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革宋〕〔韩娱之灿〕〔茅山遗孤〕〔都市绝品仙医〕〔网游之三国超级领〕〔神医弃女:冷王的〕〔BOSS大人,心尖宠〕〔诸天最强BOSS〕〔一遇慕少爱终身〕〔官运红途〕〔兽世修仙:当神棍〕〔官路风月〕〔逆天狂妃:杠上冷〕〔暖妻入怀:禁欲老〕〔神魂丹帝〕〔蜜婚365天:男神老〕〔帝国巨星〕〔军爷有色之娇妻难〕〔神级高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36.治不治?
    此为防盗章, 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外婆上辈子做了手术, 只多撑了一年。外婆死了以后,她是想过离开秦骁的。他贪恋她的容颜和肉|体, 但是她跟着他一年, 什么都没有要。

    他送的房子车子珠宝,她通通又还回了秦骁的账上。

    他付了外婆手术的费用,加上一年的看护费, 一共七十二万四千八百块。苏菱虽然从来没提过,但她心里有杆秤, 拎得门儿清。

    她心想, 秦骁这样的人,不但有钱,还有副好皮相, 他换个情|妇再正常不过了。于是她提出要离开, 那时候她也就二十岁,以后好好工作, 这钱慢慢还肯定能还上的。

    但是苏菱没想到,秦骁发火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你把你自己当什么?把我当什么?”

    她有点害怕, 但是心里又觉得好笑, 能当什么?情|妇呗。

    他金屋珍馐养着她, 想要她的时候她不能说不。

    她一开始也不是没反抗过, 她又抓又挠, 哭了也求了, 但是都没有用。他情动到极致的时候,就会哄着她,“菱菱说爱我。”

    她抿紧了唇,从不开口。

    她清楚知道自己充其量是个玩具,顶多是他比较喜爱的玩具。她不爱他,也不可能会爱上他。到24岁死的时候,她都不曾说过一句爱他。

    但是她提出要离开第二天,几乎是刚刚踏出秦家别墅,就接到了舅妈的电话。

    “小菱,舅妈从来没有求过你,但是这次舅妈求求你,能不能救救你舅舅……”

    苏菱的舅舅倪立国,农村出生,在倪浩言八岁的时候,去l市当上了一个小公司的职员,慢慢攒了点钱。后来买了房子,还把外婆和苏菱接过去住。

    倪立国自私虚荣注重名声,贪图小便宜。

    但对苏菱而言,舅舅一家人对她是有恩的。

    倪立国在他那公司里工作了快十年,却在如今犯了个致命的错。他沾了赌。

    债主涉了黑,欠债将近两百万以后,倪立国怕死,偷偷挪用公司的钱堵上了。但是他那点手段,很快就被发现,公司报了警,现在倪立国被抓了。这是犯罪,要是上了法庭,倪立国肯定是要坐牢的。

    “要是你舅舅进去了,我们这家子也就完了,浩言和佳楠还在念大学,你让他们以后怎么办。舅妈求你,你救救他……”

    但是她怎么救呢?

    他们都忘了,她这个年纪,也是该在大学念书的。表弟表妹是人,她就不是了吗?她只想清清白白地活着。

    然而电话里的哭求声,几年的收留之恩,让她回过了头。

    秦骁就坐在沙发上,他目光冷沉,一直看着她。他什么都知道,所以单单只是看着她。

    苏菱,你怎么选?

    苏菱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这辈子她身上太多枷锁,活得太不容易,生活向来半点不由人,她想挺直脊背,然而只能被压着低头。

    秦骁问她:“还走吗?”

    “不走了。”

    “过来。”

    她过去,秦骁狠狠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他身体紧绷得厉害,控制着力道,没舍得咬出血。

    她不说话,眼眶却悄悄湿了。

    然而苏菱知道,这个世上没有谁有义务无条件对一个人好。她求秦骁,受了他的好,就再也走不了。

    此后她一直没再提过离开的事,直到断了腿。

    许久没出现的倪浩言,沉默着要带她走。

    她伏在少年的背上,似乎要把一辈子的苦痛都哭出来。

    苏菱记得小学时,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苏菱认认真真写:我想胆子大些,勇敢活泼一点。

    重生以后,这愿望就明了多了,她想活得不那么窝囊。

    首先就不能让舅舅这件事发生,按理说这是一年后的事,不必着急。但赌博这种事,虽一掷千金,却总该有个由头。两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应该是赌红了眼,或者……压根儿就是被人阴了。

    秦骁有嫌疑,他本就不是什么磊落君子。

    她早做准备,才能不让舅舅犯错。

    想象是很美好的,那种小说里面,女主角重生以后,分分钟逆袭虐渣,赚钱开挂,走上人生巅|峰。但是苏菱……

    她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

    演戏还不敢在秦骁眼皮子底下演。

    舅妈和倪佳楠不太喜欢她,舅舅和她也不亲,唯一一个她心里亲近的倪浩言,过两天就要高考,再怎么也得等他考完。

    还有外婆老了,她得赚点钱预防外婆病发。

    苏菱心里很急,但她没有资源,也没有背景,只能关注一下哪里在招募群演或者配角。

    大二这年课比较多,苏菱选的课程包含了音乐、舞蹈还有影视。

    由于拍戏有时候要在水下拍,他们学院还强制性加了游泳课。

    周五这天下午就是游泳课。

    六月b市刚好比较热了,游泳课很受学生们欢迎。然而这一部分人不包括苏菱。

    大学比较人性化,男女泳池是分开的,中间隔了磨砂玻璃。只模模糊糊看得清轮廓。

    云布不在,意味着苏菱只能一个人去上课。

    她去换衣室换了泳衣出来,刚好遇到同系的几个女生,其中还有两个熟人——室友赵婉婉和前几天说她坏话的谭晴。

    苏菱一出来,几个女生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泳衣很保守,裙摆在膝盖上面一点。但是不妨碍她吸睛,奶白的肤色,在日光灯下白得耀眼,纤细的小腿笔直,手臂纤弱,还前凸后翘的。

    女生们暗暗咬牙,这就是天生遭嫉妒的资本,同样是表演系,衣服一脱,她们比起苏菱就跟田里淤泥似的。只能庆幸苏菱不爱显摆,平时大热天也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苏菱被她们炯炯看着,不自在地蜷缩了下脚趾,抿了抿唇往外走。

    谭晴往她的脚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羡慕。上游泳课苏菱换了拖鞋,雪白的脚就露了出来。她脚生得秀气,刚好35码,脚趾圆润可爱,指甲没有涂指甲油,却泛着淡淡的粉。倘若手掌大些,多半就刚好可以一握。

    一双玉足当真生得精致可爱。

    同伴们又开始日常“黑苏菱”了,谭晴皱了皱眉,这次听着竟然觉得烦:“好了,别说了,说得再厉害也没人家美。”

    女生们齐齐噤声,有些尴尬。

    学院在泳池前放了一个装手机的袋子,每个人一个编号,手机对号入座,苏菱刚刚游了两圈手机就响了。

    她只能上去接电话。

    恒温游泳馆空旷,苏菱她皱了皱眉,小声询问:“喂?你是谁?”

    她说话时语调越低越软,轻轻的,像要挠在人心上。

    那头低低啧了一声:“你赵构哥哥啊。”

    男人音调压着笑,透出浓浓的恶劣。苏菱哪能不知道他是谁,她先是一惊,然后强迫自己镇定镇定!稳住不要慌,她咬牙小声说:“你打错了。”

    “苏菱,再喊一声来听听,给你个女主角玩。嗯?”

    她先红了脸,然后气红了眼,不受控制地就想到秦骁前世最爱说的一句话——菱菱叫得真好听。

    苏菱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这个神经病又看上了她。但她早就想骂他了,反正都要完蛋,于是她鼓足了勇气:“你这个流|氓!”

    同学们都在,她不敢骂太大声,憋红了脸,企图用小声而愤怒的语调来表达自己对他的厌恶。

    骂人都不会骂,跟撒娇似的。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苏菱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她被秦骁逗猫一样的态度气得头脑发晕,直接把电话挂了。去你见鬼的女主角,谁爱当谁当!

    苏菱思来想去,把手机关了机。她冷静下来,又觉得后怕,她有点儿后悔了。

    秦骁阴晴不定的,她都骂他了,万一那是气极反笑,就真的太可怕了。如果不是,那他挨了骂都笑得出来,也是脑子有病。

    两个都不是好结局,她坐在泳池边,情绪低落,开始思考得罪秦骁的一万种可怕后果。

    女生们陆陆续续游完上岸,一个女生换好衣服出去,又风风火火跑进来:“卧槽,外面有个大帅哥!”

    这话引得女生们一阵笑:“有多帅?”他们新闻传媒类专业的,别的不多,就帅哥美女多。

    那个女生木着脸:“不知道有多帅,戴着墨镜的。”

    “……”那你说个鬼。

    “然而穿着l.d的定制衬衫。”

    “!”好的确实帅。

    好歹上了品牌课,l.d是什么大家是知道的,一件衬衫六位数,穿得起的都是钱多烧得慌。外面那位,对于以后要混娱乐圈的学生们来说,就是活生生的、行走的金主。

    苏菱握着手机,全身僵硬。她她她……不不不是故意骂人的……

    下一刻她看看自己光裸在外的脚,瞬间头皮发麻。

    苏菱赶紧往更衣室跑。

    换衣服!穿鞋子!

    z大的更衣室一共八个,是公用的。苏菱找到自己装衣服的袋子的时候,里面空空如也。她一看鞋柜,果然鞋子也没了。

    她瞬间明白过来,有人在整她。

    日光灯刺眼,她拿着空荡荡的袋子,仿佛无处遁形。

    她眼睛涩得发疼,难以控制的有些委屈。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这时管理员的声音响起来:“请同学们尽快离开游泳馆,工作人员要清场换水了。”

    他脑子好用,不像她这么天真。

    苏菱最后总会晕乎乎地被他骗着答应很多霸王条款。

    比如戴脚链。

    珍珠、蓝宝石、红玛瑙的她都戴过。

    说起来羞耻,回想起来也羞耻,偏偏秦骁脸皮厚,他根本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她最怕的,其实就是二十七岁的秦骁。匪气重,做事太霸道。如今她站在这里,单单看他一眼,就生出了退意。

    秦骁侧过头,她连忙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

    毕竟是学表演的,她解除了危机也就没那么局促。

    苏菱背着自己的小包。

    她背不惯单肩和挎包,从幼儿园念到大学,她都背的双肩包,包包是黑色的,耐脏。谈不上什么审美不审美,苏菱穷惯了,向来不计较这些。

    上面有一只粉色的毛绒兔子,书包上自带的。

    许是学艺术,她站着的时候脊背很直,看起来非常有气质。

    苏菱说:“谢谢了,衣服和鞋子的钱我给你。”

    她不太擅长交际,说完就眼巴巴看着他,企图从他嘴里吐出一个数字,然后从钱包里给钱。她的想法很朴实,虽然……可能给不起,但是可以打欠条,赚了钱再还他。

    这辈子欠谁都不能欠秦骁,他霸道地很,欠了他东西,就得是他的人。

    她不世故,秦骁却是在商圈混大的,自然明白她是个什么意思。他笑了一声,出口却不正经地很:“要不你过来,我亲一下嗯?”

    她睁大眼睛,也不想什么还钱不还钱了,拔腿就往门边跑。

    秦骁伸手,刚好抓住她的书包。然后慢悠悠绕到她面前:“跑什么?”

    她比他矮一个头,抬起眼睛秦骁才看到她眼眶红红的,仿佛要急哭了。

    秦骁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呆萌的少女,他说什么她都信。

    秦骁眼里带着笑意:“不是要还钱吗?”

    她挣扎的幅度小了一点,“多少?”

    “这个给我行不行?”他指了指她书包上的兔子。

    苏菱摇头。

    “这么小气的啊?”

    她脸蛋很红,有点急:“那个……它不值钱的。”

    书包才四十几块钱,那个娃娃顶多两块钱。

    她听见男人低低的笑声:“我就喜欢它怎么办?”

    他这是什么癖好呀!

    他靠太近,苏菱后退,秦骁看出她的抗拒,于是只是伸手:“给我。”

    命令式语气了。

    苏菱有点怕,她犹豫了一下,把兔子解下来递给他,然后怯生生问:“我可以走了吗?”

    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苏菱额发有点湿,她发质软,泳池沾了水,现在还没干。齐刘海看起来又萌又乖。

    秦骁一手拿着她的兔子,另一只手几乎不受控制的,想摸摸她头发。

    她看懂他的意图,眼神骤变,受惊一般,飞快往外跑。

    秦骁这次没拦,他轻笑一声,走出去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怕什么,他心想,他一根手指头都还没摸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