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武战帝〕〔圣手官途〕〔农门医女:掌家俏〕〔作者和编辑绝逼是〕〔甜宠蜜恋之男神在〕〔魔皇与灵皇〕〔快穿独宠:男主,〕〔异界之荒岛求生〕〔妖龙古帝〕〔神的乱入二次元生〕〔贫穷使我变身〕〔闪婚厚爱:误嫁狼〕〔浮楼玉守待羽归〕〔唯一法神〕〔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末世之宠物为王〕〔快穿之不是炮灰的〕〔春锁深闺〕〔梦想为王〕〔冒牌弃妃会推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38.渴望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但是寝室另外两个同学的目光, 让苏菱意识到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

    b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 苏菱只能住在学校, 她们寝室是308, 一共住了四个女生。除了苏菱和云布,还有两个女生, 一个叫周曼, 一个叫赵婉婉。

    苏菱回来的时候, 两人正在聊天,她进来以后就噤声了, 暗暗偷看苏菱。两个女生并没有被选上去表演《青梅》,传媒大学里大多都是未来娱乐圈的种子选手,她们长相过于普通, 成绩也不好,在大一的时候就抱了团,不怎么和苏菱云布来往。

    以前就有种说法,用来形容女生宿舍关系的复杂性,四个人可以有三个微信群。

    苏菱对她们并不熟悉, 她们对于她而言, 只是五年前的记忆, 此时被两个女生看着, 她也不知道该和她们说什么。

    周曼挑了挑眉:“你昨晚去哪儿了?”赵婉婉拉了下她的袖子, 神色尴尬, 被周曼拍掉了。

    她这样问, 个中恶意很明显。苏菱一|夜未归,早课都没来,但凡往坏处想,就能毁了苏菱。

    苏菱回过头,她昨晚想了很久,前世的悲剧一大半都要归结于自己的软弱的性格,她身上没有一根刺,才会让谁都想来打一下。

    苏菱眼里没有笑意:“我在医院,化验单还在桌子上呢,你要不要来看一下?”

    她语气很轻,嗓音软糯,但是严肃着脸,让周曼原本趾高气昂的气势一下弱了下去:“懒得管你。”

    回学校这几天,苏菱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本来以为要像前世一样,面对数不清的流言蜚语,结果什么都没有,意外平静。

    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

    然而五月初,表演系传得风风雨雨,唐薇薇被大佬甩了。

    苏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才上完化妆课。云布凑近她耳边,颇有些幸灾乐祸:“我听他们说,昨天唐薇薇是哭着回来的。”

    唐薇薇搭上秦骁一个半月,跋扈得快要上了天,秦骁有钱有势,唐薇薇再作,也多的是人巴结她。但一朝被甩,看笑话的更多。

    苏菱和唐薇薇是同系同学,公共课在一起上。她回头去看,果然唐薇薇神色颓靡,再没了之前风光的样子。

    云布嘟着嘴:“菱菱,你还同情她啊?她之前那么欺负你。”

    “不是的。”苏菱摇头,不多解释。她只是在想,沾染上秦骁,他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就连哭笑,都半点不由人。她庆幸自己这辈子躲开了他。

    离开秦骁的第七天,她感觉自己彻底活过来了。

    苏菱鼓起勇气给外婆打了一个电话,盲音响了很久,那边终于接起来。一个清润的少年音响起来:“苏菱?”

    “嗯,是我,倪浩言。”这个名字被她轻轻念起的时候,泛着无尽的温柔,那边的倪浩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红了脸,用不耐烦的语气说:“有什么事快点说。”

    “我能和外婆说话吗?”

    “你等一下。”

    少年去叫人,她在电话这边听着他的脚步声,心中有些紧张。

    没一会儿,倪浩言回来了:“奶奶说没什么好说的,让你努力读书。”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还是让苏菱感到失落。外婆一手把她带大,可是对她却很冷淡,苏菱知道外婆爱她,她家最穷的时候,外婆都会每天给她煮一个鸡蛋。

    老家离b市好几千里,外婆不接电话她也没有办法,只能问倪浩言:“外婆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

    “倪浩言,你好好照顾她。”

    “知道了知道了,罗里吧嗦的,烦人。”

    她不生气,语调还是柔|软:“倪浩言,你快高考了吧,要努力呀。”

    那头少年心中一阵别扭:“要你管,你又不是我姐。”

    她笑起来:“我就是你姐啊。”

    “我姐只有倪佳楠。”倪浩言下意识这样刺她,半晌不见她说话,他又莫名有点慌,干巴巴地接了一句:“你是表姐。”

    然后他听见少女的笑声,娇娇软软的,挠在耳膜上一阵痒,倪浩言下意识把手机听筒拿远。

    “我暑假回来给你带礼物。”

    “我不要。”他又不是小孩子,他脚尖踢着墙,“懒得和你说,我同学找我,我挂了。”

    “再见,倪浩言。”

    倪浩言深吸一口气,脸红透了。他心想,操!他这么呛声她怎么不生气了呢?要是换做以前,苏菱早委屈得不想和他说话了。

    苏菱挂了电话,往校门外走,这一年她还有兼职,每周末都会去奶茶店帮忙。

    倪浩言是她舅舅的儿子,也就是她的表弟。她以前一直以为倪浩言和舅妈表妹一样,都讨厌自己。后来才知道不是,她伤了腿想自杀那一年,是当时才十八岁的倪浩言冲进秦骁的别墅,想要背她回家。

    她在少年瘦削的背上一直哭,倪浩言用嫌弃的口吻说:“别哭了别哭了,你怎么这么弱,唉,腿总会好的……表姐。”

    秦骁就站在大门口看他们,门外一排保镖,他靠车旁抽烟。

    倪浩言背着她咬牙走了老远,秦骁才懒洋洋地出声打断这场闹剧:“那个姓倪的小崽子,腿打断。”

    苏菱闻言哭得更惨,秦骁忍俊不禁,冲她伸手,她连反抗都不敢,乖乖进了他的怀抱。

    秦骁不似少年那般羸弱,他是个成熟男人,抱着她毫不费力:“还走吗?”

    “不走了。”

    “嗯?”

    她知道他想听什么:“我陪你一辈子。”

    “记住你的话。”他亲亲她,冲那一群人说,“让那小鬼走吧。”

    那时候外婆去世了,这么一件事,让苏菱知道世上还有最后一个把她当亲人的人。她那时就在想,自己曾经太孤僻,才会误了这份好,要是有重来的机会,她一定要当个好姐姐,好好对倪浩言。

    苏菱在奶茶店工作到晚上八点,店长发现了,苏菱来工作这两天,奶茶店人就爆满。还有不少拿着手机偷拍苏菱的,店长啧啧感叹:“颜值真是个好东西啊。”

    苏菱没有听见,摆脱了秦骁的阴影,她心情很好。但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就是,她很穷。

    真的穷,除了身上三百现金,银行卡里就只有八百块钱。

    但是她挺满足的,她应该是最容易满足的重生者。别人都想着买彩票、赌石什么的走上人生巅|峰,她就只有一个愿望,远离秦骁,好好活着。

    苏菱解下围裙下班的时候,店长冲她挥挥手:“注意安全。”她挺喜欢苏菱的,苏菱做兼职几乎一直在忙,从来不偷懒,笑起来也暖,给奶茶店吸引了很多顾客。

    “谢谢,店长再见。”

    店长知道她是学表演的,也知道苏菱非常辛苦,没有后台又洁身自好的姑娘,能拿到一个试镜的机会都很难。

    店长犹豫了一下,决定帮帮她。

    她摸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她比夏花更烂漫[图片]”。配图是苏菱才来奶茶店的时候,青春朝气,素面朝天,羞涩微笑的侧颜。

    简直美翻天。

    这张照片是店长的私藏品。

    这个微博号搞营销,粉丝有两万多。店长没想到平时发微博粉丝泡都不冒一个,但这条微博,短短一小时就转了三十来次。

    店长瞠目结舌,不是吧?她就试试,这趋势怎么觉得苏菱真要红?

    苏菱几天后才知道这件事,还是云布刷微博刷到的,云布眨眨眼:“oh我没看错吧,菱菱你成网红啦?”

    苏菱愣了愣,凑过去看,一个微博id叫的人转发了一条微博,还配了文字:我该不是看见了仙女?好软好羞涩好想捏!

    云布回过头,看见苏菱脸色慢慢变白。

    “哎菱菱,你去哪里?”

    苏菱觉得骨子里都是冰寒的,她承担不起任何一种可能性,要是这样的照片被秦骁看见了。以他的多疑,肯定能认出这和台上的是同一个人。她不敢赌,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实在是渺小。

    她往奶茶店跑,如今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让店长尽快删微博。

    她心里还存着侥幸:秦骁算不得是个有情调的人,也不喜欢刷微博这种在他眼里无趣的活动,他应该……不会看见的。

    后台昏暗的光线里,她喘息着睁开眼。眼前是一张画着浓妆青春洋溢的脸,女生给她擦擦额头的汗:“累着了吗?怎么在后台就睡着了?”

    苏菱心脏狂跳,她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破一个大洞,没有猩红的血液。

    台前轻柔的女声悠悠传来:“任那一场风华雪月,不过转瞬时光,我与你,倘若重来一回,再见不过是路人……”

    倘若重来一回,重来一回……

    苏菱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云布?”

    苏菱嗓音颤|抖,伸手去触碰云布的脸,肌肤温热,云布是活人。但云布分明死在了三年前,在拍戏时威亚断了,花一样的年纪,活泼的女孩就香消玉殒了。

    可是怎么此刻她又见到了云布?

    云布愣了愣:“怎么?你脸色好白,不舒服吗?马上要到我们表演了,你是主演之一,出了问题导师会骂死你的。”

    苏菱站起身,看了一眼四周,暗红色的布景,青春洋溢的云布。她有种极其荒诞的感觉,拿起桌上的小镜子,镜面里,映出一张清纯又青涩的脸。

    苏菱哆嗦着手点开手机,屏幕亮起来的一瞬,她突然哭出了声。

    2013年,4月30日。

    她回到了五年前。

    这一年她19岁,还在念大二。

    苏菱哽咽地捂住唇,这是梦吗?她狠狠一掐自己,疼痛密密绵绵。不是梦,在被郑小雅从楼上推下来以后,难以忍受的疼痛一过去,再睁眼就回到了大二这一年。

    一旁观望的云布愣了好半天,连忙给她擦眼泪:“欸,这是怎么了呢?菱菱你不舒服吗?”

    苏菱指尖冰凉,就像她死前慢慢身体慢慢冷却下来的温度。她摸摸自己的腿,修长纤细的腿匀称美好,苏菱忍不住站起来走了几步,没有丝毫的滞涩,她的心一下温热起来。

    什么都还没发生,她没认识秦骁,也没被送上他的床,没成为他的禁脔情|人,也没有那几年刻骨的纠|缠。

    她的腿也没有受伤,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可以重来一回,有尊严地活着。

    “菱菱你魔怔啦。”云布有点害怕,苏菱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是眼睛里的光亮得吓人。

    云布比了一个三的手势,提醒她,“还有三个节目,就要轮到我们上场了,导师很注重这次的晚会,听说是要讨好什么大人物,锦绣前程就不用愁了,你这样恍恍惚惚,当心导师拍死你。”

    大人物?

    苏菱呆了呆,脸色瞬间惨白。

    她想起来了,4月30,她第一次遇见秦骁。她在舞台剧中演女主角死那一幕,相当于女二号。

    秦骁叼着烟,跷着腿,目不转睛盯着她看,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节目的时间,一切就又要重演。

    对秦骁的恐惧深入骨髓,苏菱急得流冷汗:“云布,你带化妆品了吗?”

    “没有。”云布说,她看苏菱哭了一场妆花了,以为她担心妆容,连忙拉着她往化妆间走,“化妆师还在,你别急。”

    苏菱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云布掌心的热度,莫名安定了下来。

    化妆间出奇热闹,十来个女生正叽叽喳喳地围着一个女生说话,见苏菱和云布进来,一下子就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被她们围在中间的女生叫唐薇薇,她一挑眉,看向苏菱,“是系花苏小姐啊。”

    此话一出,惹来女生们的讥笑声。

    苏菱家穷,身体不好,打小多病,活脱脱的病美人。偏偏平时苏菱娇娇怯怯的,男生缘爆棚的好,私下被称作系花。

    这样一来女生就不服了,同样是传媒大学的学生,颜值都不差,因此在大学一直排挤她。

    云布听她们肆意哄笑,气红了脸:“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眼看就要开始掐架,苏菱拉住她。重活一世,她没有前世那么自卑羞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躲开秦骁。“我来补妆,请问刘姐方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渔家有财女〕〔娇软美人[重生]〕〔萌宝当道:妈咪要〕〔偷香(杨羽)〕〔情嫂 (梁甜芬王飞〕〔药神毒妃,邪王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