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刀破玄天〕〔夜鸦主宰〕〔王者大神之绝宠小〕〔假释者游戏〕〔王者荣耀主教练〕〔快穿王者:英雄,〕〔绝地求生之诸神之〕〔会穿越的掌门〕〔猎杀千年〕〔全能游戏设计师〕〔巨星泰瑞克〕〔直播在地下城〕〔我的舢舨能升级〕〔学院网游系统〕〔绝密试验档案〕〔主角清除系统〕〔都市之生存游戏〕〔苏醒的神明〕〔汉化大师〕〔快穿:猎食男主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59.真实的他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 请晋江正版小天使补足订阅比例或等待一段时间自动替换

    她并不在意,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眨也不眨地盯着天花板。流泪的情节也没了,她开始表演嗑药以后的反应——在秋千上抽搐着翻白眼。

    没一会儿就断了气。

    郭明岩:……

    秦骁的一众狐朋狗友:……

    郭明岩看得目瞪口呆, 他长这么大, 第一次看到这么辣眼睛的表演。他感觉胃隐隐翻滚,午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郭明岩连忙去看秦骁的反应,男人面无表情,看了台上好几秒, 别过了头。

    郭明岩捂住眼睛:“天呐,这就是z传媒大学?”

    秦骁低低一笑,回过了头,对坐在自己身后的导师陈帆说:“贵校好得很, 人才辈出。”

    陈帆盛怒惊诧的目光还没敛住,下意识辩解:“她排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一想到秦骁的坏脾气,连忙不敢再解释,改了语言:“晚上我让她给秦少赔罪。”

    秦骁还没表态, 郭明岩立马接话:“把人拉远点,拉远点, 赔个鬼的罪。”看着就伤眼。

    此时表演已经完了,陈帆想想刚刚看到的苏菱,怎么也没办法说出这其实是个清纯大美人的话。

    原本想讨好的人, 竟然被得罪了个彻底。

    秦骁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 眉眼冷然:“走了。”

    ~

    苏菱收拾好自己的背包, 拉过一旁呆滞脸的云布:“我们回去吧。”

    唐薇薇目光奇异地看着还没有卸妆的苏菱,这个病秧子穷鬼是疯了吗?本来还剩个女神的名号,今天一过,就彻底成为笑柄了。

    两人走了老远,云布才低低出声:“天啦,菱菱你完了,陈帆会想打死你的。”

    苏菱回头,惨白的妆容下,露出温和的微笑:“没关系的。”

    云布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有关系啊,要是今天的视频流了出去,以后哪家的剧组敢用你。你的梦想怎么办?”

    苏菱愣了,梦想?五年的禁锢让她忘了,她原本是想成为大明星的。

    她努力学习,考上了传媒大学,一有空闲就去打工,来垫付高昂的学费。就是为了这个泡沫一样脆弱的梦想。

    苏菱轻轻地摇头:“试镜不会光看我今天的表现,我以后会更努力的。”

    云布显然绝望了,苏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满脸写着完蛋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开口:“可是今晚还有庆功宴。”

    秦骁砸钱请客,全院的导师和表演的学生都会去。

    苏菱的笑意淡了,她眼里染上三分冷:“我知道。”

    怎么会忘,上辈子就是在今晚,她被送上了秦骁的床,一觉醒来就变了天,原本平静的日子被打乱,她被逼得无路可走。可是她就连害了她的是谁都不知道。

    苏菱回寝室把表演的衣服换了,妆容她很满意,暂时不打算卸了,哪怕最终她还是会被害,这张脸就能生生把秦骁恶心透顶。

    她昏迷他都还有兴致睡,但总不至于连如今这幅尊容还下得去口。

    云布很愁,不住叹气。她怎么感觉苏菱睡了一觉起来,有哪里不一样了?苏菱一向胆小,难道是太怯场,才在舞台上搞砸了?

    苏菱不打算去晚宴,她好奇心不强烈,比起查清楚谁要害她,她更想安然无恙。

    她回寝室就睡在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紧:“云布,我不舒服,不去晚宴了。”

    然而没过多久,她的电话响了,那头是陈帆怒不可遏的语气:“苏菱,你怎么回事?马上过来。”

    苏菱声音闷闷的:“老师,我不舒服。”

    陈帆并不吃这一套,他知道苏菱是软柿子,捏起来不费劲:“你今天的表现就足够期末挂科了。过来道歉!”

    “好的。”她低低道。

    寝室的光昏暗,云布走之前为了方便她休息,把灯关了。她看着自己的手,纤弱无力,在暗色里莹白细嫩。就是她这幅模样,才导致所有人可以拿捏。

    别人不怕挂科,可是她怕。进入大学,她没有逃过一堂课,专业成绩一直是第一。

    同学在聚会的时候,她在图书馆看书。同学在看演唱会的时候,她对着舞蹈室的镜子一遍遍磨炼演技。

    就为了那八千块钱的国家奖学金。

    穷人是没有尊严的。

    她沉默片刻,换好衣服去酒店。

    夜风把她吹得一个激灵,她裹紧身上的外套,看着自己灯下被无限拉长的影子,不要怕,她告诉自己。他还没有喜欢她,日子就总会好起来。

    秦骁不是那么好见的,他高高在上惯了,不会来这些凡人的地方。

    她进入包间,环视一圈以后没有看到他,松了口气。

    苏菱对着陈帆和同系的同学鞠了个躬:“是我状态不好,抱歉。”同学们面面相觑,谁都不吭声。

    陈帆是系里出了名没风度的老师,他恨煞了苏菱,以秦骁的本事,要是肯帮他一把的话,无论是评职称还是抢资源都是小菜一碟,可如今都被这个平时乖巧的学生搞砸了。

    他不甘心。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把脸洗了,和我去道歉。”郭明岩说了不要去,可是秦骁没表态,男人只是摩挲了下自己的无名指,意味不明地笑。这群人中,真正要讨好的是秦骁,只要秦骁没明确拒绝,就还有希望。

    苏菱抬起头看向陈帆,眼睛干净清澈,透着幽幽的冷。

    她怀疑是陈帆把她送到秦骁床上的。可能排练节目的时候,他就已经打着这样的主意。不然她平时内向的性格,怎么也轮不到女一号。

    苏菱唇色苍白,如果顺利的话,她还要在z传媒大学呆一两年,陈帆是辅导员不能得罪。她想拒绝,可是在上辈子二十四年的人生中,她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

    秦骁太过霸道,不允许她从嘴里说出拒绝的字眼。她都快忘了怎么说不。

    苏菱只能迂回:“没有卸妆水卸不下来,陈老师,就这样去吧。”

    陈帆只想找个上楼的由头,皱了皱眉没有拒绝。

    他领着苏菱上了七楼:“这个圈子你懂的,哪些人能得罪,哪些人不能,你自己给我分清楚。要是学不会识时务,不如早点放弃。”

    他等了半天,身后的少女才轻轻应一声好的。

    他们进去的时候,唐薇薇在给秦骁敬酒。她蹲在他脚边,乖顺得像只小猫。男人靠在沙发上,黯淡流转的光里看不清神色。

    他喜欢别人听话。

    包间里除了郭明岩,还有一个叫董旭的男人,苏菱认识他,他是个才华横溢的天才导演,但是天才和疯子仅仅一线之隔,他对作品狂热的追求胜过了一切。

    苏菱走进来,惨白的脸一下子就刺激了郭明岩,郭明岩是个颜控晚期,他捂住眼睛:“陈帆你听不懂人话吗?不是让她滚远点吗?”

    陈帆连忙说:“郭少,她是来道歉的。”

    “不需要不需要,你找个好看的来啊。”

    陈帆想说这就是最好看的,但是长了眼睛的明显都不信。化妆简直是妖术。

    陈帆还分得清主次,向最里面看过去:“秦少,对不住,糟蹋了您的作品。”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惊讶得不得了,《青梅》是秦骁的作品?

    苏菱死死克制,才能安静沉默地站在原地。怪不得,那种变|态的结局,恰恰就是他喜欢的风格。这一刻她甚至有种悚然的猜想,她的戏份和唐薇薇调换了,而所有人都猜不到,秦骁最喜欢的,就是结局那一幕。如果她们的戏份没有换,那是不是就没有上辈子后来那些事了?

    “秦骁,你会写剧本?”一直埋头的董旭抬起头,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角落里的男人轻笑一声,慢条斯理道:“不会。”他不过多解释,董旭的疑问就堵在了嗓子眼里。

    苏菱被陈帆一撞,上前一步,她反应过来,用刻板的、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对不起,秦总。”苏菱隔了老远,给他鞠躬。

    男人久久没有回应,苏菱保持姿势不敢动。她看着自己包裹严实的板鞋,没有流露出一丝不该有的情感。

    “你们做演员的,都是你这种面瘫脸?”他轻嗤着开口,“笑一个会不会?”

    苏菱直起身子,她这一刻又感受到了那种无法言说的憎恶感。这就是秦骁,他要她笑就得笑,要她哭就得哭。她拉扯着唇角,冲他们露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

    配着惊悚的妆容,成功让承受力最差的郭明岩倒抽一口凉气。

    董旭眉头紧皱,直接点评道:“她才配不上演员的称号。”

    秦骁轻笑一声。

    “唐薇薇。”他说,“教教你同学,该怎么笑。”

    秦骁看她耳尖泛着红,语气柔和地对他说:“我只有这个了。”这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穷得让人心疼又好笑。

    秦骁握住那两枚硬币,放进自己裤兜里:“行啊,我收了。”

    要是文导在这里,多半得吐血,九里这么一个千金难得的角色,竟然就值两块钱!秦骁问她:“不让我进去?”

    她摇摇头,语气却坚定得不得了:“不让。”她小声补充,“这样不好。”

    他们两个在这里悄声说话,一条长廊上也没什么动静,大多数人都不在酒店里面。

    秦骁看她还穿着睡袍,觉得不可思议,这年代竟然有人九点钟就睡觉?

    他往下看,她穿着宽大的拖鞋还有一次性袜子,又是什么都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