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江寒潮〕〔超级捉鬼道长〕〔科技图书馆〕〔我能相信你吗〕〔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军嫂重生记〕〔房产大玩家〕〔豪门第一宠:大叔〕〔幻想世界大穿越〕〔绝色狂医:魔神大〕〔叶哥的传奇人生〕〔都市透视高手〕〔网游之给大神当导〕〔我在美漫开超市〕〔荣耀之冠〕〔极品捉鬼系统〕〔斗魄星辰〕〔主神调查员〕〔老子是一条龙〕〔万圣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31章 投机倒把
    ,!

    已开启防盗功能, 作者菌码字不易,请!

    “等你的房间收拾干净, 我再住进去。”宋招娣往墙上睨了一眼。

    钟建国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是,是我疏忽。”

    “你也没想到我会跟你过来, 没提前收拾很正常,我没怪你。”宋招娣跟钟建国没什么感情,嫁给他不过是找个人搭伙过日子, 确实无所谓,“先把东西归置一下, 再给他们仨洗澡、换衣服?”

    钟建国点了点头:“我待会儿就下去烧水。北边屋里有木盆, 脏衣服先扔盆里,我晚上洗。院子里有压水井,厕所在楼后面, 洗脸盆在一楼廊檐下,胰子也在那边。”

    “知道了。”宋招娣道, “我回头找不到什么再问你。”

    钟建国“嗯”一声, 想回屋换身衣服, 走到门口转回东面客房去给宋招娣铺床。

    钟大娃看了看他爸,又看看像换一个人似的后妈, 不敢再熊,跑到他爸身边小声说:“爸爸, 我想吃大白兔。”

    “一天只能吃一个, 今天已经吃过了。”钟建国一边铺床一边跟宋招娣说, “孝不能吃太多糖,我以后不在家,你不能惯着他俩。”

    “不会。”宋招娣道,“他们仨是你儿子,你说怎么养,我就怎么教。”

    钟建国眉头微皱:“他们仨也是你儿子。你,你别把自己当外人,咱们以后是一家人。只要你是对的,无论是打他们还是骂他们,我都没意见。”

    “爸爸!”钟大娃瞪眼,“你要变成后爸吗?”

    钟建国抬手朝他脑门上弹一下:“你再敢调皮捣蛋,你妈不打你,我也拿皮带抽你。”

    钟大娃顿时蔫了。

    “二娃,怎么了?”宋招娣眼角余光注意到二娃揉肚子,意识到忽视了老二。

    钟二娃下意识看向钟建国一眼。

    钟建国听到宋招娣的话,正好回头看:“怎么了?”

    “我饿。”钟二娃弱弱地说。

    钟建国套上被罩,把被子叠成豆腐块,过去抱起二娃:“咱们现在就去做饭。”说话时看向宋招娣,没问题吧。

    宋招娣:“我也饿了。你给他们仨洗澡,我做饭。”

    “好。”十月的滨海已进入深秋,而十月的翁洲岛依然很热。宋招娣和钟建国穿着长裤长褂,在申城转船的时候感觉不到热,一到翁洲岛就热的汗流浃背。钟建国闻到宋招娣身上的怪味,也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到一楼就拎着桶去压水。

    宋招娣把熟睡的老三放在客厅的长椅上,叫大娃和二娃看着他,就卷起袖子去洗手洗脸。

    钟家厨房里的灶是土灶,宋招娣把大锅留给钟建国烧水,准备用小锅做饭。

    打开橱柜,里面有米有面有鸡蛋,油盐酱醋也不缺,也只有这些东西。宋招娣便问提着水进来的钟建国:“有青菜吗?”

    “应该还有。”钟建国道,“你去院子里看看。”

    钟家小楼有两百平米左右,外面的院子有七八十平米,四周用毛竹围起来,远远看过来像个小别墅。

    宋招娣先前随钟建国进来,粗略打量一番就忍不住给自己点赞——没嫁错。

    到院子里,宋招娣傻眼,这么大的一个院子里种的全是花花草草?宋招娣不信邪,也只找到几颗苋菜。

    宋招娣弯下腰,手伸到一半停下来,没有拔苋菜,而是把苋菜的叶子全部摘掉。

    宋招娣直起身往四周看了看,忍不住叹气。随后拿个竹筛子去压水井旁边洗菜。

    “现在烧火吗?”钟建国见她进来就问。

    宋招娣原本想找点葱,可她连个葱叶都没找到。宋招娣很想问钟建国,你家以前是不是都不开火:“烧吧。”说着话往小锅里兑两瓢水,又分别在三个碗里打三个鸡蛋。

    “你在做什么?”钟建国好奇。

    宋招娣:“你家什么都没有,咱俩吃白面疙瘩,给你三个儿子做三碗蒸蛋。”

    钟建国眉头紧皱:“别总是我家我家的,这里以后也是你家。”

    “好吧。”刘灵也挺喜欢花花草草,她变成宋招娣以后这个喜好也没丢,前提是得吃饱穿暖。实际情况呢,她想给三娃买四袋奶粉,犹豫将近十分钟还是只买两袋,端是怕她把钱用完,回到岛上一家人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刘灵上辈子最穷的时候也没这么憋屈,前世今生第一次,刘灵告诉自己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然而,她在申城精打细算,翁洲岛上的钟家连一棵葱都不种。只要一想到以后吃棵葱都得去买,刘灵就忍不住头痛。

    钟建国回到自己家,整个人放松下来,不如在小宋村时心细,听着宋招娣的声音不对才注意到她好像不开心:“是不是累了?告诉我怎么做,我来做。”

    “不是。”宋招娣道,“我没事。”屉子放锅里,把加了水和香油的三个碗放进去,“锅里的水开就好了。”

    钟建国眉头紧锁,看到宋招娣又去拌面,想了好一会儿,最终什么也没说。

    五点左右,宋招娣洗了澡,穿着短袖和大裤衩上楼,看到钟建国抱着三娃来回走动:“给我吧,你去洗澡。”

    钟建国见宋招娣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叹了一口气,转身下楼。

    宋招娣冲着他的背影扮个鬼脸,就去西边的房间,推开门看到大娃和二娃已经睡着,找个毛巾毯搭在两孝肚子上,才抱着三娃出去:“小家伙,两个哥哥都睡了,你怎么还不睡?”

    孝睡了半天,这会儿不困,见宋招娣跟他说话,伸出手咿咿呀呀乱比划。

    宋招娣听不懂,便教孝喊她娘。

    孝“啊”一声,口水流出来了。

    宋招娣转身就想去拿纸,走到一边停下来:“纸也得省着点用。算了,赶明儿多给你做几个围嘴。”抬眼看到院子里郁郁葱葱,宋招娣脑壳痛,点了点三娃的小脸:“你亲妈真是个大家闺秀。”

    钟建国走到楼下,一边盛水一边仔细回想他有没有惹宋招娣生气,前前后后过两遍,猛然想到自打他们下船,宋招娣再也没说过“俺”。

    宋招娣跟马中华搭话时,普通话字正腔圆,没有一点滨海口音?他刚刚跟宋招娣说话,宋招娣的普通话也没有滨海口音。

    钟建国越想越奇怪,小宋村没电视机,也没有广播,宋招娣一个从未出过红崖镇的农家女,跟谁学的普通话?

    匆匆洗个战斗澡,钟建国套上大裤衩和背心就往楼上跑:“招娣,我觉得我们应该聊聊。”

    “我也想跟你聊聊。”宋招娣道,“现在最当紧的不是咱俩开诚布公的谈谈,而是你家连一根葱都没有。明天早上吃什么?白米粥就白馒头?他们仨吃什么?继续吃鸡蛋羹。”

    钟建国噎了一下,喃喃道:“你觉得需要买什么,我现在就去买。”

    宋招娣叹了一口气:“你去找个笔,再找几张纸。”

    钟建国原来的妻子活着的时候,柴米油盐葱姜蒜都是他妻子置办。妻子死后,钟建国一直吃食堂。家里要添置哪些东西,他也不甚清楚。纵然心中有很多问题,在生活危机面前,那些都不算事。

    宋招娣把三娃递给他,接过本子和笔:“三娃的亲妈生三娃的时候,你如果不在家,她是怎么照看大娃和二娃?”

    “前两个月是我那个丈母娘照顾她。”钟建国道,“大娃和二娃听话,三娃偶尔哭闹不止,我又正好不在家,是隔壁刘师长的妻子,段大嫂帮她。”

    宋招娣边写边问:“大娃为什么不喜欢他姥姥?”

    “重男轻女。”钟建国想起他的那个丈母娘,脑门就一抽一抽的痛,“无论大娃的妈妈给几个孩子买点什么好东西,老太太都会偷偷藏起来一大半,寄给大娃的舅舅一家。”

    宋招娣啧一声:“是够重男轻女。我知道大娃为什么不喜欢他姥姥了。你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大娃的妈怎么去的?”

    岛上人多嘴杂,钟建国也没想过瞒宋招娣:“大娃的姥姥以前在申城富户家当过仆人,大娃的姥爷在报社上班时写过不甚好的文章,去年申城爆发‘革命’,老两口就被查了。

    “大娃的舅舅和姨妈是工人,子女是无产阶级,老两口的问题也不大,那些人也没怎么苛待他们,就是让他们写检讨。老太太不知道听谁说部队里不用写检讨,就发电报叫大娃的妈妈过去接她。”

    “接她?”宋招娣的手一顿,“被那些人盯上怎么接她?你之前的那个媳妇不会真去了吧?”

    钟建国:“我不叫她去,她嘴上说不去,其实并没有打消念头。估摸着我快从海上回来了,就把仨孩子托给段大姐,带上钱和衣服走了。

    “她打算从杭城坐火车直达申城,到达杭城天下起大雨,火车没法开,她就回来了。可是出了火车站就刮起台风,然后就那样了。”

    “哪样?”宋招娣不明白,“被台风刮走了?”

    钟建国叹气:“是刮倒的树砸着她了。”

    “那还真是……”宋招娣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怎么知道的?”

    钟建国:“我们收到有台风的消息就往回赶,我到家的时候她才走半天。我安顿好三个孩子打算去找她,这边也刮起大风,船没法开。

    “两天后风停了,我以为她该到申城了,又收到老太太催大娃的妈妈去接她的电报,我那时候才意识到她出事了。到杭城查好几天才查到,找到她的时候勉强能认出是她。要不是找到她兜里的车票,我也不能确定她要去申城。”

    “大娃的姥姥知道闺女因她而死,也没说帮你照看他们仨?”宋招娣瞧着钟建国不甚难过才继续问。

    钟建国冷笑:“大娃的妈妈横死街头,她怕我找她麻烦,大娃的妈妈火化的那一天,他们家都没敢来人。”

    “大娃的妈妈走的时候不知道有台风?”宋招娣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钟建国的极品岳母,干脆转移话题。

    钟建国:“我们前年夏天搬到这边,当时遇到过一次台风,只是下几天雨。她大概存着侥幸心理,觉得不会刮大风。”

    “也是她倒霉。”宋招娣叹了一口气,把本子还给他,“你以后时常不在家,我一个人带他们仨,不可能挨个喂他们吃饭。你找木匠帮我做三把椅子,再给三娃做个小床,大娃和二娃坐在椅子上自己吃饭,三娃睡着的时候,小床放在我身边,我也能做别的事。”

    钟建国看着本子的图纸比他用尺子画的还标准,心中一惊,面上不动声色:“除了椅子和床还有什么?”

    “先买些青菜和白菜,然后再买些种子。”宋招娣道,“这边的天气很热,冬天来临之前应该还能种一茬菜。多买一些菜籽,赶明儿我把院子里的地收拾收拾,全种上菜,以后就不用买菜了。”

    钟建国颔首:“还有吗?”

    “暂时这么多。”宋招娣道,“三娃给我,你去吧。”

    钟建国出了家门,没去岛上的供销社,而是拿着图纸直奔军营。走到办公室,直接推门进去,“老张——”

    “团长?”四十多岁的男人猛地起身,“什么时候回来的?”

    钟建国:“刚回来。我记得咱们团有几个人的木匠活做的不错,帮我做三张椅子和一张床。”把本子递给张政委。

    张政委下意识接过来:“这个破岛连个像样的木匠都没——”说着话低下头,不禁睁大眼,“你画的?你什么时候有这等本事,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

    “这算什么本事啊。”钟建国嘴上谦虚,眼睛盯着张政委的表情。

    张政委瞪大眼:“这不算本事?我老张没上过大学,但我老张上过私塾,纸上的椅子没个三五年工夫甭想画成这样。团长,藏的够深啊。”

    钟建国眼神一暗,看来宋招娣瞒他不少事:“不是我,是我刚娶的媳妇画的。”

    张政委想说,你媳妇不是死了?话到嘴边突然想到钟建国一走七八天,就是为了给他三个孩子找妈:“听师长说你回去见的姑娘是个农村妹子,她有这么大本事?”

    “她的本事大着呢。”钟建国笑道,“家里还有点事,这件事交给你了。”

    张政委一把抓住钟建国:“别急着啊,你的这个媳妇不是村姑?”

    “是的。”钟建国回想着宋招娣的变化,“是个有大学问的村姑。有什么事明儿再说,我家连一个菜叶子都没有,我得去买菜。”

    张政委松手,忍不住说:“你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好呢。”

    “是挺好。”钟建国笑笑,出了办公室,仰天长叹一口气,但愿不是祸。

    昨儿晚上宋招娣把白米粥盛出来,钟建国打眼一看就知道宋招娣比他以前的妻子会做饭。

    一道简单的生菜被宋招娣做的色香味俱全,钟建国立刻决定,这个媳妇若是没什么大的问题,就她了。正因如此,才逼钟大娃承诺——听后妈的话。

    今儿看到金黄的鸡蛋饼,钟建国忍不住羡慕儿子,又不想看到把他骗得团团转的女人太过得意:“也是最有心计的后妈。”

    “钟建国,是不是非得我斟茶认错,或者跪下求你原谅?”宋招娣瞪着眼问。

    钟团长摆手:“我怕折寿。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跟谁学的画画。”

    “画画?”宋招娣不解,“什么画?”

    钟团长:“昨儿给我的图纸,椅子画的跟真的一样。”

    “那种啊。”宋招娣道,“稍稍会一点素描的人都能画出来。”

    钟建国嗤一声,根本不信:“我怎么发现什么事到你嘴里都变得特别简单呢。”

    “因为我是个聪明的人,也是个简单的人。”宋招娣道,“我好像听到你家老三哭了。”

    钟建国:“你以为我还会——”

    “爸爸,爸爸,弟弟醒了。”

    钟大娃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钟建国起来就往外跑。

    “噗!”宋招娣笑喷。

    钟建国踉跄了一下,回头瞪她一眼,就说:“大娃,二娃,下来叫你后妈给你们洗脸。”

    “小肚鸡肠。”宋招娣把白菜和鸡蛋饼端到小方桌上,随后又盛几碗粥,看到大娃牵着二娃等好一会儿了,擦擦手上沾的白粥,一手牵着一个,“今儿早上再喝一次粥,中午吃面条,下午蒸馒头。”

    钟建国抱着三娃出来,把三娃的尿布扔到压水井旁边,听到宋招娣的话连忙提醒:“别蒸太多,蒸十来个够吃两天的就行了。”

    “你一顿吃几个?”宋招娣问。

    钟建国:“我晌午不回来。晚上吃的不多。这边天气潮,馒头放三四天就会霉,不像是北方,放上十天半月都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