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禅师的文娱〕〔契约欢恋:强婚老〕〔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雷裂苍穹〕〔超级神武学〕〔阴法秘术〕〔万域独宰〕〔99亿闪婚:豪门总〕〔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首席校草:高冷男〕〔一世专宠:冻龄男〕〔快穿之戏精的自我〕〔穿越而来的曙光〕〔炮灰女修仙记〕〔不羡〕〔无敌奶爸的捉妖日〕〔超模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3.古尔丹:成神之路
    ,精彩小说免费!

    “这样费尽心思的帮助那个牧师,值得吗?”

    在张开双翼,翱翔天空的僵尸龙背后,露米娜斯一脸不爽的质问到:“你还让我去给他当陪衬,这让我很不爽!泰瑞昂!”

    面对露米娜斯的质问,泰瑞昂摇了摇头,他的目光看着远方的大海,他轻声说:

    “这是为了未来,露米,我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于我们的阻力太大太大,等我们去了另一个自由的世界之后,在艾泽拉斯,我们总要留下一些势力。”

    “等到我们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我们会回来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得在这个世界小心活动。”

    死亡骑士的声音沙哑而低沉,他劝说着自己的兄弟们:

    “你也好,我也好,罗格也好,黑手也好,我们在这个世界都有残存的羁绊,我们得远离他们才能活得更纯粹,才能让他们远离危险,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再去关注他们...我们和那些没有自己思维和感情的尸体不一样,记住这一点!”

    “一个连对自己的感情,对自己的亲人都不忠诚的人,我能指望他对于骑士团有多么忠诚?如果我们完全抛弃自己的感情,那躯壳里留下的,只能是空虚的黑暗。”

    “我不愿意用强制的手段束缚你们,我也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这种劝说让露米娜斯很不高兴,大概是男性和女性的不同,这位女性死亡骑士总有很多莫名的牢骚,总喜欢对其他人喋喋不休,她甩了甩自己的红色长发,她轻声说:

    “但我已经感觉不到快乐了,已经很久了...我的情绪在变得淡漠,我能感觉到,你们也是一样,死亡在改变我们,而这种改变我们无法拒绝,总有一天,我们会失去所有的情绪,变成最理智最冷酷的死亡屠夫,我不想让自己成为那样的存在。”

    这种反驳让泰瑞昂和其他死亡骑士都沉默了下来,对于活人而言,感情的淡漠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麻烦,但对于死人而言,那就意味着他们在一点一点的滑入死亡的深渊,被死亡这种概念同化。

    “那就保护好自己的情绪和回忆,你是不能感觉到快乐了,但这没什么。”

    泰瑞昂闭上了眼睛,一抹冰冷的笑容出现在他嘴角:

    “你最少还能笑,不是吗?”

    这句话让露米娜斯无法反驳,片刻之后,她坐在了泰瑞昂身变,她双腿蜷起,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少女一样,她用死亡骑士特有的沙哑声音说:

    “我有个恋人,泰瑞昂,他在奎尔萨拉斯,他是一名法师,他和你有相同的姓氏,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会相信你的原因,我以为你是他派来找我的,但在看到你和奥蕾莉亚的诀别之后,我一直很痛苦,我一直很担忧,我和他,未来是不是也要经历这一幕。”

    “你说的是我的表弟麦拉?我和他差不多是陌生人,不过我很好奇,你还爱他吗?”

    泰瑞昂眉头挑了挑,然后轻声问到,露米娜斯犹豫了一下,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每一次想到他和那些回忆,我会感觉到温暖,但回忆结束之后,就是扑面而来的痛苦,格洛库什告诉我,不要再去回忆那些事情,但我...我做不到。”

    “露米,你可以保有你的爱情,把它藏在内心最深处,这没有什么关系。”

    泰瑞昂拉起缰绳,让僵尸龙的速度再次提高,在猎猎寒风中,他沉声说:

    “但你得远离你的过去,格洛库什的建议没问题,你我都知道,如果你再继续沉溺于回忆,你最终会毁了自己。”

    “我们已经死了...死人的心不会跳动,不再有激情,不再奢望温暖的拥抱,你来告诉我,这样的我们,该怎么追求爱情?”

    露米娜斯愣住了,片刻之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最终,她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

    “等等,你们不能上去!”

    穿着黑白相间的小礼服的地精朝着古尔丹大喊到:

    “那些船不属于你们,你们还没交钱呢!”

    这尖锐的喊叫声让古尔丹停下了走上船只甲板的动作,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被兽人拦在一边的地精,他暗红色的眼中涌动的邪恶,让地精商人不寒而栗,他的声音也小了很多,但他依然不愿意放弃自己应得的报酬。

    “奥格瑞姆大酋长答应过我们,会为这支舰队付账的!最少要5万枚金币!”

    来自热砂财团的地精巴迪.穆尔用微弱的声音反抗到:

    “我们不管你是谁,是不是忠于奥格瑞姆,你要开走船,你最少得付账!或者用其他东西来抵债!这是热砂财团的规矩!”

    古尔丹在背叛了奥格瑞姆之后,还没遇到过敢于反抗他意志的家伙,他回头看了一眼停泊在港口里的船只,那是十艘刚刚从其他地方开过来的旧船,没有搭载武器,地精的工匠们正在翻新这些船。

    显然,狡诈的地精根本就没想着为奥格瑞姆建造新的船,他们打算用投机取巧的方式,给大酋长弄一批可以横跨无尽之海的船只,而这些破旧的船,是他们从血帆和黑水海盗手里买回来的,任何东西都该有自己的价值,这是属于地精的商业哲学。

    他们也不认为这种手段是欺诈,因为这些船虽然破旧,但绝对可以载着兽人横跨大海,海盗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这些玩意值5万金币?”

    古尔丹阴沉的笑了一声:“我很早就听说艾泽拉斯的地精擅长商业,现在看起来你们果然很擅长赚钱,不过很遗憾,我手里没有金币...”

    这句话让地精直接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那你就不能开走这些船,这些还是属于热砂财团的产业!”

    “但我有另一样东西,我觉得你很会很愿意和我交易的。”

    “那就是...你的小命...”

    古尔丹轻弹了一下手指,一团暗影魔力笼罩在了地精巴迪的身上,很快,那魔力就在古尔丹的狞笑声中,转化为了从身体最深处喷涌而出的灼热烈焰,灼烧着地精的内脏,让这绿皮小家伙痛苦的在地面上尖叫,打滚。

    地精雇来的高大食人魔和巨怪们眼看着老板被袭击,他们吼叫着就从各个方向冲向了古尔丹,后者看也不看这些粗苯的家伙,他回头喝令暴掠氏族和暮光之锤以最快的速度上船,并且把物资搬到船上,然后扭过头,看着那些冲过来的打手们,他暗红色的眼珠里跳过一丝阴毒。

    “哗”

    墨绿色的魔力流从他手心里飞出,连接在了每一个食人魔和巨怪的身体上,就像是从罐子里汲水一样,将他们庞大身躯中的生命力,以极快的速度抽回了他的手心里,然后又灌入他已死的身躯。

    得到了生命力的滋养,他的灵魂发出了一声畅快舒爽的呻吟。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生命的灼热...让人如此怀念!真是恶心!”

    他已死的身体在生命力的注入中颤抖起来,生命和死亡两种力量在他身体里碰撞着,古尔丹感觉到了泰瑞昂曾经感受过的痛苦,但他没有因此放弃,直到将那十几头食人魔和巨怪的生命力完全吸干。

    他拄着自己的骷髅手杖,在发泄了死亡的怒火之后,他看了一眼那阻拦他的地精巴迪.穆尔,后者生死不知的被扔在码头的广场上,他艰难的翻转着自己的身躯,想要重新站起来。

    “你...不能...拿走...我的...财产!呃,真是一笔...赔本的...买卖!”

    但最终,这地精在极度的不甘和对于损失财产的仇恨中,咽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我们走!”

    古尔丹下达了命令,下一刻,十艘停泊的船只的缆绳被解开,那些被威逼的巨魔水手张开船帆,在湿地海域常年都存在的洋流中,飞快的驶入外海。

    “古尔丹,我们发现了追兵!(雷德.黑手带着黑齿狞笑氏族来追我们了!)”

    古加尔快步走到古尔丹身边,术士听到了这个坏消息,他回过头,就看到在后方几公里之外的港口上,雷德.黑手正在疯狂的吼叫着,这种后有追兵的情况让古尔丹非常不爽,他挥起手指,墨绿色的光芒缠绕在手心,在他的狞笑声中,三团熊熊燃烧的绿色火焰巨石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港口上,将部落的港口和码头彻底破坏。

    “面对你们最害怕的恶魔吧,蠢货!告诉奥格瑞姆,古尔丹自由了...古尔丹很快带着无尽的恶魔大军来年随你们和这个世界!”

    古尔丹收回手指,他不再去管背后的战场,他将目光放在了眼前一望无际的海面上。

    “我在星界法师麦迪文的记忆里看到了那个地方,我知道它在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在这世界的中心,在隐匿于时光之后的群岛之上。”

    “萨格拉斯之墓,这个世界的愚蠢者们畏惧它的力量,他们害怕黑暗之王的灾祸,他们中最睿智的人将它深埋于地下,他们浪费了这份恩赐!我,我不会浪费它!”

    古尔丹轻声说:

    “那里埋藏着曾进入这个世界的黑暗之王的遗体,以及他无穷无尽的力量,基尔加丹以为他能控制我?不,它不能!那些恶魔们会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的,我会成为它们的主人,我会成为它们的神!”

    “这将是我命中注定的成神之路!没人能阻挡!不能被阻挡!”

    “让他跑了!混蛋!”

    雷德.黑手挥起自己的长剑,在他身后,火刃氏族的剑圣和黑齿狞笑氏族的兽人们正在围攻三头地狱火恶魔,而他的弟弟麦姆.黑手则背着战锤,忧虑的看着已经驶入大海的古尔丹和他的随从们。

    “哥哥,这该怎么办?我们没有船了!”

    “我们还有!”

    雷德咬了咬牙:“在湿地附近的海面,有一支负责监视人类舰队的兽人船只,我们可以乘坐那些船去追他们,要赶快!”

    黑石部落未来的继承人看着远方的大海:“我们不知道他要去哪,一旦失去了他们的踪迹,这任务就完蛋了。”

    另一边,在靠近湿地的天空之上,泰瑞昂看到了那十艘扬帆起航的舰队,他打了个手势,在外围飞行的那头没有载人的僵尸龙呼啸着如流星一样,朝着下方的舰队砸了过去。

    “先给我们的老朋友古尔丹打个招呼吧!”

    “轰”

    在撞击到舰队战舰的瞬间,这头从奎尔萨拉斯带回来的僵尸龙猛地爆炸了,恶心的血肉和骨渣彻底将两艘船覆盖了起来,那些鲜血附带的疫病缠绕在那些猝不及防的兽人们和食人魔的身体上,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则将整个舰队的船只都摇晃了一下。

    而下一刻,从天而降的死亡骑士就站在这两艘船上,开始了疯狂的杀戮,泰瑞昂不能确定古尔丹到底在那一艘船上,只能用这种连蒙带猜的方法了。

    “该死!是那些死亡骑士!”

    古尔丹在船舱中抬起头,他咬着牙骂了一句:

    “一群阴魂不散的杂碎!别管他们,我们走!”

    古加尔则不愿意就这么逃跑,他对古尔丹喊到:

    “他们降落在那两艘船上了!(我们不能放弃那些成员,我们的人数已经不够了!)”

    “带着他们本来就是炮灰!”

    古尔丹冷酷的打开窗户,又一次开始呼唤扭曲虚空的恶魔,片刻之后,在剩下的8艘船驶离这片海域的同时,一颗从天而降的绿色陨石砸在了那两艘船的中央,灼热的火焰和海水碰撞之间,掀起了堪称疯狂的蒸汽,如雾气一样,将整片海域都笼罩了起来。

    而那在水中挣扎的地狱火巨人则吼叫着爬上了一艘船,将身上的火焰朝着木质的战舰扩散,只是顷刻间,就将它完全引燃。

    做完这一切之后,古尔丹的脸色阴沉:

    “让那些巨魔加快速度,甩掉他们,他们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只要甩掉他们,我们就安全了...没必要在这些杂碎身上浪费时间!”

    “谁也别想阻拦我的成神之路!就算是死亡,也不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