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妃横行〕〔都市之无上剑仙〕〔始元神召〕〔进击的巨人之利威〕〔重生全民女神:战〕〔医书莲花魅影〕〔娱乐圈你渣我贱〕〔绝宠邪后:帝君,〕〔亚索异界行之剑之〕〔万古承天〕〔明威天下〕〔重生女神归来:慕〕〔大国重工〕〔仙界赢家〕〔快穿女配:反派BO〕〔邪凰狂妃:魔尊,〕〔水浒任侠〕〔极品朋友圈〕〔世界第一第二第三〕〔提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娘[穿越] 第5章 商议婚事
    ,!

    刘洋愣住,回过神忙跟上去:“娘,咋了?干啥不同意?钟建国挺好。”

    “你娘怕打仗。”宋父比较了解老伴,“枪子无眼,你娘怕钟建国有个好歹。”

    刘洋:“因为这个啊?娘,慢点走,招娣不嫁给钟建国也行,可您也没法保证她嫁给别人,那个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天灾人祸。”

    “小刘说得对。”宋父看女婿一眼,颇为意外,随即拍拍宋母的胳膊,“你忘了招娣在上大学的时候?”

    宋母脚步一顿,脸色骤变,再抬起腿,脚步明显慢下来。

    刘洋看了看丈母娘,又看看老丈人,疑惑不解:“爹,娘,您俩在打啥哑谜?”

    “跟你没关系。”宋母道,“钟建国还说什么?”

    刘洋见状,打算回头问他媳妇:“钟建国说他只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他哥有俩闺女,他有仨儿子。钟建国还说他家只有这么多人。俺起先不明白,后来一琢磨,可能是提醒俺,他不喜欢表姨,表姨一家不算他家的人。”

    “招娣也不喜欢你表姨。”宋母道,“这些都是小事,有没有说工资,是不是上尉?”

    刘洋:“俺还没来得及问就到家了。您想知道的话,俺回头送钟建国走的时候问问他。娘,小妹挺喜欢钟建国,他俩的事咱该咋办?”

    宋母:“俺问问他。”到家跟钟建国打声招呼,就转向宋招娣,“挺好吧?”

    没头没尾的话,钟建国听得摸不着头脑。宋招娣咧嘴笑笑,抱住宋母的胳膊:“娘,他现在是团长,一个月的工资有一百三,部队还给补贴。”

    宋母面露喜色,扭头瞪宋招娣一眼:“咱又不要他家的钱,他工资再高,对你不好也没用。只要人好,工资多少都无所谓。”

    杨氏很想捂脸:“招娣她娘——”

    “娘,俺问过了。”宋招娣打断杨氏的话,“他从不跟女人动手,每个月发的工资都给俺。”

    钟建国想说他没答应,话到嘴边,脑海里浮现出妻子火化那天,小儿子懵懵懂懂,二儿子哭的撕心裂肺,大儿子默默流泪的模样:“是的。婶,您尽管放心,宋同志如果愿意嫁给我,我有口喝的,她就有口吃的。”

    “那俺家招娣以后给你生个孩子,你会不会偏心?”宋母问。

    钟建国卡住。

    宋招娣拽宋母一下:“娘,想的太远了。”

    “不远。”宋母道,“现在说清楚,省得以后你们因为孩子天天吵架。”

    宋招娣叹气:“娘,人家钟同志今儿第一天到咱家,您,您说这些干啥啊。说不定,说不定人家钟同志明儿还得再去见一个。”

    钟建国也觉得宋母想太远,听清楚宋招娣说什么,顾不得胡思乱想,忙不迭解释:“没有,没有。宋同志,婶子,叔,不瞒你们说,我只能在家待到九号。我这次就是为了宋同志回来,没有别的人。

    “刘洋兄弟应该跟二老说过我家的事,宋同志觉得我还行,你们二老若是也没啥意见,我打算过两天就把证扯了。”

    “啥?扯证!”宋母惊讶,“你当买大白菜啊。”

    钟建国心想,你闺女的口气比买白菜还爽快,买白菜还得挑烂菜帮少的呢。

    “钟同志,俺知道你没有看低俺家招娣的意思。”才怪。凭宋招娣之前的那番话,正常人都能听出她不正常。然而,杨氏知道宋招娣很正常,不好当着钟建国的面问她想干啥,便说,“话本里常说军令如山,你答应九号回去,九号就得回去,这点俺能理解。”

    谢天谢地,宋家总算有个正常人。钟建国满心感激:“谢谢婶子。”

    “先别着急谢。”杨氏道,“你想先扯证,俺家招娣明天就能去,但是俺们家招娣是黄花大闺女,不能偷偷摸摸嫁给你。”

    宋母心说,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再一想她闺女没结过婚,也没生过孩子,嫁给有三个孩子的钟建国,还是让他捡了大便宜:“她婶子说得对。俺家招娣不声不响跟你走,以后村里人问起,你叫俺咋说?”

    钟建国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布袋:“大嫂跟我说过。婶子,我是这么打算,我和宋同志扯证回来在你家办酒席。主要是我家那边没什么亲戚。

    “这是两百块钱,这些是布票、粮票,我去置办东西也行,刘洋兄弟去置办也行。你们二老如果觉得不行,咱再商议,我听你们的。”

    刘灵有宋招娣的记忆,很清楚这个时代自由恋爱的人极少,多是通过亲戚邻居介绍。单身男女见上一面,说会儿话,觉得合适就商量个结婚日期,大部分人是半年之内完婚。

    宋母没提出钟建国和宋招娣处一段时间再结婚,刘灵一点也不意外。

    这个时代结婚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日子宽裕,且讲究的人家会置办三十六条腿。即一个衣柜,一个小柜子,四把椅子,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三十六条腿全部去家具厂买也用不了两百块。自家找人做,算上木料和手工费,也就三四十块钱。

    钟建国掏出两百块和一叠有钱也买不到的布票、粮票,宋招娣惊讶,大手笔啊。

    宋母没想过这么快把闺女嫁出去,连连摇头表示不行。

    “婶子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您摇头我也不知道您怎么想的。”钟建国需要宋招娣帮他看孩子,宋招娣图他衣食无忧,钟建国觉得他俩很合适。从宋招娣口中,钟建国听出宋母的想法跟她差不多,不明白宋母因为什么犹豫。

    刘洋:“娘,您是觉得日子太赶,还是对这些不满意?”指着钟建国手里的钱,提醒她差不多得了。

    刘洋和宋家大姐结婚时,置办的是一个暖瓶,一张新床,一个脸盆和两个瓷缸子,总共花二十块钱。脸盆至今没舍得用,两个瓷缸子也只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才拿出来。

    钟建国一次掏出两百块,随便他们家置办东西,刘洋觉得换成县长也没这么爽快。要不是碍于他是女婿不是儿子,刘洋就直接说,可以了。

    “是太快了。”宋母道。

    钟建国苦笑:“我手下有两千多人,还请您理解。”

    “这么多兵?”刘洋惊呼一声。

    钟建国:“早几年没这么多人。两年前,也就是六五年,老蒋发动三次海战皆失利,我们担心他不甘心,才开始增兵。今年时刻备战,我确实不能离开太久。”

    宋招娣扯了扯宋母的衣角。

    啪!

    宋母朝她手背上一巴掌:“回你屋里去。”

    宋招娣还得再试探钟建国,怕家人坏了她的计划,可不敢回屋:“娘,钟同志一直不回去,老蒋突然打过来,指不定就打到咱们这边了。”

    “少骗你娘。”宋母道,“你以为俺不知道,部队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团长。”

    宋招娣帮他说话,钟建国颇为意外,看了宋招娣一眼,才说:“婶子,我手下的兵是主力部队。”

    宋母卡壳。她识字不多,也知道主力部队是啥意思,下意识看向自家老头子,让宋父拿主意。

    “俺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你是个大学生,部队的司令员肯定是让有学问的人带兵。”顿了顿,“俺家招娣早晚得嫁人,既然你过几天就回去,俺也不逼你。”宋父经常到处给人家瞧病,见识比宋母广,此时逼钟建国妥协,即便钟建国妥协了,心里也会留下疙瘩,“你说具体点。”

    钟建国:“后天十月七号是农历初四,十月九号是初六,都是双日子,我打算九号去扯证。”宋父点了点头,钟建国松了一口气,“明天去置办东西,刘洋兄弟通知亲戚朋友。九号那天我和宋同志扯了证回来,跟大家伙吃一顿饭。叔,你看这样可行?”

    “俺家招娣连件新衣裳都没有。”宋母不乐意。

    钟建国:“我还有钱,明儿去县里买。”怕宋家觉得他小气,连忙补一句,“去市里也行。”

    “滨海市离这边太远,别去了。”宋父看向宋母,“咱不能留招娣一辈子,多留她仨月俩月也没意思,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宋母哼一声:“那就照你说的办。钟建国,俺可跟你说,俺要是发现你对俺闺女不好,咱们就,就——”

    “离婚!”刘洋道。

    宋母点头:“对!离婚!”

    宋招娣见状,很想提醒她的便宜娘和便宜姐夫,军婚难离:“娘,时候不早了。”冲钟建国的方向呶呶嘴。

    钟建国:“我住县里的招待所。”说着话把钱和各种票递给宋父,“叔,婶,我就先回去了。明儿一早来接宋同志。”

    “那俺送送你。”宋招娣转向她娘,“行不?”

    宋母点了点她的额头:“白养你这么大。”

    宋招娣立刻知道她不反对,走到钟建国身边,隐隐听到咕噜一声,险些笑喷,不甚饿?

    钟建国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见宋家人好像没听见,又跟几个长辈打声招呼,就转身离开。

    宋招娣跟在后面,出门碰见几个人,问她身边的男人是谁,宋招娣抿嘴笑笑,很是羞涩,却说是她朋友。

    小宋村的村民一见宋招娣不好意思,就问是不是她对象。

    宋招娣摆摆手,直说不是,不是。表情看起来很慌乱。

    钟建国眼角余光留意到,想提醒宋招娣她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话到嘴边又怕宋招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咱们走快点。”

    “行。”宋招娣腿长,迈开步子。转眼间,两人就到村口。

    宋招娣见路两边没人,停下来,转向钟建国:“俺有件事跟你说。”

    “你说。”钟建国对宋招娣的感觉仅限于不讨厌,而他已经决定娶宋招娣,不喜欢她也给她足够尊重,“我能做到就做,做不到的也会尽力。”

    宋招娣:“你啥都不用做,只管听。”顿了顿,“你知道俺为啥要给你的三个孩子当后娘?”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钟建国道,“我记着呢。”

    宋招娣想起她刚才说的话,忍不住笑了:“你看见那边的一排房子没?看见了啊,那就是俺们村的小学,俺是小学老师。”

    “老师?!”钟建国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忙转过身,“你上过学啊?”

    宋招娣:“俺有高中文凭。”

    “高,高中毕业?”钟建国瞠目结舌。宋招娣点了点头。钟建国眉头紧锁,忍不住原地转两圈,一副不敢置信又苦恼的模样,“你,你一个高中生,怎么说呢,应该不愁嫁,怎么会答应我继母?”

    宋招娣:“俺先前有个男人,俺和他快结婚的时候死了。有一年多了。”

    钟建国不禁眨了一下眼:“你没说完吧?”

    “是的。”宋招娣盯着钟建国,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俺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说出来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见钟建国只有惊讶,没有嫌弃或者厌恶,才继续说,“俺爹和俺娘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俺不想骗你,才要出来送你,跟你说清楚。”顿了顿,“俺娘听俺的,你不愿意的话,明儿就来俺家把钱和票拿回去。”

    原本以为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家女是高中生,钟建国惊得没合上嘴巴,又听到宋招娣有过对象?钟建国揉揉额角,让自己清醒些:“你愿意嫁给我,是因为你有过对象?”

    “俺们农村人保守,跟你们城里人不一样。”宋招娣道,“俺爹说俺最好嫁去城里,刚好表姨给俺说亲,你的工资高,待遇好,又是大学生,跟俺挺合得来,俺就同意了。”

    在钟建国看来,宋招娣实诚的像缺根筋,连有对象的事都和盘托出,导致钟建国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也对她生出一点点好感。他还有一点闹不明白:“你为什么说俺?”

    “俺们村里的人都这么说,俺打小也这么说,习惯了。”才怪。宋招娣快别扭死了,“钟同志,你还没回答俺。”

    钟建国:“我自己都有仨孩子,没理由对你要求太多。”

    “这话俺喜欢听。”宋招娣见钟建国没有任何不甘,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那俺再跟你说一件事,俺不喜欢俺表姨。”

    钟建国提出在宋家请客,后来又提到宋家的亲戚朋友,而宋家那么多人愣是没有一个人提到请他继母,已经猜到宋家不喜欢赵银:“能说说为什么?”

    “她瞧不起俺们。”宋招娣道,“在她眼里俺们就是去荣国府打秋风的刘姥姥。她是高高在上的老太君,俺们可能还不如刘姥姥。”

    钟建国意外:“你还看过《红楼梦》?”

    “俺还会背《山海经》呢。”原主会,刘灵不会。她虽说有原主的记忆,但原主看过哪些书,刘灵真记不清,“钟同志,九号那天你大哥大嫂来不来?”

    钟建国:“大哥厂里忙,估计不好请假。家里五个孩子,大嫂想来也没法。除非跟我继母一块来。”

    “那就别来了,俺不想看见表姨。”刘灵无所谓,原主非常讨厌赵银,“没事俺就回去了?”

    钟建国点了点头:“回吧。”

    宋招娣掉头回村。

    钟建国没有立刻走人,望着宋招娣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随即又忍不住笑了。

    翌日,十月六日早上,宋招娣正在劈柴火,听到叮铃铃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清来人微微皱眉:“你咋来了?”

    钟建国:“昨儿说好的,带你去买东西。”

    “这是谁的车子?”宋招娣记得很清楚,钟建国昨天走着过来的。

    钟建国:“我的,在县里买的。”

    “那你还有没有指标?”宋招娣忙问。

    钟建国想笑,这姑娘真不见外:“买车?”

    “对。”宋招娣道,“俺大姐和姐夫上班的家具厂离这边有十几里路,有了车子,俺大姐早上就能多睡会儿。”

    钟建国心疼他大哥上班靠两条腿走,就找战友换个自行车指标。前天晚上钟建国跟他哥说自行车的事,钟大哥没要。

    钟大哥的原话是,如果宋招娣各方面都不错,咱们也别委屈人家姑娘,给宋招娣的嫁妆里添一辆自行车。

    赵银做人做事太恶心,钟建国对她外甥女宋招娣没抱多大希望。怎奈宋招娣演的太棒,钟建国昨儿回到县里,一想起宋招娣就忍不住感慨,这姑娘真诚实。

    宋招娣跟赵银明显不是一路人,宋招娣又明确提出办喜酒那日不通知赵银,非常讨厌赵银的钟建国觉得宋招娣跟他合得来。今儿天还没亮,钟建国就起来四处打听哪里有卖自行车。

    “这辆车是给你买的。”钟建国道,“你想送给谁都行。反正也没法带去翁洲岛。”

    宋招娣眼中一亮,心中暗呼,娘啊,这个男人会来事:“当真?”

    “我是一名军人,从不说谎。”钟建国认真道。

    宋招娣指着地上的柴火:“搬屋里去,车子给俺。”

    “你会骑?”钟建国问。

    宋招娣脚步一顿,突然想到她不会骑自行车,而原主更是没碰过自行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会骑,但俺会学。”

    “以后我教你。”钟建国再听到宋招娣说“俺”,不觉得别扭,反而觉得她很朴实。归根结底,宋招娣说她有高中文凭。

    宋招娣前世能名扬海内外,离不开贵人提携,前提也得能扶得起。事实上那时的刘灵很聪明,在名利踌多年,如今已是人精中的人精。

    钟建国话音落下,宋招娣就察觉到他对她的态度变了,明显亲近不少:“谢谢。”随即就喊,“大姐,出来看看。”

    “咋了?”宋大姐抱着孩子跑出来,定睛一看,惊讶道:“哪来的自行车?”

    宋招娣指着抱着柴火的钟建国:“他给咱家买的。”

    “这……俺的老天爷啊,得不少钱吧?”宋大姐看着崭新的自行车,眼睛都直了。

    宋招娣:“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对对对,还得有指标。”宋大姐转向钟建国就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快进来,别搁外面站着。”

    钟建国没动弹,而是看向宋招娣:“你先进去。”

    “招娣,哪儿来的新车子?”

    钟建国循声望去,看到泥土砌的墙头上多出个人脑袋,心中一凛:“这位是?”

    “来客人啦。”开口说话的人又往上爬一点,露出半个身子,“俺咋没见过他?”

    钟建国看着宋招娣无声地说,你们村的人都这么不见外么。

    刘灵才来没几天,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见宋大姐习以为常:“婶子,这是俺对象,钟建国。”

    “啥玩意?”中年妇女惊呼出声,“你对象,你对象不是王得贵?”

    钟建国皱眉:“王得贵是谁?”

    “王得贵是招娣的对象啊。”女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哎,这位钟同志,俺跟你说,王得贵可喜欢招娣了。从去年夏天到现在,一年多了,盯住盯着招娣。”

    宋大姐眉头紧皱:“别乱说,婶子,俺家招娣跟王得贵没关系。”

    “没关系?”女人故作惊讶,“你们家招娣年龄不小了,俺觉得再拖下去不好嫁,瞧着王家的人三天两头过来,俺还以为你家招娣跟王家定了。原来没有定啊。那你们也不早说,害得俺误会。”

    “误会也只有你误会,除了你大家都知道招娣和王得贵不可能。”关乎妹妹的清白,宋大姐很不客气,“俺们从没答应过王家。钟同志,别听她胡咧咧。”

    钟建国没有回答,转向宋招娣,想听听她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重生小妻:总裁老〕〔纨绔医妃:世子强〕〔爱已入骨,情难断〕〔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