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刀破玄天〕〔夜鸦主宰〕〔王者大神之绝宠小〕〔假释者游戏〕〔王者荣耀主教练〕〔快穿王者:英雄,〕〔绝地求生之诸神之〕〔会穿越的掌门〕〔猎杀千年〕〔全能游戏设计师〕〔巨星泰瑞克〕〔直播在地下城〕〔我的舢舨能升级〕〔学院网游系统〕〔绝密试验档案〕〔主角清除系统〕〔都市之生存游戏〕〔苏醒的神明〕〔汉化大师〕〔快穿:猎食男主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60.金屋藏娇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 请晋江正版小天使补足订阅比例或等待一段时间自动替换  秦骁看得有趣, 嗓音却冷冷淡淡,他惯于命令人:“学啊。”

    少女抬起脸,再次僵硬地笑了笑。

    他看了好半晌, 从她头发丝看到脚尖, 最后冷冷道:“滚出去。”

    郭明岩安静若鸡,觉察到秦骁生气了,但谁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火。

    苏菱长舒一口气, 她低着头, 又走了出去。夜风拍打在她脸上的一瞬间,她终于松懈下紧绷得不像话的身体。

    她有点想哭。

    她摸摸自己脸颊, 几乎没有一丝温度,她这个人也一样,从重生回来, 冰冷僵硬得像一具尸体。

    她好害怕啊。

    可是她做到了,秦骁没有再表现出对她的兴趣。她现在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保持着清醒。轿车的鸣笛声交错,她终于有种改变命运的真实感。

    《青梅》里, 她从赤足绝望的少女, 变成了一个嗑药凶残的女鬼,他不像前世那样,目光死死黏在她身上。那么, 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不会再被送到秦骁床上?后面的事情都避免了?

    苏菱刚想回寝室, 手机响了起来。

    “苏菱, 云布喝醉了,在发酒疯,你过来把她带回去吧?……嘶,云布你做什么!”

    “我马上过来。”

    云布在包间里演霸王别姬。

    她抓着一个男生:“爱妃!今被胯夫用十面埋伏,困孤于垓下粮草俱尽,又无救兵。纵能闯出重围,也无面目去见江东父老……锵锵锵!”她演霸王。

    男生目瞪口呆:“……你,先,先放开我。”

    云布双颊酡红,瞪大了眼睛,半晌不见他自刎,疑惑道:“你怎么还没死?”

    表演系的同学要笑疯了。

    苏菱刚好看见这一幕,她面光站在门口,愣了好半晌,轻轻弯唇笑起来。她还带着厚厚的妆容,但一笑如剪春水,眼里漾出层层光华,男生明里暗里都在看她。

    虽然奇怪她今天的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但平时里对她恋慕的不少,她一笑,大多数人还是忍不住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苏菱上前把人接过来:“云布,回去了。”

    云布还认得她:“菱菱。”

    苏菱温柔地扶着她:“来,慢慢走。”她语调柔和,带着浓浓的安抚之意,本来还闹腾的云布瞬间乖巧了。

    苏菱大学读了一年,人缘不太好。

    她性子羞怯,由于家境原因,有点自卑,不爱和人交谈。女生嫉妒她的颜,男生怕碰碎了琉璃美人,暗暗把她当女神。

    苏菱扶着云布走了两步,才意识到什么似的,回头温声道:“谢谢你们照顾云布,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眼里带着暖,包间里所有人愣了愣,苏菱从来不这样主动和他们说话,一时间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都是同学,没事的。”

    等她走远了,外班有人轻声说:“你们班苏菱,好像也没有那么目中无人吧?”

    苏菱力气不大,好在云布还有点意识,她半拖半抱把云布带着走。

    酒店穿行出去才能打车,她喘着气,云布开始喊头疼了。

    “回去给你揉揉,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喝醉了不安……”苏菱盯着地上多出来的一道影子,恐怖惊惧感瞬间袭来。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后颈一疼,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快失去了意识。

    她最后感知到的,就是自己被人接住,而失去倚靠的云布倒在地上发出惊呼。

    ~

    她不甘!

    苏菱挣扎着睁开眼,药效使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她眼前一阵发昏,有人把她放在了床上。

    那人脚步仓惶,很快离开了,她的意识在慢慢消散。

    不同的情节,却都指向同样的命运,她把口腔咬出了血。血腥味并没有使她清醒多少,如果此时给她一把刀,她毫不犹豫就会往自己身上扎两刀。

    她只知道,不能重蹈覆辙。

    苏菱用尽全身力气从床上翻了下来,猛然摔下去,却只有些微的疼痛,这不够她保持清醒。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和她五年的噩梦重叠。

    房间没有开灯,苏菱手指死死抓住地毯,摸索着往卫生间爬。

    触到冰冷的地板,然后是浴缸冰凉的外壁,她哆嗦着打开了开关。

    热水一瞬间倾泻下来,烫得肌肤一阵刺痛,她咬牙反方向拧,花洒换成了冷水。她抖得厉害,用尽最后的力气,爬进了浴缸里。

    可是没有用,她还是在慢慢失去身体的掌控。冰冷的水漫到鼻腔,窒息的感觉让她迫使自己睁开眼。

    水溢出了浴缸,一瞬间眼前亮起来。有人开灯了。

    男人的脚步声很轻,踩在地毯上很从容的步调。

    她突然不明白自己重生的意义,难道还要再痛苦一辈子?她来到十九岁,就是为了把过往重走一遍吗?

    不,不是的!

    苏菱终于睁开了眼。

    她看见了一双自上而下打量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情绪凉薄。

    她妆花了,晕在脸上,简直不忍直视,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虚弱得像只待宰的羊羔。

    他看出了她想哭,她似乎有点喜欢哭。但是生生忍住了。

    眼线晕在眼眶周围,她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却干净明亮。

    总体上狼狈得可怜,这个样子太丑了,非常不符合他的审美。

    苏菱看不透秦骁的情绪,不敢赌他是否有性趣。一瞬间她下意识想了很多求他放过自己的话。

    ——我想回家。

    ——求你放了我。

    ——我害怕。

    可是下一刻她又反应过来,秦骁偏爱娇怯。求饶的字,一个都不能说。

    “秦总,可以帮我报警吗。”她最后说。

    秦骁弯唇:“不可以,关老子屁事。”

    这幅态度,她很久没有见过了。他把她弄到手以后,她就是要星星,秦骁也恨不得给她摘下来。他干的荒唐事多了去了。

    苏菱抿着唇,心里有点开心。他不喜欢她才会这幅态度,他只要保持住不喜欢她,那就什么都好说。

    秦骁看了她一会儿,眉宇间涌上几分不耐,他现在很不开心,房间里突然多出这么个活人,只要不是他想上的,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他打通了董旭的电话:“喊两个人,来把我浴室的女人拖走。”

    苏菱垂下头,眼眸盈盈,尽是喜悦。但她不敢表现出来,她没了力气,只能躺在这里做个活死人。

    那头动作很快,两个穿着保镖衣服的男人进来,在秦骁冷淡的目光中,把她拎了出去。

    这会儿还是春天,苏菱出门穿了外套,全身湿透以后,腰线仍不明显,一点春|光都没露。她第一次如此感激重生以来的未雨绸缪。

    秦骁的心冷硬,不会帮忙在她意料之中,但是出了他的浴室,借个电话报警还是做得到的。

    她很快被送去了医院。

    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她终于安心地睡了过去。

    重生的第一|夜,她梦到了上辈子的今天。

    她睡醒就在秦骁的床上,身上全是他折腾出来的印子。

    男人手臂撑在她两侧,在她懵懵的目光中,把她脸颊两旁的头发撩到她耳后。

    苏菱下意识给了他一巴掌,男人冷峻的脸被她打出一个红印子,他头都没偏,眼神却由温暖转变成了寒冷:“怎么,自己爬上来的,反悔了?”

    她又怕又崩溃,放声哭出来,羞耻和恐惧让她甚至不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醒过来世界就变了天。

    她哭得凄惨,嘤嘤呜呜的,生无可恋的模样,秦骁反而笑了:“欸,跟我不好吗?老子以后好好对你行不行?”

    梦做到这里,苏菱吓醒了。

    天光已经大亮,阳光从医院窗户透进来,几株多肉植物朝气勃勃。

    她望着那脆弱又倔强的生命,恍若隔世。

    如果没有这场梦,她几乎都快忘了,他们之间的开始,是他玩笑般地问她,好好对她行不行。

    不行,她在心里轻轻答。

    她宁愿再死一次,也不要和他还有开始。

    云布醉了一|夜,倒在马路,是被好心人送回来的,苏菱回来了她仍然没有醒。

    苏菱见她没事,揪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但是寝室另外两个同学的目光,让苏菱意识到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

    b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苏菱只能住在学校,她们寝室是308,一共住了四个女生。除了苏菱和云布,还有两个女生,一个叫周曼,一个叫赵婉婉。

    苏菱回来的时候,两人正在聊天,她进来以后就噤声了,暗暗偷看苏菱。两个女生并没有被选上去表演《青梅》,传媒大学里大多都是未来娱乐圈的种子选手,她们长相过于普通,成绩也不好,在大一的时候就抱了团,不怎么和苏菱云布来往。

    以前就有种说法,用来形容女生宿舍关系的复杂性,四个人可以有三个微信群。

    苏菱对她们并不熟悉,她们对于她而言,只是五年前的记忆,此时被两个女生看着,她也不知道该和她们说什么。

    周曼挑了挑眉:“你昨晚去哪儿了?”赵婉婉拉了下她的袖子,神色尴尬,被周曼拍掉了。

    她这样问,个中恶意很明显。苏菱一|夜未归,早课都没来,但凡往坏处想,就能毁了苏菱。

    苏菱回过头,她昨晚想了很久,前世的悲剧一大半都要归结于自己的软弱的性格,她身上没有一根刺,才会让谁都想来打一下。

    苏菱眼里没有笑意:“我在医院,化验单还在桌子上呢,你要不要来看一下?”

    她语气很轻,嗓音软糯,但是严肃着脸,让周曼原本趾高气昂的气势一下弱了下去:“懒得管你。”

    回学校这几天,苏菱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本来以为要像前世一样,面对数不清的流言蜚语,结果什么都没有,意外平静。

    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

    然而五月初,表演系传得风风雨雨,唐薇薇被大佬甩了。

    苏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才上完化妆课。云布凑近她耳边,颇有些幸灾乐祸:“我听他们说,昨天唐薇薇是哭着回来的。”

    唐薇薇搭上秦骁一个半月,跋扈得快要上了天,秦骁有钱有势,唐薇薇再作,也多的是人巴结她。但一朝被甩,看笑话的更多。

    苏菱和唐薇薇是同系同学,公共课在一起上。她回头去看,果然唐薇薇神色颓靡,再没了之前风光的样子。

    云布嘟着嘴:“菱菱,你还同情她啊?她之前那么欺负你。”

    “不是的。”苏菱摇头,不多解释。她只是在想,沾染上秦骁,他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就连哭笑,都半点不由人。她庆幸自己这辈子躲开了他。

    离开秦骁的第七天,她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苏菱鼓起勇气给外婆打了一个电话,盲音响了很久,那边终于接起来。一个清润的少年音响起来:“苏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