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若注定请走好〕〔重生之异能军嫂〕〔都市之无上医仙〕〔秦时明月之鬼谷纵〕〔皇叔:别乱来!〕〔萌宝来袭:总裁爹〕〔帝国老公无限宠〕〔护花邪少〕〔终极美女保镖〕〔小夫小妻小仙人〕〔重生空间:慕少,〕〔毒断天下〕〔凡尘一剑〕〔神级升级系统〕〔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捡个女神总裁当老〕〔重生空间之完美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之再造未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30章 招娣痊愈
    ,!

    已开启防盗功能, 作者菌码字不易,请!  钟建国笑道:“好!”

    “爸爸, 我想家了。”孝抱住钟建国的大手, 仰头望着他, “我想妈妈。”

    钟建国眼神一闪:“我们后天就回家,家里会有个妈妈。”

    “那个是后妈。”孝提醒他,“我知道, 妈妈已经不在了。”

    钟建国:“后妈也是妈。你有两个妈妈。”

    “我只想要妈妈。”孝很固执。

    钟建国眉头微皱, 把他放在地上:“去找你妈,我不拦着你。”

    孝脚踏实地,脸色微变,眼里瞬间蓄满泪水。

    钟大嫂看着心疼, 把大侄子拽到怀里, 瞪钟建国一眼:“你跟孩子使什么性子。”随即又劝孝, “别听你爸胡说。你妈,你妈的事怪她自己,不能怪你爸。你妈不在, 你爸心里也不好受。

    “你爸给你们找个后妈,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照顾你们哥仨。要不是因为你们,他也不会这么着急娶媳妇。大娃啊, 你们听话, 后妈就疼你们, 你爸不担心你们在家冻着饿着, 才有力气打坏人。”

    “大妈,我听话,后妈真会疼我?”孝以前经常听到他妈说,他爸的后妈坏,来到他大伯家里,天天能听到堂姐说,他爸的后妈是全天下最坏的女人。以致于钟建国再三保证,孝依然感到不安。

    钟大嫂叹气:“当然。后妈要是敢对你不好,你给大伯打电话,待会儿我把你大伯厂里的电话给你。大妈接到电话就去翁洲岛接你。”

    “好!”孝眉开眼笑。

    钟建国啧一声:“大嫂,别惯着他。宋招娣聪明归聪明,但心眼实,以后指不定谁欺负谁呢。”

    “我们家大娃才不会欺负后妈。”钟大嫂看着孝说,“对不对?”

    孝抿抿嘴,没有答应。

    钟大嫂无奈:“我去供销社买点东西,留着你们路上吃。对了,建国,车票买了没?”

    “我今天回来除了跟你们说结婚的事,就是来买车票。”钟建国道,“下午估计没有到申城的火车,路上还得再转车,我去车站问问怎么转车。”

    钟大嫂看着身边的大侄子,又看一眼窝在椅子上的两个小侄子:“你们有不少行李,还有他们三个,要不叫你大哥送你们一段?”

    “不用。”钟建国道,“大哥刚当上组长就请假,底下人会有意见。后天见着宋招娣,我跟她说少带点行李,缺什么回头到甬城市买。”

    与此同时,百里之外的小宋村,宋母见宋招娣一炷香的工夫把七件衣服的布料裁好,担心压过震惊:“闺女啊,你慢点,咱不着急。”

    宋母和宋大姐都没听说过缝纫机,宋招娣也不指望能借着缝纫机,全部手缝,还有三双鞋等着她,她不急也不行:“娘,我干一会儿歇一会儿,不会把自己给累着。”

    “娘才不担心你累着自己。”平时吃过早饭宋大姐就得去家具厂,如今有了自行车,宋大姐和刘洋把猪圈打扫干净,又把缸里的水挑满,估摸着还有时间,就去堂屋看宋招娣裁布,“娘是怕你把布糟蹋了。”

    宋招娣的手一顿,抬起头,宋母点了点头。

    “娘啊。”宋招娣无语,“您闺女还不如几块布?”不等她开口,“赶紧上工去吧。”

    宋大姐抿嘴笑笑,见刘洋把车子推出来,扯宋母一下:“别看了,娘。她把衣裳做坏了,就叫钟建国再给她买。反正钟建国不差钱。”

    “人家钟建国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宋母瞧着宋招娣开始缝衣裳,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跟着大闺女往外走。

    宋大姐指着自行车:“娘,你坐上去,叫刘洋带你去地里。”

    “俺可不坐。”宋母连连摆手,“俺还想多活两年呢。”

    刘洋无奈地说:“娘,不会把你摔着。”眼角余光留意到他亲娘也在,“娘,俺载你。”

    杨氏一脸怕怕:“俺不信你。赶明儿钟建国来了,俺叫钟建国带着俺坐一会儿。”

    刘洋心堵:“媳妇儿,咱走。”

    “你慢点啊。”宋大姐松开宋母,边走边说,“咱还有时间,不会迟到。”

    宋招娣扑哧笑喷,高声道:“大姐夫,你要是把我大姐摔着——”

    “不可能!”刘洋回一句,就跨上车,扭头对他媳妇说,“上来。”

    宋母和杨氏连忙追出去,看着宋大姐搂着刘洋的腰,刘洋浑身乱颤,车子七扭八歪的往村口去,一阵担心,“不会摔着吧?”

    “应该不会。”杨氏说得很心虚,一天下来都坐立不安。

    傍晚,宋招娣把宋母、宋父和两个外甥的衣裳做好,门外响起叮铃铃的声音。没等宋招娣问是不是大姐回来了,就看到身子骨不好的杨氏嗖一下颠到门外,顿时乐不可支。

    “大姐夫,摔着哪儿了?”宋招娣一边伸懒腰,一边往外走,到门口直接这么问。

    刘洋想也没想:“胳膊。”

    “摔着了?”杨氏大惊,“车子没事吧?”

    刘洋想说没事,意识到他娘问的是“车子”不是“儿子”,浑身无力:“娘,你儿子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辆自行车?”

    “别委屈了,我还不如几块布呢。”宋招娣拍拍她大姐夫的肩膀:“我大姐呢?”

    刘洋:“在大队部看咱家杀猪。”

    如今还是按劳分配,大集体时期,村里虽然允许社员自己养牲口,宰杀牲口的时候必须给生产队一部分。盖因社员养家畜的时候,多少会影响上工。

    九号办喜事,明天就得把菜收拾出来。可是白天大家都得上工,没时间杀猪,便凑着大家伙儿放工了,去大队部杀猪。正好把需要上交的那部分猪肉给生产队。

    小宋村村民此时都已经知道宋招娣的对象是个团长,宋招娣嫁的着急,大家理解归理解,还是有不少羡慕嫉妒的人说酸话。

    宋大姐一到大队部,就听到不少人恭喜的话很酸。拎着猪头跟在她爹娘后面回到家,就忍不住问:“爹,九号那天王得贵会不会来?”

    “他又不知道招娣嫁人。”刘洋把大儿子拉到跟前,“看看你小姨给你做的衣裳,好看不?”说着话就往他儿子身上套。

    宋招娣提醒道:“孝皮肤嫩,洗洗再穿。”

    “给俺吧。”宋大姐接过来,继续说,“他是不知道,有人特意跑过去跟他说,他就知道了。”

    宋招娣不解:“谁跟他说?”

    “俺不知道,但俺知道有不少人。你考上大学那年就有不少人跟咱爹娘说,闺女再有本事,以后也是人家的。”宋大姐道,“咱娘说你上大学不要钱,学校里还给钱,那些人不信。村里的知青说上师范大学国家给钱,他们才相信。

    “以前王家来提亲,当初跟咱爹说,别送你去上大学的那些人又说,上了大学又怎样,还是得嫁给初中没毕业的王得贵。你现在嫁给钟建国,他是团长,还是个大学生,那些人指不定咋坏事呢。”

    宋招娣:“王得贵敢捣乱,钟建国就敢把他扔出去。”顿了顿,“大姐不会以为钟建国能当团长,是因为他是个大学生?我跟你说,钟建国见过不少血。”

    “你,你的意思?”宋大姐瞪大眼,“杀过人?”

    宋招娣:“当然。他要是连人都没杀过,他手下的兵也不服他。再说了,他就算不想杀,老蒋的兵逼着他,他也得杀。”

    “老天爷呢,俺咋就没想到啊。”刘洋揉揉身上的鸡皮疙瘩,“他昨儿教俺骑车,俺还嫌弃过他。招娣,小妹,你说他会不会——”

    宋招娣无语:“想多了。别自己吓唬自己。大姐,你看爹娘都不担心,跟咱爹娘学着点。”

    “你爹俺也没想到。”宋父听大闺女提起王得贵,也挺担心他来捣乱,宋招娣一说钟建国杀过敌人,宋父终于明白宋招娣的那句“王家不敢得罪钟建国”是什么意思。

    宋招娣的对象是个“煞神”,宋家不怕王家使坏,第二天该干么干么。

    转眼到了九号,上午,刘洋把宋招娣送到县里跟钟建国汇合。

    在刘洋的见证下,宋招娣和钟建国领了结婚证。三人又买点糖果,便走着回小宋村。

    十一点多,宋家的亲戚全到了,宋招娣和钟建国才回来。亲戚们已经知道钟建国是个军人,虽然觉得他年龄大,在钟建国是团长和大学生的前提下,年龄就被忽略了。

    宋母的娘家人知道钟建国结过婚,也有孩子,瞧着宋家的其他亲戚都不知道,就把宋母拉到房里追问,怎么把宋招娣嫁给钟建国。

    宋母不好说自家闺女谈过对象,就说王家逼得紧,碍于王家,十里八村的年轻酗子都不敢跟宋家结亲。钟建国不怕,忽略他的孩子,足矣配得上宋招娣,干脆就嫁了。

    王得贵盯上宋招娣这件事,宋母的娘家人都知道,也没怀疑,诅咒王家一顿,就出去帮忙招呼客人。

    “宋老师,外面有人找你。”宋招娣正领着钟建国跟亲戚邻居打招呼,回头看到是她教过的学生,稍稍一想就猜到什么事,“跟他说,我正忙。”

    “宋老师,他说你不出来,他就过来。”少年道,“他在咱们学校后面。”

    啪嗒!

    宋父手里的筷子掉在碗里,溅起许多白米粒也顾不上心疼:“招娣,是不是睡糊涂了?”

    “哪是糊涂,依俺看分明是疯了。”宋招娣的大姐道,“娘,快去把爹的银针找出来给小妹扎几针。”

    宋招娣叹气:“大姐,我没疯。”

    “没疯干啥放着王得贵一个清清白白的酗子不嫁,要嫁给钟建国个鳏夫?”宋大姐瞪眼,“表姨没安好心,她给人家当后娘,也见不得咱家好。钟家老二真像她说的在申城当兵,又是大学生,一个月还有一百多块钱工资。甭说三个孩子,就算他有五个孩子,也多得是女人愿意嫁给他。

    “你不记得她来咱家带的啥东西?几个破梨,有几个说媒的人带着梨登门。对了,她丈夫姓钟,咱们姓宋,你嫁给钟家老二就是宋钟,送终,她存的啥心你还不知道?”

    原主只顾得气赵银不安好心,芯子换成刘灵的宋招娣仔细回想赵银的话,发现她的话漏洞百出:“今天是国庆了,过几天钟建国回来,我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招娣啊,听娘的话。”宋母撑着桌子站起来,一脸愁容,“娘知道王家和钟家不是良配,你放心,赶明儿娘就托人给你说亲,不会让俺闺女剩下来。”

    宋招娣心想,以后世道越来越乱,条件好且是城里人的十个有九个都被批/斗,现在不嫁,以后只能嫁到农村。

    让她在农村度过混乱的十年?宋招娣一万个不乐意。至于钟建国的孩子,反正她没养过孩子,暂时帮他养着,日后不想养了,大不了离婚。军婚难离,也不是不能离,想离婚的时候再想法子就是了。

    可是,这些话没法说出口,宋招娣拉着宋母的手,手上的沟壑让宋招娣一惊,低头看去,宋母的手指头上缠着几块布,心中一惊,这时候的农民真苦:“娘,钟建国是大学生,还是吃商品粮的军人,我嫁给他就是城里人——”

    “你嫁去王家也算是城里人。”宋大姐并不是个急性子,也没多大脾气,关乎妹妹的人生大事,慢郎中此刻也着急上火了,“王得贵的爹娘也说你嫁给王得贵,就找王得贵的叔叔把你调镇上教书。”

    宋招娣知道大姐为她好,也没怪她大呼小叫:“表姨故意把钟家老二夸的天花乱坠,我觉得表姨其实不清楚钟建国的情况,但她歪打正着说对了。”

    “啥意思?”宋母不解。

    宋招娣:“钟建国至少是上尉。”

    “上尉?”宋大姐不懂,“是个啥官?”

    宋招娣根据后世猜测:“听我同学说大学毕业入伍六年就能提上尉。钟建国毕业有八年,滨海海洋大学又是军校,他现在最起码是上尉,再往上是大尉、少校。”

    “少校俺知道。”宋大姐道,“少校得是团长吧?”

    宋招娣看过军事节目,从未留意过少校是团长还是师长:“我也不清楚,咱家又没人当兵,我是根据以前同学说的猜的。”

    “钟建国要是没孩子,比王得贵合适。”王得贵是造船厂工人,钟建国以后有可能升为将军,宋大姐顿时犹豫不决,“爹,娘,你们咋想的?”

    宋母望着小闺女:“他俩能中和一下就好了。”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宋父是小宋村的赤脚大夫,这几年到处“破四旧”,村里人知道宋家有不少书,愣是没人敢把宋父的书和银针收走,端是怕哪天病倒,没有这些东西的宋父没法治病。

    最疯狂的时候倒是有人想去宋家收东西。亲戚家的孩子一生病,啥也顾不得,抱着孩子就去找宋父。

    宋父只读过几本医术,也晓得世事无完美,也晓得军官钟建国比工人王得贵有本事,闺女嫁过去,再遇到荒年也不用担心没饭吃,“钟建国有三个孩子,你可得想清楚。”

    宋母猛地回头过:“她爹,你咋就同意了?”

    “娘,我有话跟你和爹说。”宋招娣看到宋母急的失态,把人往她屋里拉。

    宋父冲大闺女和大女婿摆摆手,夫妻俩端着饭回自己屋,宋父进去道:“想说啥就说,俺和你娘都听你的,这是你一辈子的事,你将来不后悔就成。”

    “爹,娘,我说出来你们别生气。”原主打算烂在肚子里,换了芯子的宋招娣为了让二老安心,思索一会儿就打算和盘托出,“我上学的时候谈个朋友。”

    宋母一时没反应过来:“啥朋友?”

    “男的?”宋父不敢置信,宋招娣点了点头,宋父忙问,“他人呢?”

    宋母猛地睁大眼:“招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爱已入骨,情难断〕〔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