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真邪少〕〔幻想次元掠夺记〕〔双侠绝命判官笔〕〔独宠难消:歪歪老〕〔都市之无敌修神〕〔全民进化时代〕〔末世异形主宰〕〔领主之兵伐天下〕〔萌宝牵线:扑到禁〕〔李肃〕〔误入狼室:老公手〕〔宗女荣华录〕〔恐怖故事群〕〔在清朝考科举〕〔都市全能至尊〕〔腹黑老公,别撩我〕〔锦堂归燕〕〔美利坚纵享人生〕〔从宇宙飞船开始〕〔华夏高手异世重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22.礼物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沿途路灯昏暗, 草丛里虫鸣阵阵。夏天的夜终于泛出一丝凉意, 然而男人身上火.热,她哭得也热。

    苏菱用手背把眼泪擦干净,她冷静一些, 就觉得在他面前这样哭太丢人了。

    “你放我下来。”她说话还带着鼻音, 伸出手去推他。

    “别闹。”他轻巧地抱着她, 问她,“附近哪里有酒店?”

    苏菱一听酒店两个字就用看坏人的眼神看他, 闭紧了嘴不说话,挣扎着要下去。

    秦骁把她放下来:“苏菱, 真没良心啊, 好歹抱着你走了这么久, 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她今天胆子出奇肥,羞怒道:“我又没让你抱。”

    他眼里带着三分笑意:“是我自己想抱成不成?”

    她心里还难过,不想理他,别过了脸。

    秦骁下午去珊瑚镇, 结果发现剧组放假,而苏菱回家了。苏菱拍戏签约的合同条款上有老家地址, 他直接就找过来了,没想到她哭成那样。

    可见这次真的伤了心。

    苏菱隔着重重大楼和灯火,望着舅舅家的地方。

    那里化成三两点微光,在黑暗里看不真切。

    苏菱有些出神。

    小时候外婆教她唱儿歌, 背着她走山路, 一起在院子里种下木棉, 家里最穷的时候,外婆自己不吃也不会让她饿着。

    可是外婆有时候对她又极其冷淡,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她五岁那年,跌倒在院子里,手肘被石子磕破。她刚要哭,就看见外婆远远看过来的眼神,冷淡而无动于衷,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可是片刻,她把苏菱抱起来,叹息着给小苏菱擦药。

    外婆爱不爱她?苏菱以前以为是爱的,今生重活一辈子,她第一次有了相反的想法。

    兴许是不爱的。

    外婆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母亲于俏是怎么死的。

    逝去的原因千万种,却有一种可能性很大,因为生了苏菱,所以于俏死了。

    苏菱努力乖巧,让自己毫无棱角,只是希望有人爱她,不给外婆增加负担。她为此付出了二十四年鲜活的生命。

    可是此刻浑身冰冷,那种可怕的可能性让她手足僵直。

    有可能她一直珍爱的亲人,其实是恨着她的。

    爱恨交织之下,她只是个被赶出来的陌生人。

    苏菱抬头看向眼前这个男人:“秦骁。”

    他低头看她,眼里似散落漫天星辰:“嗯?”

    她把卡递过去:“你别跟着我了。”里面是她所有的片酬,等拍完戏,剩下的钱也会打进去。她连本带利还完了。

    秦骁不接,他气笑了,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老子稀罕这点钱?”

    她垂头,沉默不语。

    秦骁气得心肝疼,他忙了将近两个月才把楚振那个人的事料理完,结果一来找她就得了这么张卡。

    他直接把人腾空抱起来,苏菱被他吓得惊呼一声:“你做什么!”

    他嗤笑:“做你!”

    苏菱又羞又气:“秦骁!”

    “怎么,听着呢。”

    他一双铁臂抱得死紧,眯着眼辨识了一下周围的标志,就朝着一处走过去。

    苏菱被他吓得把不愉快都忘了。

    她被那两字惊得脑子发懵,伸手拧他,男人肌肉精壮,她下了狠力气。秦骁脸色都没变,脚步也不停。这个男人忍疼厉害得很,两辈子加一起,苏菱都没见他为了疼吭过声。

    她害怕了:“我不和你一起,你放开。”

    秦骁语调冷漠:“晚了。”

    苏菱四处望,可是附近漆黑,这么热的夏夜,散步的都回家吹空调了。只有这个疯子,不知道千里迢迢来做什么。

    她开始心慌了,他强迫人很有一套。她见识过的,秦骁压根儿不懂得什么叫风度,他要是觉得爽,她就算是捅他一刀他也不会停。

    但是让他妥协不是没有办法。

    苏菱怕他来真的,咬了咬唇,轻声喊他:“秦骁。”

    她那调子娇娇软软,他挑了挑眉,低头去看怀里的人要闹什么幺蛾子。

    苏菱羞红了脸,又喊他一声:“秦骁。”

    他喉结动了动,眸色漆黑:“怎么,有话直说。”

    她说:“你别那样说话,我害怕。”

    他眸中含着笑:“我说什么了?”

    苏菱复述不出来那两个字,她不看他的眼睛:“我心里难过。”是真的难过,曾经以为自己只是在慢慢失去,现在才发现可能从未拥有。

    这世间仅剩的,她珍爱的,为此付出一切的。原来也许只是泡影。

    秦骁心想,老子还难过呢。你别以为老子看不出来你就是敷衍。

    然而他的心软成一摊手,手臂也松了松。算了,和她计较什么。

    “苏菱。”

    她抬头,他说:“别难过。”谁也不配让你难过。

    苏菱回不了舅舅家,只能在外面住下来。那一招确实好用,秦骁没怎么她,开了两间房。

    她手中两条路,一条是帮舅舅还债,让外婆安心。另一条是拿到剩余的钱,还给秦骁,好好把大学读完。

    前世她选了第一条,这辈子她选第二条。

    她虽性子软,可是人总得有点长进。外婆若是需要,她会尽孝,那是把她养大,小时候给她穿衣喂饭的人。然而舅舅不可以,没有人活该被人驱使。

    她想了一路,下了决心以后人轻快了许多。

    苏菱算了一笔账,如果没有她手中这笔钱,舅舅和舅妈应该会选择卖掉房子。

    房子能卖一百多万,剩下的钱能让倪浩言和倪佳楠读完大学。

    即便不可以,苏菱也会想办法让倪浩言读书。

    舅舅如果自己能争气,那个家总会慢慢好起来。他和舅妈都有工作,倪浩言和倪佳楠也已经长大。

    她心情松快了许多,秦骁看了她一眼。

    这时候她倒是有几分十九岁少女的朝气了。脸上的泪痕却还看得见几分,眼眶红红的,睫毛湿漉漉。眼神却平和又轻软。

    好容易受伤,又好容易痊愈。

    好心软的模样,又分外心硬。

    两人上楼时,她揉了揉眼睛,眼神迷蒙,想打呵欠又忍住了,忍得眼睛水汪汪的,显然很困了。秦骁才想起这是个生物钟会在九点睡觉的祖国花朵。

    这时候快十一点了,她哭了一场,看起来不大清醒的模样。

    她刷卡开门,秦骁跟在她后面都没发现。

    她要关门的时候,他闲闲伸出一只脚抵住了门。

    苏菱眨了眨眼睛,反应迟钝地看他。

    秦骁弯了弯唇,他没见过人越困越傻的:“还认得我?”

    她点点头:“秦骁。”那眼里点出三分笑。

    他不知缘由,却第一次见她含笑喊他名字。他胸腔里不安分的那颗心,被一只手紧紧握住,呼吸有些困难。

    “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送你一个礼物。”

    她眼神空滞,今天哭的那一场太痛快,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她摇头,片刻又想起来了,点点头。

    然后回答他:“我不要的。”

    “不要也得要。”

    哪有人这样?她困得不行,“那明天给吧?”

    “现在。”他不容反驳。

    苏菱没办法,犹豫着点点头,朝他伸出手。

    他笑了一声,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盒子打开那一瞬,一条紫色的水晶链子映入她的瞳孔。

    那条链子一看就价值不菲,水晶毫无杂质,打磨得很细致,在灯光映照下,流转着屡屡华光,紫色软漾,清纯而妖艳靡丽。

    苏菱却立马变了脸色,困意消失得一干二净。

    饶是苏菱再好的涵养,此刻也想骂人。

    这变.态两世的审美一模一样。

    那条脚链和以前她戴过的分毫不差,疯子!神经病!

    她又气又恨,什么也顾不得了,抬手砰的一声就关了门。她动作很快,好在秦骁一早就把脚收了回去。

    秦骁被关在门外,原本带笑的眼沉寂了下去,他冷声道:“开门。”

    那边一片安静。

    秦骁一天被她气了两次,眼神也发了狠:“苏菱!”

    少女死活不吭声,这时候倒是出乎意料的硬气。

    好得很,直接把他关外面了。胆量真不错。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开门。”

    门那边的苏菱,咬紧了唇,她心想,你死心吧,死也不给你开门。要真把那东西戴上了,他忍得住才怪。

    反正……反正她都死过一次了,大不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她害怕又忐忑,但是到底勇敢了不少,没有什么羁绊,她就不必永远顺着他。那东西谁爱戴谁戴,反正她讨厌。

    秦骁死死捏住那条链子。

    他活了二十七年,想做的事往往不惜一切代价,高中老师都心惊胆战地评价他,性子又野又狠。

    关门是吧?他总有亲手给她戴上去的时候,戴不上去他不姓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纨绔医妃:世子强〕〔萌妻甜甜圈:亿万〕〔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