞒你说,我怕生孩子。”

    钟建国盯着宋招娣:“你是女人?”

    “我是女人。”还是个从二十一世纪末穿过来的大女人,“不是每个女人都愿意从鬼门关走一遭。”

    钟建国:“大娃的妈妈——”

    “我佩服你先前的妻子。”宋招娣实话实说,“但我不是她。我跟她的经历不一样,你不能认为,她愿意一个接一个的生,我连一个孩子都不想生,我就是个另类。”

    钟建国无语又想笑:“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另类?”

    “还聊不聊了?”宋招娣瞪着眼反问。

    钟建国:“继续。”

    “以后家里的大小事必须听我的,钱由我管,人情来往也是我说的算。”宋招娣道,“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会给足你面子。但是你也不能太过分。”

    钟建国无语:“你一开始这么跟我说——”

    “我又不蠢。”宋招娣道,“被你看出来我心眼多,不好掌控,你怎么可能那么痛快的跟我扯证,放心把三个幼儿交给我。你敢说你那么急匆匆跟我结婚,不是觉得我本分可欺,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

    钟建国不敢说。

    宋招娣瞥了他一眼,继续说:“你不跟我扯证,我不嫁给王得贵,也是嫁个普通工人,或者城里来的知青。无论嫁给谁,两年之内不生孩子,公婆都会摆脸色,亲戚邻居也会旁击侧敲,我是不是生不出来。热心肠的人更会帮我找生子偏方。”

    钟建国服了:“你考虑得真周到。”

    “华国国情就是这样,有点生活经验的人都能猜到婚后将面临什么。”宋招娣道,“不催儿媳妇生孩子的婆婆,一百个里面也难找出一个。”

    钟建国不得不提醒她:“即便我同意生孩子这事你说了算,你爹娘也会催你。”

    “这一点好办。”宋招娣道,“赶明儿我去学校当老师,有了工作,还得照看你的三个孩子,我爹和我娘问起来,我就说我快忙死了。他们就不催了。”

    钟建国:“你想的太简单。你娘很疼你,你这么讲,她会很乐意过来帮你。”

    “不,不会吧?”宋招娣不禁眨了一下眼,“不会的!我娘得去上工,想来也来不了。”

    钟建国:“农闲的时候没多少工分。我虽然是城里人,这一点还是知道。”话音落下,见宋招娣不敢置信瞪大眼,忍不住笑了,“这事以后再说。赡养老人,生孩子,工资以及家里的大小事,我都可以依你,前提是——”

    “照顾好你的三个孩子?”宋招娣道,“没问题。不过,我还没说完。”

    钟建国眉头微皱:“还没说完?还有什么一次性说完。”

    “暂时分房。”宋招娣笑眯眯道,“我想什么时候搬过去就什么时候搬过去,你不能逼我。”

    钟建国张了张嘴,瞧着宋招娣笃定的模样,忍不住叹气。宋家人一个比一个朴实,是怎么养出这么个精怪:“你如果一直住在客房呢?我是娶个媳妇,不是讨个保姆。”

    “你倒是想讨个不用付工资,帮你照看孩子,给你做饭,帮你管家的保姆呢。”宋招娣嗤一声,“可惜世上没这么好的事。想做梦,睡觉去吧。对了,三娃跟你睡还是跟我睡?”

    钟建国起身:“你一口气说这么多,我睡着了也会惊醒。今晚就跟我睡吧。”

    “很吓人吗?”宋招娣打量他一番,“还好吧。”

    钟建国冷笑:“我一直认为我的妻子诚实不缺聪慧,淳朴、持家,和千千万万个勤劳的农村妇女一样。

    “你现在却告诉我,从咱们说第一句话起,你就在装,偏偏直到登岛之前,我都没发现你有什么不对,还不可怕?宋招娣,你如果生在民国,戴笠都会把你奉为上宾。”

    “谢谢夸奖。”宋招娣道,“说不定我就是对岸派到你身边的人。”

    钟建国也想过这种可能:“我不信你,但我相信我继母。你上大学之前一直生活在小宋村,没机会接触对岸的人。

    “促使你我见面的人不是你,是我那个继母。我继母如果知道你上过大学,早几天去见你的人也不会是我,是我继母的儿子或者她最喜欢的侄子。你连军衔制取消这种事都不知道,老蒋的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如果我说我故意的呢?”宋招娣问。

    钟建国打量她一番:“看看你的手。”

    宋招娣伸出手:“怎么了?”

    “常年干农活的手,手指中间的骨头才会突出来。”钟建国道,“你的不是很明显,因为你还得上学,不能天天干活。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刘师长的妻子和你一样是个农村人。段大嫂不如你幸运,她的手指头都变形了。

    “假如你是对岸选中的人,我不清楚你的手会是什么样,起码会比现在好看。还有一点,我一直想说,你的品味很一般。如果我是对岸培养你的人,宁愿舍弃你这颗棋子也不拎出来丢人。”说完掉头就走。

    宋招娣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说清楚,什么叫丢人?什么叫品味很一般?”

    “翠绿色长衣长裤。”钟建国提醒道,“又宽又胖,给我都不穿。”

    宋招娣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是,很一般,我的品味非常一般,不如你钟大团长十里洋场混迹多年,博闻多识。”砰地一声,甩上门。

    钟建国吓一跳,冲着紧闭的门冷哼一声:“心眼多,脾气大,许你骗我,我还说不得你了啊。”

    宋招娣冲着门挥挥拳头,小声嘀咕道:“别人你可以随便说,我刘灵你还真不能数落。”

    翌日,宋招娣睁开眼,揉揉酸涩的眼角,撑着硬邦邦的床坐起来,打开窗户看到太阳露个头,忍不住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

    随即,把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倒在床上,红色线毯瞬间变得五彩斑斓,一夜没睡好的宋招娣的头又开始痛了。

    最多再过一年,西装就会被打成资产阶级,旗袍被打成封建欲孽,花里胡哨的衣服被归为“奇装异服”。

    先前宋母给宋招娣收拾衣服的时候,宋招娣看到米黄色上衣,桃红色带有印花的短袖,宋招娣就不想带。又没法解释要不了多久,艳丽的衣服都不能穿,宋招娣便什么也没说,由着宋母收拾。

    宋招娣忍着头痛,把艳丽的衣服全挑出来塞柜子里,耳边响起“你的品味很一般”。宋招娣无力地倒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脑壳不甚疼了,宋招娣起身套上一件灰色长裤和白色衬衣。

    打开房门,宋招娣见隔壁敞着门,不禁挑了挑眉,钟建国起得真早。

    悄悄走进去,看到床上只有一个小娃娃,转到最西边,大娃和二娃也在睡。宋招娣想了想,抱着三娃下楼,把他放在椅子上,又拿个板凳挡着以防他滚下来,才去洗脸刷牙。

    钟建国正在压水,听到脚步声回过头:“今天这身还像样。”

    “我不想跟你说话。”宋招娣白了他一眼,“对了,跟你说件事。”

    钟建国故作惊讶:“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

    “有意思吗?”宋招娣无语,“你昨天拿来不少菜籽,我打算今天就种上。这些花怎么办?”

    钟建国直起身,往四周看了看:“这些花都是大娃的妈妈生前种下的,你拔掉种菜,大娃又得骂你坏女人。”

    “不种吃什么?”宋招娣问。

    钟建国本以为昨夜会失眠,而一直困扰他的怪异有了解释,钟建国一觉睡到天亮,今儿心情很好,便说:“把花种在竹篱笆旁边,我跟大娃解释。”

    “挨着篱笆墙种一圈?”宋招娣道,“种不完。有木板吗?弄几个木盒子,剩下的种在木盒里,放在廊檐下。”

    钟建国想一会儿:“也只能这样。”

    “院里也没有木柴,厨房里的柴火烧完了怎么办?”宋招娣问,“不会让我上山砍柴吧?”

    钟建国:“按理说是要咱们自己去找柴火。”

    “如果不按照常理呢?”宋招娣问。

    钟建国:“烧蜂窝煤。我在申城的时候就一直烧煤球。”

    “你家有几个炉子?”宋招娣问。

    钟建国:“一个。”

    一个炉子做一顿饭,少说得一小时。宋招娣的肩膀一下子垮下来:“全职保姆还兼上山砍柴?我这是什么命啊。”顿了顿,“钟建国,我现在回农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钟建国笑道,“我不同意,咱俩这婚你离不掉。你去法院,法院也不敢受理。”拎着水绕到宋招娣身边,“宋招娣同志,《红楼梦》中关于王熙凤的批语挺适合你。”

    宋招娣笑吟吟问:“钟团长,如果家里没柴火,你觉得饿着的人会是谁?”

    “你——”钟建国指着宋招娣,宋招娣眨了眨眼,示意他接着说。钟建国深吸一口气,“我待会儿就去找警卫员,叫他来给你劈柴。”

    宋招娣很意外:“你还有警卫员?”

    “我是团长!”钟建国提醒道,“不是你们村的村长。”

    宋招娣:“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去我们村,你说自己是个小兵也没人怀疑。再说了,你也没说你有警卫员。”

    “我没说的多着呢。”钟建国道,“但是也没有你瞒我的事多。”

    宋招娣看向他,目光灼灼:“然后呢?”

    “赶紧刷牙洗脸去做饭。”钟建国说着,拎着水进屋。把厨房里的缸和院子里的缸都打满,估摸着宋招娣两天不用打水才停下来。

    这个年代物资匮乏,没什么可吃的,宋招娣便煮一锅浓稠的白米粥,炒个醋溜白菜。白菜盛出来,宋招娣跟钟建国说:“柜子里还有两个鸡蛋,做给大娃和二娃吃?”

    “小葱炒鸡蛋?”钟建国道,“他俩吃惯了,明天还闹着要吃呢?”

    宋招娣见他没直接拒绝,便猜到他也心疼孩子:“你堂堂一团长,连几个鸡蛋都供不起?”

    “有钱也不好买。”钟建国叹了一口气,“多切点葱,炒一个吧。”

    宋招娣:“油票有吗?”

    “好像还有。”钟建国问,“缸子里没油了?”

    宋招娣:“既然还能吃得起油,那我就给他俩做个鸡蛋饼。”弄一点面糊,撒点葱花,磕个鸡蛋,两分钟,用猪油煎制而成,黄橙橙的鸡蛋饼出锅。

    喷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宋招娣忍不住咽口口水,感慨道:“我真是世上最好的后妈。”

    宋招娣:“俺不是说他现在是个大学生,他毕业好几年了,现在是军官。天天在部队里训练,风吹日晒雨淋,比咱们辛苦才显得老。”

    “军官?”女人惊讶,又不想承认宋招娣运气好,“多大的官?”一准是个小排长。

    宋招娣:“团长。”

    “婶子知道团长是多大的官?”宋大姐见对方不敢置信,极为满意,“团长上面是师长,师长上面是司令。”

    女人惊呼道:“俺的亲娘啊,俺就说招娣是个有福气的,果然是个有福气的人。招娣啊,俺以后是不是得叫你官太太?

    “招娣啊,以后婶子家的狗蛋长大,俺就叫他去钟团长手下当兵。”不等宋招娣开口,就对钟建国说,“钟团长,给俺家狗蛋个小连长当当。”

    钟建国无语,都是哪跟哪儿,“婶子——”

    “婶子,你家狗蛋太瘦太矮。”宋招娣道,“到部队里连杆枪都扛不起来,咋当连长?依俺看狗蛋可以当炊事班班长。”

    女人疑惑:“炊事班?那不就是做饭的伙夫么,不行,不行。”

    “你家狗蛋太瘦,俺觉得他只能拿得动锅铲。”宋招娣道,“狗蛋正在做饭?你跟狗蛋说说,好好做饭,将来去部队给俺对象做饭。”

    女人回头看一眼,见儿子正在和面,冲宋招娣哼一声,“想得美!”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钟建国正想问,她怎么了。听到墙那边传来,“以后不准再做饭,离灶台远远的,去喊你爹过来烧火。”

    “怎么回事?”钟建国压低声音,指着墙那边。

    宋大姐指着厨房。

    三人进去后,宋大姐小声说:“那女人是俺们村出了名的懒货,天天等着孩子做给她吃。狗蛋是个男娃,又不是姑娘,天天围着灶台转像什么样么。

    “俺娘说过她一次,她嫌俺娘多管闲事。还有啊,十来岁的孩子正长身体,狗蛋多吃一点,她都嫌狗蛋吃得多。”

    “怪不得她的脸都吃圆了。”钟建国明白,“他们家的好东西都吃进那个女人肚子里了。”

    宋大姐:“对的。”

    “你刚才是不是想说招兵的事不归你管?”宋招娣问钟建国,“这样讲她会觉得咱们小气,跟她讲道理她也不会听,还会蛊惑别人来找你。让大家伙都知道你小气。”

    钟建国仔细一想,不得不承认宋招娣虽然实诚的像缺心眼,脑子倒不笨:“受教了。”

    “俺家招娣聪明着呢。”宋父见锅底下没柴火了,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都去洗手,待会儿吃饭。钟同志,一块吃?”

    昨儿回到镇上,钟建国快饿晕了,今天不敢再客气:“谢谢叔。叔,您叫我建国或者小钟,别再喊钟同志,听着怪别扭。”

    宋母把锅里的青菜盛出来:“那你也别喊宋同志,跟俺一样喊招娣。招娣,去叫你大姐夫回来吃饭。”

    “我去喊。”钟建国自告奋勇。

    宋母:“你不知道路。招娣,快去。”

    宋招娣走出厨房撇撇嘴,喊她大姐夫吃饭一向是她大外甥的活,今天让她去?肯定是有话要跟钟建国说。

    钟建国也发现了,别看今天是他第二次来宋家。盖因宋母的演技并不高明,“婶子,您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宋母点头:“俺跟招娣她爹商量一下,布票给你,再给你一百块钱,你今儿带招娣去县里多买几件衣裳。”

    钟建国的继母不省事,丈母娘也是个搅家精,昨儿见宋母说话挺厉害,便以为除了他亲妈,别人的娘都蛮不讲理。

    宋母话音落下,从兜里掏出一叠十块钱和一叠布票,钟建国意识到宋母不是跟他客套,顿时愣住。

    宋大姐拍他一下:“俺娘跟你说话呢。”

    “婶子,这个钱是给你们置办酒席用的,我不能要。”钟建国道,“这边没有直达翁洲岛的船,我回去的时候不从申城转,就得从杭城转船。申城和杭城比咱们这边繁荣,我打算到那边再给招娣买衣裳。”

    宋母心里头高兴,面露喜色:“你还有钱?”

    “还有。”钟建国道,“这些钱你留着。”顿了顿,“能不能把布票给我?过些日子天冷了,我的三个孩子去年的衣服小了,给招娣买衣裳的时候顺便买点布。那什么,招娣会做衣裳?”

    宋母:“这点你放心,俺们农村姑娘没有不会做饭、做衣裳、纳鞋底的。”

    “娘,听说钟同志来了。”

    刘洋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钟建国走出去:“喊我建国就行了。咦,这么长的鱼,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太古龙神诀〕〔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玄幻时代:超神手〕〔[综英美]这不是正〕〔一胎二宝:冷血总〕〔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