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我是安娜〕〔辣手小毒妃〕〔足球之非凡球衣〕〔衍姮传〕〔极品神医〕〔最强战魂〕〔乱斗水浒〕〔[综武侠]美貌如我〕〔乡村小医仙〕〔万古一拳女神〕〔神医弃女:鬼帝的〕〔诸天之主〕〔末世的王者之路〕〔血云仙魔剑〕〔核爆中走出的强者〕〔驭鬼邪后〕〔反叛的大魔王〕〔爆笑修仙,萌狐不〕〔我的绝美女总裁〕〔超强小神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19.那混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菱拒绝了她。

    万白白:“你是不是害怕啊?别害怕, 我陪着你去。”

    “不是……”

    “那是为什么?”

    苏菱说不出来,她和秦骁的关系太复杂了,已经超出了万白白能想象的一切。

    万白白饭都没吃, 拉着苏菱就走。她是个风风火火的行动派,开始打听秦骁喜欢些什么。

    她演戏七年, 人脉颇广,但这时候竟然什么都没能打听出来。

    万白白不可思议地呢喃:“我的妈呀, 竟然还有人什么都不喜欢,无欲无求的吗?”

    苏菱站在她身边, 默不吭声。

    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连衣裙,心里叹了口气, 对万白白说:“我们回去吧。”

    “不行!老娘就不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先去说点软话。”万白白能有今天这个地位, 她不靠金主,自然有张灿若莲花的嘴。

    苏菱心情很复杂, 这件事明明与万白白无关, 她却愿意为了自己奔走,她心里很感动,却更怕连累万白白。

    她突然有种心酸感, 重生以来,她从来不去主动结交谁, 是怕自己舍不下的东西越来越多。

    上辈子外婆和舅舅一家人, 就让她困在了金丝笼整整五年。

    如今多了云布要保护, 此时又将牵扯进来一个万白白。她惶然无措。

    万白白转头冲她一笑:“走,不要怂。这些气先忍着,卧薪尝胆,等有朝一日,你成为影后,整死任冰雪她丫的!”

    苏菱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莫名心也定了。

    舆论的事情必须解决,不说别的,单在l市的外婆就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万白白有一点想得倒是不错,若是秦骁做的,他不松口这件事只会愈演愈烈,若不是,让这件事平息下来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然而珊瑚镇虽然名义上是个镇,却有山涧、背后还有广袤的树林。

    她们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万白白打算先回酒店打听一下,没想到一去就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熟人。

    郭明岩刚刚启动他骚包的跑车,结果就看见了苏菱和万白白。

    他看见苏菱的时候还挺高兴,刚想打招呼,一看见苏菱身边的外白白就沉下了脸。二话不说就要开走。

    万白白挑眉,一把打开副驾驶座坐了进去,还招呼苏菱:“快上来。”

    郭明岩炸了:“你上来做什么,这是老子的车!”

    万白白摸了一把他胸口,嗔道:“嗨呀,郭少别那么小气嘛,大不了我给车费。”

    郭明岩被她摸得毛骨悚然,他跳脚:“小爷稀罕你那点钱吗,快滚下去!”他就是个嗓门大的纸老虎,万白白掏了掏耳朵:“啊……您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

    郭明岩最后还是把她们带到了珊瑚镇的西林。

    据说西林曾经皇帝围猎的地方,后来有商人在这里开发了一个马场。

    郭明岩就是收到消息过来和秦骁赛马的。他们这群无所事事的纨绔,在吃喝玩乐上很有一套。

    兴许是觉得白天赛马不刺激,竟然晚上跑去赛马。

    不仅郭明岩来了,万白白到场一看,嘿!好家伙,来了七八个人,全是上流圈子有头有脸的人物。

    马场亮着高瓦数日光灯,但是地方太大,稍微隔远点看上去就是一片黑暗。

    这群人骑在马上,一副玩儿命的架势。

    郭明岩才去,那群人就调笑:“哟哟,郭少就是特别啊,还带了两个美人。”

    “滚滚滚!”

    苏菱觉得不好意思,万白白却做了一个飞吻,引得男人们哈哈大笑。也有人认得她,毕竟是明星。

    他们都在笑,秦骁却不笑,他戴了头盔,一双凌厉狭长的眼睛露在外面,最后落在苏菱身上。

    他气质有些懒散,但是一身黑色骑装又分外帅气。

    郭明岩去换好衣服,人就齐了。

    有人说:“赌什么?”

    “随便一辆车。”

    “小气。”

    “秦少,你说赌什么?”

    秦骁心烦:“随便。”

    众人争执不下,最后决定赌东城那块地皮。三千万的价值,随口付诸在了一个赌约。

    任冰雪踏着小碎步过来:“秦少,good luck!”

    男人们起哄吹口哨:“来个幸运吻啊美女。”

    他们站的这片是空地,灯光还挺亮的,任冰雪抿着唇笑,看向秦骁的目光带着期许。

    秦骁坐在马上,眼神冷淡,动都没有动。

    任冰雪有些尴尬。

    万白白憋住笑,然后故意起哄调.戏郭明岩:“郭少~郭少哎~要我给你个lucky kiss不?”

    郭明岩恨不得用马蹄子踩死这个女人!

    这时候裁判抬起了手,示意大家准备,让苏菱她们也退远一点看。

    秦骁扫了苏菱一眼。

    她莫名有点儿不安,往后退了几步。

    他半张脸在头盔之中,嗤笑了一声,那气质带着三分野性,有些骇人。

    裁判一声口哨,九匹骏马同时冲出,哒哒马蹄敲击着地面,这场面挺震撼。苏菱没有见过秦骁赛马,她知道他会很多东西,但是秦骁把她保护得密不透风,和她在一起后就不玩这类游戏了。

    说来也是奇怪,她虽从心里对他抵触,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九人之中,他尤其夺目。

    秦骁骑术很好,转眼他就到了众人前面。

    西林很大,由于一旁是树林,晚上又偏冷。这会儿呼呼吹起了风。

    他们的身影转眼不见。

    他们玩得野,比赛圈子是半片划出来的林子。

    估计也得二十分多分钟才能结束,但是第八分钟,裁判都要放松一下的时候,远处一人目光似燃着沉郁的暗火,架马折返了回来。

    他速度很快,转眼就到了他们这边。

    而此刻他们都在围栏之内!

    裁判:“……”他看清马上的男人,卧槽秦少疯了吗?

    “快退开,赶紧退开!”

    秦骁微微俯着身子。

    心中那股强烈的不甘快把他燃烧殆尽,他抿着唇,目光冷厉。直直架马冲进人群中间,任冰雪尖叫出声。

    秦骁弯下身子,减慢了速度,一把将苏菱抱上了马。

    这动作和臂力,裁判被这疯子吓得腿抖。

    当事人苏菱直接吓懵了。

    她坐在秦骁身前,耳畔是他有力激烈的心跳声。秦骁一声不吭,猛然一踢马腹。

    苏菱是侧坐的,寒风刮过来,她的世界简直在侧着运转。

    她没忍住,叫了一声。

    有那么一刻,她竟然有种秦骁要带着她殉情的错觉。

    但是她不想死,男人呼出的气体灼热,是她唯一能感受到的温度。她死死抱着他的腰,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里。

    好半晌她才抖着嗓音求他:“秦……秦骁……你快……快停下来。”

    他哼笑了一声。

    嘴角勾出的弧度犀利,他感觉她紧紧抱着自己,他一手牵着缰绳,另一只手空出来,死死环着她的腰。

    有种想把她揉进身体里的冲动。

    苏菱眼泪都吓出来了:“你快停下啊!”

    他的声音被风割裂,透着三分冷:“你不是讨厌我得很么?”

    她都要死了,哪里顾得上这些?她嘤嘤呜呜地哭:“不讨厌了,以后都不讨厌了。”苏菱感觉下一刻就会掉下去,死亡有多可怕,经历过的人永远不想来第二回。

    他信了才有鬼。

    只怕以后得恨死他了。

    反正都讨厌,不如更讨厌一点。他这样狠心一想,觉得自己诚然就是个变.态。

    他用理智冷静的声音命令她:“说你喜欢我。”

    苏菱呜咽:“喜……喜欢你。”

    他勾唇。

    哟,来软的不如来硬的,瞧瞧现在多乖。真动听。

    夜风微冷,他放慢了速度,把自己头盔解下来套她头上。他是个不怕死的,苏菱吓得全身没了力气,只能任由他折腾。

    他在她冰冷的头盔上印下一吻。

    “苏菱。”

    她哆哆嗦嗦,应话都不敢了。

    他也不需要她应,“抱紧点。”

    然后他依次解下自己的护腕、护膝,单手给她穿上。这套骑装保护设置是自动按钮,一贴合她的身体,就自动扣合了。

    他总算笑了:“你把我命拿去吧,反正现在老子什么都给你了。”心也早给你了,可惜你嫌弃。

    苏菱哪里听得清楚他在说什么,她脑子都是木的。

    好半天才察觉马速慢了一点,她从喉咙里艰难挤出几个字:“我们……我们下去好不好?”

    他轻笑一声:“不行哦,下去你就不认人了。”

    苏菱和他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她好想弄死这个混账啊。

    他沉默片刻,眼里带着奇异晦涩的光:“也不是不可以。”

    苏菱感受到他的呼吸频率变了,有些急.促。

    她知道他要谈条件了,一时也非常紧张。

    此刻空濛夜色中,苍穹无尽。墨蓝色的天浩瀚渺渺。夜风吹起她的发,拂在他手背上,勾勒出难以自控的痒意。

    他喉结动了动,然后苏菱听见他说:“脚给我摸一下。”

    ~

    万白白想着刚才那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结结巴巴开口:“秦少……疯了吗?”

    她把在场所有人的心思说出来了。

    任冰雪的脸色忽红忽白,她才是最没预料到的一个,此时正挠心挠肝的难受,她咬牙道:“你别胡说,秦少只是想给我出口气。”

    万白白笑喷了:“这个理由找得妙啊,我仿佛看见一万只孔雀同时在开屏。呀呀呀,眼睛都给我闪瞎了。”

    她的讥讽让任冰雪脸都绿了。

    万白白有实力,任冰雪在娱乐圈也不是什么毫无名气的人,当下也不客气地回怼。

    两个女人就这么叽叽喳喳吵起来,裁判拉不住,也不敢拉。

    又过了一会儿,八个男人陆陆续续回来了。

    然后等了好一会儿,八脸懵逼:“骁哥呢?”

    郭明岩得了第一正得意呢,闻言也抬头去看,日光灯只照亮了方寸之地,望远处看,一个人影子都没看见。

    郭明岩挠头:“坠马了?出事了?”

    “……”众人闻言非常无语。

    郭明岩跳起来:“卧槽找人啊!”

    万白白觉得一言难尽:“郭少你这嘴.巴……咒人蛮厉害啊。”她想起苏菱还和秦骁在一起呢,一时也不和任冰雪吵了,连忙问工作人员:“你们能到人吗?”

    工作人员也是一头冷汗,想起马场内完善的安保措施,赶紧说:“我们马上派人出去找。”

    然而还不用他们找,秦骁就和苏菱回来了。

    他的马没要了。

    苏菱身上那套骑装他也给扔空地上了——明早清场的时候会有工作人员收回来。

    他抱着苏菱慢悠悠走回来,眼里含着笑,抱着她毫不费力。

    一众围观人员都不太能看得清楚情况,只有郭明岩委屈地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拿了第一也不高兴了。

    苏菱……腿软得厉害。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快被吓死了。

    她脚也疼,这混账还把她的袜子给穿反了。夜色中他看不见,但是她穿着不舒服。

    她又羞又气,想哭却生生憋住了。

    秦骁扫这群男人一眼,他们都让了路,秦骁把苏菱放在柔.软的座位上。

    身后那群男人吹了个口哨,调侃道:“秦少第一次输啊,这是怎么了?状态不好?”

    秦骁弯了弯唇,竟是承认了:“嗯。”

    郭明岩咬牙切齿的:“东城地产!”

    秦骁哼笑了一声:“回头给你。”

    万白白看得头皮发麻,但人是她硬拉来的,她真怕苏菱出事。而且看苏菱这模样也是吓坏了,她睫毛上挂着泪珠子,眼角微红。

    万白白赶紧坐到她身边:“菱菱,你怎么样,没事吧?”

    苏菱生怕自己一开口嗓音是抖的,她摇了摇头。

    秦骁想笑,又忍住了。他倒了一杯热水回来喂她,她偏过头,看他的眼神非常不善。

    他啧了声,把杯子塞到茫然的万白白手里:“喂她喝。”

    万白白嘴角一抽,觉得这个世界她快看不懂了,这什么情况呀?

    她递到苏菱嘴边,苏菱自己捧了过来,一杯温热水喝下去,她的心跳总算渐渐和缓,脸上也生出了红晕。这时秦骁已经带着一大堆男人出去了。

    万白白眨了眨眼睛,觉得稀奇,她问苏菱:“什么情况啊,秦少刚刚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看见苏菱耳尖都红了起来,少女用极其羞愤的语气说:“我迟早要杀了他!”

    万白白:“……”厉害厉害啊,但是你还是先站得起来再说。

    ~

    西林马场那一幕,万白白、任冰雪心中都有点微妙。

    两个女人都不傻,要说秦骁不认识苏菱,那肯定是假的。

    七八个无所事事的纨绔第二天走了一大半,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郭明岩像萎焉的小白菜,第二天中午才起,万白白一身酒红色的旗袍,靠在门边笑得妖娆。

    郭明岩被她笑得虎躯一震:“你……你想干嘛?”

    万白白说:“嗨呀,你怕什么?”

    郭明岩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秦少先前认识菱菱吧?”

    郭明岩闭紧了嘴,用眼风看她,一副‘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说你死了这条心吧’的样子。

    万白白咯咯笑:“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又不瞎。我只是想让郭少带个话,让秦少有空刷刷微博,看看孔雀怎么开屏。”

    郭明岩智商不达标,完全无法理解万白白在说什么:“啊?孔雀?”

    万白白却不再多说,她自己撑着伞哼着歌走了。

    苏菱还在剧组背台词呢。

    昨天下午“打人事件”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她俨然就是众矢之的。哪怕剧组挺多人蛮喜欢她的,这时候也不敢擅自搭腔。

    万白白心情很好,她现在有种老子的人抱上了金大.腿真牛逼的感觉,关键是今早上对戏,任冰雪ng十来次让她心情更愉悦。

    她过去就把苏菱一头可爱的发型乱揉:“我家小九里真有本事啊。”

    苏菱抬起头,她昨晚受了惊吓,脸色很差,好歹一会儿会上妆,应该也不太看得出来。

    她对喜欢的人都是很放任而温柔的,万白白要捏捏揉揉,她就老老实实让她揉。

    万白白心都要化了,她觉得自己简直捡了个宝。

    苏菱背台词,万白白就在一旁刷微博。

    苏菱记起下午还有万白白的戏份,于是问她:“白白,你不背下午的台词吗?”

    万白白笑道:“我记忆力不错,看两遍一般就能记下来。”

    苏菱眼里生出敬佩和羡慕,她比较笨,她要背很久的。

    万白白失笑,其实苏菱不知道她自己多有天赋。她把九里这个角色,演得灵气逼人。等着看吧,这部剧播出来就知道了。

    万白白翻了翻,然后发现昨天那些舆论都没了。

    清娱官方还发了说明——

    :经查实,昨日《十二年风.尘》事件纯属恶意捏造,那只是两个演员在正常对戏,造谣者已追查,将追究法律责任。

    任冰雪没一会儿也转了。

    万白白昨晚就猜到这事不是秦骁做的,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还是大佬厉害啊。

    原谅她没控制住好奇心:“菱菱。”

    少女回应:“嗯?”

    “你和秦少,昨晚在西林,发生什么了?”他没道理心情好成那样吧。

    苏菱握紧了拳,脸上的绯红蔓延至了耳尖。饶是脾气再好,她也快要炸毛,她恨死那混蛋了!谁也不许再提西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