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美纨绔〕〔重来之暖婚〕〔原梦神探〕〔盖世武神〕〔上门萌爸〕〔极品狂医〕〔凌云道传〕〔秦武帝国〕〔我的战船有点猛〕〔混元仙佛〕〔官味〕〔猛鬼药剂〕〔猫分之三〕〔替嫁神医:腹黑世〕〔都市之逆天修仙〕〔攻略极品〕〔贵女当家〕〔奋斗在九十年代〕〔超星大导演〕〔明星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1.被偷走的...
    ,精彩小说免费!

    “砰砰砰”

    格洛库什挥舞着战斧,以挥舞战锤的形式,疯狂的朝着眼前的古尔丹轰击,那姿态,恍如一个被愤怒冲晕了头脑的疯子。

    而在他眼前,失去了左臂的术士苟延残喘,他将身体里最后的魔力榨取出来,以暗影护盾的形式,死死的撑在眼前,鲜血已经布满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胸口插着四支骨箭,腹部被斧子砍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而他的左腿自膝盖以下,也被泰瑞昂的重剑砍断。

    他咬着牙,就像是一条濒死的老狗,朝着周围虎视眈眈的猎人们吼叫着,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末路,如果没有奇迹出现,他知道,自己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死的悄无声息,死的卑微至极。

    兽人术士的垂死挣扎并没有造成很大的麻烦,战斗只是过去了不到5分钟,黯刃骑士团的成员们,就看到了最后胜利的希望。

    一个失去了魔力的术士,不管他之前是多么强大,多么让人恐惧,但是在这一刻,除了待宰羔羊以外,他什么都不是!

    “我是古尔丹!我注定要成为神灵!我要超越神灵!”

    兽人术士靠在燃尽的树干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鲜血流入他的眼中,让眼前的黑暗变得更加冰冷,更加让人感觉到惊悚。

    “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轰”

    他仅剩下的右臂攥紧,压榨出可怜的魔力,在伤口崩裂之间,将一团虚弱无力的暗影箭砸向了眼前的格洛库什,后者不闪不避,任由暗影箭腐蚀他已经死去的身体,他砍下的战斧带着死亡之力,每一击都灌注了前任大酋长的愤怒和不甘。

    这将是曾经命运缠绕的两个人最后的战斗,必然有一个要死去。

    “太难看了!”

    泰瑞昂将重剑拄在手中,他在黑暗中看着眼前垂死挣扎的古尔丹,他轻声说:

    “这种面对死亡的姿态,太丑陋了...”

    他的手指抬起,在空中勾了勾,就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下一刻,古尔丹被暗影护盾保护的身躯上,那些被刺穿,被砍出的伤口里,饱含邪能的鲜血就如同血瀑一样爆炸开,那腥臭的鲜血以疯狂的速度在黑夜里被抽取,这种突如其来的极致痛苦,让术士在顷刻间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惨叫。

    “啊啊啊!泰瑞昂!你!该死!!”

    “砰”

    无力维持的魔力护盾被砍开,格洛库什眼中泛起一道血色光芒,他上前一步,手中的战斧挥起。

    “噗”

    古尔丹的身体狼狈的从地面上飞起,砸在泰瑞昂脚下的地面上,他的血肉,胸骨被刚才那一斧子彻底砸碎,胸口血肉模糊,不正常的凸起,他暗红色的眼珠暴起,在这种死亡扑面而来,生命彻底干涸的情况下,他已经失去说话的能力了。

    他只能用那双饱含仇恨的眼睛,死盯着泰瑞昂,后者抬起左脚,踩在了古尔丹的胸口,那种至极的痛苦,让兽人术士如离水的鱼一样疯狂的挣扎起来。

    “唔...”

    下一刻,泰瑞昂抽出身边的重剑,双手反握着剑柄,他血红色的双眼盯着脚下的古尔丹,他的声音如真正的寒冰风暴一样冷彻骨髓。

    “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夺走了她的未来...”

    他双臂猛地下压,涌动着寒气的剑刃,在这一刻轻而易举的刺穿了古尔丹的胸口,将兽人术士钉死在了地面上。

    “噗”

    “所以现在...我也拿走你的!”

    带着刺鼻味道的鲜血在这一刻迸溅开,古尔丹眼中的仇恨在这一刻凝固,这一剑就像是刺穿了一个干瘪的气球,无法形容的生命快速的从这具身体里流走,夺走他人的生命,这永远是一件最残酷的事情。

    “唰”

    沾染着鲜血的剑刃被从脚下的尸体里抽了出来,泰瑞昂抬起头,看向黑夜的天际,在那里,红色幼龙的身影已经赫然在目。

    “砍掉他的脑袋,再抽出他的灵魂...”

    “他再也别想复活了!”

    死亡骑士将一块灵魂石拿了出来,开始快速布置汲魂法阵,在他身后,大仇得报的格洛库什狞笑着举起斧子,朝着古尔丹的脖子砍了下去,然而,就在这一刻。

    “轰”

    从天而降的灼热龙火就像是火柱一样,狠狠的朝着下方的死亡骑士们喷涌了出来。

    “啊!”

    格洛库什的身躯被龙火击中,他手中的战斧在顷刻间融化开来,而古尔丹的尸体连同他的身体一起被包裹在龙火里,让死亡骑士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叫,而泰瑞昂被龙火的爆炸掀飞,落入地面的那一刻,他手中的灵魂石骤然破碎开。

    “该死!”

    看到这一幕,泰瑞昂疯狂的爬起身,拿出另一颗灵魂石,朝着身后的被龙火彻底包裹的尸体扑了过去。

    古尔丹可是个术士,单纯的杀死身体并不能彻底摧毁他的存在,奥格瑞姆曾经掀起了对暗影议会的屠杀,但塔隆.血魔和其他术士同样依靠灵魂石保全了灵魂。

    泰瑞昂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古尔丹必须死在这里!

    “砰”

    手持战斧的萨鲁法尔从幼龙上一跃而下,死死的挡在了泰瑞昂眼前,还没等到萨鲁法尔喊出些什么,眼前的死亡骑士就反手抽出背后的重剑,剑身上的7颗符文在这一刻完全被激活,鲜血,寒冰和邪恶的气息在重剑上缠绕着,如一把幽魂死镰,朝着眼前的萨鲁法尔狠狠的劈了过去。

    “铿!”

    脊骨战斧和符文重剑碰撞,兽人督军的身体后退了两步,而泰瑞昂的冲锋也被打断,他盯着眼前的兽人,就是这家伙杀了他,断绝了他的生命,而现在,他居然还敢阻拦他的复仇!

    “不可原谅!”

    泰瑞昂发出的声音已经彻底如寒风一样,他反手将灵魂石丢给了拉起战弓的塞伦特,在精神链接中,他大声喊到:

    “不管你愿不愿意!现在...给我抽掉古尔丹的灵魂!别说你不会!”

    “好!”

    这一次,精灵游侠没有再继续执拗,他接过泰瑞昂扔过来的灵魂石,就朝着背后燃烧的龙火冲了过去,和泰瑞昂一样,他和莉蕾萨将军也有师徒之情,他对于游侠将军同样非常尊敬。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希望看到古尔丹再次复活。

    “你为什么背叛!”

    在龙火的照应中,在那种灼热的火光里,萨鲁法尔挥起战斧,和势若疯狂的死亡骑士颤抖着,这兽人督军大声喊到:

    “大酋长那么器重你!你为什么要背叛!”

    “让你的大酋长见鬼去吧!”

    “砰”

    愤怒的强行压制被解除,泰瑞昂身体里庞大的死亡能量开始暴动,他用左手的重剑格挡萨鲁法尔的进攻,右手里的暗红色能量团成风暴,砸向眼前的兽人战士,他眼中的血红色光芒跳跃的如此致命。

    “你和你的部落没有未来了!”

    “轰”

    萨鲁法尔侧身躲开这一记死亡缠绕,那呼啸的能量砸在他身后的树木上,只是顷刻间,那树木就被暴走的死亡之力腐蚀成灰。

    而这一次闪避让他在正面交战里落入了劣势,泰瑞昂的攻击更加疯狂,他催动着身体里的死亡之力,化为寒冰风暴,笼罩于身体周围,让他脚下的大地和灰烬都被封冻。

    每一次的武器碰撞,都会让萨鲁法尔进攻的动作迟缓一丝,等到他全身上下都挂满了冰凌的时候,兽人战士的动作已经变得很僵硬。

    和其他人一样,萨鲁法尔并没有和死亡骑士交过手,尤其是泰瑞昂这样的死亡骑士。

    “砰”

    又是一次武器的碰撞,萨鲁法尔手中的脊骨战斧已经挂满了冰霜,他艰难的挡住了泰瑞昂的重击,但下一刻,死亡骑士的身体摇曳了一些,暗红色的能量从萨鲁法尔脚下升腾起来,在猝不及防之间,如一只死亡之手,狠狠的扼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身体拽入空中。

    绞袭!

    “噗”

    泰瑞昂的长剑挥起,虽然下一刻萨鲁法尔就依靠自己的蛮力,从绞袭中挣脱,但满是寒霜的剑刃,却已经擦过了他的胸口,在泰瑞昂的愤怒之下,将他的板甲砍开,在身体上带起了一道狰狞恐怖的伤痕。

    他受伤了!

    他在萨莱茵鲜血精灵眼前受伤了!

    “唰”

    鲜血,灼热的鲜血从萨鲁法尔的伤口中被抽了出来,虽然很快就被战士的强大的肌肉硬生生夹住了伤口的鲜血,但那被抽走的鲜血,就像是抽走了他所有的力量。

    萨鲁法尔后退好几步,他艰难的握紧了战斧,但他脚步虚浮,脸色苍白,显然,刚才这一下,已经让他身受重伤。

    “你杀了我一次!”

    泰瑞昂挥手打散了眼前悬浮的血球,迸溅的血雾笼罩于他的躯体之上,将消耗的死亡之力快速填补,他看着眼前的萨鲁法尔,他不带丝毫感情的轻声说:

    “今天,该还债了!”

    “我拿到了!”

    塞伦特的声音在泰瑞昂心中响起,死亡骑士猛地回头,就看到全身都被龙火烧伤的塞伦特从火焰里冲了出来,他手中紧握着一颗闪耀的灵魂石,这让泰瑞昂提起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在更远的地方,露米娜斯带着黑暗游侠,正在艰难的对抗空中的幼龙,而被龙火正面击中的格洛库什,则堪堪才从火焰里爬起来。

    在龙火的正面袭击中还能活下来,已经足以说明这个兽人死亡骑士的坚韧了。

    “今天饶你一命,带着我的仁慈,滚吧!”

    泰瑞昂回头看了一眼萨鲁法尔,眼中的杀意跃跃欲试,但最终还是收起武器,转身朝着塞伦特冲了过去。

    “黯刃骑士团,别管那条龙了,突围!”

    四头白骨狮鹫从天空中落入地面,泰瑞昂跳上狮鹫,塞伦特也爬上了另一头狮鹫,不过就在狮鹫即将起飞的时候,泰瑞昂的眼睛猛地缩了起来,塞伦特周围的黑暗活跃的不正常。

    “小心!有刺客!”

    他的声音在精神链接中响起,塞伦特猛地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单绿色皮肤,穿着红色皮甲,挥舞着两把匕首的女兽人从黑暗里跳了出来,她用手中的匕首在间不容发之间,刺入了塞伦特的心脏里,那恐怖的毒素在顷刻间麻痹了死亡骑士已死的躯体。

    “啪”

    跳动着光芒的灵魂石落入了这女兽人刺客的手中,她轻盈的跳下狮鹫,回头看了一眼吼叫着冲过来的泰瑞昂,她那不像是兽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挣扎,但下一刻,她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祖鲁希德操纵着幼龙飞速掠过地面,将重伤的萨鲁法尔和阴影中的刺客抓上龙背,蛮横的撞开了扑上来的兽人死亡骑士,在幼龙的吼叫声中,朝着后方急速飞行。

    而在这头幼龙身后,不甘心自己的胜利就这么被偷走的泰瑞昂和露米娜斯骑着白骨狮鹫,紧随其后。

    死亡骑士的目光死盯在那龙背后的兽人女刺客身上,他认得她!

    “迦罗娜!你这不知死活的杂碎!”

    “你竟敢...偷走我的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武道战神〕〔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