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箫声玉碎明月情〕〔极品神医〕〔权宠之将女毒谋〕〔我是个葬尸人〕〔你可能看了本假火〕〔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江湖风云令〕〔我的美女主播姐姐〕〔逍遥小地主〕〔霸道大帝〕〔重生家中宝〕〔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凌霄之上〕〔妃倾天下:王爷请〕〔菜刀通天〕〔绝世傻妃:战神王〕〔村长的后院〕〔风流村医〕〔孕妻当道:总裁深〕〔舰队司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软美人[重生] 9.简直入了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骁靠在游泳馆墙边,来来回回的学生都在看他。

    他这个人不懂得什么叫收敛和低调,站那里就一个明晃晃的发光体。

    他站了二十来分钟,也没见到苏菱出来,就有些不耐烦。清场的广播他自然也听见了,后面十分钟,人都陆陆续续走光了,苏菱还是没出来。

    他脸色冷了冷。

    然而半小时前已经出来的表演系女生,还在他周围晃。见他脸色不好,有人斗胆笑问了句:“帅哥,你在等谁?”

    秦少在b市上流圈子有名,但是普通人大多不认识他。毕竟不是明星,他戴上墨镜,能认出他的都是熟人。

    秦骁不答,他点了根烟。外面的天气燥,一如他的心情。

    他抽烟的姿势也帅,冲他那身衣服,女生们就不想走。

    秦骁摁灭了烟,抬脚往游泳馆里面走。

    “哎……那是……”是女生区。有人想提醒,但是被同伴拉住了:“别多事。”那人看着就不是个好脾气的样子,陈帆说得倒是不错,混娱乐圈这一行最重要就是要有眼色。女生赶紧住了嘴。

    秦骁一进去,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苏菱。

    拖地的保洁阿姨说着一口方言试图和她讲道理,阿姨是东北人,嗓门很大。苏菱听得似懂非懂,眼神茫然。秦骁从门边走过去就听了个大概,意思是小姑娘快走,周五要封馆打扫,她再留这里阿姨要扣工资的……

    他抬眼一看,就看见了墙角可怜巴巴缩成一团的苏菱。

    对比对方的大嗓门,她简直软糯得不行:“我就待一会儿……”

    阿姨:“不地!(不行) ”

    苏菱也不会和人争,她缩在墙角,身上披了一条很宽大浴巾,她整个人都裹在里面。那阿姨把更衣室的门锁了,还要动手去拉她。

    她是真的有点急,眼里含了泪,抽抽嗒嗒的。

    秦骁看了好一会儿她都没发现,恒温馆里有空调,他从外面的热浪里进来,按理应该很凉快,然而他看得更燥。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哭起来……比笑起来还他|妈好看。

    在阿姨动手拉到她之前,他把阿姨的手拍到了一边。用的是钱包。

    他这个人本质和郭明岩是一样的,花钱是本能。

    但是胜在好用,他抽出一沓钞票,也没数,让保洁阿姨走,保洁阿姨也就嘟囔着走了。阿姨随手一感受,嘿,还挺厚!

    秦骁站着,她蹲着。苏菱把脑袋埋在膝盖处,一副不想看见他的样子,明明刚刚还和阿姨说话,这回闭紧了嘴|巴,什么都不肯说。

    秦骁也觉得怪,按理说他该生气愤怒,然而没有,心里就像被人轻轻揍了一拳。

    竟然觉得甜得发慌。

    她谨慎得很,他只能看见她一个脑袋。

    “苏菱。”他忍住笑,语调冷冷的,“刚刚不是还骂人?嗯?”

    她小幅度动了动,心跳如擂鼓。努力克制住才能不下意识说“我错了”。她还记着对付秦骁得不露怯,然而她也不想想,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简直怯生生得要人命。

    她把眼泪憋回去,又把白生生的脚往里缩了缩。

    “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她感受到秦骁在她面前蹲下,她快瑟瑟发抖了。秦骁打女人吗?她没见过,但是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来,说句对不起就原谅你,不然我动手了。”

    “对……”她卡了回去。这个梗好耳熟。

    ——菱菱喊句哥哥就让你出去。

    ——菱菱夸我厉害就让你去演戏。

    她恍然,都是套路。但她还没试过拒绝,他真会动手?都重活一辈子了,既然说了别窝囊,她宁愿挨打也不道歉。反正……她忍疼还是厉害的。

    他靠近的时候,她下意识闭眼。

    那只手摸了摸她小巧的耳朵,秦骁本来只摸一下,可是软绵绵的,他没忍住又捏了两下。他看她这幅样子,可爱得让人心颤,终于受不住,笑出声。

    苏菱躲他,只能抬起头。

    她那双眼睛亮晶晶的,衬着满室灯光,美得惊人。秦骁看见她,就知道造物主多偏心,偏偏这么个小美人,性格还弱得很。

    秦骁不动声色,心脏却狂跳。

    外界都道他喜欢艳丽的女人,但是他自己知道不是,只不过藏得深,装着装着他都快忘了,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他的喜好不轻易外露,否则叫人利用了去,会害死他自己。

    但是他喜欢什么呢?

    看见苏菱,他就有了答案。怎么会有人长得那么合他胃口?仿佛就是按他喜好来长的。

    简直是要命。

    他轻轻啧了一声,语调不自觉就柔了几个度:“站起来啊,蹲着做什么?”

    苏菱把浴巾裹紧,不回答他。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人。

    然而秦骁不是郭明岩,他双商都高,看她这幅惨淡的模样,顿时猜到:“衣服被人拿了?”

    怎么这么傻?难怪被别人欺负。

    秦骁不懂什么叫校园暴力,他读书那会儿,都是用拳头暴力别人,没人敢惹。他记起这小美人不怎么搭理他,于是他说:“苏菱,想要衣服吗?”

    苏菱自然是想的,然而她知道秦骁这个人,骨子里是商人,不做亏本生意。他肯定有条件的。

    “叫我名字。”他凑近她,笑得有点儿坏,“这次不喊什么赵构,认识我吗?我叫秦骁,喊秦骁。”

    怎么有人听别人喊名字的癖好?还这么执着。

    但是她不想再待在这里和他耗下去,秦骁也是有优点的,他说出来的一般都能做到。

    于是她喊:“秦骁。”

    好乖。

    秦骁不敢看她这幅模样,他惯于装一装坦荡。于是站起来拿出手机打电话:“贺沁,买一套女人的衣服送来z大,速度点。”

    那边问尺码。

    秦骁看了苏菱一眼,她在致力于把自己变成蘑菇。

    他如果问尺码,她估计得羞死。

    秦骁说:“宽大点。”

    苏菱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他:“秦骁……”

    秦骁打电话的声音停下来,低下头去。哟不得了,会主动喊人了。她眼睛看着他时,他有种即将破产的错觉。

    可能这女人要什么,他都会一冲动就给。然而她只是耳尖通红:“你能帮我带一双帆布鞋吗?我会还钱给你的。”

    原来没穿鞋。

    但是她防贼似的,他什么都看不见。

    “穿多大?”

    “35。”她惴惴不安。

    35啊……秦骁报给那边。然后他没受控制地去想35是多大……男人脚大,他自己长得高,脚也长,有。

    35,还不及他手掌长,他靠她旁边墙上,弯了弯唇。

    保洁阿姨拿着拖把扫得兢兢业业,也不管他俩。

    秦骁看着苏菱,忍不住去逗她:“你们学表演的,不都会唱歌跳舞吗?等衣服的时间,唱首歌来听行不行?”

    苏菱摇头:“我不会。”

    “别人都会,为什么你不会?”

    她小声说:“我笨。”

    妈的……萌惨了。

    秦骁别开脸,不让她看见自己在笑。他认识她以来,快笑得比一年都多。

    苏菱撒了谎,脸蛋有点红,她的专业课排名第一。她嗓音甜,唱情歌谁都受不住。跳舞也好看,毕竟身段好。

    学艺术的大多都多才多艺,她家虽然穷,但是奶奶对她的培养没有落下过。然而她不愿意说实话,秦骁越嫌弃她越好。最好见过唐薇薇郑小雅这类才女,就看不上她这种笨蛋。

    秦骁的人办事快,不过十分钟,贺沁就把衣服拿来了。

    苏菱蹲得腿麻,她又不敢站起来,她想了想,伸出手臂去接袋子。

    秦骁的目光始终在她身上,那截手臂伸出来,白嫩|嫩的,纤弱精致。他几乎不受控制的,往更里面看。

    苏菱一裹,他什么都没看到。

    “……”

    贺沁偏头看秦骁,秦骁说:“你去把车开过来。”贺沁应了声,走了。

    苏菱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要鞋子就是怕他看,如今他还在这里,她根本没法换。

    苏菱:“阿姨!阿姨!”

    阿姨哼着歌,没听见。秦骁听见了,然而他勾唇,低头看她,也不帮忙。

    他听见她又软软地喊阿姨,这回大声许多,阿姨回头:“咋地?”

    “能帮我开一下更衣室吗?”钥匙在阿姨衣兜里。

    阿姨看秦骁。她知道这位是金主,那眼神也很明显,开不大兄弟?

    苏菱:“……”她羞愤得想死。

    秦骁在的地方,人人都得看他脸色,仿佛已经成了定律。

    然而这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苏菱,我是流|氓,嗯?”他还记得她气哼哼骂人。

    她羞红了脸:“你不是。”

    这回倒是乖得要命,他低笑一声,冲那阿姨偏了偏头。阿姨把门开了。

    她看着他,眼里明明没有泪,但在他看来就是湿漉漉的,这一瞬秦骁心软得没法控制,他转过身不再看她:“进去吧。”

    苏菱这才起身进去了。

    她难得高兴地想,清白保住了。

    秦骁靠在她门边,听着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觉得自己入了魔。

    他竟然开始翻来覆去地想,她到底是为什么,那么讨厌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他的吻好甜〕〔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