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横推诸天万界〕〔汉祚高门〕〔网游之月球战争〕〔公子撩宠异能妻〕〔无限寻真〕〔穿越之皇帝是怎样〕〔画满田园〕〔风华不见雪月〕〔终焉异世启示录〕〔轮回开端〕〔农门丑妇〕〔大肚王〕〔铁血趟大明〕〔开挂恋爱系统(快〕〔都市圣医〕〔红楼大官人〕〔大道洪炉〕〔一号警官〕〔泰山压顶〕〔星际超级生物文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12.混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六月的风温暖柔和,夕阳在街道投下剪影。

    苏菱告别云布以后,直接坐大巴回学校。她不会去的。

    她想得很明白,她玩不过秦骁,他像放风筝的人,手里拽着线,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而她是那只风筝,处于高空的惶恐无时不在提醒她,她每一步都在被他牵着走。

    要摆脱他,摆脱这个模式,她就不能顺着他。

    她不爱这个男人。

    上辈子没爱过,这辈子也不爱。

    见鬼的恋足癖。

    苏菱在大巴的几个小时,干脆把专业课的书摸出来看。对于这些内容,她既陌生又熟悉,苏菱在心里慢慢体悟念台词的感觉,她闭上眼睛,仿佛真的能感受到这些鲜活的场景。

    大巴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站台下车,她把书放进包里,一下车就看见了秦骁。

    男人靠在豪车旁,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神再明显不过地说——过来。

    她四周望了望,这个站台偏,走回学校还要十八分钟,这个时候只有少得可怜的几个人在周围。

    她不过去,闷头往学校的方向走。

    胳膊猛然被人握住。

    “苏菱,你这么不待见老子?”他真的气狠了,脏话都说出来了。

    她没挣开:“你放开。”

    他俯下身,对上她的眼睛:“你什么意思,真这么讨厌我?”

    苏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视他,坚定道:“是的,所以你可不可以,别再跟着我了。”

    他反而笑了,慢悠悠道:“可是我喜欢你怎么办?”

    苏菱没控制住脸红:“你别开这种玩笑了。”

    “真的,不信你摸。”他捉住她纤细的手腕,放在自己胸膛。夕阳西斜,她掌心下的心跳发狂。

    一下又一下,剧烈地让人心颤,他笑得有点坏:“怎么办?”

    那种无措的感觉又涌了出来,她结结巴巴:“你先……先放手。”

    他轻笑了一声,“真讨厌我?”

    “嗯。”

    “你再说一遍试试。”

    她声音低下去,“几遍都一样。”

    对于这件事,她似乎出奇的固执。他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了,“给你女主角,会喜欢我吗?”

    她摇头:“不会,你放开我吧,他们在看。”

    他们两个长得好,几乎成了这个站台的焦点,虽然人少,但是苏菱脸皮薄,不喜欢这样被围观。

    这一年秦骁的脾气确实不好。

    他也冷下了神色:“谁稀罕。”

    他放开她的手,苏菱带着几分忐忑看他一眼,见他冷着脸别过头,她反倒舒了口气,接着往学校的方向走。

    身后咚的一声巨响,苏菱回头。就看见他一脚踢在他那辆豪车上。

    声音大得周围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他直接吼周围的人:“看你.妈啊看!”寥寥几个人被他这霸道凶恶的架势吓住,纷纷低了头。

    苏菱被这混账的恶劣气笑了。

    她知道的,秦骁读书的时候,名声就不太好,全校他最混。也许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生来就不知顾忌。这男人除了有商业头脑手腕过硬,成绩什么的简直差得要命,他几乎习惯了横着走。

    上辈子是她被人害了,才会紧紧绑在他身边。

    这辈子她躲开了那个开始,只要把外婆和舅舅的事解决掉,她就可以和他毫无瓜葛。

    她性格再好,也觉得这混账坏得透顶。

    难不成她还得认错哄他?

    喜欢他?下辈子都不可能!讨厌就是讨厌,她常常在想,上辈子要不是睡了那一觉没了回头路,流言蜚语和医药费让她沉重不堪,她怎么也不会选择和他在一起。

    她抿了抿唇,转头就走,不看他一眼。

    秦骁望着她的背影,总算是真的知道她半点也不喜欢他。他说不稀罕,但是等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了,他还站在那里。

    她一次都没回头,一次都没有!

    操!

    他直接从兜里摸出那个保存得完好的笑脸信封,狠狠扔进垃圾桶。

    ~

    六月中旬,天气渐渐变热。

    苏菱没法继续长袖长裤的装扮,她只能换上短裤和短袖。虽然和秦骁闹崩了,但是她还是谨慎地选择穿板鞋。

    比起她这张脸,对恋足癖更有吸引力的恐怕是她的脚。

    那个变.态把她的脚每一寸都吻过,她想想就不寒而栗。作为一个正常人,她实在无法接收到这是个什么鬼爱好。

    如今只是一张脸,他就纠.缠了她一阵。

    要真看到脚那就是要命。

    她在学校待了一阵子,总算安心很多。秦骁那样高傲的脾气,想来也许不会再招惹她了?

    然而半夜打来的一个电话让苏菱开始怀疑,命运想要改变是不是真的那么难?

    电话是舅妈打过来的,苏菱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连忙下床去外面的走廊接电话。室友赵婉婉被铃声吵醒,嘟囔了一声,翻过身继续睡觉。

    外面的风冷凉,夏夜本就热,她额发湿透,如今被风一吹,非常不舒服。

    苏菱的舅妈叫田淑云,嗓门大脾气躁,在家舅舅都是听她的。如今她的语气里含着不耐烦:“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人就是这样,上辈子苏菱跟秦骁的时候,田淑云和她说话语气又讨好又带着笑。哪会这么嫌恶?

    苏菱也不介意这些,她脾气很好,耐着性子解释:“我怕吵醒室友,出来接的电话。”

    田淑云接话:“行了行了,别和我说这些,刚刚你外婆病发了,现在一大家子人都陪着她在医院里。医生让做手术,但你也知道我们家这个情况,老倪他有心无力。所以你什么时候请假回来陪一下她吧,就这样。”

    苏菱听得浑身冰冷。

    “舅妈,你别挂!求求你别挂。”

    “还要说啥,快点说。”

    “外婆现在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心脏老问题,加上那什么身体出了……”她想了会,也没想起医生说的那几个词,“总之要么手术,要么……不说了,我和佳楠先回去给妈拿衣服。”

    “舅妈!”苏菱觉得脑海几乎一阵眩晕,“做手术……要多少钱?”

    那头更不耐烦:“五十来万呐,我们是没有,难不成你有?行了挂了。”

    是五十七万八千四百块钱。

    苏菱靠在走廊旁,身体一阵冰凉。

    怎么会这样?明明没有所谓的“人肉”,也没有人说那些难听的话去刺激外婆了,可是外婆为什么还是病发了?

    五十来万,舅舅家是有的,可也许顶多也就五六十来万。

    他们不可能把这笔钱拿去给外婆做手术,不说舅妈强势,舅舅倪立国根本不是外婆的亲儿子!

    外婆只有一个女儿,是苏菱的母亲,而舅舅是外婆起了恻隐之心从雪地里捡回来的,做了母亲心就软很多,她生生一个人把一儿一女拉扯大了。

    所以倪浩言每次说:你管我做什么,你又不是我姐。

    她从来不较真去反驳。

    如今她去哪里给外婆筹手术费?

    苏菱本来以为她可以凭着这一年好好努力,没想到兜兜转转,该发生的事一个不落地在发生。

    不可以!她不能让外婆死。哪怕多活一年,多活一年也好!

    她得弄到这笔钱。

    苏菱后半夜没睡,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第二天她请了假,去“连城”这个会所等人。她不能去求秦骁,但是还有个人可以帮她,而且不会让让她以身抵债——郭明岩。

    她没有郭明岩的电话,也不知道他先前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希望。

    苏菱知道这群公子哥会来连城玩,连城是个高雅大型娱乐会所。

    秦骁会来这里谈生意,而郭明岩会来这里玩。

    她只能碰运气,看看自己会遇到谁。

    上帝总会给绝望的人开一扇窗,她几乎才打车到连城,就看见郭明岩只穿着一条裤衩从门口冲出来,然后大喊三声:“我是老男人!老男人是我!”

    苏菱目瞪口呆。

    郭明岩闭着眼睛喊完,就看见从车里下来呆住的苏菱。

    郭明岩:“卧槽妈呀!”郭明岩想死的心都有了,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让苏菱看到了。

    他尴尬道:“好……好巧。”

    苏菱垂下眼睛,虽然这个场合非常不合适,但是外婆等不得,她的视线礼貌地避开了他,然后轻声问:“郭少,我想找您借一笔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郭明岩红着脸:“多少?”

    “五十八万。”

    “你……你等一下啊,我衣服在里面,我去给你拿卡。”

    郭明岩内心很崩溃:艾玛早知道老子练一下腹肌,如今这他.妈一个白斩鸡一样的身材,被她看到了……看到了……

    然后郭明岩冲进了会所。

    苏菱捂住脸颊,她也觉得尴尬,但是这件事顺利得不可思议!郭明岩问都不问就同意了。

    她心里舒了口气。

    另一头郭明岩光着膀子跑进会所,脸白了红,红了白。

    偏偏一进来就对上了秦骁冷冰冰的双眼,郭明岩欲哭无泪:“骁哥你别这样看我,我错了行不行,我再也不拿你年纪说事了。”

    最近是吃了□□吗?

    包间里七八个人,有人调侃他:“郭少这身材不错。”

    “滚你.妈的吧。”

    郭明岩把衣服穿上:“诶我钱包呢?”

    董旭也在,抬眼无情提醒他:“你出门的时候,换了身骚包的衣服,忘了带钱包。”

    郭明岩:“……”他太紧张太尴尬,把这件事忘了。“你们谁借我一张卡啊?一百来万的就成,晚上我让人打账上。”

    董旭皱眉:“你要做什么?”

    郭明岩脸又红:“有人找我借钱。”

    一下子口哨声此起彼伏:“郭少这是光着身子去泡妹子了啊,厉害厉害。”

    “闭嘴啊你们,赶紧的,人家还在外面等。”

    秦骁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他心情烦躁,气质也冷。周围的男人都不太敢去招他。

    于是去招郭明岩,这群男人从学生时期玩到大,皮得要上天,一个个来了兴趣:“谁呀,带进来看看呗,你这么个颜控,看上的肯定不简单。”

    郭明岩急了:“看什么看,人家一单纯学生,和我们才不是一处的,快点快点。”

    角落的秦骁,终于抬起了眼睛。

    他摁灭烟,看向郭明岩:“学生?”

    郭明岩想哭:“啊……就是……那个……”

    他吞吞吐吐,秦骁哪能不懂。

    秦少当即冷嗤一声,抬腿就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他的吻好甜〕〔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