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艾天晴陆少铭〕〔女神的医品兵王〕〔热血仕途〕〔难道我是神〕〔不科学的圣剑〕〔大汉奸臣〕〔黑衣查妖人〕〔隐宗宝藏〕〔军婚蜜爱:甜妻,〕〔山野小村医〕〔超级纨绔〕〔鸿运〕〔魔法傲世录〕〔变身文娱女皇〕〔虫屋〕〔九龙圣祖〕〔天才高手在都市〕〔游戏姬入侵异世界〕〔宠妃入骨:王爷请〕〔毒医狂妃:暴君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1.布莱克摩尔之死
    “砰”

    小教堂坚硬的石板被泰瑞昂双手掀开,露出了埋藏在下方的一具简陋的棺材。

    那是木质的,上面还刻了一些圣光的经文,在棺材周围,还放着一些已经干瘪的花瓣,这是圣光教会的丧葬礼仪,显然,迦勒底牧师没有欺骗泰瑞昂,罗格确实是他亲手掩埋的,而且看上去,他还花了很多心思。

    “仁慈的圣光,请接受您的信徒的忏悔。”

    迦勒底牧师半跪在教堂的经卷前方,他双手抚摸着念珠,低声说:

    “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目睹了一场谋杀,却因为自己的怯懦而不敢揭发,我目睹了无辜者的死去,却因为力量弱小而无法主持正义。”

    “我屈从于暴力,我屈从于自己的软弱,我有罪!”

    这忏悔的仪式被泰瑞昂看在眼里,他不屑的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大概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所谓圣光的本质,那是一种宇宙的现象,就它本质而言,它是没有自我情绪的,也无从分辨信徒的善恶,它只是将自己的力量分给了每一个笃信圣光存在并且心灵纯净而坚定的家伙。

    甚至是亡灵...只要心向圣光,也并非不能得到这种力量。

    泰瑞昂并不讨厌圣光,它的存在是这个宇宙的基础,他真正的讨厌的,是一群自称为圣光化身的家伙,那些诞生于最璀璨的圣光中的七巧板有自己的思维和情绪,它们可不像圣光本身那么公正,最重要的是,那些七巧板生物,很喜欢多管闲事。

    “砰”

    眼前的棺材被泰瑞昂掀开,一股古怪的味道充斥了教堂,并非普通的尸臭味,迦勒底牧师好歹跟随过图拉扬学习圣光教义,在安葬罗格里奥之时,他为尸体洒上了圣水,来保证它不会被邪恶和黑暗侵染。

    而圣水,这是个麻烦的东西,只要圣水还存在于尸体中,死亡能量就无法在尸体里诞生,也就无从征召,不过眼下已经过去了18个月,那些圣水早就消散了。

    “真可怜...”

    泰瑞昂看着棺材中的罗格里奥,他轻声说:“都开始腐烂了...这样的身躯,你能忍受吗?老朋友。”

    死亡骑士闭着眼睛,他将死亡能量汇聚在眼前的尸体中,刚刚刻好的通灵法阵被点燃,他能感觉到这具尸体中残留的灵魂的不甘,那种强烈的憎恨与绝望,要比塞伦特和露米娜斯被唤醒时候的波动更强烈。

    这就代表着,罗格是在极致的绝望中被杀死的,这样的灵魂复苏之后,会变得非常狂躁,无法控制自我的憎恨的同时,很容易在死亡的折磨中彻底迷失。

    这让泰瑞昂有些担忧,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就这么走向毁灭,他不想在死后再失去他。

    “呼”

    阴冷的寒风在小教堂中吹起,从冥狱深渊被召唤回来的灵魂开始和尸体重新结合,泰瑞昂后退了一步,在他身边,得到了圣光感召之后,迦勒底牧师的情绪稳定了很多,他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目光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尸体,他轻声说:

    “罗格先生很勇敢,他独自一个人骑着战马在黑夜中来求援。”

    “他的伤势很重,我被布莱克摩尔召唤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必须接受长时间的治疗,但他根本没有顾忌自己的身体情况,他只是要求布莱克摩尔出兵救援他的兄弟,那时候应该是来得及的...但布莱克摩尔拒绝了。”

    牧师叹了口气,在胸前做了个圣光教会的祈祷手势,他的声音变得悲伤了起来:

    “罗格先生的斥责激怒了布莱克摩尔,那城堡的暴君命令斯卡洛克上尉将罗格先生带走,我知道,他很难活下来了,布莱克摩尔威逼我,我像个懦夫一样选择了屈从,等我回到教堂的时候,罗格先生就被扔在黑暗里,他的脖子被掐断了,我不敢声张,只能用3天的时间,将他偷偷埋在这里,我不敢给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他为什么要杀死罗格呢?”

    泰瑞昂有些疑惑,有些不解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即便是拒绝支援,也有很多理由搪塞,为什么要这么随意的杀死一个勇士?”

    这个问题让迦勒底牧师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轻声说:

    “大概是因为你们冒犯了他的威严吧...”

    “威严?呵呵。”

    泰瑞昂的手指抚摸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他很快就用不到那玩意了。”

    “唰”

    罗格里奥的身体猛地在棺材中坐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呼吸,但已死的躯体对于这种活人的行为很排斥,他嗅不到任何味道,眼前的世界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抬起双手,看到了那已经开始腐烂的手臂,甚至能看到阴森的白骨。

    “我...我这是...”

    他有些茫然,但下一刻,泰瑞昂就走到了罗格身边,他蹲下身,看着眼前已经阔别了18个月的兄弟,他低声说:

    “你死了,罗格,我也一样...我们都死了,但我们还有没完成的心愿,所以我又活过来了...你的状态还好吗?”

    罗格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那双眼中跳动的血红色光芒让泰瑞昂心头一沉。

    “我...很好!”

    罗格里奥的声音异常的难听,这是因为声带都变得腐朽的原因,但这其实不算大问题,只要他能娴熟的操纵死亡能量,在这种能量的修补中,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的身体就会被死亡能量修复,当然,那会是个漫长的时间。

    “我要报仇!为我,为那些本该能活下来,却依然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罗格里奥眼中的血红色光芒跳跃的更加剧烈,他翻身从棺材里坐起,他身上的皮甲还能用,他左右找了找,没能找到武器,就在这时候,泰瑞昂将一把长剑塞进了他手里。

    “谢谢!我的兄弟泰瑞昂...”

    罗格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怖的笑容,他伸出手,拍了拍泰瑞昂的肩膀:

    “等我报了仇,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跟你走!就像以前一样!”

    如沙哑的夜枭啼鸣一样的声音在教堂的黑暗中响起,罗格扭过头,看着背后紧张的迦勒底牧师,他眼中的血色光芒跳动的剧烈了一些。

    “唰”

    利剑搭在了牧师的脖子上,那冰冷的寒气让迦勒底牧师的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和罗格那血红色的双眼直视,他低声说:

    “对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罗格先生,但我无法阻止那一切。”

    “无法阻止!”

    罗格咆哮了一声,打断了迦勒底的道歉:“你们这些人类!卑鄙!无耻!都该死!”

    “砰”

    他挥下的利剑被泰瑞昂用手甲挡了下来,他看着陷入了死亡的暴躁中的罗格里奥,他沉声说:

    “别被仇恨吞噬了,罗格!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他,而且,他对我们还有用!”

    “有用?很好!”

    罗格迟疑了一下,就收回长剑,大步走向了教堂之外:

    “有用的东西就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就该好好保存,等到他没价值的时候,再把他交给我!”

    泰瑞昂耸了耸肩,他回头看了被吓坏的牧师一眼,他轻声说:

    “你听到了,对吧?努力让自己变得有价值吧,牧师...这是最后的忠告,去吧,做你该做的事,塞伦特和露米娜斯会配合你的!”

    他伸手拍了拍迦勒底牧师:

    “开心点,来笑一笑!你就要成为联盟的英雄了...别愁眉苦脸的!”

    另一边,在已经彻底崩溃的敦霍尔德城堡的中心,最后的战斗还在进行,披上了全副武装的盔甲,布莱克摩尔少将手持剑盾,带着自己最精锐的部队艰难的抵御着源源不绝的尸潮和那些难缠的死亡骑士,他们必须得突破这些家伙的封锁,才能逃出已成死地的敦霍尔德城堡。

    但坦白说,这很难!

    “砰”

    黑色的战斧狠狠的砍在了少将的盾牌上,这由矮人大师制作的盾牌被砍出了一道狰狞的裂口,那疯狂的巨力迫使少将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而他持盾的左臂,已经酸痛的好像要断掉一样。

    在他眼前,一个高大的兽人穿着黑色的盔甲,带着全覆式的黑色头盔,庞大的死亡能量在他身体周围聚集着,那铭刻符文的黑色脊骨战斧每一次砍下,都会轻易的让死亡呼啸,然后带走一条生命。

    布莱克摩尔为自己选了个好对手...毫不夸张的说,格洛库什.黑手,曾经的凶残大大酋长,他可是黯刃骑士团的头牌打手,换回了兽人之躯,对于死亡力量的理解日渐加深,将他塑造成了一头彻头彻尾的战斗机器。

    “士兵们!别放弃!”

    少将挥舞着长剑,将一头扑上来的亡灵士兵砍掉了脑袋,大声激励着周围的士兵,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足够的士兵追随,他根本不可能破开这死亡的狂潮,他必须保证士兵们的战斗意志。

    “吼!”

    他面前的死亡骑士发出了一声战吼,提着战斧又一次冲了上来,少将咬着牙,双手撑起盾牌,硬吃了这一击重斩,在战斧和盾牌碰撞的时候,他全身的骨头在缠斗,鸣叫。

    布莱克摩尔能成为将军,除了工于心计之外,他本身的勇武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是个强大的人类战士,很可惜,他遇到了更强大的对手。

    “砰砰砰”

    战斧和盾牌不断碰撞,少将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在眼前死亡骑士的攻击出现一丝迟缓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前冲,手里的长剑精准的刺入了眼前骑士盔甲的缝隙。

    “噗”

    一股冰冷的鲜血泼洒在空中,如果对面的是个活着的兽人,这一击就能为他赢得反击甚至斩杀的机会,但很可惜,眼前的是个死人。

    被刺穿腹部,根本不会痛苦,格洛库什不带一丝犹豫,顶着刺穿腹部的长剑向前,手中的战斧由下而上的挥起,将少将仓促之间举起的盾牌打飞,连带着他的盔甲都被斩开了一道血痕,他整个人都被抛飞了出去。

    “砰”

    布莱克摩尔的身体砸在黑夜的地面上,格洛库什的斧子从他的腹部到胸口,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痕,几乎击溃了少将的防御,他艰难的爬起来,扭头就看到从另一侧朝他冲过来的黑暗身影。

    “布莱克摩尔!死人来找你复仇啦!”

    “你的懦弱!你的阴谋!你的诡计!你的见死不救!受死吧!恶心的杂碎!”

    “砰”

    罗格里奥根本不顾防御的冲撞狠狠的砸在这少将身上,将他的身体又一次击飞,他狼狈的摔在地面,华丽的头盔都摔飞了出去,而就在他要爬起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出现在城堡入口处的小萨尔,那小兽人正护着一个小女孩从城堡里冲出来,他穿着角斗士的链甲,手里提着战斧和圆盾。

    萨尔也看到了重伤的布莱克摩尔将军,他下意识的就要冲过来帮忙,这举动让濒死的将军眼中泛起了一丝温暖,但下一刻,也许是临死时的仁慈,也许是不甘心自己的宿命就要在这里结束,将军猛地站起,斥候空拳的挡住了罗格里奥癫狂的突袭。

    “跑!萨尔!快跑!”

    “别管我!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别忘了我给你的使命,你要成为兽人的领袖!你要成为最伟大的英雄!”

    “布莱克摩尔会在今日死去,但你会继承我的意志!我知道...跑!”

    “噗”

    罗格里奥的长剑凶狠的刺穿了布莱克摩尔的胸甲,勇敢的少将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的身体在剧痛的颤抖中瘫软了下来,那张丑陋的死人脸紧盯着布莱克摩尔,罗格阴狠的声音在他耳中响起。

    “你不配像个英雄一样死去,你这懦夫!阴谋家!杀人凶手!”

    “这个世界不会记住你,布莱克摩尔,没人会记住你!你会像个蛆虫一样在黑暗和死亡里腐烂,我会看着你腐烂,我也会享受你的诅咒!”

    “呸”

    布莱克摩尔艰难的呼吸着,他看着眼前那死人脸,他认得眼前这个尸体,他不屑的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你这...怪物!”

    “呵呵”

    罗格眼中血红色的光芒猛地跳动了一下,他手中的剑柄向外翻转,将那被刺穿的心脏彻底搅碎。

    “把我变成怪物的是你!但随你怎么说吧...”

    “怪物的复仇,开始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爹地超级宠〕〔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