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的秘密〕〔九极战神〕〔腹黑少校宠妻忙〕〔北江雄鹰〕〔武神圣帝〕〔明日传奇〕〔原始大厨王〕〔隐龙惊唐〕〔我的漫画家攻略〕〔电影世界招募令〕〔豪门盛宠:神秘老〕〔封仙纪〕〔快穿之我是时空管〕〔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嚣张鬼医妃,邪王〕〔逆天狂妃:杠上冷〕〔冷魅傅少:勿惹狂〕〔变成僵尸穿诸天〕〔女领导的贴身男秘〕〔逆流2004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25章 我就是我
    ,!

    已开启防盗功能, 作者菌码字不易,请!

    宋招娣不急不躁地跟上去,到跟前就听到孝正向钟建国告状。

    “不喊妈也不喊娘,那你喊后娘吧。”宋招娣微笑着说,“俺无所谓, 只要你爸不介意。”

    后娘?宋招娣不嫌丢人,钟建国钟团长还要脸:“大娃,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你不听话, 就把你送去姥姥家。”

    孝回头瞪宋招娣一眼:“坏女人。”转向钟建国,“你送我去姥姥家, 我就,我就逃跑。”

    “瞧把你能耐的。”钟建国还在喂小儿子吃饼干,“又是你堂姐教的?好的不学,整天跟着她学些歪门邪道。招娣,别生气, 我回头说说他。”

    宋招娣摆摆手, 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他还小, 又刚没了妈,俺理解, 俺才不跟他计较。”

    孝听着宋招娣不逼他,莫名觉得不舒坦, 又回头瞪宋招娣一眼:“坏女人。”

    “噗!”宋招娣乐了, 这孩子就会一个骂人的词?

    钟大娃猛地转过头:“你笑什么?”

    “她想到开心的事了。”钟建国见宋招娣确实没生气, 对宋招娣生出一些好感, 又怕不懂事的大儿子真把宋招娣惹生气了,便问,“大娃,饿不饿?”

    钟大嫂一家六点多吃饭,这会儿快十二点了,钟大娃摸摸小肚子:“饿,爸爸。”

    “等一下。”钟建国喂好小儿子,又给他换好尿布,递给宋招娣,才喂大儿子和二儿子吃点东西。

    宋招娣发现钟建国喂老大和老二的动作熟练,颇为意外。她一直以为钟建国不会做家务,不会照顾孩子。随后看到钟建国很自然的用手给两个儿子擦擦嘴,不禁腹诽,钟建国原先的老婆是个没福气的女人。

    先前跟宋招娣聊天的男人看着钟建国抱着二娃去撒尿,也忍不住说:“你丈夫不错。”

    “我也发现了。”宋招娣睨了身边的孝一眼,“还睡不睡?我抱你上去。”

    钟大娃哼一声,转过身面对座椅,给她个后脑勺。

    宋招娣一见他这样就忍不住逗他:“大娃,这么讨厌我,我以后做饭,你吃不吃?”

    “我,我不跟坏女人说话。”钟大娃很有骨气,继续趴在椅子上,不给宋招娣个正脸。

    宋招娣:“不跟谁说话?”

    “坏女人。”孝脱口而出。

    宋招娣又问:“坏女人是谁?”

    “是你。”

    宋招娣:“那你现在是在跟谁讲话?”

    “你——”钟大娃转过身,“你,你个坏女人,不准再说话。”

    宋招娣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听大娃的话,从现在开始不再说话。”

    “哼!”孝像打了胜仗,“你听我的话,我也不会喊你妈妈。”

    宋招娣心想,我一点也不着急,总有一天你会哭着喊着叫我妈:“我也没叫你喊我妈妈。大娃是不是心里想喊我妈,又怕忘了你妈妈,所以才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喊我妈妈?”

    一串妈妈说的钟大娃迷迷瞪瞪,干脆说:“你不要说了,我困了。”爬到椅子上,钻进棉衣里面。

    对面的男人瞧着宋招娣满脸笑容,小声问:“你丈夫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吧?”

    “没听清你说什么。”宋招娣道。

    男人无语,怕钟大娃听见,用最小的声音说:“你打算一直装下去?”

    “我又不是有病。”宋招娣白了他一眼,逗逗怀里的孝,就往厕所的方向看,空无一人?不禁皱眉:“他怎么去这么久?等等,不会忘记带纸了吧?”

    男人:“有可能。别找了,我这里有。”

    “麻烦你帮我看着大娃。”宋招娣拿着纸,抱着老三就往厕所那边跑。

    十月十一日,早上七点,宋招娣下了火车,望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深吸一口气:“娘啊,总算活过来了。”

    “先进站歇一会儿。”钟建国道,“你吃点东西,咱们再去码头。”

    三十个小时火车,宋招娣像是从鬼门关走一遭,几个孝也不好受。下车时,钟建国拎着两个包,用背篓背着老二,叫宋招娣背着老三牵着老大。

    宋招娣强打起精神抱起老大,脾气大的小家伙淡淡扫她一眼,任由宋招娣抱着他。期间宋招娣抱着他不小心碰到门,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宋招娣对三个孝没什么感情,见小狮子变成小鹌鹑,还是忍不住心疼:“待会儿咋去码头?”

    “有公交车。”钟建国道,“船十点开。到南边去的人少,随时都能买到票。”

    宋招娣:“那时间还充裕。对了,你的副食本在这边能用吗?”

    “我的副食本就是这边发的。主力部队去年年底才全部转移,副食本这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换。”钟建国道,“在那个包里面,钱也在里面。你现在就去?”

    宋招娣一边翻找一边说:“对。俺自己去,你别担心,俺不知道路会问别人。别忘了,俺有高中文凭,俺识字。”拿出副食本,翻开一看,愣住,“你咋还有这么多钱?”

    “这几个月的工资没怎么用。”钟建国道。

    宋招娣的手一顿,给她家两百,那天买布和衣服花去五六十,副食本里还夹着两三百块钱。几个月?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钟建国的老婆才死三个多月,老婆办丧事,还得养三个孩子,没有七八个月甭想存下这么多钱。

    宋招娣看了他一眼,见钟建国正给老二喂水,没打算解释,撇撇嘴,卷起钱和副食本:“俺尽量一个小时之内回来。”

    “不着急。”钟建国道,“九点去码头也能来得及。”

    钟大娃望着宋招娣的背影:“爸爸,她会不会跑掉啊?”

    “她的衣服、毕业证都在你旁边的那个包里面。”钟建国道,“她不会跑,反而担心咱们不等她。大娃,你这个后妈人不错,到了岛上不能再使性子,得帮后妈一起照看两个弟弟。”

    钟二娃推开瓷缸子:“爸爸,我听话。”

    “二娃乖。”钟建国笑笑,“大娃,听见了没?”

    钟大娃“嗯”一声:“她好我就乖。”

    八点多一点,宋招娣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

    钟建国吃惊:“怎么这么快?”

    “俺坐车去的。”宋招娣会说一口流利的申城方言,出门就找当地人打听供销社和百货大楼。申城市民见她头发乱糟糟,风尘仆仆的样子,误认为她很着急,有几个善心人还特意把她送到站牌,“站里可以洗脸吗?俺想洗洗脸。”

    钟建国:“我也不知道,咱们下午就能到,再忍忍吧。”看向她手里的布包,“里面是什么?”

    “什么都有。”宋招娣道,“俺在国营饭店给你们买几个包子,俺来的路上吃了两个,你也吃点。”

    钟建国好奇:“你怎么买到的?”

    “那个国营饭店收钱,不要票。”宋招娣仗着自己会申城话,挤上公交车就跟一群年龄大的当地人唠嗑,不但把国营饭店摸清,连哪家卖的包子好吃都弄清楚了,“瓷缸子里还有水吗?俺去找站里的同志倒点水。”

    钟建国把瓷缸子递给她:“东西给我。”

    宋招娣把布包递给他,二娃去掰钟建国的手:“爸爸,我看看。”

    “别急。”钟建国见大儿子很好奇,碍于宋招娣在跟前强忍着,“你后妈走了。”

    钟大娃嗖一下跑到钟建国跟前,勾头一看,惊讶道:“大白兔奶糖?好多好多,全是大白兔奶糖欸。”

    钟建国也挺意外,翻开看看,有雪花膏,有牙刷、牙膏、蛤蜊油、清凉油和纸,剩下的全是孝吃的东西。

    钟大娃和钟二娃眼中只有大白兔,钟建国注意到奶粉和麦乳精,不禁往宋招娣消失的方向看一眼,她居然只给自己买一盒雪花膏和一个牙刷?

    “后妈好不好?”钟建国剥开一个大白兔塞大儿子嘴里。

    孝抿抿嘴,不想承认又不好意思否认,转到另一边抓佐呼大睡的三娃的手:“弟弟,醒醒,我给你糖吃。”

    钟建国摇头失笑。

    宋招娣端着水小跑回来,看到钟建国笑眯了眼,很是好奇:“你笑啥呢?”

    “想着快到家了,高兴。”钟建国道。

    宋招娣不信,于是故意说:“俺记得大娃的姥姥就在申城,咱要不要去她家看看?”

    “不要!”钟建国还没开口,钟大娃抢先道,“爸爸,我不去姥姥家,你也不准去。”

    宋招娣眉头一挑,看来钟建国瞒她不少事啊。

    “时间来不及了,这次就不去了。”钟建国道,“收拾一下,咱们走吧。”

    宋招娣心想,来日方长,你不说我也能弄清楚。于是,主动背着三娃,冲钟大娃伸出手,“俺牵着你?”

    钟大娃下意识看钟建国一眼。钟建国递给他一个大白兔奶糖,孝抿嘴一乐,把手递给宋招娣。

    宋招娣无语又想笑。不过,见孝不再排斥她,也没再逗大娃。

    下午三点左右,一家人到翁洲岛。

    东海舰队主力部队移到翁洲岛,导致小小的翁洲岛上师长、团长遍地走,而像钟建国堪堪三十岁就当上团长的也只有他一人。

    钟建国是大学生,可以说是年轻军官当中最有学问的人。他行事低调,架不住人高调,以致于除了全军将士知道他这个人,岛上的渔民也听说过他的名字。

    宋招娣一句钟建国,往哪边走。钟建国就被过往行人认出来。

    片刻,一辆军用吉普出现在钟建国身边,车窗还没打开就喊:“钟团长,上哪儿去?”

    钟建国停下:“回家。”

    “我送你一段。”说着话往钟建国另一边看,见他身边的女人又黑又瘦,还穿着极不合身的绿色衣服,整个人灰头土脸,忍不住啧一声,“那位是新嫂子?”

    钟建国点了点头:“她叫宋招娣,你喊她小宋就行了。”

    招娣?男人品一品,人土名也土,工人阶级出身的钟大团长也有今日?唉,老天爷果然最公平:“哪能喊小宋,嫂子,慢点。”

    “谢谢。”宋招娣无意中瞥到男人眼中的嫌弃,颇为无语,革命队伍里居然还有这种人?心下好奇,“建国,这位是?”

    钟建国:“某个舰的队长,马中华。小马,这是干什么去?”

    “回队里。”马中华回头看一眼宋招娣,真黑,“嫂子是哪儿的人?”

    宋招娣:“我也是滨海人,我姨是钟团长的继母,按照辈分算我是钟团长的表妹。”

    “表妹?”马中华没想到,“以前也没听钟团长提起过。”

    宋招娣:“我比他小八岁,他去上大学,我还在上小学,年龄差太多,没走动过。”

    “嫂子上过学?”马中华颇为意外。

    宋招娣见钟建国没阻止她,继续说:“上过两年,粗通文墨。”

    马中华的手一抖,钟建国连忙抱住坐在他和宋招娣中间的大娃。

    上过两年学的人可说不出“粗通文墨”一词,马中华忍不住羡慕钟建国,都什么运气啊,前一个老婆高中毕业,娶个填房不但是表妹,还是个学问深的主儿:“嫂子谦虚了。”

    “一般一般。”宋招娣懒得搭理他,继续谦虚,“也就会写我自己的名字。”

    马中华噎了一下,还想再开口,钟建国一句认真开车堵了回去。

    翁洲岛不大,部队家属院虽然离码头很远,开车也不过一根烟的工夫。钟建国下车对马中华说声谢谢,就翻找钥匙。

    宋招娣看着面前的两层小楼,吃惊道:“居然是楼房?”

    “离海近,空气又比北方湿,一楼太潮没法住人,部队修房子的时候就修两层。”钟建国打开房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宋招娣相信他这次没骗自己,“你要去部队?”

    “有事会有人来通知我。”钟建国道,“我帮你收拾收拾?”

    宋招娣点了点头,背着老三到二楼就问:“楼上有几个房间?”

    “四个房间,能住人的有三间。窗户面朝南的这间是我的房间,右边是大娃和二娃的,左边是客房。”钟建国道,“大哥、大嫂偶尔过来的时候就住在左边。”

    宋招娣推开主卧的门,抬眼看到床头上的照片,照片中的男人正是年轻版钟建国,而照片中的女人白白净净,瓜子脸,眉眼细长,看起来很弱。然而,她生出三个健健康康的儿子,凭这一点,宋招娣知道她很强大:“我住左边吧。”

    钟建国楞了一下,以为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我住客房。”宋招娣重复道。

    “哪是糊涂,依俺看分明是疯了。”宋招娣的大姐道,“娘,快去把爹的银针找出来给小妹扎几针。”

    宋招娣叹气:“大姐,我没疯。”

    “没疯干啥放着王得贵一个清清白白的酗子不嫁,要嫁给钟建国个鳏夫?”宋大姐瞪眼,“表姨没安好心,她给人家当后娘,也见不得咱家好。钟家老二真像她说的在申城当兵,又是大学生,一个月还有一百多块钱工资。甭说三个孩子,就算他有五个孩子,也多得是女人愿意嫁给他。

    “你不记得她来咱家带的啥东西?几个破梨,有几个说媒的人带着梨登门。对了,她丈夫姓钟,咱们姓宋,你嫁给钟家老二就是宋钟,送终,她存的啥心你还不知道?”

    原主只顾得气赵银不安好心,芯子换成刘灵的宋招娣仔细回想赵银的话,发现她的话漏洞百出:“今天是国庆了,过几天钟建国回来,我问问他。”

    “招娣啊,听娘的话。”宋母撑着桌子站起来,一脸愁容,“娘知道王家和钟家不是良配,你放心,赶明儿娘就托人给你说亲,不会让俺闺女剩下来。”

    宋招娣拉着宋母的手,手上的沟壑让宋招娣一惊,低头看去,宋母的手指头上缠着几块布,心中一惊,这时候的农民真苦:“娘,钟建国是大学生,还是吃商品粮的军人,我嫁给他就是城里人——”

    “你嫁去王家也算是城里人。”宋大姐并不是个急性子,也没多大脾气,关乎妹妹的人生大事,慢郎中此刻也着急上火了,“王得贵的爹娘也说你嫁给王得贵,就找王得贵的叔叔把你调镇上教书。”

    宋招娣知道大姐为她好,也没怪她大呼小叫:“表姨故意把钟家老二夸的天花乱坠,我觉得表姨其实不清楚钟建国的情况,但她歪打正着说对了。”

    “啥意思?”宋母不解。

    宋招娣:“钟建国至少是上尉。”

    “上尉?”宋大姐不懂,“是个啥官?”

    宋招娣根据后世猜测:“听我同学说大学毕业入伍六年就能提上尉。钟建国毕业有八年,滨海海洋大学又是军校,他现在最起码是上尉,再往上是大尉、少校。”

    “少校俺知道。”宋大姐道,“少校得是团长吧?”

    宋招娣看过军事节目,从未留意过少校是团长还是师长:“我也不清楚,咱家又没人当兵,我是根据以前同学说的猜的。”

    “钟建国要是没孩子,比王得贵合适。”王得贵是造船厂工人,钟建国以后有可能升为将军,宋大姐顿时犹豫不决,“爹,娘,你们咋想的?”

    宋母望着小闺女:“他俩能中和一下就好了。”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宋父是小宋村的赤脚大夫,这几年到处“破四旧”,村里人知道宋家有不少书,愣是没人敢把宋父的书和银针收走,端是怕哪天病倒,没有这些东西的宋父没法治病。

    最疯狂的时候倒是有人想去宋家收东西。亲戚家的孩子一生病,啥也顾不得,抱着孩子就去找宋父。

    宋父只读过几本医术,也晓得世事无完美,也晓得军官钟建国比工人王得贵有本事,闺女嫁过去,再遇到荒年也不用担心没饭吃,“钟建国有三个孩子,你可得想清楚。”

    宋母猛地回头过:“她爹,你咋就同意了?”

    “娘,我有话跟你和爹说。”宋招娣看到宋母急的失态,把人往她屋里拉。

    宋父冲大闺女和大女婿摆摆手,夫妻俩端着饭回自己屋,宋父进去道:“想说啥就说,俺和你娘都听你的,这是你一辈子的事,你将来不后悔就成。”

    “爹,娘,我说出来你们别生气。”原主打算烂在肚子里,换了芯子的宋招娣为了让二老安心,思索一会儿就打算和盘托出,“我上学的时候谈个朋友。”

    宋母一时没反应过来:“啥朋友?”

    “男的?”宋父不敢置信,宋招娣点了点头,宋父忙问,“他人呢?”

    宋母猛地睁大眼:“招娣——”

    “娘,先别急。”宋招娣的身体本能去扶宋母,“我和他说好去年放暑假回来,只是他家庭成分有问题,偷偷跑去海外了。”

    宋父盯着闺女:“你去年突然回来,你娘觉得你有事,俺说你娘想多了,后来听人家说大学都停课了,也就没往深了想,是那时候的事?”

    “是的。”宋招娣弱弱道,“他答应要娶我,我就和他那个了。”佯装伤心难过和愧对爹娘教诲,宋招娣低下头,看起来像极了没脸见爹娘。

    宋母的眼泪刷一下飙出来,一把把闺女搂在怀里。

    三年困难时期,一天只吃一顿饭的时候宋母也没掉过一滴泪。此刻宋母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落在宋招娣衣服上,也打在宋招娣心头。

    刘灵是个强大的女人,前世去过奥斯卡,登过戛纳,也曾办过个人时装展,遇到过无数困难,自认世间没什么事能让她流眼泪。

    听着宋母低声抽噎,眼角余光注意到半头白发的宋父扶着门框偷偷抹泪,早已忘记眼泪滋味的刘灵眼角湿了:“爹,娘,别难过,都过去了。我,我跟他结婚前发现他是啥样的人,好过结婚后才知道他是个怂货。”

    “俺的招娣啊,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啊。”宋母哇一声,大哭出来。

    刘灵轻轻拍拍宋母的背,心说,你亲闺女的心不大,自从赵银走后,天天晚上蒙着被子哭。要不是这种哭法,芯子也不会换成她刘灵:“娘,钟建国有三个孩子,我只有过一个对象,他不敢嫌弃我。你和爹别担心。”

    “他是不敢嫌弃你,他还指望你给他照看孩子。”宋父擦干眼泪,“王家那边咋说?”

    宋招娣仔细回想一番:“啥都不用说,咱没收过王家的东西,没必要跟王家解释。钟建国是军人,王家不敢得罪钟建国,也不敢为难咱家。

    “爹,娘,乡里人保守,王家如果知道我谈过朋友,一准认为我不正经,我先前才一直犹豫。”这是实话,但是原主没想到这点。原主难过是城里回不去,乡下又没有合适的对象,不想将就可她的年龄又等不起,憋得难受才哭个不停,“有可能三五年,也有可能得再过七八年,我才能回城继续上学,毕业后国家才给分配工作。我等到那时候,还不够左右邻居说嘴。我昨儿夜里仔细想了又想,钟建国最合适。”

    “唉,你想的对。咱们乡里人最在乎姑娘家的清白,反倒不在乎姑娘家有多大学问,你不嫁钟建国,以后也得往大城市嫁。”宋父看向宋母,“招娣的事就这么定了。咱是在家等着,还是去市里?”

    宋母想也没想:“俺嫁闺女哪有送上门的道理,叫他自己来。他不来,他不来,俺,俺就养招娣一辈子。”

    “娘,小声点,大姐听见了。”宋招娣连忙提醒。

    宋母下意识捂住嘴,往外面看看,隐隐听到刷锅的声音:“离得远,听不见。”转向宋父,“俺明儿就带招娣去扯两件衣裳?”

    “咱家有布票?”宋招娣问。

    宋母噎了一下:“娘去找人换。”

    “别换了。”宋招娣道,“等钟建国回来,我叫他去换。”

    宋父点头:“招娣说得对。咱家招娣虽然谈过朋友,好歹还是个大学生,嫁给他钟建国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必须他给招娣扯布做新衣裳。”

    “娘,别哭了。”宋招娣下意识找纸,想到此时不是二零六七年,是一九六七年,学着这个时代的人,举起袖子给宋母擦擦眼泪,“钟建国如果是中尉,一个月几十块钱,就算长得周正,我也不嫁给他。您和爹别想太多,一切等俺见到人再说。”

    “对!”宋父道,“大学毕业当兵八年,还只是个中尉,这样的人指不定还不如王得贵。”

    宋母:“可是王得贵也不能嫁,他要是知道俺家招娣……指不定咋嫌弃俺闺女。”说着话眼泪又出来了。宋母信自家姑娘只谈过一个朋友,别人不见得会相信,“娘的招娣啊,你咋就这么命苦啊。”

    “咋还哭上了?”宋大姐走进来,眉头紧皱,“娘,招娣看不上王得贵,又不想嫁给钟建国,赶明儿俺去家具厂上班的时候问问谁家有和招娣大小差不多的酗子。”

    宋母收起眼泪:“别问了。娘是担心后娘不好当。人家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不打不骂不成才,钟建国还得埋怨招娣。娘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堵得慌。”

    “打不得骂不得,饿他三天就老实了。”宋大姐看向宋招娣,“钟建国敢护着,就不给他看孩子。”

    宋招娣故意问:“钟建国要是赶我走呢?”

    “回家。”宋大姐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是大学生,二嫁也有的是人娶,咱不受他家的委屈。”

    十月三号,傍晚,宋母从生产队回来,就看到猪圈羊圈扫的干干净净,宋招娣正蹲在地上剁烂菜帮往鸭圈里扔,忙得不亦乐乎。

    “招娣啊,歇歇。”宋母搬个小板凳坐到宋招娣身边,“今儿都三号了,钟建国还不见影,要不要叫你大姐夫去市里问问?”

    宋招娣停下来:“问表姨钟建国咋还没回来?别问了。表姨走的那天咱们没给她实话,大姐夫过去问她,还不够她挤兑呢。”

    “你一辈子的大事,咱就让她挤兑几句吧。”宋母叹气道,“以后你嫁给钟建国,再遇到荒年,娘和你爹也不担心你饿肚子。”

    钟建国有三个孩子,老大五岁,老二三岁,老三才一周岁。宋招娣不担心钟建国不回来,只是怕她表姨赵银,也就是钟建国的继母搁中间使坏惹怒钟建国。搞得钟建国宁愿不娶,也不要继母的表外甥女。

    “再等两天。”芯子换成刘灵的宋招娣想嫁给钟建国,也不是因为钟建国有三个孩子,她以后生不生孩子都无所谓。

    一九六七年到一九七五年这段时间太混乱,想找个人品没问题,安安稳稳度过荒唐的八年简直比登天还难。更别说对方还是个大学生。

    刘灵隐约记得世道最乱的时候也没波及到军队,军队里就像个世外桃源。钟建国若真是高级军官,说明他不是庸才,也不是鼠目寸光之人。

    刘灵前世的偶像是个人民公安,也导致她对穿制服的男人格外宽容。虽说钟建国是海军,跟她偶像的职业不一样,刘灵相信自己,钟建国别做太过分的事,她能忍住不跟对方计较。

    对象换成王得贵,变成宋招娣的刘灵可以保证,她没耐心应付。他日遇到事,凭王得贵一个工人也护不住老婆孩子,“如果他还不来,就叫姐夫去找钟建国的大哥问问。”

    宋母眼中一亮:“对,咱用不着找你表姨,可以越过她找钟家老大,好好问问他钟建国到底是啥意思。”

    “小钟啊,在这边晃荡什么,怎么还没回家?”

    钟建国回头看去,诧异道:“司令,您什么时候从帝都回来的?”

    “甭管我,我问你话呢。”穿着藏蓝色军装,五十开外的男人道,“听你们师长说,你收到家里给你介绍对象的电报了。他已经批你的假,干什么还不走?”

    钟建国颇为意外:“师长怎么连这种事都跟您说。”

    “你们师长替你高兴。”男人道,“听说是个农村姑娘,你这个大学生瞧不上人家。”

    钟建国想也没想:“不是。”对上对方的眼神,见对方等着他继续说,沉吟片刻,觉得司令也是关心他,“那个女人是我继母的外甥女。”

    “你那个继母啊,我听你嫂子说过几次。”男人道,“你先前的媳妇跟你嫂子说,节礼晚到一天就撺掇你爸给你发电报。你们一家回去吃顿饭,白面条不舍得放盐。不过,我还是觉得像你继母那种不讲究的女人是少数。”

    钟建国很担心:“万一呢?他们仨都还小。”

    “万一不是呢?”男人问,“你的三个孩子加一块没十岁,你今年不娶,明年也必须得娶。你们师长要把学校里的老师介绍给你,你又不愿意。”

    钟建国连连摆手:“人家刚刚高中毕业,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我娶人家是害了人家。”顿了顿,“再说了,我有三个孩子,她一个没干过什么活的女学生也照顾不好。”

    “那就回去见见。”男人替他拿主意,“结婚报告打了没?”

    钟建国楞了一下:“没必要吧?”

    “回去见过觉得合适就赶紧把事办了,省得你心不在焉。”男人道,“老蒋整天盯着咱们,哪天再杀过来,你的状态可没法带兵跟老蒋对着干。”随即冲身后的警卫员招招手,“小王,把刘师长给我找来。”

    钟建国忙说:“不用,不用,我去找师长打结婚申请。”

    “这就对了。”男人笑了,拍拍他的肩膀,“啥都别想,见着人再说。”

    十月四号,傍晚,钟建国下了火车,没去路边的筒子楼,而是钻过一条街来到他大哥家门前。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钟建国下意识弯腰抱起孝。

    钟大嫂追出来,看清来人,大喜:“二弟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钟建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包,到屋里就把包拆开,把里面的糖果、饼干、麦乳精全拿出来。

    钟大嫂瞧着几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拆开糖果一人半个,随后去冲麦乳精:“上午还跟你大哥说,是不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怎么还不回来。”

    “大哥还没下班?”钟建国问。

    钟大嫂:“你哥升了小组长,比之前忙。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宋家?”

    “宋家……大嫂有没有见过宋家那姑娘?”钟建国问。

    钟大嫂指着南边:“那天是她去的,回来一见着我就笑眯眯的说事成了。凭她整天见不得咱们两家好过,宋家的姑娘就算没啥缺点,人也没法跟你先头的媳妇比。”

    “爸,你真要给我娶个后妈?”倚在钟建国腿上的孝突然开口。

    “去!”宋招娣道,“不去还以为俺怕他。钟建国,要不要跟俺一起去?”

    钟建国想看看王得贵是何方神圣,可他若是去了,在外人看来他不信任宋招娣,便笑着说:“你去吧。”

    “招娣,俺跟你去。”刘洋怕宋招娣吃亏,放下给亲戚们倒水的暖瓶跑过来。

    宋招娣点了点头,在她学生的带领下,看到学校旁边站着俩人。年龄大的有五十来岁,年龄小的那个二十左右。

    “那个老头是王得贵的爹。”原主没见过王得贵的父母,刘洋认为宋招娣不知道,解释给她听。

    不远处的两人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

    “招娣——”

    “回来!”王父一把抓住王得贵,“招娣啊,听说你今儿结婚?”

    宋招娣走到离王得贵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是的。王叔,去俺家吃酒不?”

    “不不,俺就不去了。”宋家没有明确拒绝王家,宋招娣又突然结婚,王得贵大受打击,王父看到儿子伤心难过,心里埋怨宋家故意拖着他儿子。

    王得贵一家是普通工人,心中有气也不能把宋家怎么着,王得贵的爹就去找王德贵的叔叔。

    昨儿下午王叔叔听说宋招娣今天结婚也很吃惊,而失恋的人不是他儿子,王家叔叔倒是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分析,宋家没把话说死,是给他们王家留面子。

    王德贵的爹以前能听进去,如今一看儿子难过的都哭了,王德贵的叔叔再怎么解释,他也不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