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宫:舒妃传〕〔皇袍加身〕〔豪门重生:法医娇〕〔大汉的光芒〕〔抓鬼小农民〕〔抗日之烽火连天〕〔华娱特效大亨〕〔战场合同工〕〔都市最强仙帝〕〔鬼王传人〕〔红尘江湖〕〔龙抬头〕〔二青〕〔九转狂神〕〔凡尊〕〔一拳无敌手〕〔重生之千金归来〕〔重生之御医〕〔毒断天下〕〔万年乾坤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25.小心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少女抬起脸, 再次僵硬地笑了笑。

    他看了好半晌, 从她头发丝看到脚尖,最后冷冷道:“滚出去。”

    郭明岩安静若鸡,觉察到秦骁生气了, 但谁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火。

    苏菱长舒一口气, 她低着头,又走了出去。夜风拍打在她脸上的一瞬间, 她终于松懈下紧绷得不像话的身体。

    她有点想哭。

    她摸摸自己脸颊,几乎没有一丝温度,她这个人也一样, 从重生回来,冰冷僵硬得像一具尸体。

    她好害怕啊。

    可是她做到了,秦骁没有再表现出对她的兴趣。她现在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保持着清醒。轿车的鸣笛声交错, 她终于有种改变命运的真实感。

    《青梅》里, 她从赤足绝望的少女, 变成了一个嗑药凶残的女鬼, 他不像前世那样, 目光死死黏在她身上。那么, 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不会再被送到秦骁床上?后面的事情都避免了?

    苏菱刚想回寝室,手机响了起来。

    “苏菱,云布喝醉了, 在发酒疯, 你过来把她带回去吧?……嘶, 云布你做什么!”

    “我马上过来。”

    云布在包间里演霸王别姬。

    她抓着一个男生:“爱妃!今被胯夫用十面埋伏,困孤于垓下粮草俱尽,又无救兵。纵能闯出重围,也无面目去见江东父老……锵锵锵!”她演霸王。

    男生目瞪口呆:“……你,先,先放开我。”

    云布双颊酡红,瞪大了眼睛,半晌不见他自刎,疑惑道:“你怎么还没死?”

    表演系的同学要笑疯了。

    苏菱刚好看见这一幕,她面光站在门口,愣了好半晌,轻轻弯唇笑起来。她还带着厚厚的妆容,但一笑如剪春水,眼里漾出层层光华,男生明里暗里都在看她。

    虽然奇怪她今天的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但平时里对她恋慕的不少,她一笑,大多数人还是忍不住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苏菱上前把人接过来:“云布,回去了。”

    云布还认得她:“菱菱。”

    苏菱温柔地扶着她:“来,慢慢走。”她语调柔和,带着浓浓的安抚之意,本来还闹腾的云布瞬间乖巧了。

    苏菱大学读了一年,人缘不太好。

    她性子羞怯,由于家境原因,有点自卑,不爱和人交谈。女生嫉妒她的颜,男生怕碰碎了琉璃美人,暗暗把她当女神。

    苏菱扶着云布走了两步,才意识到什么似的,回头温声道:“谢谢你们照顾云布,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眼里带着暖,包间里所有人愣了愣,苏菱从来不这样主动和他们说话,一时间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都是同学,没事的。”

    等她走远了,外班有人轻声说:“你们班苏菱,好像也没有那么目中无人吧?”

    苏菱力气不大,好在云布还有点意识,她半拖半抱把云布带着走。

    酒店穿行出去才能打车,她喘着气,云布开始喊头疼了。

    “回去给你揉揉,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喝醉了不安……”苏菱盯着地上多出来的一道影子,恐怖惊惧感瞬间袭来。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后颈一疼,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快失去了意识。

    她最后感知到的,就是自己被人接住,而失去倚靠的云布倒在地上发出惊呼。

    ~

    她不甘!

    苏菱挣扎着睁开眼,药效使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她眼前一阵发昏,有人把她放在了床上。

    那人脚步仓惶,很快离开了,她的意识在慢慢消散。

    不同的情节,却都指向同样的命运,她把口腔咬出了血。血腥味并没有使她清醒多少,如果此时给她一把刀,她毫不犹豫就会往自己身上扎两刀。

    她只知道,不能重蹈覆辙。

    苏菱用尽全身力气从床上翻了下来,猛然摔下去,却只有些微的疼痛,这不够她保持清醒。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和她五年的噩梦重叠。

    房间没有开灯,苏菱手指死死抓住地毯,摸索着往卫生间爬。

    触到冰冷的地板,然后是浴缸冰凉的外壁,她哆嗦着打开了开关。

    热水一瞬间倾泻下来,烫得肌肤一阵刺痛,她咬牙反方向拧,花洒换成了冷水。她抖得厉害,用尽最后的力气,爬进了浴缸里。

    可是没有用,她还是在慢慢失去身体的掌控。冰冷的水漫到鼻腔,窒息的感觉让她迫使自己睁开眼。

    水溢出了浴缸,一瞬间眼前亮起来。有人开灯了。

    男人的脚步声很轻,踩在地毯上很从容的步调。

    她突然不明白自己重生的意义,难道还要再痛苦一辈子?她来到十九岁,就是为了把过往重走一遍吗?

    不,不是的!

    苏菱终于睁开了眼。

    她看见了一双自上而下打量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情绪凉薄。

    她妆花了,晕在脸上,简直不忍直视,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虚弱得像只待宰的羊羔。

    他看出了她想哭,她似乎有点喜欢哭。但是生生忍住了。

    眼线晕在眼眶周围,她一双浅灰色的眼睛却干净明亮。

    总体上狼狈得可怜,这个样子太丑了,非常不符合他的审美。

    苏菱看不透秦骁的情绪,不敢赌他是否有性趣。一瞬间她下意识想了很多求他放过自己的话。

    ——我想回家。

    ——求你放了我。

    ——我害怕。

    可是下一刻她又反应过来,秦骁偏爱娇怯。求饶的字,一个都不能说。

    “秦总,可以帮我报警吗。”她最后说。

    秦骁弯唇:“不可以,关老子屁事。”

    这幅态度,她很久没有见过了。他把她弄到手以后,她就是要星星,秦骁也恨不得给她摘下来。他干的荒唐事多了去了。

    苏菱抿着唇,心里有点开心。他不喜欢她才会这幅态度,他只要保持住不喜欢她,那就什么都好说。

    秦骁看了她一会儿,眉宇间涌上几分不耐,他现在很不开心,房间里突然多出这么个活人,只要不是他想上的,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他打通了董旭的电话:“喊两个人,来把我浴室的女人拖走。”

    苏菱垂下头,眼眸盈盈,尽是喜悦。但她不敢表现出来,她没了力气,只能躺在这里做个活死人。

    那头动作很快,两个穿着保镖衣服的男人进来,在秦骁冷淡的目光中,把她拎了出去。

    这会儿还是春天,苏菱出门穿了外套,全身湿透以后,腰线仍不明显,一点春|光都没露。她第一次如此感激重生以来的未雨绸缪。

    秦骁的心冷硬,不会帮忙在她意料之中,但是出了他的浴室,借个电话报警还是做得到的。

    她很快被送去了医院。

    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她终于安心地睡了过去。

    重生的第一|夜,她梦到了上辈子的今天。

    她睡醒就在秦骁的床上,身上全是他折腾出来的印子。

    男人手臂撑在她两侧,在她懵懵的目光中,把她脸颊两旁的头发撩到她耳后。

    苏菱下意识给了他一巴掌,男人冷峻的脸被她打出一个红印子,他头都没偏,眼神却由温暖转变成了寒冷:“怎么,自己爬上来的,反悔了?”

    她又怕又崩溃,放声哭出来,羞耻和恐惧让她甚至不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醒过来世界就变了天。

    她哭得凄惨,嘤嘤呜呜的,生无可恋的模样,秦骁反而笑了:“欸,跟我不好吗?老子以后好好对你行不行?”

    梦做到这里,苏菱吓醒了。

    天光已经大亮,阳光从医院窗户透进来,几株多肉植物朝气勃勃。

    她望着那脆弱又倔强的生命,恍若隔世。

    如果没有这场梦,她几乎都快忘了,他们之间的开始,是他玩笑般地问她,好好对她行不行。

    不行,她在心里轻轻答。

    她宁愿再死一次,也不要和他还有开始。

    倘若重来一回,重来一回……

    苏菱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云布?”

    苏菱嗓音颤|抖,伸手去触碰云布的脸,肌肤温热,云布是活人。但云布分明死在了三年前,在拍戏时威亚断了,花一样的年纪,活泼的女孩就香消玉殒了。

    可是怎么此刻她又见到了云布?

    云布愣了愣:“怎么?你脸色好白,不舒服吗?马上要到我们表演了,你是主演之一,出了问题导师会骂死你的。”

    苏菱站起身,看了一眼四周,暗红色的布景,青春洋溢的云布。她有种极其荒诞的感觉,拿起桌上的小镜子,镜面里,映出一张清纯又青涩的脸。

    苏菱哆嗦着手点开手机,屏幕亮起来的一瞬,她突然哭出了声。

    2013年,4月30日。

    她回到了五年前。

    这一年她19岁,还在念大二。

    苏菱哽咽地捂住唇,这是梦吗?她狠狠一掐自己,疼痛密密绵绵。不是梦,在被郑小雅从楼上推下来以后,难以忍受的疼痛一过去,再睁眼就回到了大二这一年。

    一旁观望的云布愣了好半天,连忙给她擦眼泪:“欸,这是怎么了呢?菱菱你不舒服吗?”

    苏菱指尖冰凉,就像她死前慢慢身体慢慢冷却下来的温度。她摸摸自己的腿,修长纤细的腿匀称美好,苏菱忍不住站起来走了几步,没有丝毫的滞涩,她的心一下温热起来。

    什么都还没发生,她没认识秦骁,也没被送上他的床,没成为他的禁脔情|人,也没有那几年刻骨的纠|缠。

    她的腿也没有受伤,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可以重来一回,有尊严地活着。

    “菱菱你魔怔啦。”云布有点害怕,苏菱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是眼睛里的光亮得吓人。

    云布比了一个三的手势,提醒她,“还有三个节目,就要轮到我们上场了,导师很注重这次的晚会,听说是要讨好什么大人物,锦绣前程就不用愁了,你这样恍恍惚惚,当心导师拍死你。”

    大人物?

    苏菱呆了呆,脸色瞬间惨白。

    她想起来了,4月30,她第一次遇见秦骁。她在舞台剧中演女主角死那一幕,相当于女二号。

    秦骁叼着烟,跷着腿,目不转睛盯着她看,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节目的时间,一切就又要重演。

    对秦骁的恐惧深入骨髓,苏菱急得流冷汗:“云布,你带化妆品了吗?”

    “没有。”云布说,她看苏菱哭了一场妆花了,以为她担心妆容,连忙拉着她往化妆间走,“化妆师还在,你别急。”

    苏菱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云布掌心的热度,莫名安定了下来。

    化妆间出奇热闹,十来个女生正叽叽喳喳地围着一个女生说话,见苏菱和云布进来,一下子就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被她们围在中间的女生叫唐薇薇,她一挑眉,看向苏菱,“是系花苏小姐啊。”

    此话一出,惹来女生们的讥笑声。

    苏菱家穷,身体不好,打小多病,活脱脱的病美人。偏偏平时苏菱娇娇怯怯的,男生缘爆棚的好,私下被称作系花。

    这样一来女生就不服了,同样是传媒大学的学生,颜值都不差,因此在大学一直排挤她。

    云布听她们肆意哄笑,气红了脸:“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眼看就要开始掐架,苏菱拉住她。重活一世,她没有前世那么自卑羞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躲开秦骁。“我来补妆,请问刘姐方便吗?”

    化妆师刘姐还没说话,唐薇薇就弹着自己的指甲:“刘姐有事。”

    刘姐本来想说的“方便”两个字就咽了回去。

    唐薇薇撑着下巴打量苏菱:“我有空,我来帮你化啊。”

    唐薇薇本来以为她要拒绝,苏菱眼珠子晶润黑亮,点头道谢:“那麻烦你了。”

    唐薇薇冷笑一声,拿过一旁的化妆品,把苏菱娇美的小脸当画板随意涂抹。偏偏所有人都看出来唐薇薇在整人,却都不敢吭声。

    原因很简单,月初唐薇薇突然从女二号变成了女一,抢了苏菱的戏份。

    之所以这么猖狂,是因为她抱上了一条金大|腿,金主今天就在台下,也正是导师要讨好的权贵,苏菱避之不及的人——秦骁。

    所有人都忙着讨好唐薇薇,哪里会为苏菱申冤?

    苏菱沉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浓艳的妆容快赶超女鬼了,唐薇薇把她的唇涂得像喝了血,原本的清纯找不到半分。

    苏菱第一次感谢唐薇薇这么合她心意,她如今这幅鬼样子,秦骁要是还能看得上,那就真是好胃口了。

    唐薇薇俯下身,镜中印出两张脸,一张艳丽勾人,一张恐怖若鬼。她满意地笑了,在苏菱耳边低低道:“反正你得死。”

    苏菱瞳孔一缩,对‘死’字本能惊惧,但随即想到接下来的戏份,暗暗握紧了拳。

    上辈子她想了无数次,要是能重来一回,这场舞台剧她无论如何也不会那样演。恰好对了秦骁的喜好,走上一条悲惨的路。

    唐薇薇把刷子一扔:“走吧,快开始了。”她昂着头,像只骄傲的孔雀。

    苏菱看了她一眼。

    外界都传秦骁喜欢糜丽的女人,比如唐薇薇这样的。

    可苏菱知道不是。

    他自己亲口说的,他爱死了苏菱这幅清纯干净的样子,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他倒是没死,祸害遗千年。死的是她。

    重来一回,她铁定不会再撞在他手中。这场初遇的戏,几年后她在心里演练了千万遍,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

    这场舞台剧叫《青梅》,讲的是一个张扬的女孩从青涩到成熟,最后为了爱人自杀的故事。原定女一号是苏菱,后来唐薇薇借了秦骁的势,成功上位女一号,于是苏菱变成“女二”,虽然还是演同一个角色,但她演绝望后的女孩,戏份只剩下最后一幕——

    女孩坐在秋千上,留着泪服下安眠药死去。

    所以唐薇薇没有说错,她要演的,就是死的过程。

    但秦骁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个恋足癖。在苏菱眼中,就是个变|态无疑。他喜欢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也喜欢她裸足荡秋千的娇。

    这个操|蛋的情节,刚好就像是为秦骁隐秘的喜好量身定做一般。

    苏菱眼瞳黑漆漆的,你不是喜欢我哭吗?我偏不哭。

    喜欢脚?这次不露。

    喜欢这张脸,一个女鬼还下得了口吗?

    苏菱一想想和他纠|缠五年的命运,灵魂都要颤栗起来。这场戏过后,一切就会不一样的。

    如果要改变,就从《青梅》开始,她要一点点把自己支离破碎的人生重新拼出完整。

    舞台的灯光灭了又亮,第一幕是唐薇薇演的女一号,青涩又张扬的女主角。

    还不到苏菱出场的时候,她隐在帘子后面,苍白的手指撩起一角。目光落在台下第一排,她几乎一眼就看见了他。

    深色西装衬衫,嘴里叼了一根烟,烟雾缭绕中,秦骁表情冷淡。

    他跷着腿,修长的手指在座位上敲击。百无聊赖的模样。

    和五年后那个成熟稳重的他不同,这一年他27岁,身上一股子匪气。

    这种场合,抽烟的人通常会被讨厌。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他时,都不会带着这样的情绪。

    他有钱有势。

    他脾气还不好。

    没人敢表现对他的厌恶。

    许是她的目光太厌恶炙热,秦骁眯了眯眼,向她这个方向看来。苏菱恨极也怕极了这个男人,在他看过来之前,她就放下了帘子。

    秦骁什么也没看见,他一把摁灭了指间的烟。

    他身边的郭明岩笑嘻嘻的:“骁哥你无聊啊?”

    男人懒洋洋地应:“嗯。”

    狐朋狗友们笑声肆无忌惮:“台上那个不是你新欢吗?这么快就腻味了?”

    秦骁的目光扫过正卖力表演的唐薇薇,低低哼笑了一声,也不辩解。他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屈起指节,敲打着椅面。

    台上的唐薇薇千娇百媚,眸光流转间,无声在引诱他。他弯起唇,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他胸腔里的心跳动平稳,没有快上一分。

    秦骁看唐薇薇的目光,像在看一滩死肉。而唐薇薇浑然不觉。

    灯光一明一灭,剧情就会切换一幕。

    秦骁再次点燃一根烟的时候,抬眸就看见了一架秋千。

    一个穿黑色裙子的少女,背对着他,慢慢走向了秋千。

    纯黑色的衣服衬得她露出来的肌肤雪白,他弹了弹烟头,双|腿交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引凤决〕〔爱情说它忘记了〕〔穿成男主那宠上天〕〔重生盛宠:总裁的〕〔灵狐妖妃:邪性鬼〕〔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总裁的贴身特助〕〔傲娇帝少,宠翻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