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高冷老公,小娇妻〕〔无上神王〕〔无耻术士〕〔渡风杂货铺〕〔首长夫人这职业〕〔凌天战尊〕〔你是我的万有引力〕〔中二宝可大师梦〕〔修仙小神农〕〔东晋北府一丘八〕〔电影世界开拓者〕〔妖武之门〕〔太古剑帝诀〕〔穿成男主角(穿书〕〔女总裁的近身高手〕〔农女水灵灵:爷一〕〔总裁的第一宠妻〕〔我得拯救世界〕〔仙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27.他是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此时在片场看到意气风发的郑小雅, 苏菱皱了皱眉。

    “你也知道她吗?”云布拉过苏菱小声说八卦,“鼎鼎大名的影后, 但是为人恶心得要命。听说来剧组一个月, 换了三个助理, 每个助理都受不了她。不知道她哪来的优越感, 简直不把人当人看。”

    见苏菱沉默, 云布接着愤然道:“要真是什么高冷的人也就算了,偏偏还主动往我男神身边贴,什么人呐!”

    苏菱诧异地看着她,云布一点下巴,苏菱顺着看过去,郑小雅站在纪崇身边,离得太远, 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郑小雅脸上带着笑,看着纪崇的表情也非常亲昵。

    苏菱心情很复杂。

    所以郑小雅现在是喜欢纪崇的?那为什么后来爱秦骁爱得死去活来的架势?

    而且……郑小雅家世虽然不错,但是比起秦家来说,就是天壤之别。郑小雅是怎么成为秦骁的未婚妻的?

    谜团太多, 让苏菱有种上辈子白活了的荒谬感。

    苏菱抿了抿唇:“云布, 谢谢你的好意, 但是这个剧,我真的不能参演。”

    云布呆了呆:“为什么?”

    “原因暂时不能和你说。”

    云布点点头, 也严肃起来:“好, 菱菱说不演就不演了。我待会儿给纪崇说一……”

    结果话还没说完, 纪崇和郑小雅就走了过来, 身边还跟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云布赶紧道:“导演。”

    苏菱抬眸,正好对上了郑小雅的目光。

    郑小雅属于艳丽的长相,但是比起唐薇薇来说,风.情更甚。她原本在笑,看见苏菱以后笑容就僵了僵。

    郑小雅暗暗咬牙,她本来以为一个龙套而已,结果这龙套的姿色把她这个女主角都压下去了。那这个剧她还演什么演,当下就后悔了,纪崇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人?

    郑小雅笑道:“你很面生,还是学生?”

    苏菱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没演过戏吧,你会吗?”

    苏菱自然是会的,她不仅会,甚至当年演《十二年风.尘》的时候,被导演赞为天才。如果不是后来出了意外,她断了腿,也许几年后她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然而此时面对郑小雅,她说:“不会。”

    云布想着苏菱说不能参演的话,没有吭声。郑小雅眼里多了点轻视,然而她还是笑着,开玩笑一般对导演说:“刘导,那角色还挺重要的吧,新人你敢用吗?”

    那角色其实不重要,但刘导懂了郑小雅话里的意思。他看看眼前这个姿容绝色的新人,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也哈哈笑着说:“怎么不敢用,只不过这个角色暂时有人选了,小姑娘看着不错,下次有合适的角色来试试看?”

    苏菱礼貌地点点头:“谢谢您。”

    刘导心里很惋惜,他体态偏胖,心眼不坏,当了这么多年的导演,自然知道一个人要红有多难。特别是苏菱这样的,太好看不一定是好事,一是容易别人打压。第二倘若背后没有人护着,很多心思不正的都想沾一沾她。小姑娘看着乖巧干净,从穿着打扮来看也是没有背景的人,未来不知道得有多崎岖。

    纪崇一直沉默着,他如今还不是影帝,郑小雅却已经被提名最佳女演员了。他说不上话,眼里多了抱歉的情绪。

    郑小雅笑吟吟道:“纪崇,去吃饭吗?张导他们在连岳酒店那边订了位子。”

    纪崇温雅笑道:“却之不恭。”

    去吃饭,才会有资源,他们这样白手起家的人,只能死死抓住每个机会,才能往上爬。

    他们一离开,云布的难过和懊恼就表现出来了。

    苏菱看她这样子,心里一惊。“你……你喜欢纪崇?”不是偶像那种喜欢,是看心上人那种喜欢。她蓦然想起云布的死因——云布接了一部仙侠剧的女二号,她那几年很拼命,像是要努力赶上谁似的,结果威压断了,云布香消玉殒。

    这个人会是纪崇吗?

    好在云布一瞬换成了笑脸:“怎么会啦!爱豆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何况人家怎么看得上我!走,菱菱我们去吃饭。”

    苏菱心里担忧,这件事她得想办法弄清楚。她不会让云布死的!

    但是千算万算,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剧组究其根本,是秦骁的地盘。

    他的地盘,那发生了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苏菱和云布吃了饭回来,剧组这个点平时也是睡午觉的时间,然而现在那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云布敏锐地嗅出了八卦,“菱菱,走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

    “去嘛陪我去看看~”

    苏菱吃软也吃硬:“好吧。”

    凑近的时候,发现围观的群众表情非常微妙。

    苏菱一眼就看见了椅子上坐着的男人,她愣了愣,下意识就往人群里躲了躲。

    云布没见过秦骁,问周围演女配闺蜜的演员:“他是谁呀?”看起来好牛逼,全场皆站他独坐,大热的天,导演站他身边,汗珠子一直往下淌。

    然后云布抬眼一看,差点笑出了声。郑小雅站在正中间,明明已经非常狼狈,可是还是努力维持着得体的笑容。

    女演员回答云布:“听说是秦少,就是我们的投资商。”

    云布恍然,就是那个清娱的boss,秦家唯一的继承人,史诗级有钱人。

    秦骁让郑小雅脑袋上顶了一个花瓶。

    顶了二十来分钟,郑小雅脖子酸,手也酸。她何时被人这么整过。周围的人眼里都憋着笑,郑小雅咬牙,这辈子她也没这么丢脸过!

    秦骁懒洋洋出声:“手别抖,一千万。”

    那花瓶还是古董,价值一千万。

    郑小雅脸色发白:“秦少,我哪里得罪您了?”

    秦骁勾了勾嘴角,他这幅模样,看起来委实凉薄,但是又让人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他身上。他连回应都懒得给。

    云布看得爽死了:“我的妈,我男神快换人了!这特么帅死了啊,也不知道秦少这一出是为了个啥,要是为了我,洒家死也值得了。”她来剧组,不知道看了多少次郑小雅的脸色!

    苏菱:“……”

    秦骁突然回了头。

    苏菱对上他的眼睛,漆黑的眼,隐带笑意。苏菱赶紧垂头,有点心慌,她生怕秦骁这个混账在这个场合喊她名字。

    好在秦骁很快又转了过去,郑小雅撑得住,他却不耐烦了:“抖得跟筛子似的,这就是你选的女主角?”

    他们这个剧,女主角是体育竞技人物,平衡木天才。

    刘导赔笑:“您看?”

    “换了。”

    “那换谁?”

    秦骁笑了声,起身回头。苏菱如芒在背,他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她简直想打死这个混账!所有人都看着呢,她但凡还想活命,就不能和秦骁绑在一起。

    苏菱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洞!

    秦骁眼里带着三分笑意:“你觉得呢?”

    刘导以为他在问自己,心想这不是个送命题吗!他斟酌道:“您有推荐的人选吗?”

    苏菱真是怕了他,她没办法,只能抬眸对上他的眼睛,眼含哀求。她眼睛水汪汪的,里面的光又软又亮。

    秦骁愣住。

    她这个样子……他心里竟然有种难言的……快感。

    一时间甜得发慌。

    秦骁第一次怀疑自己,他怕不是个变.态?

    他别开眼,不再逗她,对刘导说:“你看着办,你是导演,问我做什么。”

    “是的是的。”刘导连忙应。

    苏菱松了口气。

    秦骁想笑,怎么胆子小成这样?他拿出一个信封,米黄.色的信纸,上面还有个笑脸图案。

    那东西简直不能再眼熟!

    苏菱几天前才把它寄出去,装了一万三千块的信封,她亲自填了清娱的地址。

    秦骁弯了弯唇:“这东西在你们剧组捡到的,是谁的自己过来拿,过时就公开征问。”

    苏菱:“……”她可不可以不去呀?

    她想想就害怕。

    外婆是个很独立强势的人,当即皱眉道:“胡闹!快点回去,你好好学习好好演戏才是正事!”

    苏菱给她削了个苹果:“我想陪陪您。”

    外婆坚持让她回去。

    苏菱怕她生气伤了身体,连忙应了。

    她收拾好东西走到门边,外婆突然出声:“你和浩言说接了一部戏,是什么戏?几月开播,我想趁有生之年看看。”

    苏菱眼眶发涩,她哪来的戏?然而看见外婆期望的目光,她笑着说:“《十二年风.尘》,才开拍呢,进度比较慢,也许明年才会播了。”

    外婆枯槁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喃喃道:“明年……明年……我还等得起。”

    苏菱默然,下了飞机回到b市心里的难过仍然挥之不去。

    如果很多事注定发生,那么明年这个时候,就是外婆去世的日子。外婆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苏菱成材,然而苏菱却为了躲开命运不敢接戏。

    她的课和其他班换了,现在回学校也没多大意义。

    她想了想,干脆打车去清娱。

    背包里还有张四百多万的卡,让她坐立难安。外婆能救回来多亏了它,怎么也得亲口说声谢谢才是。

    清娱并非是秦骁的总公司,仅仅只是旗下一个影视公司。

    他十九岁辍学,接管家族企业,秦家家大业大,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巨鳄。秦骁父亲去世以后,秦氏的股份一半在他手上,一半在他母亲文娴手中。

    苏菱不明白秦骁为什么要让郭明岩把卡送来,他这样的人,做了什么恨不得她立马知道,然后要挟和威逼齐上,让她和他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做好事不留名,这还是第一回。

    清娱的大楼上又一块很大的led屏幕,上面轮换当红小生和小花们的写真。

    上面的色彩印入她的眼睛,让她眼里多了一丝向往和光亮。

    秦骁从远处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她抬头仰望的模样。

    他也跟着看了一眼那屏幕,上面的女人是个叫陈什么的,秦骁记不清名字,只看报表的时候知道她最近貌似很红。但是远远没有她好看。

    苏菱会出现在这里,让秦骁很意外。

    他最近也是有毛病,反复往清娱这么个小公司跑。

    贺沁无奈出声:“秦少,您到底要不要过去?”

    怎么一副忽喜忽冷的模样。

    秦骁横她一眼,迈步向苏菱走了过去。

    他还记得那天她多绝情,因此此时冷着脸,直白得很:“找我有事?”

    苏菱乍一见到他有些慌,随即有些羞怯地点点头,她若是不欠他什么,自是能硬气起来,可是万没有受了人家的恩还甩脸色的道理。

    她拿出那张卡,冲秦骁弯了弯腰:“谢谢秦少,我会尽快还给您那五十八万的。”

    她态度好得让秦骁弯了弯唇。

    他随手接过这张卡把.玩,心想郭明岩这小子不靠谱啊,竟然给她说了,但好在看起来是件好事。

    他眼里带着几分笑意,“你怎么还?什么时候还?”

    苏菱咬唇,有点儿尴尬,她来回的机票花光了所有钱,现在书包里只有五十块钱和两个硬币,还有一张校园卡。

    但她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道:“三年之内我会还给您的。”

    她那双眼睛水盈盈的,他轻笑一声:“可是利息呢,利息怎么办?”

    她愣住,似乎没有想到利息这回事。但是利息是应该的,毕竟三年时间不短,她正色道:“您说得对。”转而脸颊微红,轻声问他:“那……那利息是多少呢?”

    秦骁一副沉吟的模样,低头看着她,她羞红了耳尖,请求道:“可不可以按银行那个利率算?”

    这是把他当成放高利贷的了?

    他勾了勾唇:“不行哦。”

    她联想到他的恶劣,脸色白了白:“那……那是多少?”

    见他伸手,她吓得后退一步。他低笑威胁道:“不许动,不然翻十倍。”

    她呆住,十……十倍?

    她是借了一个无底洞吗?

    他靠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熟悉却又出乎意料地淡。他不喜欢抽烟了吗?

    她有点儿害怕,最后还是没忍住别开了脸。想到十倍,又觉得心灰意冷。

    他轻轻握住她的长发,炎热的夏,她发丝微凉,柔.软得不可思议。他心底有东西蠢蠢欲动:“利息我要这个。”

    她睁大眼睛,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

    他哼道:“想还利息还是和我去剪头发。”

    这个好选,包包里五十二块钱替她做了决定,秦骁这男人爱好很独特,她惊怯开口:“剪……剪头发。”

    她又气又怕的模样让他忍不住笑。

    怎么就……这么软呢?

    她要是硬气一点……算了想象不出来,他能不对她动手动脚已经是最后的克制。

    清娱内部就有造型师,她紧紧拉着背包带子。看着前面男人颀长的背影,越想越怕。她小时候家里特别穷,外婆就会去卖头发,往往每次一头长发都会变成男孩子一样的平头。

    但是外婆不让她剪,她摸摸苏菱的头:“你乖,你头发太细又软,人家不要。”

    后来她才知道外婆是瞎说的,也是疼她的表现。

    苏菱喊他:“秦骁。”

    他回头。

    她倒也不是害怕变成平头,她怕成为“平头”没人愿意让她演戏,这样钱还不上,永无止境。

    “可不可以换个条件。”

    他笑得坏:“成。”

    她初初露出喜意,他上前一步:“吻我一下?”

    她憋红了脸,然后低头:“我要去剪头发。”

    秦骁被她萌死了。

    全然忘了人家多嫌弃他。

    苏菱坐上那个椅子的时候,跟坐上电椅一样惶恐。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欠谁都不能欠他。

    造型师很恭敬:“秦少,怎么剪?”

    秦骁说:“剪到这里,刘海平一点。”秦骁完全是直男审美,苏菱原本是碎碎的刘海,看着很柔美。造型师想笑,然而憋住了。

    他过去给惶恐的少女剪头发。

    造型师效率很高,他剪得很快,原本苏菱及腰的长发最后到了肩膀往下一点。刘海成了标准齐刘海。

    造型师原本以为不怎么样,结果苏菱剪完更乖更萌。

    给他打下手的助理小姐都想去捏人家脸了。

    苏菱自小审美有偏差,她只大致知道什么叫好看,但是程度认知不清。因此一直不知道自己和唐薇薇郑小雅这类人的颜值区别。

    她回头望秦骁,秦骁却别过了脸。

    很丑吗?她乐观地想,没关系的,好歹不是“平头”。

    她站起来,背上包包,问债主秦少:“我可以走了吗?”

    她好想走呀。

    秦少始终不看她:“走吧。”

    苏菱跟在他身后出去。

    清娱底楼很空旷,由于是明星大咖聚集地,安保措施做得很好。

    他们要转角的时候,苏菱还在算她三年怎么赚够五十八万。

    结果猛然被人扯进了怀抱。

    她下意识就要挣扎,他抱得死紧:“求你别动了成不成,就抱一下,你想要老子的命吗?”他.妈的忍不住啊,忍得太辛苦了。

    这才是真正从头发丝开始都在勾.引他。

    她吓死了,一点都不配合:“秦骁,你放开我。”

    他舍不得撒手,瞎哄人家:“抱一分钟,噢不十秒减十万行不行?”

    她气红了眼睛,他怎么还是那个德性!又霸道又无耻。

    她下了狠力气,一脚踩他脚上,他痛得吸气,然而只是把下巴搁她颈窝,离她更近。少女的发香清幽,像五月的栀子,他有种要醉溺在她身上的错觉。

    秦骁简直快疯了,妈的他想了一个多月了!

    苏菱挣不开,又气又羞,眼眶红了。

    他觉察不对劲,连忙松开她,才看见她泛红的眼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混账:“别哭啊,苏菱,你哭什么?”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秦骁没有哄过人,他说:“是我混账行不行?”

    “不用你还钱,之前都是逗你的。”

    “你不是踩了我一下吗?你高兴的话再打一下成不?”

    她抿唇,不让他看见自己通红的眼,径自往清娱的门口走。对于他而言可能只是无关紧要的游戏,对她来说却是死死把她往前世那条路上逼。

    秦骁追出去,看她坐上出租车走了。

    他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这他.妈怎么哄,她那副娇软的样子,他忍得住才有鬼。

    秦骁回到办公室,想起他刚刚看见的那双望着屏幕渴望的眼睛,拿出手机给贺沁打电话:“之前那场戏开始拍了吗?”

    贺沁秒懂:“《十二年风.尘》?”

    “嗯。”

    “没有的,导演给我说,原本是计划明年二月开拍。”

    秦骁:“这个月就拍。”

    贺沁不懂他要做什么,但是服从是她的工作:“好的,我联系一下那个导演。”

    秦骁挂了电话,看见桌上还端端正正摆着那只粉色兔子。

    他拿起来,轻轻啧了一声。他记起她老实认真地说它不值钱的模样。

    问那兔子:“有点良心行不行?”

    兔子不会回答,软趴趴的耳朵耷拉着。他回味那具又软又香的娇.躯在他怀里的感觉,笑着扯了扯它耳朵:“我输了,我无耻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