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横推诸天万界〕〔汉祚高门〕〔网游之月球战争〕〔公子撩宠异能妻〕〔无限寻真〕〔穿越之皇帝是怎样〕〔画满田园〕〔风华不见雪月〕〔终焉异世启示录〕〔轮回开端〕〔农门丑妇〕〔大肚王〕〔铁血趟大明〕〔开挂恋爱系统(快〕〔都市圣医〕〔红楼大官人〕〔大道洪炉〕〔一号警官〕〔泰山压顶〕〔星际超级生物文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32.签约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不会抱怨太阳大, 也不会抱怨等太久。

    这让被她等待都成了一种幸福。

    秦骁抿了抿唇, 她等的是郭明岩。

    暖风轻轻抚过她的额发, 她不说话时,看上去更乖巧。

    他心里又烦又乱,就那么讨厌他?宁愿去找郭明岩也不找他?

    他烦躁的时候就想抽烟, 可是从兜里摸出打火机, 他又鬼使神差放了回去。

    他突然有种可怕的想法, 会不会只要他改掉了所有的毛病,她有一天也会这样安静地等他?这他.妈见鬼的想法突如其来,愈演愈烈。

    秦骁摸出手机:“郭明岩,过来。”

    郭明岩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门口,秦骁把卡给他,一并说了密码。

    “你去给她。”

    郭明岩懵逼:“啊?我?你为什么不去?”

    秦骁说:“问那么多做什么,快滚。”

    郭明岩晕乎乎地拿着卡走出去, 身后灼灼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 他完全笑不出来, 然后把卡递给苏菱。

    苏菱满眼感激,冲他鞠躬:“郭少, 谢谢您, 我一定会尽快还上的。”她从小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提前写好的欠条,上面还摁了手印, 递给郭明岩。

    郭明岩心虚得不得了, 含含糊糊道:“嗯嗯小事, 不用还了。”

    苏菱坚持,他只好接过来欠条塞兜里,然后说:“哦对了,密码130430。我先进去了啊。”

    他跑得飞快,像是有鬼在撵,苏菱听到密码以后愣在原地。

    她往连城的大门看,但是什么也没看到。

    苏菱垂下眼睫,看着手中这张卡。

    秦骁的。

    她顿时心慌。她知道130430意味着什么,13年4月30日,她初遇秦骁的日子。上辈子秦骁给她的金卡就是这个密码,她一分钱没花。

    不会有这么巧合的密码。

    所以这张卡是他想给她的。

    她攥紧手中的卡,心思复杂难言。她想装作不知道,但是从小到大受的教育和她品性又不允许她这样做。

    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

    苏菱有几分茫然,想到外婆还在医院等救命钱,她也没得选择,轻轻抿了抿唇,离开了这里。

    郭明岩一进去,就对上了秦骁冷飕飕的目光。

    郭明岩简直想死,让他去送卡的是骁哥,回来这幅要杀人样子的还是他。太他.妈可怕了。这是什么操作啊?

    秦骁伸手:“拿来。”

    “什么?”

    “她的东西。”

    郭明岩想起那张欠条。他连忙从兜里掏出来给秦骁。

    那欠条被郭明岩心慌之下揉得邹巴巴的,秦骁展平,上面的的字迹清秀端正,他放进了胸.前的衬衫口袋里。

    郭明岩目睹一切:“……”他心里有种和之前贺沁一样难言的感觉,“你认真的?”

    秦骁不回答。

    胸腔处一张薄纸,烫得他心口发疼。他记起她说讨厌他时的认真,脱口想骂一万个词,心里却软成一滩泥。

    算了,他心想,和她计较个什么劲。

    ~

    苏菱打算去转账的时候,才发现卡里整整五百万。

    她有些呆愣,又觉得有钱就是任性。

    她最后还是打给了倪浩言,少年声音喑哑:“苏菱?”

    “你把账号发我一下,我把外婆的手术费打过来,然后我买票回家。”

    倪浩言守了一晚的夜,闻言惊醒了几分:“你哪来的钱?”

    苏菱沉默片刻,她不太习惯撒谎,一撒谎耳朵尖都是红的,好在倪浩言看不见,她道:“我接了一部电影,女二号,和剧组那边说了下情况,钱就提前打过来了。”

    倪浩言不好糊弄,他音调高了些:“什么电影?你一个大学生,又没背景的,谁会给你这些资源?”

    她心中微怯,但这个时候必须说服倪浩言让外婆先做手术。

    “系里一起去面试的,我运气好,被导演选上……”

    “苏菱。”倪浩言咬牙,“你别骗我。”他心中隐有不安,这个表姐是怎么样一个尤物,她自己不自知,但作为一个男性,他再清楚不过。

    苏菱讷讷:“哪有骗你呀。”

    倪浩言语气强硬起来:“你要是敢做什么傻事,外婆哪怕好了,也会生生被你气死。”

    苏菱也生气了:“你怎么诅咒外婆!你不给账号我找舅舅!”

    倪浩言无奈,她能不能找对重点?他知道她不开玩笑,正经得可爱,生怕她真的去找他爸,当下无奈软下语气:“是我错了,你别生气……表姐。”

    喊出表姐两个人,他心里怄得发慌。但苏菱心软,果然也不气了,只催促道:“你把账号发过来呀,然后去医院签字,让外婆赶紧做手术,我订今晚的飞机,马上就回来。”

    倪浩言心里郁闷死了,他惶惶不安,第一次恨自己生得晚,没半点分担的本事。

    苏菱太招人,又在千里之外,他就是想了解些什么也做不到。

    他发了账号,然后叮嘱她道:“你路上注意安全,不要急,外婆这里我守着的。”

    “知道的。”

    苏菱用身上剩下的所有钱买了机票,卡里四百多万她一分没动。

    她握着这张卡,就像拿着烫手山芋。

    唉,真烦。

    苏菱凌晨两点到了l市,她匆匆赶去市医院的时候,就看到倪佳楠在和倪浩言争执。

    “苏菱哪来的钱,你老实说,她是不是干了什么不正经的事?”

    倪浩言甩开她的手:“你烦不烦,她是你表姐。”

    “倪浩言,你不是一直不认她吗?现在跟我和妈唱反调,还和苏菱串通花了这么大一笔钱给奶奶做手术!你搞清楚,是我们家养大了她,她赚了钱却一点也没寄回家里,如今一出手就是五十多万,她这种没良心的白眼狼……”

    她还没说完,苏菱就走了过来。

    “倪佳楠。”苏菱出声。

    倪佳楠愣住,苏菱从来没有用这么冰冷的语调和她说话,倪佳楠冷笑:“怎么,你敢把我怎么着?”

    苏菱抬起手,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苏菱娇软,打人并不痛,但是这一巴掌无疑把倪佳楠的自尊狠狠放在地上踩。

    倪佳楠捂住脸颊,尖声道:“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苏菱只觉得心里烧了一团火,积压了两辈子的惊愤让她气得微微颤.抖。这一巴掌,她早就想打。前世为了他们倪家一家人,她葬送了自己的一辈子。

    她自己并未花秦骁什么钱,也不曾主动要过什么。

    但她知道倪佳楠从秦骁那里得的好处岂止千万!仗着她是苏菱的表妹,央着秦骁让她进入上流圈子,嫁给了一个富二代,后来受不了老公花心,又舍不下荣华富贵,竟然出.轨。

    那家人质问她的时候,她还理直气壮地说她表姐是秦骁情.人,人家敢怒不敢言。

    但是苏菱也因为这件事,名声一再被人轻贱,苏菱那一辈子活得何其窝囊,和倪佳楠脱不了干系。

    后来还是秦骁怒了,轻嗤着让倪佳楠滚过来给苏菱认错。苏菱看着声泪俱下认错的倪佳楠,觉得分外讽刺,这就是亲人,无视她的血泪,把一切都当做理所应当,却让苏菱再难挺直脊梁。

    此时她看着倪佳楠,音调虽低,却透着寒意:“我和外婆,没有花你们倪家一分钱 ,虽在倪家住了十年,但外婆出了三十万给你们买房,拿来交房租也远远够了。我赚了钱凭什么给你们?我外婆,也是你奶奶,你们舍不得这五十八万,我来想办法,但是你现在这幅嘴脸,还记不记得这是在她病房外?”

    苏菱的手指向那扇门,倪佳楠从没想过苏菱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还是那个娇怯的、躲在门后看他们的布衣小女孩儿吗?

    倪佳楠被她的气势吓了一阵,反应过来又想着还手。

    倪浩言拉着她,怒斥道:“倪佳楠,你够了!”他忍不住去看苏菱,她骂倪佳楠时,直接代指“你们”,她是不是也那样看他的?

    他一时有些心慌,只好道:“奶奶手术顺利,现在没有危险了,你进去看看她吧。”

    倪佳楠委屈又震怒,苏菱冷着神色,进了病房。

    倪佳楠气死了:“我才是你姐姐,你为什么那么护着那个小杂种!”

    倪浩言回头,神色冷得让倪佳楠发颤,他说:“你要不是我姐姐,我都想给你一巴掌。”

    倪佳楠抖着手指你你你了半天,最后哭着找田淑云去了。

    倪浩言沉着脸在病房外站着,像一尊雕像。

    苏菱凌晨四点才出来,她神色疲惫,先前还像只刺猬,此时却又变得柔.软起来。

    倪浩言却徒然心生怯意。

    他知道的,他们家对她从来不是很好,哪怕他……心里一点都不讨厌她,但是和她说话的语气却很凶。

    小时候还爱扯她辫子,她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从来不告状。那时他心跳很快,既盼着她反抗,又希望她能一直那么乖。

    她是不是,心里很讨厌他们这一家人?

    又或者,从来没有在乎过。有朝一日成为大明星,就会和他们再无瓜葛。

    他艰涩地开口:“苏菱,外婆醒了吗?”

    苏菱摇头:“没有呢,外婆睡着了。”她提起外婆的时候,嘴角抿出温柔的笑意。

    他看得心里更涩,两人相对无言。

    苏菱出来给外婆打热水,等她准备再次回去守夜的时候,倪浩言突然拉住她:“我……苏菱……你也那么讨厌我吗?”

    苏菱惊讶回头,然后倪浩言见她眼里带着笑:“不会呀,倪浩言。”

    他心中欢喜,眼里也漾出了喜悦。

    她却又轻又郑重道:“你是我弟弟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等她人走了好久。

    他才闭上眼,眼里的欢喜全消失了。

    他赌气地想,那你还不如讨厌我。

    秦骁看得有趣,嗓音却冷冷淡淡,他惯于命令人:“学啊。”

    少女抬起脸,再次僵硬地笑了笑。

    他看了好半晌,从她头发丝看到脚尖,最后冷冷道:“滚出去。”

    郭明岩安静若鸡,觉察到秦骁生气了,但谁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火。

    苏菱长舒一口气,她低着头,又走了出去。夜风拍打在她脸上的一瞬间,她终于松懈下紧绷得不像话的身体。

    她有点想哭。

    她摸摸自己脸颊,几乎没有一丝温度,她这个人也一样,从重生回来,冰冷僵硬得像一具尸体。

    她好害怕啊。

    可是她做到了,秦骁没有再表现出对她的兴趣。她现在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保持着清醒。轿车的鸣笛声交错,她终于有种改变命运的真实感。

    《青梅》里,她从赤足绝望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嗑药凶残的女鬼,他不像前世那样,目光死死黏在她身上。那么,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不会再被送到秦骁床上?后面的事情都避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他的吻好甜〕〔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