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若注定请走好〕〔重生之异能军嫂〕〔都市之无上医仙〕〔秦时明月之鬼谷纵〕〔皇叔:别乱来!〕〔萌宝来袭:总裁爹〕〔帝国老公无限宠〕〔护花邪少〕〔终极美女保镖〕〔小夫小妻小仙人〕〔重生空间:慕少,〕〔毒断天下〕〔凡尘一剑〕〔神级升级系统〕〔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捡个女神总裁当老〕〔重生空间之完美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之再造未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41.青龙过江
    ,精彩小说免费!

    开了自动防盗功能(?w?)购买比例是80%

    钟大娃抿抿嘴, 没吭声。

    “是不是想尿尿?”宋招娣问,“下楼的时候小心点,我得看着三娃。”

    二楼客厅里也有两条木质长椅, 宋招娣坐在长椅一端缝衣服, 另一端有个小被子, 被子上面睡个小孩, 赫然是钟家老三。

    钟建国不在, 钟大娃不知道该怎么跟宋招娣相处,他倒是想送宋招娣一对白眼, 再加一句“坏女人”, 发现宋招娣手里的衣服是他的, 小孩“嗯”一声,扶着楼梯慢慢下去。

    宋招娣原本以为小孩就算不骂她“坏女人”, 也会傲娇的哼一声,见他这么乖, 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

    “睡醒了。”钟建国推开竹排小门,看清楚他大儿子又对着花撒尿, 倍感头疼, “你就不能去厕所?”

    钟大娃:“厕所太远。”说着话往门口看了看,见宋招娣没下来, 冲钟建国招招手,小声说, “爸爸, 她在给我缝衣服。”

    “她是谁?”钟建国明知故问。

    钟大娃抿着嘴, 直勾勾望着钟建国,你知道是谁。

    “你妈。”钟建国道,“不想喊妈就喊娘。我钟建国的儿子不是个哑巴,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钟大娃哼一声,转身就走。

    钟建国知道这种事不能逼太紧,跟上去问:“你怎么知道你后妈在给你缝衣服?”

    “我今天穿的啊。”小孩回过头,注意到他爸手里拎好多东西,眼中一亮,“爸爸,买的什么?”

    钟建国:“茄子、白菜、生菜、青菜和葱姜蒜。”

    “没有肉?”小孩脸色一拉,非常失望,“我想吃肉。”

    钟建国:“咱家的钱都给你们买大白兔和奶粉、麦乳精了。等我发了工资再买。”

    “我身上还剩不少钱,足够买只鸡。”宋招娣趴在二楼窗户边,“再买些小鸡和小鸭,我会养鸡养鸭。”

    钟建国抬起头,看到宋招娣脸上依然没什么笑意,想了想:“知道了。大娃的衣服还没洗,我给他洗干净了,你再给他缝。”

    “膝盖上烂一小块,已经缝好了。”宋招娣剪断线,把裤子扔在盆里,又把三娃放到床上,才牵着迷迷瞪瞪的二娃下楼。

    下午吃的晚,宋招娣没打算做晚饭,又怕两个孩子半夜饿醒,便炒个蒜蓉生菜,给俩小孩做个小葱炒鸡蛋,煮点米粥。

    一碟绿油油,一碟黄中带绿的小葱炒鸡蛋,配上白米粥,看起来格外清爽。钟建国胃口大开,钟大娃跪在板凳上,一口粥两口鸡蛋,吃的头也不抬。

    宋招娣不饿,便喂二娃吃饭,见小家伙吃的吧嗒嘴,开心又好奇:“有这么好吃吗?”

    “挺好吃的。”钟建国道,“我以前也吃过生菜,但是没你做的好吃。我瞧着你也没放别的东西,怎么做的?”

    宋招娣:“除了蒜和盐,就是猪油。大概是我放的油比较多。像我娘炒菜就是用一根筷子戳一点点油,清汤寡水,什么味都没有。”

    钟建国:“可能吧。大娃,好吃吗?”

    “好吃。”小孩抬起头,对上宋招娣的眼神,小脸微红,转向他爸,“爸爸,我们明天真吃鸡肉吗?”

    宋招娣:“明天吃鸡。不过,你也得帮我照顾两个弟弟,不能跑出去玩。不然,鸡杀了,我也不做。”

    “不做会臭。”钟大娃脱口而出。

    宋招娣笑眯眯道:“那你可能不知道,在鸡身上涂满盐,可以放三五个月。”

    “爸爸!”钟大娃扭头找钟建国,快帮帮我。

    钟建国睨了他一眼:“吃饱了没?吃饱了就去睡觉。”

    “没有。”钟大娃吃的差不多了,然而,他上午在船上睡很久,下午又睡,这会儿根本不困。于是拿起勺子继续喝粥。

    宋招娣见二娃吃饭的动作慢下来:“是不是吃饱了?”

    钟二娃点了点头,看到碗里的米粥还剩一半,偷偷瞄宋招娣一眼,小声说:“还有。”

    “给你爸吃。”宋招娣看向钟建国,“要不要?”

    钟建国笑道:“我儿子剩下的,又不是别人的。”碗接过来,面前又多出一个碗,“大娃?”

    “我吃饱了。”钟大娃道,“爸爸,帮我吃掉吧。”

    钟建国瞥俩儿子一眼:“一碗小葱炒鸡蛋被你俩全吃了,你俩是吃饱了。”随即,把两个儿子剩的饭倒自己碗里。

    宋招娣笑笑,正想开口,“哇呜”一声,宋招娣下意识问:“谁哭了?”

    “三娃醒了。”钟建国习惯性说,你去看看。话到嘴边意识到对面的人是他刚娶的媳妇,“我去看看。”

    宋招娣:“我去看看。你待会儿把碗收了。”说着,起身上楼。

    钟建国望着宋招娣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才对两个儿子说:“她现在不在,你们俩跟我说实话,这个后妈到底怎么样。”

    钟二娃看向他大哥,大有大娃怎么说,他就跟着怎么说的意味。

    钟建国伸手揪住大儿子的小耳朵:“这次不准再逃避。”

    “有一点点好。”钟大娃伸出小手指,“只有一点点。”

    钟建国瞧着儿子言不由衷,嗤一声:“二娃来补充,后妈哪里好。”

    “饭好吃。”钟二娃有点怯比他大两岁的哥哥,说话时看大娃一眼,见大娃没阻止,“给买大白兔。”

    钟大娃瞪他一眼:“就知道吃。爸爸——”

    “别解释。”钟建国道,“你们如果喜欢这个后妈,爸爸就让她留下来。你们如果不喜欢,我就送她回滨海,然后再给你们找一个。去年岛上来的几个小学老师怎么样?”

    钟大娃想也没想:“不要。”

    “那就要这个。”钟建国道,“不换了?这次是你自己选的,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你必须得听这个妈妈的话。”

    钟大娃哼哼道:“听就听。”

    钟建国听到下楼的声音,端起碗三两下扒拉完碗里的粥。

    宋招娣下来。钟建国起身收拾碗筷,送到厨房里面,把锅碗刷干净才出来:“你的脏衣服呢?”

    “在楼上。”宋招娣见钟建国这么勤快,眉眼间染上笑意,“我的小衣服就不用洗了,我明儿自己洗。”

    钟建国“嗯”一声,又问:“是不是得给三娃做点吃的?”

    “有奶粉,给他冲一碗。”宋招娣说着话,看到挤在一块玩的大娃和二娃同时看过来,眼皮一跳,“岛上有养奶牛的吗?”

    钟建国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怎么了?”

    “我想给大娃和二娃订牛奶。”宋招娣道,“整天青菜白菜,大人没关系,小孩可受不了。”

    钟建国心头微热:“我回头问问。要是没有,没有——”

    “爸爸,我不喜欢喝牛奶。”钟大娃突然开口。

    钟建国无语:“你都没喝过牛奶,就知道自己不喜欢?”

    “没喝过?”宋招娣诧异,“我去买奶粉的时候,申城的供销员跟我说,牛奶比奶粉便宜,建议我订牛奶。你们在申城有三四年,大娃从没喝过?”

    钟建国:“没有。”顿了顿,“他妈可能不知道去哪儿订牛奶。”

    “甬城或者杭城市能买到奶粉吗?”宋招娣问。

    钟建国:“赶明儿我出去看看。”

    “不着急。”宋招娣知道他忙,“我给他们买的大白兔奶糖是炼乳,炼乳是鲜牛奶浓缩而成。那些糖够他们吃上一个月。”

    钟建国意有所指道:“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知道的多着呢。”宋招娣笑道,“你去洗衣服,洗好衣服咱们聊聊。”

    翁洲岛这边太潮,钟建国闻到床单和被单上有霉味,就把床单和被单全拆了。加上一家五口的衣服,三娃换下的尿布,钟建国一直忙到十点多。

    钟建国上楼时以为宋招娣已经睡了,谁知到楼上,宋招娣还在等他:“赶了两天路,你都不累吗?”

    “累。”宋招娣怎么可能不累,浑身酸痛,下午洗头发的时候,一度想把原主乌黑油亮的及腰长发给剪掉。盖因洗的时候太麻烦,累得脖子疼,“可是没跟你说清楚,累也睡不着。”

    钟建国搬个板凳坐在宋招娣对面,两人之间隔有一米半,不像是新婚夫妻聊天,倒像是敌对双方谈判。

    宋招娣撩起眼皮看了他一下,扯了扯嘴角:“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自,自我介绍?”钟建国不明白,这又是什么路数,“我的事你知道,我继母都跟你说了。”

    宋招娣:“我的情况你不了解。”

    “我是不知道。”钟建国别有深意地说。

    宋招娣笑笑:“我还以为你毫无所觉呢。看来我没看错你。”顿了顿,“我叫宋招娣,生于四五年,家在小宋村,上数三代皆是贫农,根正苗红。”

    钟建国抬抬手:“这些我都知道。我入伍的那一年街道查我的社会关系,我继母的亲戚被街道的人查个底朝天。你母亲是我继母的亲表妹,他们那时候就已经查到你家很红。”

    “既然我家的情况你都知道,那就直接说我自己。”宋招娣道,“六三年从红崖镇上的高中毕业,考上滨海师范大学——”

    “等一下!”钟建国连忙打断,满脸震惊,“滨海师范大学?和滨海海洋大学不相上下的滨海师范大学?就凭你?!”

    宋招娣微微颔首:“我是我们县的状元,以县高考状元的身份进的滨海师范大学。先别急,听我说完,去年学校停课,一直到现在都没开课,我大学没毕业,档案上学历那一栏才写高中。确切的说我是大学肄业。”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你高中毕业?”钟建国眉头紧锁,“你直接说你大学没毕业,我,我也不会——我想到了,你一直说你有高中文凭?我当时还奇怪,高中毕业就说高中毕业,为什么非说高中文凭,合着你那时候就开始算计我?难怪我总觉得你处处透着古怪。”

    宋招娣白他一眼:“想多了。你一个死了媳妇,还带着三个孩子的男人,哪点值得我算计?”

    钟建国噎了一下:“那你为什么还嫁给我?又为什么跟我来这里,对我的三个孩子还挺好?”

    “当然是别有所图。”宋招娣道。

    钟建国颔首:“是的。你好,宋同志。”

    “你好,钟同志。”宋招娣道,“俺姐夫还跟你说啥了?”

    钟建国心想,你姐夫说你爹娘去上工了,家里只有你和他娘,旁的一句没说,倒是把我家的事打听个七七八八:“我们俩就随便聊聊,也没说什么。”

    “那你想知道啥?”刘灵没相过亲,原主也没相过亲,以致于全新的宋招娣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相亲的时候该说些什么,“无论你问啥,俺知道的都告诉你。”

    杨氏眉头紧皱,招娣咋一口一个俺?早些日子还天天教他们把“俺”改成“我”。还啥都告诉钟建国?这丫头莫不是又哭傻了。

    “招娣啊,先叫人家钟同志喝口水。”杨氏拄着拐杖站起来,冲宋招娣使个眼色,给我过来。

    宋招娣佯装没看懂杨氏的警告,“婶子,俺正在跟钟同志说话,有啥事咱待会儿再说哈。”

    “没关系。”钟建国扭头问,“婶子,要做什么,我帮你。”

    杨氏摆手:“你坐着就好,别起来了。俺就是看招娣一句接一句,也不容你喝口水,想提醒她别不懂事。”

    “没事,我不渴。”钟建国笑道,“您不怪我下午才过来就行了。”

    宋招娣:“你咋来这么晚?”

    钟建国呼吸一窒,讪讪道:“东边也有个宋村,我以为是那边,到那边才知道小宋村在西边,走错路耽搁了。”

    “这么说来你还没吃饭?”宋招娣问。

    钟建国:“平时晌午吃的晚,这会儿还不甚饿。”

    “俺晌午做的玉米窝头,你不嫌弃的话,俺去给你拿。”宋招娣道。

    钟建国早上七点多一点去车站,坐了将近三个小时车才到红崖镇。红崖镇没有往乡下去的汽车,钟建国只能走着过来。偏偏走岔道,快一点了才到小宋村。转这么一大圈,说不饿是假,是还没到前胸贴后背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爱已入骨,情难断〕〔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