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冬至的春天〕〔网游之帝国争锋〕〔婚坎〕〔末世超级神机〕〔重返诸天〕〔邪凰狂妃:魔尊,〕〔法家高徒〕〔神级慈善系统〕〔限量婚宠:报告军〕〔不死琉璃心〕〔官路圣手〕〔驱鬼小法师〕〔六道神魔系统〕〔都市最强灵师〕〔全能极品阔少〕〔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金龙大帝〕〔神祇〕〔武大郎的逆袭之路〕〔海贼之爆炸艺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47.心动过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秦骁毫不在意,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 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文夫人道:“你让小雅以后怎么想?”

    秦骁挑眉:“能怎么想?她是秦夫人, 我养个情.妇怎么了, 不服她也养啊。”

    文夫人气得心口发疼, 最后摔门出去了。

    苏菱站在二楼转角处,静静往下看。

    秦骁抬头,恰好看见她白色的衣角。他脸色立马变了,冲上二楼, 还带着慌乱的模样:“菱菱, 你听到什么了?”

    阳光倾洒下来, 她才睡醒的样子显得平和慵懒。

    她赤着脚, 没有穿鞋,脚踝上是一串紫色的宝石链子。那条腿是她废掉的腿, 能走路, 但是走不快,下雨的时候偶尔会疼。

    她冲他笑:“怎么了吗?我才醒。”

    他舒了一口气,把她脑袋按在他心口处,她听见他心跳飞快, 看来确实很紧张。

    她面色平静。

    没有什么伤心不伤心, 她只是第一次恨自己年龄太小,才二十二。

    但是也没什么的, 女人的好年华不长, 等几年她就不漂亮了。

    苏菱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会演戏, 秦骁被她骗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可惜她终究没能等到那一天。

    她死的时候就在想,不管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哪些是真话,哪些是谎言。她都过够了那样的日子,要是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再也不会。

    她不要断腿,不要失去唯一的朋友云布,也不要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更不要一个人死在暗夜。

    苏菱第二天去剧组的时候精神不太好,但是她知道这是第一次演戏,并且没有接触过九里这个角色,今天对她而言至关重要。

    她强打起精神,给剧组遇到的每个人都礼貌地打招呼。

    众人见到她也非常友好。

    昨晚吃饭坐她旁边的一个女人犹豫了一会儿拉住她:“苏菱。”

    “刘前辈。”

    “喊我刘姐就行。”

    “好的,刘姐。”

    刘姐在剧中演鸢尾楼所有人的教习师傅,她在苏菱耳边道:“你今天和任冰雪对戏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惹了她。”

    任冰雪是如今饰演“阮黛”的人选。

    苏菱连忙点头:“我知道的,她是前辈,我会向她好好学习的。”

    “唉,不是,你这孩子。”

    刘姐家里也有个她这么大的女儿,怕苏菱待会儿吃亏,于是用讲悄悄话的音调道:“那个任冰雪有后台,清娱的秦少你知道吧?”

    苏菱睁大眼睛。

    刘姐以为吓住了她,反而起了八卦的心思:“听说秦少特地来剧组看她,一大早任冰雪就不见人,他们都说她陪秦少吃早饭去了。但是也没人敢说。”刘姐嘁了一声,“这些个年轻人,不走正途,想要走得远,恐怕难。”

    苏菱环视一圈,果然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多半就是在讨论任冰雪抱上了大.腿的事。

    她有些无言,这算是她的身份和任冰雪对调了吗?上辈子恐怕她就是舆论的飓风中心。她向刘姐道了谢,心里记下了。

    果然下午任冰雪才来,她来的时候还有专人给她打伞,助理给她拎着包,三线明星一瞬成了一线的架势。

    万白白勾唇冷笑了一下。这时候倒是有几分冷美人的感觉了。

    苏菱在屋檐下背台词,万白白走过去问她:“你今天和她有对手戏?”

    她抬起脸,一张小脸瓷白,看见万白白时露了笑意:“嗯。”

    万白白看了大致剧本,皱了皱眉:“这一场是九里去教训阮黛吧?”开篇是从女主还没重生开始演的,女主前世是个大家庶女,她被害死“阮黛”也有份。

    于是女主的小师妹九里直接把人掳了,想给女主“报仇”。

    所以这场戏里,“阮黛”吃苦是难免的。今天这么一出,任冰雪的身价瞬间变得难以估量,人一旦心傲了,和她对戏的“九里”就很容易得罪她。

    万白白说:“你借位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碰到她了。”

    “谢谢万影后,我会小心的。”

    万白白嗔道:“什么影后呀,喊白白。也不要喊万姐,显老。”

    苏菱轻轻笑,心里安宁温暖:“白白。”

    “哎~我罩你~”

    苏菱去换了衣服,她演的九里一袭白色古装轻纱,连鞋子都是雪白的,脚踝上用红绳系了铃铛,这身装扮简直灵气逼人。

    唯一的让苏菱不自在的是,没有袜子。

    九里在山里跟着师父青玄子长大,不了解世俗规矩,属于小时候光着脚丫满山跑的人设。

    苏菱叹口气,好歹有双鞋,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她背了一上午台词,把这段戏里九里的台词都记了下来。苏菱对演九里十分期待,这个人设很讨喜,爆表的武力值和天真的性格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萌,要是真的能演好,她就可以还债和好好照顾外婆了。

    灯光道具都就位了以后,文导打了个手势:“action!”

    ——

    九里背着剑摸进丞相府,她钻狗洞进去的,阮黛在闺房读信,脸上挂着冷笑:“可算死了。”

    九里潜伏在房顶,脸上露出怒色,她咬牙看着阮黛:“果然是个坏蛋,好,第一个就拿你开刀。”她身姿轻灵地从房顶跃下,一记手刀就劈了下去。

    阮黛立马晕了,九里把人掳至山涧。

    山涧旁边有一个小瀑布,九里坐在树上,等待阮黛醒后质问师姐被害真相。

    她毕竟才十五岁大,表情愤愤,手里拿了个果子啃,脚丫不停晃。

    阮黛睁开眼睛,然后她目光扫过某一个点,呆住了。

    文导赶紧喊:“cut!”

    任冰雪忙说:“不好意思,刚刚状态不好。”

    文导不知道上午的传闻是真是假,因此此时也不太好斥责任冰雪,只能挥挥手:“再来吧,没问题吗?”

    树上的苏菱点头,任冰雪也点头,她目光飘忽,最后落在了剧组旁边大摇大摆坐着的男人身上。

    秦少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冷淡,看向她们这边。

    而苏菱背对着他,没有看见。

    任冰雪很激动,她心想,一定要好好演!秦少在看她呢!

    秦骁离得很近,亏得他不爱学习,视力好得没法说。他的目光越过地上狼狈趴着的阮黛,看向树上啃果子的少女。

    临近七月,山涧云雾萦绕,瀑布叮咚。

    她白色的纱衣垂下,纤细精致的脚踝露出来,上面系了两个铃铛。

    风一吹,叮铃作响。

    文导说:“下午祭天,吃开拍饭,能赶来珊瑚镇吗?”

    大多数电视剧开拍为了祈祷顺利以及后期收视率大爆,都会上香祈祷,然后一起吃一顿开拍饭。

    苏菱上辈子没有吃过这顿饭,她是空降去剧组的,那时她并不知道,竟然无意抢了原本演“阮黛”的演员的戏份。

    剧组的人对她这个空降兵不满,但是没人敢开罪秦骁,有些话都是悄悄在背后说。

    苏菱那时候只以为自己不讨喜,结果后来那个女演员疯了,她跑了七年龙套,这是她唯一一个机会。

    女演员把拍戏的苏菱推下了山崖。

    那一次她摔断了腿,山崖不深,云雾山下起了雨。她疼得受不了,那时候是冬天,她怕感染以后死在山崖,拖着残腿爬进岩石下避雨。

    她原本不难过的,她只是疼。

    疼得麻木了,就很想能晕过去。

    但她真的快晕过去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叫她。

    苏菱脸色苍白,没有力气应。

    他跌跌撞撞跑过来,脱下外套将她抱在怀里。

    苏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秦骁,他薄唇失尽了血色,比起她更像一个死人。

    他的怀抱冰冷,苏菱意识渐渐模糊。

    她记忆中最后的感觉,是一滴水滴在她眼睑上。

    温热的,滚烫的。

    原来人太痛的时候会出现幻觉,什么时候雨水竟然也有温度了?

    那次以后她腿骨伤了,走路滞涩,再也不能跳舞,更别说演戏。

    她没有恨他,也不恨那个女演员,他们比她可怜多了。她谁都不恨。

    她只是很想回家,想老房子后面盛放的木棉。

    那是苏菱第一次拍戏,却也是最后一次拍戏。

    《十二年风.尘》被秦骁撤资,第二年都没能拍出来,没人敢提这件事,谁也承受不住发疯的秦少。

    苏菱自己也不提。

    《十二年风.尘》是她死掉的梦想,也是可怕的噩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萌宝来袭:总裁爹〕〔穆少宠妻:国民妖〕〔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