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刀破玄天〕〔夜鸦主宰〕〔王者大神之绝宠小〕〔假释者游戏〕〔王者荣耀主教练〕〔快穿王者:英雄,〕〔绝地求生之诸神之〕〔会穿越的掌门〕〔猎杀千年〕〔全能游戏设计师〕〔巨星泰瑞克〕〔直播在地下城〕〔我的舢舨能升级〕〔学院网游系统〕〔绝密试验档案〕〔主角清除系统〕〔都市之生存游戏〕〔苏醒的神明〕〔汉化大师〕〔快穿:猎食男主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29.因为你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苏菱眼眶发涩, 她哪来的戏?然而看见外婆期望的目光, 她笑着说:“《十二年风.尘》,才开拍呢, 进度比较慢,也许明年才会播了。”

    外婆枯槁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喃喃道:“明年……明年……我还等得起。”

    苏菱默然,下了飞机回到b市心里的难过仍然挥之不去。

    如果很多事注定发生, 那么明年这个时候,就是外婆去世的日子。外婆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苏菱成材, 然而苏菱却为了躲开命运不敢接戏。

    她的课和其他班换了, 现在回学校也没多大意义。

    她想了想,干脆打车去清娱。

    背包里还有张四百多万的卡,让她坐立难安。外婆能救回来多亏了它, 怎么也得亲口说声谢谢才是。

    清娱并非是秦骁的总公司,仅仅只是旗下一个影视公司。

    他十九岁辍学, 接管家族企业, 秦家家大业大, 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巨鳄。秦骁父亲去世以后,秦氏的股份一半在他手上,一半在他母亲文娴手中。

    苏菱不明白秦骁为什么要让郭明岩把卡送来, 他这样的人,做了什么恨不得她立马知道, 然后要挟和威逼齐上, 让她和他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做好事不留名, 这还是第一回。

    清娱的大楼上又一块很大的led屏幕,上面轮换当红小生和小花们的写真。

    上面的色彩印入她的眼睛,让她眼里多了一丝向往和光亮。

    秦骁从远处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她抬头仰望的模样。

    他也跟着看了一眼那屏幕,上面的女人是个叫陈什么的,秦骁记不清名字,只看报表的时候知道她最近貌似很红。但是远远没有她好看。

    苏菱会出现在这里,让秦骁很意外。

    他最近也是有毛病,反复往清娱这么个小公司跑。

    贺沁无奈出声:“秦少,您到底要不要过去?”

    怎么一副忽喜忽冷的模样。

    秦骁横她一眼,迈步向苏菱走了过去。

    他还记得那天她多绝情,因此此时冷着脸,直白得很:“找我有事?”

    苏菱乍一见到他有些慌,随即有些羞怯地点点头,她若是不欠他什么,自是能硬气起来,可是万没有受了人家的恩还甩脸色的道理。

    她拿出那张卡,冲秦骁弯了弯腰:“谢谢秦少,我会尽快还给您那五十八万的。”

    她态度好得让秦骁弯了弯唇。

    他随手接过这张卡把.玩,心想郭明岩这小子不靠谱啊,竟然给她说了,但好在看起来是件好事。

    他眼里带着几分笑意,“你怎么还?什么时候还?”

    苏菱咬唇,有点儿尴尬,她来回的机票花光了所有钱,现在书包里只有五十块钱和两个硬币,还有一张校园卡。

    但她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道:“三年之内我会还给您的。”

    她那双眼睛水盈盈的,他轻笑一声:“可是利息呢,利息怎么办?”

    她愣住,似乎没有想到利息这回事。但是利息是应该的,毕竟三年时间不短,她正色道:“您说得对。”转而脸颊微红,轻声问他:“那……那利息是多少呢?”

    秦骁一副沉吟的模样,低头看着她,她羞红了耳尖,请求道:“可不可以按银行那个利率算?”

    这是把他当成放高利贷的了?

    他勾了勾唇:“不行哦。”

    她联想到他的恶劣,脸色白了白:“那……那是多少?”

    见他伸手,她吓得后退一步。他低笑威胁道:“不许动,不然翻十倍。”

    她呆住,十……十倍?

    她是借了一个无底洞吗?

    他靠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熟悉却又出乎意料地淡。他不喜欢抽烟了吗?

    她有点儿害怕,最后还是没忍住别开了脸。想到十倍,又觉得心灰意冷。

    他轻轻握住她的长发,炎热的夏,她发丝微凉,柔.软得不可思议。他心底有东西蠢蠢欲动:“利息我要这个。”

    她睁大眼睛,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

    他哼道:“想还利息还是和我去剪头发。”

    这个好选,包包里五十二块钱替她做了决定,秦骁这男人爱好很独特,她惊怯开口:“剪……剪头发。”

    她又气又怕的模样让他忍不住笑。

    怎么就……这么软呢?

    她要是硬气一点……算了想象不出来,他能不对她动手动脚已经是最后的克制。

    清娱内部就有造型师,她紧紧拉着背包带子。看着前面男人颀长的背影,越想越怕。她小时候家里特别穷,外婆就会去卖头发,往往每次一头长发都会变成男孩子一样的平头。

    但是外婆不让她剪,她摸摸苏菱的头:“你乖,你头发太细又软,人家不要。”

    后来她才知道外婆是瞎说的,也是疼她的表现。

    苏菱喊他:“秦骁。”

    他回头。

    她倒也不是害怕变成平头,她怕成为“平头”没人愿意让她演戏,这样钱还不上,永无止境。

    “可不可以换个条件。”

    他笑得坏:“成。”

    她初初露出喜意,他上前一步:“吻我一下?”

    她憋红了脸,然后低头:“我要去剪头发。”

    秦骁被她萌死了。

    全然忘了人家多嫌弃他。

    苏菱坐上那个椅子的时候,跟坐上电椅一样惶恐。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欠谁都不能欠他。

    造型师很恭敬:“秦少,怎么剪?”

    秦骁说:“剪到这里,刘海平一点。”秦骁完全是直男审美,苏菱原本是碎碎的刘海,看着很柔美。造型师想笑,然而憋住了。

    他过去给惶恐的少女剪头发。

    造型师效率很高,他剪得很快,原本苏菱及腰的长发最后到了肩膀往下一点。刘海成了标准齐刘海。

    造型师原本以为不怎么样,结果苏菱剪完更乖更萌。

    给他打下手的助理小姐都想去捏人家脸了。

    苏菱自小审美有偏差,她只大致知道什么叫好看,但是程度认知不清。因此一直不知道自己和唐薇薇郑小雅这类人的颜值区别。

    她回头望秦骁,秦骁却别过了脸。

    很丑吗?她乐观地想,没关系的,好歹不是“平头”。

    她站起来,背上包包,问债主秦少:“我可以走了吗?”

    她好想走呀。

    秦少始终不看她:“走吧。”

    苏菱跟在他身后出去。

    清娱底楼很空旷,由于是明星大咖聚集地,安保措施做得很好。

    他们要转角的时候,苏菱还在算她三年怎么赚够五十八万。

    结果猛然被人扯进了怀抱。

    她下意识就要挣扎,他抱得死紧:“求你别动了成不成,就抱一下,你想要老子的命吗?”他.妈的忍不住啊,忍得太辛苦了。

    这才是真正从头发丝开始都在勾.引他。

    她吓死了,一点都不配合:“秦骁,你放开我。”

    他舍不得撒手,瞎哄人家:“抱一分钟,噢不十秒减十万行不行?”

    她气红了眼睛,他怎么还是那个德性!又霸道又无耻。

    她下了狠力气,一脚踩他脚上,他痛得吸气,然而只是把下巴搁她颈窝,离她更近。少女的发香清幽,像五月的栀子,他有种要醉溺在她身上的错觉。

    秦骁简直快疯了,妈的他想了一个多月了!

    苏菱挣不开,又气又羞,眼眶红了。

    他觉察不对劲,连忙松开她,才看见她泛红的眼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混账:“别哭啊,苏菱,你哭什么?”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秦骁没有哄过人,他说:“是我混账行不行?”

    “不用你还钱,之前都是逗你的。”

    “你不是踩了我一下吗?你高兴的话再打一下成不?”

    她抿唇,不让他看见自己通红的眼,径自往清娱的门口走。对于他而言可能只是无关紧要的游戏,对她来说却是死死把她往前世那条路上逼。

    秦骁追出去,看她坐上出租车走了。

    他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这他.妈怎么哄,她那副娇软的样子,他忍得住才有鬼。

    秦骁回到办公室,想起他刚刚看见的那双望着屏幕渴望的眼睛,拿出手机给贺沁打电话:“之前那场戏开始拍了吗?”

    贺沁秒懂:“《十二年风.尘》?”

    “嗯。”

    “没有的,导演给我说,原本是计划明年二月开拍。”

    秦骁:“这个月就拍。”

    贺沁不懂他要做什么,但是服从是她的工作:“好的,我联系一下那个导演。”

    秦骁挂了电话,看见桌上还端端正正摆着那只粉色兔子。

    他拿起来,轻轻啧了一声。他记起她老实认真地说它不值钱的模样。

    问那兔子:“有点良心行不行?”

    兔子不会回答,软趴趴的耳朵耷拉着。他回味那具又软又香的娇.躯在他怀里的感觉,笑着扯了扯它耳朵:“我输了,我无耻行吧。”

    台下的郭明岩吓得一口气没上来,爆了粗口:“我他|妈操,这什么鬼东西!”

    这还不算完,台上的女鬼开始嗑药了。她拧开药瓶子,仰头就灌。试着甩了甩鞋子,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鞋子穿得结结实实,并没有甩掉。

    她并不在意,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天花板。流泪的情节也没了,她开始表演嗑药以后的反应——在秋千上抽搐着翻白眼。

    没一会儿就断了气。

    郭明岩:……

    秦骁的一众狐朋狗友:……

    郭明岩看得目瞪口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辣眼睛的表演。他感觉胃隐隐翻滚,午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郭明岩连忙去看秦骁的反应,男人面无表情,看了台上好几秒,别过了头。

    郭明岩捂住眼睛:“天呐,这就是z传媒大学?”

    秦骁低低一笑,回过了头,对坐在自己身后的导师陈帆说:“贵校好得很,人才辈出。”

    陈帆盛怒惊诧的目光还没敛住,下意识辩解:“她排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一想到秦骁的坏脾气,连忙不敢再解释,改了语言:“晚上我让她给秦少赔罪。”

    秦骁还没表态,郭明岩立马接话:“把人拉远点,拉远点,赔个鬼的罪。”看着就伤眼。

    此时表演已经完了,陈帆想想刚刚看到的苏菱,怎么也没办法说出这其实是个清纯大美人的话。

    原本想讨好的人,竟然被得罪了个彻底。

    秦骁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眉眼冷然:“走了。”

    ~

    苏菱收拾好自己的背包,拉过一旁呆滞脸的云布:“我们回去吧。”

    唐薇薇目光奇异地看着还没有卸妆的苏菱,这个病秧子穷鬼是疯了吗?本来还剩个女神的名号,今天一过,就彻底成为笑柄了。

    两人走了老远,云布才低低出声:“天啦,菱菱你完了,陈帆会想打死你的。”

    苏菱回头,惨白的妆容下,露出温和的微笑:“没关系的。”

    云布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有关系啊,要是今天的视频流了出去,以后哪家的剧组敢用你。你的梦想怎么办?”

    苏菱愣了,梦想?五年的禁锢让她忘了,她原本是想成为大明星的。

    她努力学习,考上了传媒大学,一有空闲就去打工,来垫付高昂的学费。就是为了这个泡沫一样脆弱的梦想。

    苏菱轻轻地摇头:“试镜不会光看我今天的表现,我以后会更努力的。”

    云布显然绝望了,苏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满脸写着完蛋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开口:“可是今晚还有庆功宴。”

    秦骁砸钱请客,全院的导师和表演的学生都会去。

    苏菱的笑意淡了,她眼里染上三分冷:“我知道。”

    怎么会忘,上辈子就是在今晚,她被送上了秦骁的床,一觉醒来就变了天,原本平静的日子被打乱,她被逼得无路可走。可是她就连害了她的是谁都不知道。

    苏菱回寝室把表演的衣服换了,妆容她很满意,暂时不打算卸了,哪怕最终她还是会被害,这张脸就能生生把秦骁恶心透顶。

    她昏迷他都还有兴致睡,但总不至于连如今这幅尊容还下得去口。

    云布很愁,不住叹气。她怎么感觉苏菱睡了一觉起来,有哪里不一样了?苏菱一向胆小,难道是太怯场,才在舞台上搞砸了?

    苏菱不打算去晚宴,她好奇心不强烈,比起查清楚谁要害她,她更想安然无恙。

    她回寝室就睡在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紧:“云布,我不舒服,不去晚宴了。”

    然而没过多久,她的电话响了,那头是陈帆怒不可遏的语气:“苏菱,你怎么回事?马上过来。”

    苏菱声音闷闷的:“老师,我不舒服。”

    陈帆并不吃这一套,他知道苏菱是软柿子,捏起来不费劲:“你今天的表现就足够期末挂科了。过来道歉!”

    “好的。”她低低道。

    寝室的光昏暗,云布走之前为了方便她休息,把灯关了。她看着自己的手,纤弱无力,在暗色里莹白细嫩。就是她这幅模样,才导致所有人可以拿捏。

    别人不怕挂科,可是她怕。进入大学,她没有逃过一堂课,专业成绩一直是第一。

    同学在聚会的时候,她在图书馆看书。同学在看演唱会的时候,她对着舞蹈室的镜子一遍遍磨炼演技。

    就为了那八千块钱的国家奖学金。

    穷人是没有尊严的。

    她沉默片刻,换好衣服去酒店。

    夜风把她吹得一个激灵,她裹紧身上的外套,看着自己灯下被无限拉长的影子,不要怕,她告诉自己。他还没有喜欢她,日子就总会好起来。

    秦骁不是那么好见的,他高高在上惯了,不会来这些凡人的地方。

    她进入包间,环视一圈以后没有看到他,松了口气。

    苏菱对着陈帆和同系的同学鞠了个躬:“是我状态不好,抱歉。”同学们面面相觑,谁都不吭声。

    陈帆是系里出了名没风度的老师,他恨煞了苏菱,以秦骁的本事,要是肯帮他一把的话,无论是评职称还是抢资源都是小菜一碟,可如今都被这个平时乖巧的学生搞砸了。

    他不甘心。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把脸洗了,和我去道歉。”郭明岩说了不要去,可是秦骁没表态,男人只是摩挲了下自己的无名指,意味不明地笑。这群人中,真正要讨好的是秦骁,只要秦骁没明确拒绝,就还有希望。

    苏菱抬起头看向陈帆,眼睛干净清澈,透着幽幽的冷。

    她怀疑是陈帆把她送到秦骁床上的。可能排练节目的时候,他就已经打着这样的主意。不然她平时内向的性格,怎么也轮不到女一号。

    苏菱唇色苍白,如果顺利的话,她还要在z传媒大学呆一两年,陈帆是辅导员不能得罪。她想拒绝,可是在上辈子二十四年的人生中,她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

    秦骁太过霸道,不允许她从嘴里说出拒绝的字眼。她都快忘了怎么说不。

    苏菱只能迂回:“没有卸妆水卸不下来,陈老师,就这样去吧。”

    陈帆只想找个上楼的由头,皱了皱眉没有拒绝。

    他领着苏菱上了七楼:“这个圈子你懂的,哪些人能得罪,哪些人不能,你自己给我分清楚。要是学不会识时务,不如早点放弃。”

    他等了半天,身后的少女才轻轻应一声好的。

    他们进去的时候,唐薇薇在给秦骁敬酒。她蹲在他脚边,乖顺得像只小猫。男人靠在沙发上,黯淡流转的光里看不清神色。

    他喜欢别人听话。

    包间里除了郭明岩,还有一个叫董旭的男人,苏菱认识他,他是个才华横溢的天才导演,但是天才和疯子仅仅一线之隔,他对作品狂热的追求胜过了一切。

    苏菱走进来,惨白的脸一下子就刺激了郭明岩,郭明岩是个颜控晚期,他捂住眼睛:“陈帆你听不懂人话吗?不是让她滚远点吗?”

    陈帆连忙说:“郭少,她是来道歉的。”

    “不需要不需要,你找个好看的来啊。”

    陈帆想说这就是最好看的,但是长了眼睛的明显都不信。化妆简直是妖术。

    陈帆还分得清主次,向最里面看过去:“秦少,对不住,糟蹋了您的作品。”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惊讶得不得了,《青梅》是秦骁的作品?

    苏菱死死克制,才能安静沉默地站在原地。怪不得,那种变|态的结局,恰恰就是他喜欢的风格。这一刻她甚至有种悚然的猜想,她的戏份和唐薇薇调换了,而所有人都猜不到,秦骁最喜欢的,就是结局那一幕。如果她们的戏份没有换,那是不是就没有上辈子后来那些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