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乾坤酒剑录〕〔闪婚总裁:老公宠〕〔至强战皇〕〔圣光下的死亡领主〕〔武侠世界轮回者〕〔甜妻有喜〕〔我的女友是恶女〕〔豪门重生:法医娇〕〔雾阳都〕〔诱夫入怀:喵系萌〕〔误入狼室:老公手〕〔人道至真〕〔仙武之无限小兵〕〔娇女有毒:腹黑王〕〔亲爱的首席大人〕〔爆宠小狂妃:魔帝〕〔人族第一帝〕〔青梅且把时光暖〕〔玄门封神〕〔快穿系统:游戏人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23章 招娣下套
    ,!

    已开启防盗功能, 作者菌码字不易, 请!  路况不好, 汽车行的慢,八点多,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钟建国和宋招娣才到滨海市。

    火车九点发车, 钟建国一手拎着碎布头拼成的大布包,一手拽着宋招娣的胳膊直奔火车站。

    两人到达火车站, 本想好好打量宋招娣一番的钟大嫂连忙把怀里的孝和手里的包给她。

    宋招娣下意识接过来,等发现怀里有个孩子,胳膊挂个包,整个人懵了:“钟——建国?”

    “什么事?”钟建国看她一眼,不等宋招娣开口,就说, “这个背篓给你,你背着三娃,牵着大娃。我背着二娃, 拎着这几个包。”

    宋招娣低头一看,除了她带来的大布包,钟建国脚边还有一个大包和俩孩子。

    钟大嫂解释:“包里面是他们仨的衣服和鞋,三娃的尿布也在里面。大妹子,你拎的那个包里有我给你买的吃的。火车上没什么吃的, 这些留你们路上吃。”

    “谢谢嫂子。”宋招娣扯了扯嘴角, 不由自主地想到儿时看过的《春晚经典小品回顾》里面的一个小品《超生游击队》。当初她还吐槽编剧、小品演员和八十年代的人。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一天, “大娃,来俺这边。”

    孝抓住钟建国的手,怯怯地看着宋招娣。

    钟大嫂见状,走到钟建国身边,轻轻推一下孝:“大娃,去你妈那儿,听话,火车快来了。”

    孝仿佛没听见,转身给宋招娣一个后脑勺。

    宋招娣转向钟大哥:“大哥,把二娃给俺。”

    “让建国抱着。”钟大哥看着大侄子,“大娃不听话,大伯不疼你了啊。”

    宋招娣:“没事的,俺在家经常干活,劲大。”说着话伸出手。

    钟大嫂对宋招娣的态度很满意,冲钟建国使个眼色,这个媳妇不错,“建国,把票给你大哥,我们送你们上车。”

    三个孩子,两大包行礼,上车着实麻烦,钟建国也没跟他哥客气。

    车票拿出来,钟建国拎起两个大包,远处传来咣当咣当声。

    宋招娣下意识扭头,循声看去,眼前发黑,冬冷夏热硬座老火车,要坐累死她啊。

    “看什么呢?招娣。”钟建国走两步,发现新娶的媳妇没跟上来,“快上车。”

    宋招娣带着沉重的心情,背着小的,抱着老二,踏上南去的列车。“逃出”小宋村的雀跃消失殆尽,好心情也一下子跌入谷底。

    “怎么了?”钟大嫂抱着大娃,扭头看到宋招娣神色不对,“是不是不舒服?”

    宋招娣挤出一丝笑:“不是。没想到车上这么多人,得有多大味啊。”

    钟大嫂踮起脚看了看:“没有多少人,都没坐满。要是嫌味大,叫建国把窗户打开。”原以为宋招娣是抱着孩子累着了,听她这么说不免感到奇怪,车里味大也没农村味大,到处是茅房、猪圈、粪坑,“赶明儿换成船就舒服了,人少还不颠簸。”

    宋招娣一边上车一边问:“大嫂坐过?”

    “我和你大哥去接他们仨的时候就是坐的船。”钟大嫂把孩子递给钟建国,钟大哥把票递给列车员,两口子连忙跑下车。

    钟建国也顾不得跟兄嫂说再见,把大儿子抱座位上,就去接宋招娣怀里的二儿子。待一家五口坐好,火车也开了。

    宋招娣摸摸硬邦邦的座椅,忍不住问:“咱们得坐多久啊?”

    “天亮就到了。”钟建国道。

    宋招娣眼前一黑,不敢置信:“十个小时?”

    “怎么可能。你小点声,别人都往这边看呢。”钟建国注意到对面的人抬起头,微微蹙眉,“三十个小时。”

    宋招娣脸色骤变,低声惊叫:“三十个小时?!”

    “是的。”钟建国不懂她怎么这么震惊,“坐船快一点,不过,滨海直达申城的船两天才有一次。今天上午船已经发了。”说着,发现宋招娣的脸色更难看,后知后觉,“你晕车?”

    宋招娣有气无力道:“俺的腰不好,坐三十个小时,俺怕俺的腰会断。”

    “你坐累了,我就站起来走走,你躺椅子上歇歇。”钟建国左手抱着小儿子,右手抱着二儿子,转向大儿子,“晚饭吃了没?”

    孝下意识看宋招娣一眼。

    宋招娣没跟孝子相处过,于是打开钟大嫂给她的提包,拿出一个鸡蛋,三两下剥掉壳递给孝:“吃吗?”

    孝转向钟建国。

    钟建国见在他面前像条龙的大儿子,这会儿跟个病猫似的,很想笑:“拿着,说谢谢。”

    “谢谢。”孝伸手夺走,飞快吐出两个字。

    宋招娣瞧着有趣,故意逗他:“你说啥?俺没听清。”

    孝楞了一下,看一眼宋招娣,扭头转向钟建国,你给我娶的后妈是个聋子?

    “你的声音太小,我也没听见。”钟建国提醒,“道谢得有诚意,大点声。”

    孝低头把鸡蛋掰两半,蛋白塞嘴里,蛋黄塞给钟建国,咽下就说:“我想睡觉,爸爸。”

    “叫你妈抱你睡。”钟建国冲宋招娣呶呶嘴。

    孝浑身一僵:“我重。”

    “俺力气大,不嫌你重。”宋招娣笑眯眯道,“来坐俺怀里。”说着话伸出手。

    孝眼角余光留意到,连忙去抓钟建国的胳膊。

    钟建国的手一抖,险些把小儿子扔出去。

    宋招娣吓一跳,连忙把老三抱过来。

    腾出手的钟建国朝大儿子脑袋上一巴掌:“没看见我抱着弟弟?”

    孝也吓一跳,抿抿嘴,瞪着钟建国说:“你是后爸,我不要你了。”

    “是,我是你后爹。”钟建国指着呼呼大睡的三儿子,“他也是你后弟弟?”

    孝噎了一下。

    钟建国拍拍腿:“自己过来,我抱着你。再不老实,我拿皮带抽你。”

    “小点声,别人都睡了。”孝确实莽撞,钟建国教训儿子的时候,宋招娣就没直接劝,而是提醒钟建国,差不多得了。

    钟建国微微颔首,小声说:“你没抱习惯,累了就跟我说一声。”

    搁在以往,宋招娣不相信。而宋大姐的小儿子就比钟建国的小儿子大几个月,宋招娣有次抱着她的便宜外甥玩一会儿,第二天两条胳膊痛的抬不起来:“俺知道,你眯一会儿吧。俺现在不困,帮你看着他俩。”

    三十个小时不合眼,对钟建国来说不算什么,早几年他经常两天两夜不睡觉,且精神高度集中。

    宋招娣这么体谅他,钟建国就没说他能撑住:“那我就眯一会儿。”

    一个小时后,宋招娣腰酸背痛想站起来走走,瞧着钟建国双目紧闭,便没把他叫醒看孩子。把怀里的孝放到座位上,打开塞满衣服的大包,翻出五件衣服,三两下做出个简易的婴儿背带。

    钟建国抱着俩孩子根本不敢睡,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便睁开眼。车厢里的灯已经关了,钟建国看不清她在做什么,感觉她很认真就没吭声。

    过了一会儿,见宋招娣把小儿子绑在胸前,宋招娣开始捶腰揉背,伸胳膊踢腿,钟建国无声地笑笑,再次闭上眼。

    硬座的车子,宋招娣前世只坐过地铁和校车,这两种车都是又平又稳,噪音不大,车里的味也不重。

    如今的老火车,咣当咣当响个没完,车厢里啥味都有,椅背更是直挺挺的没有一点弧度。宋招娣看一眼车座,宁愿站着也不愿再坐下去。

    钟建国买三张票,整条长椅都是他们家的。宋招娣不坐,长椅就空出一半。宋招娣盯着空位看了一会儿,再次把怀里的孝放到椅子上面,拆开大包拿出两条裤子和一件棉衣。

    钟建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又看到宋招娣蹲在地上,很是无语,十点多了,这女人不困?

    宋招娣的生物钟是晚上十二点到早晨六点。十点钟是宋招娣精神最好的时候,闲得无聊的宋招娣用两条裤子圈住长椅,然后把三娃塞她怀里。随后轻轻把钟建国怀里的老大放到椅子,紧接着又把老二放在老大旁边。

    钟建国怀里空了,也装不下去:“你在做什么?”

    “醒了?”宋招娣惊讶道。

    钟建国心想,你折腾个没玩,死人也被你闹醒了。明知故问:“大娃和二娃呢?”

    “在这边。”指给钟建国看,“怕他俩掉下去,俺把棉衣拿出来放在两条裤子中间,他俩怎么打滚都不会滚掉下去。”宋招娣对自己的作品颇为得意,“你睡吧。”

    整条长椅,钟建国坐最里面,两个儿子并排睡在外面,有裤子和棉衣拦着,俩儿子是不会掉下去,“你坐哪儿?”

    “车上空位多着呢。”宋招娣不担心,“俺站累了会自己找地方坐下来歇歇。对了,他仨就叫大娃、二娃和三娃啊?”

    钟建国道:“老大六二年出生,那时候全国闹饥荒,我以前的丈母娘说贱名好养活,就给老大起名叫坚强。老二叫抗生,老三是在南边出生,就叫向南。老二和老三的名字是他妈起的。”

    “你以前的那个媳妇真会起名。”宋招娣意有所指道。

    钟建国瞥了她一眼:“不如你,招娣。”

    宋招娣噎了一下:“那你干啥叫他们大娃、二娃和三娃,不叫他们坚强、抗生和向南?”

    “既然你的精神这么好,去找列车员给我倒杯水。”钟建国脸色微变,像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个巴掌大的瓷缸子。

    宋招娣嗤一声:“恼羞成怒。”夺走半旧的瓷缸子,把杯子里的饼干倒出来就去找列车员。

    钟建国瞧着俩儿子呼呼大睡,当真不会掉下去,闭上眼放松下来。

    宋招娣端着烫热的开水回来,看到钟建国闭着眼睛,脑袋抵在玻璃上,冲着钟建国虚挥两拳。

    对面的男人乐了:“你跟他什么关系?”

    “他的第二个媳妇。”宋招娣不怕别人知道,“喜当娘,还是三个孩子的娘,没见过吧。”

    对方:“没见过。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挺高兴。”

    “你看错了。”宋招娣听着钟建国发出鼻鼾声,确定他已经陷入熟睡状态,也不敢大意,“我也是没办法。哎,同志,你也去申城?”

    男人刚想睡着就被宋招娣吵醒,后来钟建国又说话,男人彻底没了睡意,便往里面坐,指着外面示意宋招娣坐下说话:“我下一站就下车。”

    “挺好。不像我得坐三十个小时。”宋招娣说着话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男人好奇:“你怎么不说‘俺’了?”

    “他听不惯,我爹我娘我姐都这么说,以后常跟他打交道,我得让他早点习惯。”才不是呢。宋招娣没有对陌生人推心置腹的毛病,便转移话题,“你是工人同志?”

    男人摆手:“不是,我是国营厂的会计。早几天收到家里的电报,我们那边有‘红小兵’闹腾,我打算把我爸妈接去滨海。”

    “你家——”宋招娣猛地一顿,降低声音,“有问题?”

    男人是个健谈的主儿,而宋招娣的目的是申城,又带着一窝孩子,就算知道他家在哪儿也没法害他:“我爸是地主家的少爷,我妈留过洋。”

    “留过洋啊?那你把人接到厂里,不能保护他们,你也会受连累。”宋招娣意有所指道,“你太小看这个世道。”

    男人下意识坐直,一脸警惕,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不知道,我猜的。”宋招娣道,“你想保全父母,就找个人把你们全下放到农村劳改。去我们村就不错,红崖镇小宋村,不是大宋村,是小宋村。”

    男人打量宋招娣一番,因车厢里太暗,并不能看清宋招娣的表情,试探道:“为什么帮我?”

    “赠人玫瑰之手,经久犹有余香。”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刘灵前世幸运遇到个贵人,后来混出点名堂想报答贵人,对方跟她说,帮助别人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刘灵嗤之以鼻,又不想贵人对她失望,便告诉自己碰见了别人有困难再帮一把,“你母亲留过洋,我们村的小学缺个外语老师。我,大学毕业,很清楚知识是农村人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我就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我们村的人很尊重有学问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太古龙神诀〕〔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玄幻时代:超神手〕〔[综英美]这不是正〕〔一胎二宝:冷血总〕〔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