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微信之眼〕〔房产大玩家〕〔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高升〕〔佞华妆〕〔谜罪〕〔我带天仙入职场〕〔春江寒潮〕〔最强兵王混都市〕〔万古神尊〕〔福晋难为:四爷,〕〔助理建筑师〕〔星临诸天〕〔联盟之魔王系统〕〔绝宠狐妻:师尊,〕〔皇者召唤系统〕〔豪门宠婚:帝少别〕〔康熙的霸道宠妃〕〔荣耀王者之无敌召〕〔我是仙凡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16章 开诚布公
    ,!

    “噗!”宋招娣再也忍不住, 笑着说,“钟团长,你要是闲着没事就去给二娃和三娃洗脸洗手,待会儿好吃饭。”

    钟建国懵了,看了看拎着小篮子出去的大娃, 又看看满眼笑意的宋招娣:“你俩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跟你说实话你不信,你这人啊,疑心病没得治了。”宋招娣把茄子和菊花放在饭桌上,钟建国再次伸手。宋招娣连忙提醒,“碟子里有十一朵菊花,你大儿子掰着手指头和脚趾头数的,你不等他回来就捏一朵,小心他又埋怨你是后爸。”

    钟建国的手一顿,把二儿子抱起来:“二娃,晌午吃的什么?”

    “绿色的面条和鸡蛋。”钟二娃发现他哥很听后妈的话,不再担心因为向着后妈, 就会被他哥收拾,怎么想的就怎么说,“鸡蛋好吃,面条好吃。爸爸,我喜欢后妈做的面条。”

    钟建国惊了:“宋招娣,二娃也喝你的迷魂汤了?”

    “二娃, 迷魂汤好喝吗?”宋招娣根本不搭理钟建国, 直接问他怀里的孝。

    钟二娃满眼困惑:“迷魂汤是什么?爸爸, 迷魂汤好喝吗?”

    钟建国噎了一下:“不好喝,喝了迷魂汤人会变傻。”

    “我不要喝迷魂汤!”二娃道,“爸爸,我,我饿了,我想吃面条,绿色的面条。”

    宋招娣冲钟建国挑了挑眉:“现在信了吧。”

    “我能知道你在哪儿买的绿色的面条吗?”钟建国不信,可是儿子太不配合,由不得他不信。

    宋招娣简单说一遍,就说菊花是怎么做的,末了才说:“鸭子在炉子上,盛出来吧。大娃该回来了。”话音一落,大娃出现在门口。看到孝提着篮子很费劲,宋招娣连忙走过去,扶着他跨过门槛,“你段伯母没要?”

    “伯母给我两个咸鸭蛋,两个香瓜。”钟大娃小脸红扑扑的,从内而外洋溢着喜悦,“还说,还说谢谢你。”

    宋招娣:“嗯,我收到谢谢了。我和你爸吃咸鸭蛋,你和二娃吃香瓜,不过香瓜得明天吃,今天吃鸭腿。”

    “我想吃花。”钟大娃道。

    钟家院里种的黄色的菊花很小,比鹌鹑蛋稍稍大一点,宋招娣想了一下:“你们先吃半块馒头和茄子,我就同意你吃五朵,弟弟吃五朵,我吃一朵。”

    “爸爸呢?”钟大娃忙问。

    宋招娣:“你爸爸不喜欢,他喜欢吃茄子和咸鸭蛋。”

    “我——”钟建国想说,我不喜欢我也得尝尝。一看到在宋招娣面前努力板着脸的大儿子咧嘴笑了,“对,我不喜欢吃花。”

    钟大娃毕竟年龄小,又惦记着可以吃的花,没留意到他爸一脸无奈,欢呼一声,就去拿馒头。

    宋招娣连忙阻止:“去洗手。”

    “好。”钟大娃转身就往外面跑,没有一丝怨念。

    钟建国看着宋招娣,满眼复杂:“你是真行!”

    “爸爸,别说啦,我要洗手。”钟二娃拍拍他的肩膀,“我要吃花。”

    钟建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行,爸爸领你去洗手。”到外面就问垫着脚,努力压水的大儿子,“接受这个后妈了?”

    “接受啊。”钟大娃不假思索道。

    钟建国又问:“你怎么这么快就接受她,昨儿还说她是个坏女人?”

    钟大娃抬头看向钟建国,不明白他爸爸为什么这么问,想了想:“爸爸叫我接受后妈,我听爸爸的话。”

    钟建国噎了一下,心想,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听话:“既然这么喜欢后妈,以后别再说她她她,要喊,喊娘。可以吗?”

    “可以。”孝思考三秒,搓搓小手,“爸爸,我去吃饭啦。”不待钟建国开口就往屋里跑。

    钟二娃从爸怀里挣脱出来,小手刚沾上水,就使劲甩两下:“爸爸,洗好了,我去吃饭啦。”

    “等等,手上的灰没有洗掉。”钟建国连忙抓住他,“爸爸有理由怀疑,爸爸要是出去十来天,你们哥仨会变成宋招娣一个人的儿子。”

    钟二娃忙问:“爸爸要出去?”

    “你要出去?”压水井离房屋很近,钟建国没刻意降低声音,宋招娣想说他小心眼,二娃的询问让她顾不得跟钟建国计较。

    钟建国给二娃擦擦手,拎着他进屋:“师长念你刚到这边什么都不熟悉,派别的团出去了。”

    “真要打仗?”宋招娣前世出生在千禧年,等她长大后,华国已强大到无人敢随意欺辱,以致于华国民众觉得“战火”离他们很遥远。之前听钟建国说对岸的人虎视眈眈,宋招娣没有太大感觉。来岛上一天,时不时看到军用吉普车从门口经过,很忙碌的样子,她才意识到钟建国没夸大其词,“什么时候出发?”

    钟建国:“不打仗。部队派军舰出海巡查是以防万一。咱们弄不清美国人的武器有多么先进,也弄不清老蒋找美国人买的武器有多厉害,只能天天防着。”

    “美国人的武器是很厉害。”宋招娣思索道,“好像有两栖登陆舰。”

    钟建国的手一紧。

    “爸爸,痛。”钟二娃掰他的手指。

    钟建国回过神:“对不起,爸爸不是故意的。大娃,刚才你妈怎么说的,先吃馒头和茄子,然后吃你的花。”

    “我吃啦。”钟大娃指着咬一口的馒头。

    宋招娣蒸的馒头很大,钟建国也没为难儿子,把馒头掰开一半,两个儿子分一半,“把这些吃完。否则,咱们家从此以后都不再做花。”

    钟大娃下意识看向宋招娣。

    钟建国顺着儿子的视线看过去,想给宋招娣使眼色,就听到她说:“我听你爸爸的话。”

    “你又不是孝子。”钟大娃噘着嘴道。

    宋招娣哑然失笑:“可是你爸爸比我大八岁,又比我高,比我壮,我不敢不听啊。”

    钟大娃抓起馒头,狠狠咬一口,算是接受宋招娣的说辞。

    钟建国大为震惊。

    八年前,钟建国刚一入伍就有人给他介绍对象,有的是护士,有的是军官,有的是文工团干事,可以说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家有不省事的继母,导致钟建国对婚姻大事格外慎重。

    思前想后,多方打听,半年后,钟建国娶了在一所小学教书,温柔贤惠的白桦。

    钟建国和白桦结婚的那一年正好是一九六零年,全国都在闹饥荒。

    两人成亲第二日,钟建国和白桦带着礼物到白家,白母跟白桦说几句话就叫两人回去。

    钟建国当时都懵了。白桦也觉得挺丢脸,就跟钟建国解释,可能是家里没吃的了。钟建国心想,新女婿上门,没吃的也该找邻居借一点。更何况他还是拎着猪肉过去的。

    那时候钟建国已经意识到这个丈母娘不好相处。后来白桦怀孕,钟建国去白家报喜,白母不问她闺女白桦的身体怎么样,反而问钟建国:“白桦怀了孩子不能上班,我们家的日子该怎么过?”

    钟建国心想,我媳妇怀孕,跟你家过不过日子有什么关系。没等钟建国问出口,白母就说,我闺女给你生孩子,你每月得给我二十块钱。

    钟建国气得掉头就走,回到家就问白桦,她妈是什么意思。

    白桦说她以前每个月给家里二十块钱,现在她怀孕了,钟建国不让她去上班,她没了工资,她妈才管钟建国要钱。

    钟建国的工资虽然不高,因部队里有油粮补贴,他一个人的工资足够小夫妻过得有滋有味,也就从未过问过白桦的工资。

    乍一听到白桦这么说,钟建国简直不敢相信。白桦一个月才二十块钱,全部给家里?钟建国很想大声质问,白家又不是没儿子,凭什么叫嫁出去的女儿赡养老人。

    念在白桦刚刚怀孕,钟建国压住怒火,跟白桦说,以后有孩子了,花钱的地方很多,不能再给她妈钱。

    白桦说,她妈见不到钱会生气。

    钟建国心想,她生气我也不给,我的钱得留着养儿子。不过,他没这么说。而是说,儿子出生后,他一个人养三个人,必须得省着点用。

    白桦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个理,也就没再劝钟建国。

    两个月后,白母找到家属院。钟建国回到家正好听到白母跟白桦哭诉,家里的日子艰难,过不下去了。

    钟建国静静地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白桦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丈夫,又看了看老泪纵横的母亲,期期艾艾地问钟建国,能不能给她妈十块钱。

    钟建国叹了一口气,便说只有五块钱。

    白桦怀孕后,钟建国往家里添了不少东西,白桦不疑有他,就问她妈五块钱行不行。

    白母瞧着女婿冷着脸,也没敢再缠下去,拿着五块钱走了。

    那时候一斤猪肉只要一毛钱,白家一天吃一次肉,五块钱也够白家吃五十天。然而,一个月后,白母又来了,理由还是没钱。三句话没说完,又继续在白桦面前哭。

    这次钟建国不在家,等他回到家,得知白桦给她妈十块钱,钟建国气得连一个字都不想说。

    从那以后,钟建国的工资再也没交给白桦,每月只给白桦十块钱。家里需要置办大件物品,他亲自去买。

    白桦意识到到钟建国很生气,白母再过来,白桦不敢给她妈钱了。架不住没要到钱的白母三天两头登门,缠的白桦觉得她很不孝。于是趁着钟建国心情不错的时候问他,能不能给她妈两块钱。

    钟建国就说,你生孩子的时候,你妈如果来照顾你,我给她五块钱。否则一分钱也没有。

    常言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钟建国的每个月五块钱,白母接受了,而白母出去买菜的时候也多买一份。一份做给钟建国和白桦吃,一份送回自己家。

    钟建国从邻居口中得知这件事,简直气乐了。白桦出了月子,钟建国就把难缠的丈母娘送回去,也没忘记告诉门卫,不准再放他丈母娘进来。

    白桦要在家带孩子,不方便出去,白母进不来,彻底把母女两人隔开,白母傻眼了。

    三个月后,白桦的嫂子过来,理由是娘家人都想见见大外甥。白桦也很久没见过娘家人,又见她嫂子说得诚恳,就跟着她嫂子回去了。

    白家没什么农活让白桦做,白母又不放心白桦做饭,钟建国琢磨着他媳妇到娘家不会累着,便没有阻拦。

    五天后,钟建国去接白桦。不出钟建国所料,白桦身上仅有的七块钱又被白母哄走了。这一次,钟建国告诉门卫,谁敢放白家人进来,他跟谁急。

    门卫也讨厌白家人,得了钟建国的话,偶尔碰到白桦也不告诉她,她娘家人来过。

    那时候没电话,没人跟白桦说,白桦真以为娘家人没来。

    三四个月没见到白桦,白母意识到女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有一次在部队家属院门口堵住白桦,白母也没敢要钱。

    有赵银那个会做戏的在前,钟建国不相信白母。钟二娃出生后,钟建国还是每个月只给白桦十块钱。

    因家里的大小物件都是钟建国置办,十块钱于白桦来说更像是零用钱,白桦也就没嫌少。

    白母撺掇白桦找钟建国要钱。白桦耳根子软,但也心疼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丈夫,知道钟建国极其厌恶她娘家人,自然不舍得惹他生气,给他添堵。

    白母便骂白桦没出息。

    白桦小时候经常挨骂,被白母骂习惯了,她没什么感觉。日渐懂事的钟大娃很生气,回到家就学给钟建国听。

    钟建国不知道劝过白桦多少次,可白母的几句软话,几滴眼泪总能让白桦瞬间倒戈。钟建国懒得再说白家的不是,就劝钟大娃别生气,过些天搬去翁洲岛,离他姥姥远远的,他姥姥就不会再骂他妈。

    钟大娃异常兴奋,被儿子感染,白桦也挺高兴。然而,到了翁洲岛,白桦意外怀孕。钟建国忙着安置他的兵,还有出海巡查任务,没法照顾白桦。白桦提出把她妈接过来,钟建国也就没反对。

    钟大娃不明白,姥姥很坏,他妈为什么要把姥姥接过来。为此两天没跟白桦说话。

    家里有三个孩子,钟建国每个月便给白桦三十块钱,也没忘记提醒白桦,每次只能给她妈一块钱。

    钟建国说得慎重,白桦不敢不听。白母贪不到钱就开始藏东西。

    钟大娃发现他姥姥偷藏东西,向白桦告状时骂他姥姥是个大坏蛋。白桦打了大娃一巴掌,数落他不懂礼貌。

    钟大娃很委屈,怕白桦打他,不敢跟白桦顶嘴,白桦使唤他做事,大娃就假装没听见,还经常嫌白母做的饭难吃,闹着要吃肉。

    钟建国心疼大儿子,发现大娃使性子也没数落他。端是怕大娃认为爸爸妈妈都是坏人,都向着姥姥一家。

    大儿子跟白桦的关系并不好,白桦死后,钟建国跟大娃说,给他们哥仨找个对他们很好的后妈,大娃和二娃都没反对。

    钟大嫂把大娃接到她家,大娃听堂姐说,后妈都是黑心肠,比他姥姥,和他奶奶都坏,大娃才闹着不要后妈。

    宋招娣对几个孩子很好,钟建国见大娃的态度软和,才敢命钟大娃喊宋招娣娘。

    钟建国也知道大儿子脾气大,从营区回来的路上钟建国还在琢磨,如果大娃不听话,他该怎么劝宋招娣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准备好的说辞没用上,宋招娣使唤大娃做事,钟大娃没把宋招娣的话当成耳旁风,还很乖,简直像换了一个人,钟建国震惊过后,就跟宋招娣说:“咱们聊聊。”

    “又聊?”宋招娣好奇,“这次换你向我坦白?”

    钟建国“嗯”了一声。

    宋招娣更加好奇:“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饭后再说。”钟建国道,“三娃吃什么?”

    “咦,没给三娃做饭。”钟大娃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又让三娃喝奶粉?奶粉吃多了不好,我妈妈说的。”

    钟建国睨了大儿子一眼,你妈活着的时候也没见你妈长妈短:“大娃,你妈怎么不知道奶粉不好?”

    “姥姥说的。”大娃道。

    宋招娣突然想到:“姥姥还跟你说牛奶不好喝。”

    “对啊。”白桦活着的时候,钟大娃很讨厌向着他姥姥的妈妈,白桦不在了,她说过的话,钟大娃反而都想起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姥姥说的?”

    宋招娣笑道:“我比你姥姥聪明,还知道你姥姥是骗你的。对了,钟建国,你跟我结婚的事,大娃的姥姥知不知道?”

    “不但她不知道,我继母也不知道。”钟建国道,“你说你不喜欢我继母,我就没跟我爸说。”

    宋招娣点头:“我知道你没说。我的意思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钟建国道。

    宋招娣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看来咱俩还真得好好聊聊。”

    当着孩子的面,钟建国不想跟宋招娣吵吵:“先吃饭,菜快凉了。”

    “先去给三娃泡奶粉。”宋招娣道,“等咱们吃好了,再给三娃煮粥。”

    钟建国点了点头,就去冲奶粉。

    宋招娣把三娃放在椅子上:“大娃,扶着你弟弟,我给你盛鸭腿。”

    钟大娃霍然起身。

    宋招娣无语又想笑,这孩子多久没吃过肉?不过,也没敢让他吃多。端是怕他不消化,晚上睡不着。

    鸭皮扔钟建国碗里,宋招娣把一个鸭腿撕成两半,小哥俩一人一半:“二娃,吃不完就给哥哥,锅里有很多,明天还有的吃。硬往肚子里塞的话,肚子会痛。”

    “好。”二娃咬一口鸭肉,抬起头注意到宋招娣面前只有白馒头,“你怎么不吃啊?”

    宋招娣眉头一挑,发现大娃也停下来,就没说她打算先喝汤后吃肉,直接说:“我喜欢喝汤。”

    “你的喜好还真特别。”钟建国端着奶粉出来,看了她一眼,颇为不屑,装什么装。

    宋招娣:“是很特别。”顿了顿,“不特别的话,也不会嫁给你。”

    钟建国呼吸一窒,忍不住咬咬牙:“你——”

    “大娃,鸭肉好吃吗?”宋招娣问。

    钟建国深吸一口气,不断劝自己,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吵架,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吵架:“给我个鸭翅。”

    宋招娣把三娃递给他,拿走钟建国的碗,挑挑拣拣盛满满一碗放到钟建国面前。

    “好多!”钟大娃忍不住惊呼,仔细一看,“鸭头?那个细细的是什么?”

    宋招娣:“鸭肠。这个是鸭胗。”说着话把鸭肝和鸭翅挑到自己碗里。

    钟建国似笑非笑道:“你对我真好。”

    “当然了。”宋招娣应的干脆,“谁让你是我男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