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悍妻种田:山里汉〕〔重生空间之九零幸〕〔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头狼〕〔超级小医生〕〔军婚100分:重生甜〕〔重生都市之仙界至〕〔无限从龙骑士开始〕〔都市侠警〕〔都市共享男友系统〕〔无上〕〔致命记忆〕〔夜帝独宠:天才萌〕〔全职法师〕〔惊世琴音:逆天大〕〔诸天重生〕〔九瞳至尊〕〔漫威世界的御主〕〔魔法师拉斐尔传〕〔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58.秦哥哥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 请晋江正版小天使补足订阅比例或等待一段时间自动替换  他通知苏菱去珊瑚镇拍戏的时候,她险些筷子没拿稳。

    文导说:“下午祭天,吃开拍饭,能赶来珊瑚镇吗?”

    大多数电视剧开拍为了祈祷顺利以及后期收视率大爆, 都会上香祈祷, 然后一起吃一顿开拍饭。

    苏菱上辈子没有吃过这顿饭,她是空降去剧组的, 那时她并不知道,竟然无意抢了原本演“阮黛”的演员的戏份。

    剧组的人对她这个空降兵不满, 但是没人敢开罪秦骁, 有些话都是悄悄在背后说。

    苏菱那时候只以为自己不讨喜, 结果后来那个女演员疯了, 她跑了七年龙套, 这是她唯一一个机会。

    女演员把拍戏的苏菱推下了山崖。

    那一次她摔断了腿,山崖不深,云雾山下起了雨。她疼得受不了,那时候是冬天,她怕感染以后死在山崖, 拖着残腿爬进岩石下避雨。

    她原本不难过的, 她只是疼。

    疼得麻木了, 就很想能晕过去。

    但她真的快晕过去的时候, 听见有人在叫她。

    苏菱脸色苍白, 没有力气应。

    他跌跌撞撞跑过来, 脱下外套将她抱在怀里。

    苏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秦骁, 他薄唇失尽了血色,比起她更像一个死人。

    他的怀抱冰冷,苏菱意识渐渐模糊。

    她记忆中最后的感觉,是一滴水滴在她眼睑上。

    温热的,滚烫的。

    原来人太痛的时候会出现幻觉,什么时候雨水竟然也有温度了?

    那次以后她腿骨伤了,走路滞涩,再也不能跳舞,更别说演戏。

    她没有恨他,也不恨那个女演员,他们比她可怜多了。她谁都不恨。

    她只是很想回家,想老房子后面盛放的木棉。

    那是苏菱第一次拍戏,却也是最后一次拍戏。

    《十二年风.尘》被秦骁撤资,第二年都没能拍出来,没人敢提这件事,谁也承受不住发疯的秦少。

    苏菱自己也不提。

    《十二年风.尘》是她死掉的梦想,也是可怕的噩梦。

    然而除了重生的自己,谁都不知道。

    文智见那头小姑娘久久不说话,他有点懵,怎么回事,哪个被他亲自打电话通知的不是激动万分马上答应?这不对劲啊,难不成她还要拒绝!

    文智越想越觉得不妙,生怕下一秒那头就传来电话被挂断的盲音。

    然而小姑娘温温柔柔地开口问他:“文导,剧组有原定人选了吗?”

    文导说:“没有,选角本来是明年的事,但是如今临时决定开拍,你上次试镜效果不错,所以决定把九里的角色给你。”

    “九里?”苏菱惊讶,不是阮黛吗?

    文导心想,对,秦少说九里。

    九里这个角色是正派,天真无邪很讨喜,而阮黛是反派,虽然戏份多……

    好嘛这都不重要,关键是九里没有暧.昧戏。

    苏菱知道这事和秦骁脱不了干系,她该拒绝的。

    但是她想想外婆病床上那双混浊却带着光亮的眼睛,她没有办法拒绝。

    她可以等待机会,外婆可以等吗?

    苏菱决定接这部戏。

    她从阮黛变成九里,就已经是一种改变了。

    她决定试一试还有个原因,如果她连自己的腿都保不住,怎么去保住云布的命?

    即便她可以逃避命运线,什么都不知道的云布却不可以。

    苏菱的饭一口没吃,当即坐车去了剧组。

    大学离珊瑚镇五个小时车程,她不能让别人等她。

    尴尬的是,她付了车费以后,身上一共只剩两个硬币。

    苏菱觉得自己恐怕是混得最惨的重生者,还是难民级别的那种。

    苏菱目前负债五十八万,还有接下来外婆的护理费和医药费,全都得她来。

    她可怜地想,硬着头皮也得演啊,好歹……剧组有盒饭吃。

    苏菱到的时候,珊瑚镇的酒店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多都是上辈子参演《十二年风.尘》的人,但是没有见到推她的女演员。

    蝴蝶效应既微妙,又强大。

    由于上辈子他们都不太敢接近苏菱,打不得骂不得动不得,所以苏菱目前和谁都不熟。

    然而她穿着连衣裙进来,还没进行自我介绍,女主演就站了过来,眼睛亮得不可思议:“日哦嗷嗷嗷!”

    苏菱呆住,然后女主演万白白冲过来就揉乱了她的头发。

    上辈子他们对她避之不及,冷淡得很,苏菱被万白白揉懵了。苏菱不知道的是,上辈子她来的时候金主名声太厉害,即便是万白白,也不敢碰她。

    文导看得冒冷汗,但是没有动。

    苏菱目前只是个“才出道的新人菜鸟大学生”,他不能表现出异常,让人知道这姑娘后面有个金大.腿。

    万白白完全被这个萌哒哒的齐刘海俘获了,天呐这也太他.妈可爱了。万白白长得清冷绝尘,但是不妨碍她有颗少女心啊,她做梦都想长苏菱这样!

    苏菱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万白白的助理都看不下去了,连忙过来拉人:“万姐,别闹了,这里是剧组。”

    其他人也看得一脸无语,清冷人设呢万影后?

    万白白总算消停下来,苏菱连忙自我介绍:“各位前辈好,我叫苏菱,在剧中饰演九里。各位前辈多指教。”

    她态度很恭敬诚恳,剧组里大多数人对她印象都不错。

    万白白要幸福死了,九里啊!剧里的九里就是女主的小甜心师妹啊!文导生怕万影后再乱来,这里是谁的地儿别人不知道,文导心里可清楚得很,酒店顶楼那位说不定就看着呢。

    文导说:“好了好了,人齐了没,齐了白白和沈逸去外面上香,然后咱们拍照。”

    苏菱走在最后,她红着脸理好了头发,觉得有点羞,怎么大家对她的态度……和上辈子都不一样了?

    这些东西一早就准备好了,于是晚上吃开机宴。

    开机宴定在七点,表面是文导请客,但实际上……

    万白白心直口快:“文导,开机宴现在吃这么好了吗哈哈哈哈,文导大手笔啊!”

    文智:“……”

    苏菱坐在角落,她午饭没吃,这会儿饿了,她吃东西又慢又斯文。看着特别乖,苏菱年纪不大,身边的几个人格外照顾她,怕她够不到,一直给她夹菜。

    苏菱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羞涩地喊谢谢。

    他们这群人边吃边聊,聊high了吵着要喝酒,文导眼睛一瞪:“喝什么喝,明天上午就开拍了!”

    文导人没有架子,众人就哄笑着三言两语把这件事盖过了。

    珊瑚镇明显比云布那个剧组繁华,每个人都拿到了酒店的房卡。

    这是个古镇,很多人第一次开这个拍戏,又因为过惯了夜生活,吃完饭才九点,就很想出去逛逛。

    文导摆摆手:“注意安全,有助理的叫助理跟着,要是明早谁迟到了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大家散了,万白白本来想过来找苏菱,但是被男主演拉住,明天几乎都是他俩的戏份,得熟悉一下剧本。万白白只得放弃。

    苏菱没有出去玩的想法,大学晚自修九点下课。她一般十点之前就睡了,非常佛系。

    要不是上辈子出了事,估计她能比谁都活得久。

    她以前怕秦骁碰她,八点就睡。然而这混账凌晨两点回来……还可以把她弄醒……

    她拿着房卡去乘电梯,看按键才知道酒店一共有九楼。但是大家都住在七楼。

    苏菱没有多想,她进了房间洗了澡,打算看会儿剧本后睡觉。

    九点五十整。

    她房门被人敲响了。

    苏菱还没开口问是谁,手机也亮了起来。

    屏幕上只有两个字

    那串号码很眼熟,前段时间她还在想要不要拉进黑名单。她心都揪紧了,又慌又怕,她就知道没有好事!他这样的人,怎么会白白帮她?

    苏菱不敢开门,外面不紧不慢继续敲,手机铃声响起来。苏菱吓得把手机关机。

    结果手机关机音悠扬高亢地响起。

    秦骁没忍住,笑出了声。这操作简直……可爱得犯规。

    苏菱快尴尬哭了。

    她知道瞒不住,又分外珍惜如今剧组众人对她的态度,面上是不能和秦骁有牵扯的,但是他再敲下去,就天下皆知了。

    苏菱刚想去开门,脑子一轰,连忙低头看。

    酒店提供的都是拖鞋,她脚背白皙如玉,小巧的脚在墨绿色的鞋子里面,衬得更白。

    她怕外面的人不耐烦,几乎是吓出一身汗。翻柜子找,找到一双一次性袜子,她连忙穿上,然后给他开门。

    秦骁比她高一个多头,低头看她:“关机?胆子很大嘛。”

    她蜷了蜷脚趾,做坏事被逮住,脸颊红透:“它……它没电了。”

    秦骁唇角上弯。

    怎么就撒谎都不会?而且也不会记仇,他前不久才让她那样难过,现在她又俏生生的。乖巧动人。

    他的心软成一片。

    如果造物真有偏爱,那约莫是把一切美好都给了她。怪不得她看不上他。

    他轻嗤一声,看不上也没用。谁叫他有钱有势还是个混账。

    他说:“苏菱,知道感恩不?”

    苏菱不解地看着他。

    他笑:“学校里有没有教过唱《感恩的心》?”

    她乖乖点头,眼神茫然。

    他欺近她,轻笑道:“小九里,怎么报答你金主爸爸,嗯?”

    她第一次见到秦骁的母亲文娴夫人。

    她在别墅午睡,秦骁在和文娴谈话。

    文夫人说:“你还养着那个女人?这次这个太久了。不是听说腿废了吗,难不成还真喜欢她?”

    秦骁轻笑:“她还年轻,才二十二吧,你见过比她好看的?有你就给我送过来啊,我立马把人换了。”

    “胡闹!”

    秦骁毫不在意,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文夫人道:“你让小雅以后怎么想?”

    秦骁挑眉:“能怎么想?她是秦夫人,我养个情.妇怎么了,不服她也养啊。”

    文夫人气得心口发疼,最后摔门出去了。

    苏菱站在二楼转角处,静静往下看。

    秦骁抬头,恰好看见她白色的衣角。他脸色立马变了,冲上二楼,还带着慌乱的模样:“菱菱,你听到什么了?”

    阳光倾洒下来,她才睡醒的样子显得平和慵懒。

    她赤着脚,没有穿鞋,脚踝上是一串紫色的宝石链子。那条腿是她废掉的腿,能走路,但是走不快,下雨的时候偶尔会疼。

    她冲他笑:“怎么了吗?我才醒。”

    他舒了一口气,把她脑袋按在他心口处,她听见他心跳飞快,看来确实很紧张。

    她面色平静。

    没有什么伤心不伤心,她只是第一次恨自己年龄太小,才二十二。

    但是也没什么的,女人的好年华不长,等几年她就不漂亮了。

    苏菱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会演戏,秦骁被她骗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可惜她终究没能等到那一天。

    她死的时候就在想,不管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哪些是真话,哪些是谎言。她都过够了那样的日子,要是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再也不会。

    她不要断腿,不要失去唯一的朋友云布,也不要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更不要一个人死在暗夜。

    苏菱第二天去剧组的时候精神不太好,但是她知道这是第一次演戏,并且没有接触过九里这个角色,今天对她而言至关重要。

    她强打起精神,给剧组遇到的每个人都礼貌地打招呼。

    众人见到她也非常友好。

    昨晚吃饭坐她旁边的一个女人犹豫了一会儿拉住她:“苏菱。”

    “刘前辈。”

    “喊我刘姐就行。”

    “好的,刘姐。”

    刘姐在剧中演鸢尾楼所有人的教习师傅,她在苏菱耳边道:“你今天和任冰雪对戏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惹了她。”

    任冰雪是如今饰演“阮黛”的人选。

    苏菱连忙点头:“我知道的,她是前辈,我会向她好好学习的。”

    “唉,不是,你这孩子。”

    刘姐家里也有个她这么大的女儿,怕苏菱待会儿吃亏,于是用讲悄悄话的音调道:“那个任冰雪有后台,清娱的秦少你知道吧?”

    苏菱睁大眼睛。

    刘姐以为吓住了她,反而起了八卦的心思:“听说秦少特地来剧组看她,一大早任冰雪就不见人,他们都说她陪秦少吃早饭去了。但是也没人敢说。”刘姐嘁了一声,“这些个年轻人,不走正途,想要走得远,恐怕难。”

    苏菱环视一圈,果然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多半就是在讨论任冰雪抱上了大.腿的事。

    她有些无言,这算是她的身份和任冰雪对调了吗?上辈子恐怕她就是舆论的飓风中心。她向刘姐道了谢,心里记下了。

    果然下午任冰雪才来,她来的时候还有专人给她打伞,助理给她拎着包,三线明星一瞬成了一线的架势。

    万白白勾唇冷笑了一下。这时候倒是有几分冷美人的感觉了。

    苏菱在屋檐下背台词,万白白走过去问她:“你今天和她有对手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