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神医军嫂〕〔终极美女保镖〕〔我家诊所连异界〕〔升级狂潮〕〔极品全能狂医〕〔茅山鬼王〕〔我是神界监狱长〕〔万古丹帝〕〔女神的贴身医王〕〔超维入侵〕〔太古至尊〕〔美男榜〕〔蹭出个综艺男神〕〔我家的笨蛋渣男〕〔妙手神农〕〔极品朋友圈〕〔快去创造奇迹〕〔官路高手〕〔错嫁替婚总裁〕〔天龙武神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3.密令---为新手村村长泰帕尔兄弟加更【4/10】
    ,精彩小说免费!

    “唰”

    泰瑞昂睁开了眼睛,他从冰冷黑暗的墓地里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的风行村,远方的风行者高塔已经在龙火的肆虐中彻底被摧毁。

    熟悉的风景已经再也看不到了,就像是连同内心里最后一抹属于过去的痕迹,都被战争彻底抹去。

    泰瑞昂回过头,看着背后的墓碑,那是昨晚他亲自竖在这里的,代表着他亲手埋葬的过去。

    这石质墓碑的左右,用略显狰狞的白骨做装饰,那是古尔丹的尸骨,被泰瑞昂用来祭奠亡魂,而在是悲伤,还有泰瑞昂刻下的文字,代表着他对于已死之人最后的纪念。

    “黎明于此绽放,黑夜于此终结,你是最伟大的将军,最无畏的英雄,最坚定的保护者,以及最完美的母亲。”

    碑文的墓志铭并不显赫,泰瑞昂甚至没有刻下莉蕾萨的名字,他不希望她被打扰。

    死亡骑士俯下身,他的手指碰触到了墓碑边的一朵野花,在夜晚的战火中,这娇弱的小花奇迹般的在烈焰中幸存下来,但它的花瓣已经凋零,看上去就和这片满是灰烬的大地一样,即将死去。

    “嗡”

    手指尖涌动的寒霜将那小花覆盖,就像是一层最完美的保护,晶莹的寒冰一点点的覆盖了这坚强的花朵,将它铸成了一朵永不消亡的寒冰花束。

    他半跪在地面上,将其放在了眼前的墓碑边,他伸出手,在石碑上摸了摸。

    “我要走了,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我能被埋在这里,能永远陪伴你...”

    “我知道你向往和平,但对不起,母亲...我已经无法拥抱它了。”

    “再见了。”

    死亡骑士站起身,他闭着眼睛,在墓碑前站立了片刻,然后转身离开,黑暗的斗篷笼罩在他的身体上,就像是笼罩了他的命运,不见一丝光明。

    十几分钟之后,在奎尔萨拉斯外围,被焚尽大半的森林中,四头庞然大物被放在满是灰烬的地面上,那是四头已经死去的幼龙,其中有三条都是被莉蕾萨将军干掉的。

    在战争进行的时候,精灵们顾不上处理这些尸体,而等到他们回过神去寻找的时候,三头龙尸已经消失不见了。

    泰瑞昂看着眼前的四头幼龙的尸体,其中有一头幼龙的皮肤干瘪,看上去很恐怖,就像是僵尸龙一样,那是被他抽干了全身血液,死的最惨的那一头,而其他的幼龙在此时,也被露米娜斯和塞伦特砍开了伤口,在不断的放着血。

    龙血是真正的好东西,泰瑞昂将幼龙的血液汲取一空,那灼热的鲜血几乎将他的身体整个蒸干,但在冷却之后,却让他的躯体变得更强韧,足以容纳更多的死亡能量。

    其他死亡骑士虽然不能和他一样直接汲取龙血,但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同样能用于强化他们的躯体。

    “它们的灵魂都消散了。”

    格洛库什走到泰瑞昂身边,对他说:“我们没办法以死亡骑士的方式唤醒它们,只能把它们作为最低级的行尸使用。”

    “足够了!”

    泰瑞昂回答说:“只是幼龙而已,根本没有成为骨龙和寒冰巨龙的可能,最少它们能成为合格的坐骑,以及必要时候的毁灭武器。”

    “这可是个大工程。”

    黑手耸了耸肩,虽然没能彻底斩杀古尔丹,但砍掉了那家伙的脑袋,也让他出了口气,他看着正在忙碌的绘刻通灵法阵的黑暗游侠们,他说:

    “可能需要一整天才能弄好。”

    “足够了!”

    泰瑞昂伸手握住了腰间的一个白色颅骨,他将其放在手中把玩着,最终,他扭头看向了兽人营地的方向:

    “精灵会帮我们拖住他们,祖鲁希德被露米娜斯亲手削掉了脑袋,没有了他,那些幼龙也不足为惧,走吧,我们去招募新的成员,然后在今晚...今晚,就让我们去杀光他们!”

    就在泰瑞昂和格洛库什游走于战后的战场,为黯刃骑士团寻找合格的新成员的时候,在兽人营地中,督军萨鲁法尔也在考虑着奎尔萨拉斯的战局。

    兽人们在昨晚的战争里,眼看着精灵们的援持到来,就果断的选择了撤退,但那些对精灵仇恨入骨的阿曼尼巨魔们没有这么做。

    相反,就算是在兽人撤离之后,这些巨魔依然势若疯狂的继续进攻,在失去了祖尔金之后,他们根本没有一个合格的领袖,怎么看都是一群数目众多的乌合之众。

    阿曼尼巨魔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炮灰...他们不计损耗的疯狂进攻,为撤退的兽人挡住了所有的精灵追兵,就算是在战斗已经结束的现在,那些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巨魔们,依然在攻击着精灵们已经重新稳固的防线。

    “除了溃逃的暴掠氏族,暮光之锤和龙喉氏族的损失并不大。”

    萨鲁法尔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思考着奎尔萨拉斯的战事:

    “但不能把在这里浪费太多的兵力,只是佯攻,而且目的已经达到了。”

    兽人督军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在今天早上得到了战报,精灵的军队里出现了人类的援军,这就意味着,他们在奎尔萨拉斯的战争,已经吸引了人类王国的注意,而且那些援军的数量并不多,也就是说,人类王国将大部分军力都放在了前线的对峙上,他们可能没有太多时间来关注精灵的事情了。

    “这是件好事,现在...就等大酋长的命令了。”

    萨鲁法尔想到这里,他伸手揉了揉胸口,昨晚的恶战让他失去了最少五分之一的血液,虽然以兽人的强横体魄,只需要休养几天就能缓过来,但泰瑞昂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那种可怕的威胁,还是让兽人督军留起了心。

    塔隆.血魔的死亡骑士团在前线被圣骑士击溃的消息他也有所耳闻,但现在看起来,真正值得注意的根本就不是塔隆.血魔,而是这个异军突起的泰瑞昂.黎明之刃,那个被他亲手斩杀的精灵游侠。

    可惜,他已经背叛了部落,在他杀死古尔丹的身体的那一刻,就已经和萨鲁法尔彻底站在了对立面上。

    “督军!我们找到了祖鲁希德...”

    卫兵的报告打断了萨鲁法尔的思考,他抬起头,大声喊到:

    “那就让他快来见我!”

    “呃”

    卫兵有些尴尬的掀开了帐篷的帘子,提着一个口袋走其中,片刻之后,萨鲁法尔看到了口袋里装着的脑袋,那属于祖鲁希德,在被砍掉脑袋的时候,这兽人酋长的惊恐还残留于脸颊上,简直是兽人的耻辱。

    “拿下去!”

    萨鲁法尔感觉胸口发闷,这脑袋的伤口冰封,毫无疑问,又是那些死亡骑士的手笔,而祖鲁希德虽然懦弱傲慢又愚蠢,但他统帅着龙喉氏族,现在酋长被干掉了,如果萨鲁法尔拿不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恐怕龙喉氏族顷刻间就会叛乱起来。

    “简直是一团糟!”

    萨鲁法尔骂了一句,但眼下的情况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给他犹豫了,巨魔们已经证明了他们根本不是合格的盟友,被击溃是迟早的事情,一旦精灵们平息了巨魔的麻烦,下一刻会找谁算账就不言而喻了。

    “奎尔萨拉斯不能待了!”

    萨鲁法尔咬了咬牙,站起身,就要召开酋长们的会议,而就在这一刻,一名疲惫的兽人信使冲入了帐篷里:

    “督军,我带来了大酋长的密令!”

    “嗯?”

    萨鲁法尔愣了一下,奎尔萨拉斯距离前线丘陵战场足有数千公里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除非真的发生了大事,否则以奥格瑞姆的战争天赋,他根本不可能用这种方式传递命令。

    兽人督军伸手接过了信使手里的兽皮书信,他展开,看了一眼,一抹不加掩饰的喜色在他眼中跳动着。

    “卫兵!去请古加尔酋长过来...顺便把古尔丹的灵魂也带过来,龙喉...龙喉就算了!”

    几分钟之后,古加尔握着古尔丹的灵魂石走入了萨鲁法尔的帐篷里,萨鲁法尔也不客气,直接将奥格瑞姆的密令递给了古加尔,后者看了看,三只眼睛里顿时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是真的吗?那些人类,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这也许是个卑鄙的战术欺诈!)”

    “当然是真的!”

    萨鲁法尔活动了一下手腕,沉声说:

    “奥特兰克王国的风评向来如此,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让人意外,前线战场已经无须担忧,现在,我们也该启程进入真正的战场了...我计划从洛丹伦王国的斯坦索姆地区直插入人类王国腹地,按照斥候的情报,我们只需要进行2-3天的急行军,就能赶到洛丹伦王城!”

    兽人督军握紧了拳头,他眼中满是对胜利的期待:

    “到那个时候,就大局已定!”

    古加尔犹豫了一下,古尔丹的灵魂石也没有特殊的反应,片刻之后,双头食人魔酋长恭顺的回答说: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启程?(要在更方便行动的夜晚吗?)”

    “嗯...今天下午!”

    萨鲁法尔眯着眼睛,一个冷酷但绝对有效的主意在他脑海里形成,他压低了声音:

    “我会让龙喉氏族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出动所有幼龙,攻入奎尔萨拉斯,吸引整个战场的注意,然后我们趁这个机会,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奎尔萨拉斯和斯坦索姆的山区,对了,顺便把我们即将反攻的消息告诉那些巨魔!”

    “既然他们只愿意为复仇所驱使,那就让他们尽情去复仇吧!”

    “砰”

    萨鲁法尔的拳头砸在了桌子上,他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古加尔,他沉声问到:

    “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古加尔酋长,你的暮光之锤氏族,愿意为奥格瑞姆大酋长和整个部落的事业付出一切吗?”

    古加尔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拍着胸口:

    “当然!我忠诚于大酋长!(我和我的每一个族人都愿意为部落的事业付出一切!)”

    下一秒,他又开口说:

    “古尔丹的暴掠氏族也是一样(术士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可以相信他!)”

    “这就等到战场上用行动说吧!”

    萨鲁法尔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古加尔身后的库卡隆刺客们也在萨法鲁尔的眼神指挥下散开,这当然是一场作战会议,但这也是一场考核,一旦古加尔和古尔丹有任何不满的举动,萨鲁法尔都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们。

    几分钟之后,古加尔从萨鲁法尔的帐篷里走了出来,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哪怕是以他这样强大的术士和法师,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面对萨鲁法尔这样的战士以及超过5个精锐刺客,都有很大几率会被瞬间杀死。

    不过现在看来,他平日里恭顺的伪装,给他大大加分了。

    “古尔丹,我们该怎么办?(要跟着他回去送死吗?)”

    古加尔在精神链接中询问着,片刻之后,古尔丹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无妨,先跟着他回去...等到血魔的货物送到,你我就可以真正自由,我们将去寻找我们的命运,就让奥格瑞姆和他的部落与联盟打生打死吧...”

    “最后的胜利者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

    古尔丹和古加尔的心中同时浮现出了这句话,显然,他们对彼此并不信任,但这两个阴谋家最少在现在,还是目标相同,并且可以合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生归来当奶爸〕〔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白莲花(NP)白莲花〕〔顾轻舟司行霈〕〔宇宙最高悬赏令〕〔万道帝师〕〔渡鸭之宴〕〔都市绝品仙王〕〔契约交易总裁追妻〕〔老师太霸道〕〔LOL神级配音〕〔这群妖精想上我!〕〔亿万爹地天价宠〕〔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