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武战帝〕〔圣手官途〕〔农门医女:掌家俏〕〔作者和编辑绝逼是〕〔甜宠蜜恋之男神在〕〔魔皇与灵皇〕〔快穿独宠:男主,〕〔异界之荒岛求生〕〔妖龙古帝〕〔神的乱入二次元生〕〔贫穷使我变身〕〔闪婚厚爱:误嫁狼〕〔浮楼玉守待羽归〕〔唯一法神〕〔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末世之宠物为王〕〔快穿之不是炮灰的〕〔春锁深闺〕〔梦想为王〕〔冒牌弃妃会推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64.生机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 请晋江正版小天使补足订阅比例或等待一段时间自动替换

    秦骁觉得稀奇,她双睫漆黑, 垂着的时候像两把小扇子。

    他伸出自己的右手。

    她在他掌心放了两枚硬币,还带着她的温度, 浅淡的暖。

    秦骁看她耳尖泛着红,语气柔和地对他说:“我只有这个了。”这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穷得让人心疼又好笑。

    秦骁握住那两枚硬币,放进自己裤兜里:“行啊, 我收了。”

    要是文导在这里, 多半得吐血,九里这么一个千金难得的角色,竟然就值两块钱!秦骁问她:“不让我进去?”

    她摇摇头, 语气却坚定得不得了:“不让。”她小声补充,“这样不好。”

    他们两个在这里悄声说话, 一条长廊上也没什么动静,大多数人都不在酒店里面。

    秦骁看她还穿着睡袍,觉得不可思议, 这年代竟然有人九点钟就睡觉?

    他往下看, 她穿着宽大的拖鞋还有一次性袜子,又是什么都看不见。

    他问她:“苏菱, 你该不会还是个未成年吧?”乖得过分,简直不像个成年人。

    苏菱说:“我成年了。”

    “真19了?”

    “嗯。”

    那他没什么罪恶感了,大家都是成年人, 尽管差距有点大。

    秦骁说:“衣服换了, 带你出去玩。”

    苏菱一惊, 对于没见过世面的她来说,她是想去的走走的。毕竟上辈子来珊瑚镇她也没有好好逛过,但是倘若是和秦骁一起,她就不想去了。

    别的暂且不提,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我不去。”

    然而秦骁霸道劲上来了:“快点,不然抱你去。”

    苏菱气死了:“你怎么这样呀?”

    他乐了:“我怎样?”

    她又不会骂,只能憋出一句:“你不讲道理,不尊重人。”

    他笑得不可自抑,心想老子需要讲道理吗?然而这话她估计讨厌得要死,于是他说:“两个硬币就被你收买,真当我开慈善堂啊?”

    苏菱抿了抿唇:“好。”

    她果然吃这一套,他就知道她们这种社会主义教出来的好学生有愧疚心这玩意儿。

    他书读得烂,不好意思,礼义廉耻他没有。

    苏菱换好衣服出来,他还抱着双臂在外面等,苏菱来的时候穿的连衣裙,他没见过她穿裙子的模样,目光含笑落在她身上:“这么好看啊。”

    苏菱抬起眼睛看他一眼:“你别用这种语调和我说话好不好。”

    他哼笑:“什么语调?”

    苏菱不敢说,她主动往电梯走。回头看见秦骁衬衣上挂着墨镜,估计是出门忘了取下来,苏菱想了想,请求性询问:“秦骁,你可以把那个戴上吗?”

    她是真的怕被人看见,以至于紧张得和做贼一样。

    秦骁勾了勾唇:“成啊,你给我戴。”

    她别过脸,不吭声了。

    秦骁低笑一声,顺着她的意思把墨镜戴上了。

    珊瑚镇外面星斗点点,这是个建在偏远郊区的古镇。由于一级保护,污染不重,地理位置很特殊。

    她抬头往天上看,怔了怔。

    五年后的星星没有这么亮,或者说城市看不见星星了。

    她死的时候也是晚上,那时候天色如墨,漆黑沉郁,她的瞳孔如夜色一般黑。

    她看着黑夜的表情,让秦骁看得心一跳,他皱了皱眉。

    秦骁带着苏菱往古街上走。

    他找了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剧组众人在另一头。秦骁知道这些,苏菱却不知道,她犹自东张西望,生怕遇见熟人。

    秦骁觉得可爱,索性也不告诉她。

    这边偏僻,半天也只找到个买酒的古店。秦骁带着苏菱,自然不可能去,倒是在转角有个稀奇的地方,那里有家卖甜筒的。

    他看了眼苏菱:“你等着我。”

    没一会儿苏菱就见他拿了个甜筒出来,硬塞她手上。

    她怔了怔,见秦骁若无其事往前走,甜筒在冒寒气,现在快七月了,纵然是晚上,温度也很高。

    苏菱怕化了,她小心翼翼咬了两口。

    然后秦少回了头,他眼里带着笑,“苏菱。”

    “嗯?”她嘴角还沾着白色的奶渍。

    “我让你拿着,你给老子吃了?”

    苏菱尴尬得脸都红了,拿……拿着?她抬起眼睛,给他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快笑死了,然而只能憋着:“没事,你还给我就行了。”

    她站着不动。脸色忽红忽白,看来想通了他是故意的。

    秦骁往她身边走:“给我啊。”

    苏菱一慌,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筐。

    秦骁:“……”

    他脸色有点难看。

    苏菱想跑,但是空旷的街道,她能跑过秦骁就是奇迹。

    秦骁走过来:“这么嫌弃老子?”

    她又不说话了。

    脸色苍白,看着平白有几分可怜。

    秦骁说:“当我脾气好?”

    她当然知道其实他的脾气烂得要命。”

    “哪只手扔的,哪只手伸出来!”他用的是要剁了她手般的语气。

    苏菱第一次发现秦骁这么小气的。

    她知道他生气的时候越忤逆下场越惨,她不敢看他,带着几分害怕,把自己的左手伸出去。

    那只手又小又白。

    他垂眸看了一眼,高高抬起手,苏菱条件反射地闭上眼。

    他含着笑,轻轻把她手指握住。然后用拇指把她虎口上的融化的冰淇淋擦干净。

    他的动作认真而温柔,她诧异睁开眼睛,只能看见男人低头的模样。

    平心而论,他的长相过于冷峻,看着就不好相处,太具有攻击性。但在她面前,他似乎格外爱笑。

    夏夜和暖,她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温度和空气。

    苏菱猛然抽出自己的手。

    情绪来得太猛烈,这次她没有控制住,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秦骁的手还僵在半空,他怔住了。这次他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讨厌是深入骨子里的厌恶。一寸一寸,把他那点情不自禁生出的柔情啃噬得干干净净。

    有那么一刻,他觉得他.妈的他就是有病,生生过来犯贱的。

    他拇指上还沾着那甜筒化掉以后的黏腻。

    秦骁冷冷笑一声,谁他.妈还会继续犯贱?难不成还非她不可了?

    他后退几步,把手揣进裤兜,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两个硬币。

    他死死捏着它们,声音透着讥讽:“苏小姐好本事,我就等着看看,你能不能拿个影后。”

    台下的郭明岩吓得一口气没上来,爆了粗口:“我他|妈操,这什么鬼东西!”

    这还不算完,台上的女鬼开始嗑药了。她拧开药瓶子,仰头就灌。试着甩了甩鞋子,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鞋子穿得结结实实,并没有甩掉。

    她并不在意,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天花板。流泪的情节也没了,她开始表演嗑药以后的反应——在秋千上抽搐着翻白眼。

    没一会儿就断了气。

    郭明岩:……

    秦骁的一众狐朋狗友:……

    郭明岩看得目瞪口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辣眼睛的表演。他感觉胃隐隐翻滚,午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郭明岩连忙去看秦骁的反应,男人面无表情,看了台上好几秒,别过了头。

    郭明岩捂住眼睛:“天呐,这就是z传媒大学?”

    秦骁低低一笑,回过了头,对坐在自己身后的导师陈帆说:“贵校好得很,人才辈出。”

    陈帆盛怒惊诧的目光还没敛住,下意识辩解:“她排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一想到秦骁的坏脾气,连忙不敢再解释,改了语言:“晚上我让她给秦少赔罪。”

    秦骁还没表态,郭明岩立马接话:“把人拉远点,拉远点,赔个鬼的罪。”看着就伤眼。

    此时表演已经完了,陈帆想想刚刚看到的苏菱,怎么也没办法说出这其实是个清纯大美人的话。

    原本想讨好的人,竟然被得罪了个彻底。

    秦骁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眉眼冷然:“走了。”

    ~

    苏菱收拾好自己的背包,拉过一旁呆滞脸的云布:“我们回去吧。”

    唐薇薇目光奇异地看着还没有卸妆的苏菱,这个病秧子穷鬼是疯了吗?本来还剩个女□□号,今天一过,就彻底成为笑柄了。

    两人走了老远,云布才低低出声:“天啦,菱菱你完了,陈帆会想打死你的。”

    苏菱回头,惨白的妆容下,露出温和的微笑:“没关系的。”

    云布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有关系啊,要是今天的视频流了出去,以后哪家的剧组敢用你。你的梦想怎么办?”

    苏菱愣了,梦想?五年的禁锢让她忘了,她原本是想成为大明星的。

    她努力学习,考上了传媒大学,一有空闲就去打工,来垫付高昂的学费。就是为了这个泡沫一样脆弱的梦想。

    苏菱轻轻地摇头:“试镜不会光看我今天的表现,我以后会更努力的。”

    云布显然绝望了,苏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满脸写着完蛋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开口:“可是今晚还有庆功宴。”

    秦骁砸钱请客,全院的导师和表演的学生都会去。

    苏菱的笑意淡了,她眼里染上三分冷:“我知道。”

    怎么会忘,上辈子就是在今晚,她被送上了秦骁的床,一觉醒来就变了天,原本平静的日子被打乱,她被逼得无路可走。可是她就连害了她的是谁都不知道。

    苏菱回寝室把表演的衣服换了,妆容她很满意,暂时不打算卸了,哪怕最终她还是会被害,这张脸就能生生把秦骁恶心透顶。

    她昏迷他都还有兴致睡,但总不至于连如今这幅尊容还下得去口。

    云布很愁,不住叹气。她怎么感觉苏菱睡了一觉起来,有哪里不一样了?苏菱一向胆小,难道是太怯场,才在舞台上搞砸了?

    苏菱不打算去晚宴,她好奇心不强烈,比起查清楚谁要害她,她更想安然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渔家有财女〕〔娇软美人[重生]〕〔萌宝当道:妈咪要〕〔偷香(杨羽)〕〔情嫂 (梁甜芬王飞〕〔药神毒妃,邪王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