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乾坤酒剑录〕〔闪婚总裁:老公宠〕〔至强战皇〕〔圣光下的死亡领主〕〔武侠世界轮回者〕〔甜妻有喜〕〔我的女友是恶女〕〔豪门重生:法医娇〕〔雾阳都〕〔诱夫入怀:喵系萌〕〔误入狼室:老公手〕〔人道至真〕〔仙武之无限小兵〕〔娇女有毒:腹黑王〕〔亲爱的首席大人〕〔爆宠小狂妃:魔帝〕〔人族第一帝〕〔青梅且把时光暖〕〔玄门封神〕〔快穿系统:游戏人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32章 处理赃物
    ,!

    已开启防盗功能, 作者菌码字不易, 请!

    钟建国不会做饭,大娃的妈妈做的饭不好吃, 钟建国也从不嫌弃,至少比他强, 能把饭做熟。

    昨儿晚上宋招娣把白米粥盛出来,钟建国打眼一看就知道宋招娣比他以前的妻子会做饭。

    一道简单的生菜被宋招娣做的色香味俱全, 钟建国立刻决定, 这个媳妇若是没什么大的问题,就她了。正因如此, 才逼钟大娃承诺——听后妈的话。

    今儿看到金黄的鸡蛋饼, 钟建国忍不住羡慕儿子, 又不想看到把他骗得团团转的女人太过得意:“也是最有心计的后妈。”

    “钟建国,是不是非得我斟茶认错, 或者跪下求你原谅?”宋招娣瞪着眼问。

    钟团长摆手:“我怕折寿。不过, 你得告诉我,你跟谁学的画画。”

    “画画?”宋招娣不解,“什么画?”

    钟团长:“昨儿给我的图纸, 椅子画的跟真的一样。”

    “那种啊。”宋招娣道,“稍稍会一点素描的人都能画出来。”

    钟建国嗤一声, 根本不信:“我怎么发现什么事到你嘴里都变得特别简单呢。”

    “因为我是个聪明的人,也是个简单的人。”宋招娣道, “我好像听到你家老三哭了。”

    钟建国:“你以为我还会——”

    “爸爸, 爸爸, 弟弟醒了。”

    钟大娃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钟建国起来就往外跑。

    “噗!”宋招娣笑喷。

    钟建国踉跄了一下,回头瞪她一眼,就说:“大娃,二娃,下来叫你后妈给你们洗脸。”

    “小肚鸡肠。”宋招娣把白菜和鸡蛋饼端到小方桌上,随后又盛几碗粥,看到大娃牵着二娃等好一会儿了,擦擦手上沾的白粥,一手牵着一个,“今儿早上再喝一次粥,中午吃面条,下午蒸馒头。”

    钟建国抱着三娃出来,把三娃的尿布扔到压水井旁边,听到宋招娣的话连忙提醒:“别蒸太多,蒸十来个够吃两天的就行了。”

    “你一顿吃几个?”宋招娣问。

    钟建国:“我晌午不回来。晚上吃的不多。这边天气潮,馒头放三四天就会霉,不像是北方,放上十天半月都没事。”

    “没骗我?”宋招娣不信。

    钟建国瞥她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呢。”

    “爸爸,爸爸,鸡,鸡。”钟大娃大声道。

    钟建国:“你们说的事,我都记着呢。”

    饭后,钟建国瞧着还没到八点,先把锅碗收拾干净,才拿着档案袋去营地。

    钟建国回家相亲时,刘师长建议钟建国带上警卫员。钟建国觉得带个“保镖”回去着实不像话,到他家没地方住,警卫员住在招待所里,带着跟不带没什么两样,就命警卫员留在这里。

    钟建国走后,他的警卫员小李彻底闲下来。昨儿一听说钟建国回来,小李就往钟家跑。到门口看到烟囱冒烟,意识到钟家正在做饭,小李就回去了。

    今儿一早就早早跑去钟建国的办公室门口等着,远远看见钟建国,小李想也没想,朝钟建国跑过去:“团长!”

    “精神不错。”钟建国打量他一番,“张政委在吗?”

    小李:“报告团长,张政委在。”

    “我找张政委商量点事,你不用跟着我。”钟建国道,“我家有点事,你嫂子带着三个孩子腾不出手,你过去帮一把。”

    有出海巡查任务时,司令或者师长都会派兵去军属家中询问有没有困难。小李给钟建国当警卫员之前,没少帮军人家属干家务活,这种事对他来说习惯了,冲钟建国敬个礼,跑步去钟家。

    宋招娣听到敲门声,想起身去开门,一看左手菊花,右手铁锹:“大娃,去开门。”

    “门上没有锁,进来啊。”大娃站起来,看到竹排门上面的大脑袋,“是小李叔叔来了。”

    宋招娣故意问:“跟谁说话呢?”

    孝张嘴想说“你”,话到嘴边想起他爸爸跟他说不能没礼貌,又不想喊娘,指着旁边的弟弟:“二娃。”

    “喧灵鬼。”宋招娣说着话迎上去,“小李找钟团长?”

    小李笑笑:“不是。团长叫我过来看看能帮嫂子干点什么。”

    “他这么跟你说的?”宋招娣问,“旁的没说?”

    小李仔细回想一番:“没有。”

    “我的鸡爸爸也没说?”钟大娃连忙问。

    小李没听懂:“什么鸡?”

    “等我一下。”宋招娣转身回屋,路过钟大娃时朝他头上揉一把,“你爸忘了,我没忘。”到屋里拿出五块钱和副食本,“帮我买只鸡,再买七八块木板和钉子。”

    “嫂子,要我帮你买鸡蛋还行,但是鸡,我真没办法帮你买。”小李怕她误会,“咱们部队的猪肉要肉票,鸡鸭鹅不要票,鸭肉和鹅肉不好吃,大家伙想改善一下伙食就去买鸡。嫂子想买鸡,必须得提前跟副食厂说一声才能买到。”

    宋招娣眼皮一跳:“建国没跟我说这事啊。”

    “团长可能不知道。”小李说出来,发现宋招娣脸色不对,“您不会认为团长故意不告诉你?不是的,大娃的妈妈在的时候,家里没菜都是请隔壁的段大姐帮她买。团长很少去买菜,肯定不知道鸡不好买。”

    宋招娣转向大娃:“你们在申城的时候,你爸也不买菜?”

    “姥姥买。”钟大娃道,“姥姥坏,妈妈给姥姥钱买肉,姥姥只买菜不买肉。”

    宋招娣:“你的意思你和你妈住在姥姥家,你爸住在军营里?”

    “有时候住,有时候不住。”钟大娃道。

    宋招娣转向小李:“是这样吗?”

    “我那时候还在八连,对团长家的事不太清楚。”小李道,“不过,部队转到这边的时候,听说是团长开车去大娃姥姥家接的那个嫂子。”

    钟建国从未主动提过大娃的亲妈,宋招娣以为钟建国不好在她面前讲,看来是钟建国不想说:“你说的八连是那个南京路上好八连?”

    “嫂子知道?”小李惊讶道。

    宋招娣:“八连名声响,听同学说起过。钱先拿着,如果有鸡就买只鸡,没有鸡就买老鸭,买木板剩下的钱全买鸡蛋和鸭蛋,尽量多买点能孵出小鸡和小鸭的种蛋。”

    “那我去看看。”小李转过身往外走,注意到竹篱笆外面有个人,“嫂子,您站在那边做什么?”

    宋招娣顺着小李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个身材矮小,大概一米五三的样子,皮肤黝黑,瘦瘦的女人,笑着招呼:“嫂子,进来坐。”

    女人腼腆地笑笑:“见你挺忙,没好意思过去。昨儿到的?”

    宋招娣把两个竹排门全打开:“昨儿下午到的。本来想过去串串门,院里乱糟糟的还没收拾,就没去打扰您。”说着话看一眼女人的手,确实如钟建国所说,手指头中间的骨头突出来很多,“大娃,去给你伯母搬个板凳。”

    段大嫂摆手:“不用,不用。怎么收拾?我帮你一块收拾。”

    “啊?”宋招娣楞了一下,见对方不像是跟她客气,失笑道,“您帮我看着三娃就行了。我一个人可以。”

    钟大娃答应他爸爸要听后妈的话,立刻跑到屋里搬个小板凳放在三娃旁边。

    段大嫂听到一声响,回头一看,笑道:“大娃真乖。”随即转向宋招娣,“真不用?”

    “不用。”宋招娣一边重新栽花一边说,“嫂子,听建国说三娃一岁了,按理说应该会走路,会叫爸爸了。他不会讲话,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教?”

    段大嫂会种菜种庄稼,不会种花,宋招娣不让她帮忙,便把三娃抱起来:“三娃的生日是农历九月底,还没满一岁,不会说话也正常。不过,大妹子,你闲的时候得教三娃走路。三娃会走了,叫大娃和二娃看着他,你就能腾出手做别的事。”

    “我是这么打算的。”宋招娣道,“嫂子知道哪里能孵小鸡和小鸭吗?”

    段大嫂:“你要养鸡养鸭?”

    “是呀。”宋招娣道,“本来打算买小鸡仔。听小李说鸡肉很畅销,我估计也买不到小鸡仔。养了鸡和鸭,以后不用买鸡蛋鸭蛋,几个孩子馋嘴的时候,直接杀只鸡,省得整天担心没肉票。”

    段大嫂:“是这个理。大娃的妈妈在的时候,我就跟她说过。不过,她得照看三个孩子,腾不出手就没养。回头叫小李把蛋送我家去,我家有老母鸡。”

    “那就谢谢嫂子了。”宋招娣擦擦脸上的汗,揉揉腰,发现一面竹篱笆墙栽到头,才移四分之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大家闺秀”要累死她啊,“嫂子,你要花吗?”

    段大嫂没听明白:“什么花?”

    “这么多花丢掉挺可惜的。”宋招娣说话的时候留意着钟大娃的表情,“可是不拔掉,又没地方养鸡养鸭。”

    段大嫂想也没想:“我不会种。”

    “这些花比菜还好伺候。”宋招娣道,“种下去不用浇水,也不用施肥,也不用捉虫,该开花的时候自己就开了。”

    段大嫂不太相信:“这么简单?”

    “也不是简单,都是些容易活的花。”宋招娣道,“我给你刨几颗?”

    段大嫂以前看到钟家小院里姹紫嫣红,也想种花。可她见大娃的亲妈把花当成宝贝,就一直没开口,端是怕把花种死了,大娃的亲妈不高兴。宋招娣这么一说,段大嫂心动了:“每样给我两颗。”

    “大娃,行吗?”宋招娣问。

    三娃出生后,段大嫂没少帮钟家照看几个孩子。钟大娃挺喜欢段大嫂,便点了点头:“可以多给两颗。”说着话伸出两根手指。

    段大嫂乐了:“咱家大娃真是个好孩子。伯母谢谢大娃。”

    有了大娃这句话,钟家的篱笆墙周围种满,宋招娣就把剩下的花全搬到刘家。

    宋招娣把最后一株菊花种下去,注意到刘家小院里有绿的黄瓜,紫的茄子,红的西红柿,还有小茴香、花椒树,忍不住羡慕:“嫂子种的菜真多。”

    “我给你摘点?”段大嫂说。

    宋招娣摆摆手:“不用。昨儿大娃的爸爸买不少菜,够我们吃两天。”洗洗手就把三娃接过来,“我感觉今天地上比昨天湿,是不是要下雨了?”

    “是的。”段大嫂道,“你下午如果想出去,记得把衣服都收屋里,关上窗户,这边说下就下,下雨的时候还喜欢刮风。”

    宋招娣笑道:“我知道了,谢谢嫂子。赶明儿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你。”

    “行啊。”段大嫂笑道,“小李回来了。我瞧着他拎着鸭子,估计没买到鸡。”

    宋招娣勾头看了看,见小李推门进去,转向大娃:“鸭子凑合不?”

    “不凑合。”钟大娃瘪瘪嘴,“不好吃。”。

    宋招娣朝他脸上拧一把:“有的吃就不错了。嫂子,我们回去了。”

    “慢点啊。”段大嫂送宋招娣出去,转身回来看到篱笆墙边换了个样,不由自主地笑了。随即,去屋里拿个筛子,摘黄瓜、茄子和西红柿。

    钟建国把小李打发走,就问张政委,如果他觉得他家的人有问题,是他派人去查,还是上面派人去查比较好。

    张政委想也没想,就说应该交给组织。

    两人便一块去找刘师长。

    刘师长听明钟建国的来意,险些被口水呛死:“你刚才说什么?请我派人去查你新娶的老婆宋招娣。”

    “是的。”钟建国认真道。

    刘师长见状,不由得认真起来:“小钟,如果我没记错,宋招娣也算是你表姨的闺女?你继母的主要社会关系都是农民,按照外面的说法,宋家根正苗红,比你家还干净,有什么好查?你媳妇又不是军人。”

    “我媳妇不是军人,是个大学生。”钟建国此言一出,犹如一道惊雷,震得刘师长、张政委呆若木鸡。

    “一觉醒来不认识我了?”宋招娣听到声音抬起头,“你爸买菜去了。”

    钟大娃抿抿嘴,没吭声。

    “是不是想尿尿?”宋招娣问,“下楼的时候小心点,我得看着三娃。”

    二楼客厅里也有两条木质长椅,宋招娣坐在长椅一端缝衣服,另一端有个小被子,被子上面睡个孝,赫然是钟家老三。

    钟建国不在,钟大娃不知道该怎么跟宋招娣相处,他倒是想送宋招娣一对白眼,再加一句“坏女人”,发现宋招娣手里的衣服是他的,孝“嗯”一声,扶着楼梯慢慢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太古龙神诀〕〔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玄幻时代:超神手〕〔[综英美]这不是正〕〔一胎二宝:冷血总〕〔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