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箫声玉碎明月情〕〔极品神医〕〔权宠之将女毒谋〕〔我是个葬尸人〕〔你可能看了本假火〕〔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江湖风云令〕〔我的美女主播姐姐〕〔逍遥小地主〕〔霸道大帝〕〔重生家中宝〕〔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凌霄之上〕〔妃倾天下:王爷请〕〔菜刀通天〕〔绝世傻妃:战神王〕〔村长的后院〕〔风流村医〕〔孕妻当道:总裁深〕〔舰队司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30.封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请正版小天使补足比例或48小时后自动替换~  此时在片场看到意气风发的郑小雅, 苏菱皱了皱眉。

    “你也知道她吗?”云布拉过苏菱小声说八卦,“鼎鼎大名的影后, 但是为人恶心得要命。听说来剧组一个月,换了三个助理, 每个助理都受不了她。不知道她哪来的优越感,简直不把人当人看。”

    见苏菱沉默, 云布接着愤然道:“要真是什么高冷的人也就算了,偏偏还主动往我男神身边贴, 什么人呐!”

    苏菱诧异地看着她,云布一点下巴, 苏菱顺着看过去, 郑小雅站在纪崇身边, 离得太远, 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郑小雅脸上带着笑, 看着纪崇的表情也非常亲昵。

    苏菱心情很复杂。

    所以郑小雅现在是喜欢纪崇的?那为什么后来爱秦骁爱得死去活来的架势?

    而且……郑小雅家世虽然不错, 但是比起秦家来说, 就是天壤之别。郑小雅是怎么成为秦骁的未婚妻的?

    谜团太多,让苏菱有种上辈子白活了的荒谬感。

    苏菱抿了抿唇:“云布,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个剧,我真的不能参演。”

    云布呆了呆:“为什么?”

    “原因暂时不能和你说。”

    云布点点头, 也严肃起来:“好, 菱菱说不演就不演了。我待会儿给纪崇说一……”

    结果话还没说完, 纪崇和郑小雅就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云布赶紧道:“导演。”

    苏菱抬眸,正好对上了郑小雅的目光。

    郑小雅属于艳丽的长相,但是比起唐薇薇来说,风.情更甚。她原本在笑,看见苏菱以后笑容就僵了僵。

    郑小雅暗暗咬牙,她本来以为一个龙套而已,结果这龙套的姿色把她这个女主角都压下去了。那这个剧她还演什么演,当下就后悔了,纪崇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人?

    郑小雅笑道:“你很面生,还是学生?”

    苏菱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没演过戏吧,你会吗?”

    苏菱自然是会的,她不仅会,甚至当年演《十二年风.尘》的时候,被导演赞为天才。如果不是后来出了意外,她断了腿,也许几年后她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然而此时面对郑小雅,她说:“不会。”

    云布想着苏菱说不能参演的话,没有吭声。郑小雅眼里多了点轻视,然而她还是笑着,开玩笑一般对导演说:“刘导,那角色还挺重要的吧,新人你敢用吗?”

    那角色其实不重要,但刘导懂了郑小雅话里的意思。他看看眼前这个姿容绝色的新人,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也哈哈笑着说:“怎么不敢用,只不过这个角色暂时有人选了,小姑娘看着不错,下次有合适的角色来试试看?”

    苏菱礼貌地点点头:“谢谢您。”

    刘导心里很惋惜,他体态偏胖,心眼不坏,当了这么多年的导演,自然知道一个人要红有多难。特别是苏菱这样的,太好看不一定是好事,一是容易别人打压。第二倘若背后没有人护着,很多心思不正的都想沾一沾她。小姑娘看着乖巧干净,从穿着打扮来看也是没有背景的人,未来不知道得有多崎岖。

    纪崇一直沉默着,他如今还不是影帝,郑小雅却已经被提名最佳女演员了。他说不上话,眼里多了抱歉的情绪。

    郑小雅笑吟吟道:“纪崇,去吃饭吗?张导他们在连岳酒店那边订了位子。”

    纪崇温雅笑道:“却之不恭。”

    去吃饭,才会有资源,他们这样白手起家的人,只能死死抓住每个机会,才能往上爬。

    他们一离开,云布的难过和懊恼就表现出来了。

    苏菱看她这样子,心里一惊。“你……你喜欢纪崇?”不是偶像那种喜欢,是看心上人那种喜欢。她蓦然想起云布的死因——云布接了一部仙侠剧的女二号,她那几年很拼命,像是要努力赶上谁似的,结果威压断了,云布香消玉殒。

    这个人会是纪崇吗?

    好在云布一瞬换成了笑脸:“怎么会啦!爱豆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何况人家怎么看得上我!走,菱菱我们去吃饭。”

    苏菱心里担忧,这件事她得想办法弄清楚。她不会让云布死的!

    但是千算万算,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剧组究其根本,是秦骁的地盘。

    他的地盘,那发生了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苏菱和云布吃了饭回来,剧组这个点平时也是睡午觉的时间,然而现在那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云布敏锐地嗅出了八卦,“菱菱,走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

    “去嘛陪我去看看~”

    苏菱吃软也吃硬:“好吧。”

    凑近的时候,发现围观的群众表情非常微妙。

    苏菱一眼就看见了椅子上坐着的男人,她愣了愣,下意识就往人群里躲了躲。

    云布没见过秦骁,问周围演女配闺蜜的演员:“他是谁呀?”看起来好牛逼,全场皆站他独坐,大热的天,导演站他身边,汗珠子一直往下淌。

    然后云布抬眼一看,差点笑出了声。郑小雅站在正中间,明明已经非常狼狈,可是还是努力维持着得体的笑容。

    女演员回答云布:“听说是秦少,就是我们的投资商。”

    云布恍然,就是那个清娱的boss,秦家唯一的继承人,史诗级有钱人。

    秦骁让郑小雅脑袋上顶了一个花瓶。

    顶了二十来分钟,郑小雅脖子酸,手也酸。她何时被人这么整过。周围的人眼里都憋着笑,郑小雅咬牙,这辈子她也没这么丢脸过!

    秦骁懒洋洋出声:“手别抖,一千万。”

    那花瓶还是古董,价值一千万。

    郑小雅脸色发白:“秦少,我哪里得罪您了?”

    秦骁勾了勾嘴角,他这幅模样,看起来委实凉薄,但是又让人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他身上。他连回应都懒得给。

    云布看得爽死了:“我的妈,我男神快换人了!这特么帅死了啊,也不知道秦少这一出是为了个啥,要是为了我,洒家死也值得了。”她来剧组,不知道看了多少次郑小雅的脸色!

    苏菱:“……”

    秦骁突然回了头。

    苏菱对上他的眼睛,漆黑的眼,隐带笑意。苏菱赶紧垂头,有点心慌,她生怕秦骁这个混账在这个场合喊她名字。

    好在秦骁很快又转了过去,郑小雅撑得住,他却不耐烦了:“抖得跟筛子似的,这就是你选的女主角?”

    他们这个剧,女主角是体育竞技人物,平衡木天才。

    刘导赔笑:“您看?”

    “换了。”

    “那换谁?”

    秦骁笑了声,起身回头。苏菱如芒在背,他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她简直想打死这个混账!所有人都看着呢,她但凡还想活命,就不能和秦骁绑在一起。

    苏菱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洞!

    秦骁眼里带着三分笑意:“你觉得呢?”

    刘导以为他在问自己,心想这不是个送命题吗!他斟酌道:“您有推荐的人选吗?”

    苏菱真是怕了他,她没办法,只能抬眸对上他的眼睛,眼含哀求。她眼睛水汪汪的,里面的光又软又亮。

    秦骁愣住。

    她这个样子……他心里竟然有种难言的……快感。

    一时间甜得发慌。

    秦骁第一次怀疑自己,他怕不是个变.态?

    他别开眼,不再逗她,对刘导说:“你看着办,你是导演,问我做什么。”

    “是的是的。”刘导连忙应。

    苏菱松了口气。

    秦骁想笑,怎么胆子小成这样?他拿出一个信封,米黄.色的信纸,上面还有个笑脸图案。

    那东西简直不能再眼熟!

    苏菱几天前才把它寄出去,装了一万三千块的信封,她亲自填了清娱的地址。

    秦骁弯了弯唇:“这东西在你们剧组捡到的,是谁的自己过来拿,过时就公开征问。”

    苏菱:“……”她可不可以不去呀?

    她想想就害怕。

    苏菱心脏狂跳,她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破一个大洞,没有猩红的血液。

    台前轻柔的女声悠悠传来:“任那一场风华雪月,不过转瞬时光,我与你,倘若重来一回,再见不过是路人……”

    倘若重来一回,重来一回……

    苏菱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云布?”

    苏菱嗓音颤|抖,伸手去触碰云布的脸,肌肤温热,云布是活人。但云布分明死在了三年前,在拍戏时威亚断了,花一样的年纪,活泼的女孩就香消玉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他的吻好甜〕〔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