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傲娇先生〕〔总裁老公,宠宠宠〕〔二货小王爷〕〔就是个普通人〕〔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神武傲天决〕〔万古金身〕〔变身吃货少女啦〕〔正气冲宵〕〔末世之长歌行〕〔都市之异变修仙者〕〔万鬼吞噬系统〕〔科技研究基地〕〔电影教师〕〔公子撩宠异能妻〕〔三国之弃子〕〔傅先生,偏偏喜欢〕〔混沌幽莲空间〕〔重生神医娇妻:首〕〔最强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34.病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苏菱不接,这个发展让她有点崩溃。

    郭明岩她自然是认识的, 可以用七个字来形容:人傻钱多双商低。

    上辈子秦骁把她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自然不许郭明岩和她有什么接触。而前段时间,郭明岩被她的女鬼妆吓到, 那副嫌弃的表情让苏菱印象深刻,怎么突然就……凑上来了呢?

    她双手背在身后:“我不认识您,请让一让。”

    “欸……我那个……我叫郭明岩,苏菱,你叫苏菱是吧?”

    郭明岩嗓音不小,在准备试镜的女生好几个都抬头看过来了。郭明岩拦在门口,不让她走。苏菱有点急,她一急生理性红眼眶:“您让一让呀。”

    郭明岩呆呆盯着她水葡萄一样的眼,魂都要飞了:“哦……哦。”

    可是苏菱还没踏出门,他又反应过来, 拉住她的手臂:“你要去哪里?不是要试镜吗?”

    掌心的手臂纤细,哪怕隔着灰色的长袖衣服, 他都觉得温温软软。郭明岩一看她这身灰扑扑的衣服, 下意识就拿钱夹:“我给你买衣服好不好?”

    他不会追女生, 但他穷得只剩钱。他已经成功地把花钱变成了本能。

    “不用。”苏菱甩开他, 这样大的动静,刚好被导师陈帆逮个正着。

    陈帆只看见苏菱在门口和人争执, 他虎着脸过来, 心里对苏菱的印象分一降再降, 这个学生怎么了?以前最省心,如今却频频出幺蛾子。

    他没看到门那边的人,本来打算过来呵斥一顿,结果一过来就看见了手里还拿着玫瑰花的郭明岩。

    陈帆一下子脸笑成了菊花:“是郭少啊,您怎么来了?”

    郭明岩直起腰,把那只拉了苏菱的手藏到背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至今那种感觉还清晰,他情不自禁捻了捻手指,又觉得这个动作实在是有毛病,赶忙把手放下来。郭明岩早就查了这个姑娘叫什么名字,当即咳了咳:“我来看苏菱试镜。”

    苏菱抬起眼睛,有一瞬她想给这个二傻子来一刀。

    陈帆眼神微妙,他对苏菱的印象指数瞬间上升好几十个百分点。看来是他看错了,苏菱是个会来事的啊。

    陈帆很上道,温声对苏菱说:“那你一会儿好好演,别让郭少失望。”

    苏菱低下头:“陈老师,我不舒服,可以先回去吗?”

    陈帆皱眉,这么好的机会,苏菱是瞎子吗?他刚想劝劝她坚持,郭明岩就忙道:“好的好的,你不舒服我送你回去啊,不就是一个女配试镜吗?你想演什么和我说,我帮你搞定,咱们不试了。”

    里面竖起耳朵偷听的同班同学直面了走后台现场,脸都要变青了。

    苏菱感受到周围的恶意,有种浓重的无力感:“不……”

    “不行。”男人语调冷幽幽的,秦骁双手插裤兜里,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让苏菱赶紧低了头,他似乎是在笑,目光落在她身上,出口的话却不太好,“怎么?别人靠演技,你靠脸?”

    “骁哥,不是,我……”郭明岩有点儿急。

    “你闭嘴。”秦骁说,“我在和她说话。”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始终低着头,双手绞紧。

    “对不起。”苏菱讷讷开口,声如蚊蚋。她再了解不过这个人,顺从总比忤逆好。“您说得对,我没有演技。所以我不……”我不试镜了。

    “该你了。”秦骁说,“有没有演技,我说了算,过来。”

    秦骁说话压根儿不知道什么叫请求或者询问。

    苏菱觉得头顶天空灰蒙蒙,她垂头丧气,像只引颈受戮、快要认命的鹌鹑。

    秦骁看了她一眼。

    苏菱被强迫试镜,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试镜还可以被强迫的。她生无可恋,也不敢抬头看他。呆站在几个导演面前,不动也不说话。

    她想最后挣扎一把,就像那种,上课被老师抽问,但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傻站着,最后老师都会叹息着说:算了,你坐下吧。

    秦骁都还没见过她呢,万一他不耐烦,也可能会说:算了,你滚吧。

    然而秦骁眉宇冷峻,开始挽袖子。

    下面好几个导演不明觉厉,但秦骁是投资商,一时间导演们都不敢说话。秦骁哼笑一声,问他们:“她演什么?”

    《十二年红尘》的导演给他解释:“苏小姐演女配阮黛,这一幕是讲她知道男主已经对女主生了好感,心慌之下,决定去勾|引男主。”

    “嗯,我和她搭戏,没问题吧。”

    导演哪敢有问题:“没问题。”

    “我需要做什么?”

    “您坐那里,阮黛会来勾|引您,您拒绝就可以了。”

    “拒绝?”秦骁笑了。

    “是。”

    “开始吧。”

    从头到尾,苏菱连个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他们就把一切拍板完了。

    这部剧里男主赵构是个温雅王爷,然而秦骁往那里一坐,痞气劈天盖地。他手指点着道具桌案,气质有点儿野,轻飘飘地喊她:“愣着做什么,过来。”

    导演心里想,这什么鬼东西,台词不是这样的。而且这一幕是女配勾|引,不是男主强抢民女。但是他们秦总不是科班出身,这样……勉强也行吧。

    苏菱害怕得想哭。

    毕竟当年演过,这一场她还记得:阮黛是丞相的女儿,出身高贵,来勾|引赵构时,还并没有黑化。十六七的小姑娘,带着羞涩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势要把那个青|楼出身的女主比下去。

    她点了熏香,喊赵构哥哥,眸中是伪装出来的天真,然后装作不小心跌在了男主怀里。攀附在赵构怀里的阮黛柔弱无骨,泫然欲泣,赵构却冷若冰霜,一把将她推了出去:“阮小姐,自重。”

    后来催情香发挥作用,男主吩咐下属去找女主,阮黛白费心机,还为别人做了嫁衣。

    然而苏菱现在就是这个阮黛,她久久不动,冷汗直冒,秦骁眯了眯眼,快要发火了。

    苏菱更怕他发火,他发火的结果是,折磨完人,不做也得照他的意思做。在他冷笑一声以后,她动了。

    她走到他斜方,弯下身子,素手纤纤,做出点熏香的动作。她点好香,抬起头,原本该笑的,可是秦骁不按剧本走,没有看书,而是在看她。

    于是原本一声柔情百转的赵构哥哥,她吓得嗓音都在抖:“赵……赵构哥哥……”

    那声哥哥在他听来,实在缠|绵。

    他笑了:“嗯?”

    苏菱腿都吓软了。但是她灵机一动,原本绊倒的动作偏了偏,往他的椅子上磕,她受了伤,总不能再接着演。

    秦骁冷嗤一声,手一横,直接揽住她的腰。

    他也不需要怎么用力,她就坐在了他的腿上。秦少强行掰回了剧情。

    苏菱已经傻眼了,她抬起头,惊恐地看着他。离这么近,他第一次看清她的模样,那双眼睛干干净净,比水晶还美。她总是低着头,如今抬起头,他终于把她和照片里的少女重合起来。

    还好小的样子,他想起她才十九。

    纯真青涩得不得了,又怕又怯的,他感受到她在发抖。圆滚滚的眼睛,里面都装了他的面容。

    秦骁弯了弯唇:“阮黛。”他大发慈悲,打算帮她接个戏,干脆喊她剧里的名字,“你是来做什么的?”

    苏菱走不了,只能接完台词:“赵构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苏菱忍着羞耻,小声道,“我是你的……你要了我吧。”

    秦骁,你放了我吧。

    男人低笑出声,苏菱慢慢僵硬,她感受到了,抵着她臀|部的地方起了变化……

    他硬了。

    她脸色白了,不管不顾开始挣扎。秦骁啧了一声,放开了手。她连忙站起来,退了老远。冲所有人鞠了个躬,推开门跑了。

    这回秦骁没有再拦。

    秦骁也不起身,他淡定地双|腿交叠。

    他喝着秘书端过来的茶,问一旁看呆了的导演:“我演的怎么样?”

    导演能说什么?面对资本主义,他只能干巴巴地恭维:“非常好。”

    然后导演听见男人轻嗤一声:“剧本不合理。”

    “哪里不合理?”导演虚心求教。

    秦骁不答。

    你让老子拒绝?这他|妈是个男人谁能拒绝?

    不会抱怨太阳大,也不会抱怨等太久。

    这让被她等待都成了一种幸福。

    秦骁抿了抿唇,她等的是郭明岩。

    暖风轻轻抚过她的额发,她不说话时,看上去更乖巧。

    他心里又烦又乱,就那么讨厌他?宁愿去找郭明岩也不找他?

    他烦躁的时候就想抽烟,可是从兜里摸出打火机,他又鬼使神差放了回去。

    他突然有种可怕的想法,会不会只要他改掉了所有的毛病,她有一天也会这样安静地等他?这他.妈见鬼的想法突如其来,愈演愈烈。

    秦骁摸出手机:“郭明岩,过来。”

    郭明岩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门口,秦骁把卡给他,一并说了密码。

    “你去给她。”

    郭明岩懵逼:“啊?我?你为什么不去?”

    秦骁说:“问那么多做什么,快滚。”

    郭明岩晕乎乎地拿着卡走出去,身后灼灼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他完全笑不出来,然后把卡递给苏菱。

    苏菱满眼感激,冲他鞠躬:“郭少,谢谢您,我一定会尽快还上的。”她从小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提前写好的欠条,上面还摁了手印,递给郭明岩。

    郭明岩心虚得不得了,含含糊糊道:“嗯嗯小事,不用还了。”

    苏菱坚持,他只好接过来欠条塞兜里,然后说:“哦对了,密码130430。我先进去了啊。”

    他跑得飞快,像是有鬼在撵,苏菱听到密码以后愣在原地。

    她往连城的大门看,但是什么也没看到。

    苏菱垂下眼睫,看着手中这张卡。

    秦骁的。

    她顿时心慌。她知道130430意味着什么,13年4月30日,她初遇秦骁的日子。上辈子秦骁给她的金卡就是这个密码,她一分钱没花。

    不会有这么巧合的密码。

    所以这张卡是他想给她的。

    她攥紧手中的卡,心思复杂难言。她想装作不知道,但是从小到大受的教育和她品性又不允许她这样做。

    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

    苏菱有几分茫然,想到外婆还在医院等救命钱,她也没得选择,轻轻抿了抿唇,离开了这里。

    郭明岩一进去,就对上了秦骁冷飕飕的目光。

    郭明岩简直想死,让他去送卡的是骁哥,回来这幅要杀人样子的还是他。太他.妈可怕了。这是什么操作啊?

    秦骁伸手:“拿来。”

    “什么?”

    “她的东西。”

    郭明岩想起那张欠条。他连忙从兜里掏出来给秦骁。

    那欠条被郭明岩心慌之下揉得邹巴巴的,秦骁展平,上面的的字迹清秀端正,他放进了胸.前的衬衫口袋里。

    郭明岩目睹一切:“……”他心里有种和之前贺沁一样难言的感觉,“你认真的?”

    秦骁不回答。

    胸腔处一张薄纸,烫得他心口发疼。他记起她说讨厌他时的认真,脱口想骂一万个词,心里却软成一滩泥。

    算了,他心想,和她计较个什么劲。

    ~

    苏菱打算去转账的时候,才发现卡里整整五百万。

    她有些呆愣,又觉得有钱就是任性。

    她最后还是打给了倪浩言,少年声音喑哑:“苏菱?”

    “你把账号发我一下,我把外婆的手术费打过来,然后我买票回家。”

    倪浩言守了一晚的夜,闻言惊醒了几分:“你哪来的钱?”

    苏菱沉默片刻,她不太习惯撒谎,一撒谎耳朵尖都是红的,好在倪浩言看不见,她道:“我接了一部电影,女二号,和剧组那边说了下情况,钱就提前打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阴倌法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