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克王国魔幻传奇〕〔八零小甜妻〕〔超级兵王混都市〕〔德意志崛起之路〕〔总裁强撩小娇妻〕〔侯门医妃有点毒〕〔重生七十年代之心〕〔神医兵王逍遥游〕〔重生之双生总裁〕〔吞噬神话〕〔帝少的独宠娇妻〕〔与萌娃的文艺生活〕〔抗日之铁血战将〕〔侠行九州〕〔绝天叶帝〕〔南少,你老婆又跑〕〔盛宠天才小萌医〕〔盛世荣宠:神医嫡〕〔封神之黄天祥战纪〕〔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26.尘埃落定
    在萨格拉斯之幕的入口大平台上,战斗已经结束了,古尔丹的鲜血在残破的石柱周围洒满了大地,他残缺的尸体正悬浮在紫色的通灵法阵上,血法师赛文和奥特姆全神贯注的操作着法阵,一枚精心准备的黑色灵魂石悬浮于尸体上方。

    他们要将古尔丹的灵魂一丝不剩的抽取出来,避免这狡诈的混蛋再次金蝉脱壳。

    “那些恶魔们过来了,你抢走了它们的猎物。”

    暗夜精灵的怨灵们安静的悬浮于黑暗中,等待着最后的命运,而她们的大祭司月葬则从黑暗中走出,用自己淡绿色的眼睛看着泰瑞昂,眼中满是一抹审视: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死亡骑士点了点头,在他手中有一颗洁白的颅骨,他将这玩意放在眼前,邪能涌动的光点在颅骨的眼眶中不停的闪耀着,上古之神用血肉重塑了古尔丹的身躯和骨骼,在术士又一次被干掉之后,古尔丹之颅的复刻版就再一次落在了泰瑞昂手里。

    这一次的,可是真正的加强版!因为接受了虚空和暗影的力量,这古尔丹之颅里蕴含的能量,可比泰瑞昂之前拿到的那个更纯粹一些。

    “唰”

    泰瑞昂将腰带上那颗属于塔隆戈尔的颅骨取了下来,扔给了身后的露米娜斯,他轻声说:

    “这东西能腐化圣骑士的圣契,那是制作魔印的最好材料,圣光有多强,被腐化后带回的黑暗只会更强,死亡骑士也该有自己的徽记了。”

    泰瑞昂将新的古尔丹之颅重新扣在了锁链上,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两枚闪耀着绿色光芒的颅骨在他腹部的盔甲上摇摆,看上去分外邪恶,他回头看了一眼越发浓重的黑暗,在潮湿的空气中,刺鼻的硫磺味越来越浓重。

    狂怒的恶魔们就要来了。

    两名血法师将一块跳动着冰冷光芒的灵魂石递给了泰瑞昂,后者接在手里,感受着这灵魂石表面的冰冷,他将灵魂石放在耳边,还能隐约听到古尔丹凄惨的哀嚎和不甘的诅咒。

    这种死亡的嘈杂让泰瑞昂的嘴角向上翻动,他将灵魂石收起,左右看了看。

    “该走了。”

    萨格拉斯之眼被重新撞入了箱子里,泰瑞昂提着箱子走向眼前萨格拉斯之墓被封闭的石门,蓝色的魔法符文在那黑暗的石门上不断的跳动,频率越来越快,这代表着艾格文的结界即将复原,如果不趁着最后的时间溜走,他们就会被困在这神庙里,最终被重新沉入大海。

    跟在他身后的死亡骑士们面色轻松,这一趟跨越无尽之海的追猎终于结束了,亲眼看到恶棍古尔丹授首,让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不错,即便是雷德.黑手,也并非空手而回。

    兽人督军手里提着一个木箱子,里面装着古尔丹已经冰冷的心脏,虽然不能将脑袋带给大酋长,多少有些遗憾,但这同样被邪能侵染的心脏,也足以证明古尔丹的死亡。

    “轰隆隆”

    眼前巨大的石门需要死亡骑士们一起用力,才堪堪推开了一条缝隙,他们是通过古尔丹的邪能传送门进入这神庙的,但眼下古尔丹已经死了,就只能走正门离开,而眼前这扇沉重的石门,其实就是阻拦这些精灵怨灵离开的最大障碍。

    怨灵这种死灵生物在战斗和前进的时候,是无视大部分地形的,但它们作为魔法生物,无法穿越任何类似于结界的阻碍,人类法师艾格文当初封印这神庙的时候,几乎将符文刻满了整个神庙的外围,就像是个超大号的囚笼,将这些无辜的精灵灵魂们都困死在了其中。

    当然这也不能怪艾格文,在当初她封印萨格拉斯之躯的时候,可没想到这神庙里会存在着这么多上古灵魂。

    “嗡”

    神庙之外,天空之上已经是黄昏时分,缠绕天际的火红色云层就像是燃烧的烈火一样,而即将落山的阳光也变得温柔起来,当第一缕光照入这黑暗了828年的神庙里的时候,那些悬浮于空中的怨灵们尖叫着逃开。

    阳光,对于它们而言,已经变得陌生而致命了。

    “女士优先...”

    泰瑞昂侧过身,对身后的精灵灵魂做了个“请”的姿势,大祭司月葬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死亡骑士,她低声问到:

    “真的就这么放我们自由吗?死亡骑士,你的身体里充斥着庞大的死亡能量,如果你强行要求我们服从,我们那些羸弱的同胞恐怕无法拒绝...”

    死亡骑士脸色不变,他同样低声回答说:

    “但我要那些废物有什么用呢?”

    他冰蓝色的眼睛看向了眼前的三个怨灵的首领,一抹危险的光芒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在我看来,也只有你们三个对我有些用处,但你们不会这么容易服从我,女士们,我很了解暗夜精灵对于自由的执着追求,那是刻在你们骨子里的本能。”

    这句话让袭月上尉和女猎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女祭司月葬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她第一个迈步走出黑暗,站在了黄昏的日光中,那温和的阳光就像是烈焰一样,在接触到这怨灵躯体的时候,就开始熊熊燃烧,女祭司的灵魂之躯在阳光中挥洒出灰烬一样的雾气。

    她应该很痛苦,这种日光之刑,但她透明的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生动,直到最后,她的身躯微不可见的时候,她脸颊上露出了一抹平和的笑容。

    她张开双臂,身影如浮沙一样消散在空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幽蓝色的小精灵,勉强还能看到她本来的脸,这就是暗夜精灵死后的形态,她最终会魂归世界树,进入新的生命轮回里。

    “感谢你,泰瑞昂,感谢你给我们自由...再见了,我已经能听到世界树诺达希尔的呼唤,我该回家了。”

    这小精灵在空中跳动了着,她绕着泰瑞昂的躯体旋转了几圈,最终在死亡骑士的额头点了点,然后快速升入空中,最终消失不见。

    这一幕就像是一个标志一样,在死亡骑士们身后,那些原本对阳光惊恐不已的怨灵们发出刺耳的尖叫,争先恐后的冲入眼前的黄昏阳光中。

    她们在空中带起的寒霜风暴让死亡骑士们的盔甲上都笼罩了一层冰霜,但他们抬起头,就能看到数千只怨灵被阳光融化,重新变成小精灵的宏大场面。

    那些怨灵在天空中燃烧而挥洒的浮沙,将本就美丽的黄昏光芒折射出千万光彩,在众人眼前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场景,而那些得到了灵魂自由的小精灵们就像是履行仪式一样,她们快乐的跳动着,绕着死亡骑士们转着圈,就像是黑夜中的群星闪耀一样。

    兽人督军雷德.黑手的眼睛都迷离了起来,即便是粗鲁野蛮的兽人,在这种震撼心灵的景象中同样感受到了那种欢呼雀跃的情绪,他伸出手,一只小精灵停留在他手掌中,就像是嬉闹一样,绕着他的手指转了几圈,最终汇聚到了黄昏下的精灵之海里。

    在若有若无的银铃一样的欢笑声中,她们涌向天空的高处,就像是真正化为了群星一样。

    “真美啊!”

    露米娜斯张开双臂,就像是她还活着的时候那样,在小精灵的包围中转了个圈,在这一刻,她罕见的感觉到了一丝放松...

    “这就是做好事带来的回报吗?”

    兽人死亡骑士格洛库什看着眼前的精灵之海,他摸了摸心口,沉声说:

    “我感觉躁动的灵魂都平静了很多。”

    “她们帮了我们,我们给她们自由,这很公平。”

    罗格里奥挺直了身体,他看向远方的落日,他伸出手,将自己从未摘下来过的头盔取了下来,在死亡能量的浸润中,他的脸颊已经恢复了曾经的容貌,他伸出手,想要感受阳光的温暖,但入手之处,依然是一阵冰冷。

    “已经死了呀...”

    这骑士摇了摇头,将头盔抱在胳膊下方,和其他骑士站在黄昏的阳光中,近乎贪婪的体会着这一刻属于灵魂的平静。

    “我该走了,但我想托付给你一样东西。”

    女猎手卡斯帕莲走上前,她看着泰瑞昂,眼中多少带着一丝感谢,她摸了摸手腕上停留的幽灵猫头鹰的脑袋,对泰瑞昂说:

    “月爪已经陪了我近千年,可惜它不是精灵,它没办法跟随我回归世界树,所以我想请你收养它。”

    泰瑞昂哼了一声,他歪着脑袋,打量着那幽灵猫头鹰,从这只死灵野兽血红色的眼睛中能看出来,这家伙罕见的保留了生前的所有记忆,死亡也让它变得更强大。

    “我没有理由拒绝这完美的宠物...”

    泰瑞昂伸出手,想要碰触这幽灵猫头鹰,却被这猛禽狠狠的啄了啄手指,但在女猎手不舍的目光中,这颇为通灵的猫头鹰发出了一声难听的鸣叫,伸出脑袋和女猎手的脸颊碰了碰,最终怕打着翅膀落在了死亡骑士的肩膀上。

    “它可不是宠物,它是优秀的战士!照顾好它,泰瑞昂,再见了。”

    女猎手后退了一步,站在了阳光中,在消失的最后一刻,她低声说:

    “小心点,泰瑞昂,危险的守望者一直跟在你们身后...”

    “我知道,她们总是这样,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猎物。”

    死亡骑士耸了耸肩,目送着女猎手的小精灵消失在天空中,他的眼神重新变得冰冷,他伸手摸了摸肩膀上的幽灵猫头鹰的脑袋,看着身后大门上只差一丝就要合拢的符文,他向前走出了一步。

    “等等!死者...你不能就这么带走萨格拉斯之眼和权杖!”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背后的黑暗中响起,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死亡骑士们齐刷刷的抽出了武器,但泰瑞昂却举起左手,示意其他人不要紧张。

    他看着背后黑暗中悬浮的那个魔法投影,和怨灵半透明的身躯并不一样,这个投影完全是由魔力组成的,眼神差一点的人,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

    但泰瑞昂知道她是谁...

    “艾格文女士,您全称目睹了我们在萨格拉斯之墓里的战斗,我曾还指望您能出手帮一把,但现在看来,您关心的,似乎只是被封印的危险物品本身。”

    死亡骑士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惋惜。

    “看来作为名声最狼藉的提瑞斯法守护者,您果然缺少人类应有的感情。”

    “我没有理由帮你们,死者!”

    艾格文法师的魔法投影冷声说:

    “对于擅自闯入萨格拉斯之墓的入侵者,我没有发动魔法陷阱把你们全部埋在里面,你已经要感谢我的仁慈了...最后,你以为遍布神庙的恶魔们真的蠢到连几个到处乱窜的死者都发现不了吗?我已经出手帮忙了!你这愚蠢的死者!”

    对此,泰瑞昂不置可否,他看着眼前的魔法投影,他轻声问到:

    “那么守护者女士,您到底想做什么?提前说好,萨格拉斯之眼和萨格拉斯权杖我必须带走!它们对我很有用。”

    泰瑞昂停了停,在艾格文的沉默中,他又说到:

    “我想以您这样优秀的法师,应该很清楚,这些东西留在这里,只能让真正危险的存在更快的暴露!古尔丹不是第一个野心家,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不允许!”

    艾格文的魔法投影发出了干脆利落的拒绝,伴随着她手指的挥动,整个神庙都开始摇晃起来,一股庞大的力量在神庙深处聚集,这让其他的死亡骑士面色微变。

    “放下萨格拉斯之眼和权杖,你们就能带着自己的小命安然离开!我不会警告第二次!”

    “呵!”

    面对这种威胁,泰瑞昂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看着眼前守护者的魔法投影,他轻蔑的说:

    “但你真的能留下我吗?”

    “艾格文女士,别装神弄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