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出自地府〕〔花式作死的位面商〕〔武戏江湖〕〔妙手小村医〕〔异能神医在都市〕〔都市极品医仙〕〔黎明之剑〕〔我有一座恐怖屋〕〔都市之妖孽公子〕〔快穿之不是炮灰的〕〔无限异能复制〕〔逍遥小村医〕〔阴缘难续:鬼君,〕〔长安街探案〕〔盛世为凰:暴君的〕〔重启世界〕〔世界第一第二第三〕〔三国第一保镖〕〔还是地球人狠〕〔魔神狂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38.亲密无间
    ,精彩小说免费!

    开了自动防盗功能(?w?)购买比例是80%  钟建国想看看王得贵是何方神圣, 可他若是去了, 在外人看来他不信任宋招娣,便笑着说:“你去吧。”

    “招娣,俺跟你去。”刘洋怕宋招娣吃亏,放下给亲戚们倒水的暖瓶跑过来。

    宋招娣点了点头, 在她学生的带领下,看到学校旁边站着俩人。年龄大的有五十来岁,年龄小的那个二十左右。

    “那个老头是王得贵的爹。”原主没见过王得贵的父母, 刘洋认为宋招娣不知道, 解释给她听。

    不远处的两人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

    “招娣——”

    “回来!”王父一把抓住王得贵, “招娣啊, 听说你今儿结婚?”

    宋招娣走到离王得贵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是的。王叔,去俺家吃酒不?”

    “不不,俺就不去了。”宋家没有明确拒绝王家,宋招娣又突然结婚,王得贵大受打击, 王父看到儿子伤心难过,心里埋怨宋家故意拖着他儿子。

    王得贵一家是普通工人, 心中有气也不能把宋家怎么着, 王得贵的爹就去找王德贵的叔叔。

    昨儿下午王叔叔听说宋招娣今天结婚也很吃惊, 而失恋的人不是他儿子,王家叔叔倒是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分析, 宋家没把话说死, 是给他们王家留面子。

    王德贵的爹以前能听进去, 如今一看儿子难过的都哭了,王德贵的叔叔再怎么解释,他也不听。

    王德贵的叔叔就这么一个哥哥,一个侄子,见父子俩一个气愤,一个悲痛欲绝,便说他查查宋招娣嫁给谁,那个人家庭成分有没有问题。

    仔细查探,没查到钟家的事,毕竟钟家在滨海市。反而打听到钟建国是大学生,还是个团长。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前提蛇得强。

    王叔叔并不强,东海舰队离这边很远,他也不敢得罪钟团长。

    王叔叔劝他哥和他侄子别去闹事,权当不知道。

    形势不如人,王父歇了心思。王得贵得知钟建国比他强太多,蔫头蔫脑回到家,辗转一夜没睡,早上起来就要去小宋村见宋招娣最后一面。

    宋招娣看清王得贵眼底乌青,忍不住叹了一气:“王同志,你喜欢俺哪一点?”

    “招娣,别说胡话。”刘洋提醒她。

    宋招娣看向王得贵:“说不出来?”

    “你,你是个大学生,识文断字,还能干活,长得还好看。”王得贵满眼希冀,“招娣,俺真喜欢你。你别嫁给那个钟建国,他,他不会对你好的。”

    宋招娣笑道:“王得贵,你说的这几条,来俺们村的几个女知青都符合。”王父眼中一亮,宋招娣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说,“不过,她们以后也会回城。”

    “你还想着回城?”王得贵眉头紧皱,“上面叫知青下乡,你回不去的。”

    宋招娣:“上面是叫知识青年下乡锻炼,如果不准他们回去,以后城里的工人老了,谁接他们的班?首长的秘书年龄大了,谁帮首长整理文件?谁帮首长接电话?”

    王得贵哑口无言。

    宋招娣本不想说这些,她怕王得贵的爹给王得贵娶个女知青,赶明儿恢复高考,知青返城上学,甩了王得贵:“锻炼的时间可能是五六年,也有可能是七八年,俺觉得最多不会超过十年。”

    “你说的都是真的?!”

    宋招娣吓一跳。刘洋下意识伸出胳膊挡在宋招娣面前。王家父子猛地转过头。

    “你是谁?”王得贵问。

    宋招娣看清来人:“俺们村的女知青。”指着旁边一人,“她就是个大学生,比俺长得好,比俺还白。王得贵,你觉得她咋样?”

    王得贵下意识看对方一眼,仿佛又看到一年多以前,刚刚从市里回来,白白净净,一身学生气的宋招娣。

    “挺好吧。”宋招娣肯定道,“将来学校恢复上课,她还会回城。”

    女青年点了点头,证实宋招娣的话,又问:“同志,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宋招娣道,“这句很熟悉吧?”

    王得贵摇头想说不,就看到两位女青年连连点头:“我们明白了,我们一定不会让首长失望。宋同志,谢谢你跟村长说叫我们去小学上课。”

    “不用谢,俺知道你们有大学问。”宋招娣道,“首长觉得你们锻炼的差不多了,会让你们回去。就算首长觉得还不够,工厂里识文断字的师傅们老了,也得招你们回去接班。以后的天下,是咱们青年人的天下。”

    女知青来的时候满心欢喜,壮志雄心,立志要在农村大干一场。然而,发现农村和城里差太多,茅房是露天的,擦屁股用树叶,在小宋村呆一周就想回去。

    她们都是自愿来的,村里没收到上面的通知,不敢放他们回去。没有村里的许可,身上没有介绍信,出了村连县里的招待所都不能去。

    几个知青不得不继续呆在村里,跟着村民上山割草,下海捞鱼。

    宋村长昨儿去知青点找几个知青谈话,叫他们去小学当老师,知青们又惊又喜,兴奋的大喊大叫,不忘向宋村长道谢。

    钟建国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团长,村长觉得钟建国前途无量,看在钟建国的面子上,跟知青们说此事是宋招娣的建议,要谢就去谢她。

    知青们没收到宋家邀请,想去宋家道个喜也不好意思去。如今不让他们上山下海,几个知青闲着没事就窝在村小学里呆着。

    听到“招娣”俩字,在院子里扫地的女知青还以为听错了,出来一看是宋招娣,正想开口道谢,听到“返城”顿时啥也顾不得了。

    宋招娣一席话,两位女知青的斗志又回来了。

    高中没毕业的女知青开口道:“宋同志说得对,以后的天下是青年人的天下。宋同志,你才是有大学问的人。我就不如你。将来恢复高考,我也要考滨海师范大学。”

    “你有这份心挺好。”宋招娣道,“村长在俺家吃饭,俺回头跟村长说一声,去镇上或者县里找些书,你们多看看,看会了别忘记教俺们村的小孩。”

    两人大喜,异口同声道:“谢谢宋招娣同志,我们不会忘。”

    宋招娣听到“同志”俩字就别扭,她如果不让人家喊她“同志”,她就是个另类,忍着起鸡皮疙瘩的冲动,宋招娣笑道:“客气了。王得贵,还有没有事?没有的话俺回去了。”

    王得贵以前跟宋招娣说过几句话,即便知道宋招娣是个大学生,也没觉得他俩有多大差距。然而,宋招娣脱口说一串话,他只听清楚“苦其心志”。两个女知青不但听清楚,还听懂了,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他和宋招娣差很多。

    “你,你回吧。”王得贵神色复杂,“那个钟建国要是对你不好,你跟俺说,俺去揍他。”

    刘洋皱眉:“有俺在,用不着你。王叔,俺们回去了。”

    “回吧。”王得贵的爹也看出他儿子和宋招娣之间的差距,面对两位女知青的打量,脸色微红,“让你们看笑话了。”

    两位女知青摆手,上过大学的女知青开口:“叔叔,宋招娣同志说国家以后还得靠我们,我觉得宋同志说得很对。你儿子若是真喜欢有学问的姑娘,现在开始学习还不晚。”

    “真的?”王得贵的爹很羡慕在镇上上班的弟弟,他老了,就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可他只有一个儿子,王得贵不愿意学,他不舍得打,不舍得骂,“得贵,听见这位同志说的没?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以后说不定还能见着招娣。”

    王得贵不信:“真能见着?”

    “以后恢复高考,你也考滨海海洋大学,分配到部队里,肯定能见着宋招娣同志。”女知青不想说,她见王得贵挺可怜,“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去学校里问我们。”

    王父大喜:“谢谢两位同志。两位同志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去镇上找俺。俺虽然没本事,但俺弟弟厉害。”

    “招娣,他们在说啥呢?”刘洋回头看一眼,见王得贵和两个女知青聊得火热,“不会找咱家麻烦吧?”

    宋招娣:“他们不敢。姐夫,大外甥明年就可以上一年级了,你和大姐得重视起来。你们必须记住,知识改变命运。”

    “咱爹也说过。”刘洋道,“俺再去找一辆自行车,下午送你和建国去县里?”

    宋招娣:“谢谢姐夫。”

    “一家人别说这种客气话。”刘洋望着宋招娣走到家门口,王家人也没偷偷跟过来,才去借自行车。

    下午一点左右,亲戚吃好饭回去,邻居帮忙收拾桌子的时候,宋招娣回到她屋里,就拆开她娘给收拾的行礼。

    钟建国跟着走进来,看到她的动作,很是奇怪:“你在做什么?咱们一会儿就走。”

    宋招娣翻翻找找,果然从原主的一双没舍得穿的袜子里翻出一叠钱。

    钟建国睁大眼:“这,这不是我给婶子的钱?怎么会在你这里?”

    “俺娘偷偷放进来的。”宋母要给钟建国一百块钱,钟建国不要,宋母就没再提过,宋招娣觉得奇怪。她买的布,宋母都不舍得选好料子,一百块这笔巨款,以宋母的秉性多少会拿出一点给她,“你出去瞧着别有来人,俺把钱放俺娘被子里。”

    钟建国点了点头,站在堂屋门口守着。宋招娣快速从西间跑到东间,然后又迅速把行礼装好,才问钟建国:“你不怪俺吧?”

    “那笔钱本来就是给二老用的。”钟建国拎着麻袋,“去跟你娘和你爹说一声,咱们走了。”

    宋招娣叹气:“你先去门口等着。俺娘和俺爹不舍得,一准会哭。你在旁边站着,他俩会不好意思。”

    宋母偷偷往宋招娣行礼里塞钱这件事,让钟建国再次认识到他的这个丈母娘真疼闺女。对宋招娣的话没有任何怀疑,到门口等她。

    大概十几分钟,宋招娣从院里出来。

    钟建国回头看去,宋招娣身后只有一个宋大姐,杨氏、宋母和宋父都没出来。宋招娣的眼眶通红,意识到她哭过,这会儿心情应该不怎么好,也就没说话。拿走宋招娣拎着的大包放到自行车前杠上面,才对宋招娣说:“上来。”

    小宋村有辆拖拉机,属于生产大队。宋父想找村长借车,钟建国阻止了。他骑车带着宋招娣,刘洋载着宋大姐,回来的时候刘洋和宋大姐一人骑一辆车。

    县城离小宋村有三十多里路,一行四人赶到县里,堪堪赶上最后一班去滨海市的汽车。宋大姐只跟钟建国说一句,照顾好俺妹妹,车就开走了。

    宋大姐回去的路上唉声叹气。宋招娣满心雀跃。

    钟建国见宋招娣时不时往窗外看,眼睛像不够用的,误认为她到过的最远的地方是县城,对外面的一切都好奇:“咱们回去的时候从申城转船。”

    “申城?听说申城可漂亮了。”宋招娣眼中一亮,“咱们能在申城呆半天再走吗?”

    钟建国:“不行。等我以后有时间,再带你去申城玩。”

    “那俺可以去买点东西?”宋招娣望着她,满眼希冀,“俺不买贵的,就想买点申城的东西。”

    钟建国想说不行,看到宋招娣身上的绿色衣服,想到宋招娣为了省钱,故意说她就喜欢便宜的衣服,忍不住点头,“记得快去快回,船不等人。”

    宋母脚步一顿,脸色骤变,再抬起腿,脚步明显慢下来。

    刘洋看了看丈母娘,又看看老丈人,疑惑不解:“爹,娘,您俩在打啥哑谜?”

    “跟你没关系。”宋母道,“钟建国还说什么?”

    刘洋见状,打算回头问他媳妇:“钟建国说他只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他哥有俩闺女,他有仨儿子。钟建国还说他家只有这么多人。俺起先不明白,后来一琢磨,可能是提醒俺,他不喜欢表姨,表姨一家不算他家的人。”

    “招娣也不喜欢你表姨。”宋母道,“这些都是小事,有没有说工资,是不是上尉?”

    刘洋:“俺还没来得及问就到家了。您想知道的话,俺回头送钟建国走的时候问问他。娘,小妹挺喜欢钟建国,他俩的事咱该咋办?”

    宋母:“俺问问他。”到家跟钟建国打声招呼,就转向宋招娣,“挺好吧?”

    没头没尾的话,钟建国听得摸不着头脑。宋招娣咧嘴笑笑,抱住宋母的胳膊:“娘,他现在是团长,一个月的工资有一百三,部队还给补贴。”

    宋母面露喜色,扭头瞪宋招娣一眼:“咱又不要他家的钱,他工资再高,对你不好也没用。只要人好,工资多少都无所谓。”

    杨氏很想捂脸:“招娣她娘——”

    “娘,俺问过了。”宋招娣打断杨氏的话,“他从不跟女人动手,每个月发的工资都给俺。”

    钟建国想说他没答应,话到嘴边,脑海里浮现出妻子火化那天,小儿子懵懵懂懂,二儿子哭的撕心裂肺,大儿子默默流泪的模样:“是的。婶,您尽管放心,宋同志如果愿意嫁给我,我有口喝的,她就有口吃的。”

    “那俺家招娣以后给你生个孩子,你会不会偏心?”宋母问。

    钟建国卡住。

    宋招娣拽宋母一下:“娘,想的太远了。”

    “不远。”宋母道,“现在说清楚,省得以后你们因为孩子天天吵架。”

    宋招娣叹气:“娘,人家钟同志今儿第一天到咱家,您,您说这些干啥啊。说不定,说不定人家钟同志明儿还得再去见一个。”

    钟建国也觉得宋母想太远,听清楚宋招娣说什么,顾不得胡思乱想,忙不迭解释:“没有,没有。宋同志,婶子,叔,不瞒你们说,我只能在家待到九号。我这次就是为了宋同志回来,没有别的人。

    “刘洋兄弟应该跟二老说过我家的事,宋同志觉得我还行,你们二老若是也没啥意见,我打算过两天就把证扯了。”

    “啥?扯证!”宋母惊讶,“你当买大白菜啊。”

    钟建国心想,你闺女的口气比买白菜还爽快,买白菜还得挑烂菜帮少的呢。

    “钟同志,俺知道你没有看低俺家招娣的意思。”才怪。凭宋招娣之前的那番话,正常人都能听出她不正常。然而,杨氏知道宋招娣很正常,不好当着钟建国的面问她想干啥,便说,“话本里常说军令如山,你答应九号回去,九号就得回去,这点俺能理解。”

    谢天谢地,宋家总算有个正常人。钟建国满心感激:“谢谢婶子。”

    “先别着急谢。”杨氏道,“你想先扯证,俺家招娣明天就能去,但是俺们家招娣是黄花大闺女,不能偷偷摸摸嫁给你。”

    宋母心说,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再一想她闺女没结过婚,也没生过孩子,嫁给有三个孩子的钟建国,还是让他捡了大便宜:“她婶子说得对。俺家招娣不声不响跟你走,以后村里人问起,你叫俺咋说?”

    钟建国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布袋:“大嫂跟我说过。婶子,我是这么打算,我和宋同志扯证回来在你家办酒席。主要是我家那边没什么亲戚。

    “这是两百块钱,这些是布票、粮票,我去置办东西也行,刘洋兄弟去置办也行。你们二老如果觉得不行,咱再商议,我听你们的。”

    刘灵有宋招娣的记忆,很清楚这个时代自由恋爱的人极少,多是通过亲戚邻居介绍。单身男女见上一面,说会儿话,觉得合适就商量个结婚日期,大部分人是半年之内完婚。

    宋母没提出钟建国和宋招娣处一段时间再结婚,刘灵一点也不意外。

    这个时代结婚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日子宽裕,且讲究的人家会置办三十六条腿。即一个衣柜,一个小柜子,四把椅子,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三十六条腿全部去家具厂买也用不了两百块。自家找人做,算上木料和手工费,也就三四十块钱。

    钟建国掏出两百块和一叠有钱也买不到的布票、粮票,宋招娣惊讶,大手笔啊。

    宋母没想过这么快把闺女嫁出去,连连摇头表示不行。

    “婶子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您摇头我也不知道您怎么想的。”钟建国需要宋招娣帮他看孩子,宋招娣图他衣食无忧,钟建国觉得他俩很合适。从宋招娣口中,钟建国听出宋母的想法跟她差不多,不明白宋母因为什么犹豫。

    刘洋:“娘,您是觉得日子太赶,还是对这些不满意?”指着钟建国手里的钱,提醒她差不多得了。

    刘洋和宋家大姐结婚时,置办的是一个暖瓶,一张新床,一个脸盆和两个瓷缸子,总共花二十块钱。脸盆至今没舍得用,两个瓷缸子也只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才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爱已入骨,情难断〕〔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