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娇俏小军嫂〕〔八零食医小军妻〕〔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八零娇妻〕〔我的灵异笔记〕〔江湖悬案〕〔开启一九九五〕〔史上最强手机地图〕〔逆流非君所愿〕〔最后的道族〕〔魔帝归来之都市至〕〔灵异版红楼〕〔第一侯〕〔七零甜妻撩夫记〕〔超强全能农民〕〔神级咨询师〕〔全球通缉:宝贝,〕〔画鬼先生〕〔我的真身是只鸟〕〔魔王生存指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0.邪恶的末日已至
    ,精彩小说免费!

    “啊啊啊!”

    再也顾不得隐藏实力和伪装虚弱的古尔丹挥起双臂,将背后扑上来的死尸砸倒在地面上,他手里握着一把兽人短刀,以蛮横的力量挥舞着,将另一头兽人尸体砍倒。

    长期浸润邪能,让他完全延展开的身体充满了暴力的肌肉,力量也要比普通的兽人更大,据说在当年兽人还困守于德拉诺世界的时候,古尔丹也是一名“勇士”。

    但作为一名施法者,刺激的近战攻击是他们不擅长的,以古尔丹的蛮力,对付几头尸体还勉勉强强,但眼看着后方的格洛库什提着战斧冲了上来,古尔丹就再也不顾不得这些疯狂的尸体,他跳上自己那头同样被邪能污染,全身的皮毛都变成墨绿色的战狼,转身就逃!

    狼狈,疯癫而又阴毒。

    “轰轰”

    两头距离他最近的尸体在死亡骑士的黑暗命令下爆开,血肉沾染朝着四面八方挥洒开,那隐藏于其中的疫病肆意的在这黑夜里传染着,不过哪怕被禁锢了魔力,但作为一名术士特有的恶魔皮肤,还是帮古尔丹挡住了大部分的疫病,这让他的逃亡之路稍微顺利了一些。

    在周围燃烧的森林跳动的火光中,古尔丹的战狼一路逃窜,在身后溅起了烟尘和飘飞的灰烬,在他身后,死亡骑士格洛库什骑着骷髅战马紧追不舍,而在天空中,泰瑞昂和露米娜斯唤来了另一头白骨狮鹫,他们手持战弓,从天空阻击逃亡的术士。

    “这种耻辱...”

    古尔丹压着牙,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趴在战狼上,艰难的躲开了从天空射下来的利箭,他疯狂的催动着缰绳,内心里满是屈辱和不忿。

    他的估计出错了,在之前撕毁了一个小镇的魔力爆炸里,班蒂雷诺尔结界已经破碎开,他凭借自己的经验,认为那样的破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被复原,这让他敢于进入结界之中。

    但高等精灵强悍的魔法文明就像是一记耳光,甩在了这术士的脸上,大爆炸没有摧毁符文石,只需要简单的复位,就能让结界重新树立,已经死去近3000年的达斯雷玛.逐日者留下的远古智慧,在数千年之后,又一次将奎尔萨拉斯的敌人逼入了绝境。

    “嗡”

    雕刻着鲜血符文的战弓又一次被拉起,露米娜斯看着下方黑暗里奔逃的术士,她轻声说:

    “瞧啊,他跑的真够快的。”

    “让他跑吧,他还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他。”

    泰瑞昂眼神冰冷,在血红色的眼眸中,黑夜里的一切都仿佛被笼罩了一层血色光晕,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目光,他抬起头看去,在远方的黑暗里,一个黑点正在快速接近。

    “塞伦特,射杀他!”

    泰瑞昂的声音在从后方赶来的死亡骑士耳中响起,骑在白骨狮鹫上的塞伦特.火翼无声的点了点头,在平稳飞行的狮鹫之上,他拉起战弓,眼睛眯起,看着前方一路逃窜的兽人术士,而在他身后的两头狮鹫上,四名黑暗游侠也举起了战弓。

    黯刃骑士团全员到齐,前后双方围追堵截,就像是一张真正合拢的网,将古尔丹死死的困在了其中。

    “嗖嗖嗖嗖嗖”

    雕刻着符文的骨箭刺穿黑暗的破风声听起来是如此的让人头皮发麻,古尔丹甚至来不及抬头,对于危险的预知就让他疯狂的从急速奔驰的战狼上跳了下来,在地面上滚了几圈。

    当他全身沾染灰烬,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那奔跑的邪能战狼,被从前方砸下来的箭雨刺成了筛子。

    体型巨大的战狼被钉在了满是灰烬的地面上,腥臭的鲜血泼洒的到处都是,那鲜血在黑色的灰烬里被侵染,在地面上画出了一副糟糕的图景,看着那鲜血横流的场面,古尔丹握紧了手里的手杖和短刀,他在那鲜血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砰”

    在他身后,沉默的兽人死亡骑士翻身下马,泰瑞昂和露米娜斯也操纵着狮鹫缓缓落入地面,而在他眼前,抽出了符文战刀的泰瑞昂全身散发着杀气,四名精灵黑暗游侠分散开,将手里的骨箭对准了被包围起来的术士。

    “一切的欺骗,一切的毁灭,一切由你亲手掀起的噩梦...该结束了,古尔丹,我亲爱的暗影议会的首领,该结束了!”

    格洛库什.黑手抽出了背后寒气四溢的战斧,他晦暗的双眼盯着眼前的古尔丹:

    “在你快死的时候,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你到底是谁!”

    古尔丹在班蒂雷诺尔结界的压制下,艰难的跳动身体里晦涩到极致的魔力,就像是在沙漠中榨取出一点点水分,他背后的暗影凝聚出来,规模还不到之前的十分之一。

    他看着慢步靠近的黑手,那血红色的眼珠子里跳动着质问:

    “所有的兽人灵魂都是忠于奥格瑞姆的,你又不是暗影议会的术士...你到底是谁!我觉得你...很熟悉!”

    “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吗?”

    格洛库什双手握紧战斧,脚下占满灰烬的泥土向外翻开,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包裹着暗红色雾气的人形坦克,他冲向古尔丹,手中的战斧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砰”

    古尔丹手中的骷髅手杖被这一击彻底砍碎,那种巨力将术士向后抛了出去,还没等他站稳,泰瑞昂的重剑就狠狠砸在了他的背后,恶魔皮肤被砍来,在鲜血四溅之中,将术士狠狠的拍倒在地面上。

    “你蛊惑我亲手毁了我们的文明!你亲手杀死了我们的世界!你将我的部落带入了最愚蠢的疯狂里!现在...你还问我是谁!”

    “哐”

    “啊啊啊!”

    黑手的战斧疯狂的砍在古尔丹的左臂上,在术士的惨叫声中,那一支还在挣扎跳动的左臂飞入黑夜的天空,那被细碎的恶魔鳞片包裹的手臂砸在地面上,五根鲜血淋漓的手指沾满了森林燃烧的灰烬,它还在神经质的抽搐,仿佛代表着术士的不甘和绝望。

    灼热腥臭的恶魔之血溅在了黑手的脸上,让这张已经死去的脸上,重新写满了狰狞。

    那眼中跳动的死灵之火代表着格洛库什的愤怒与杀意。

    “我是黑手!古尔丹,我是被你背叛的大酋长!我从地狱爬出来了...为你而来!”

    “死吧!”

    —————————————

    几乎是在古尔丹命垂一线的时候,另一批人也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他被伏击的地方。

    尽管奥格瑞姆的意思很明确,在萨鲁法尔觉得任何合适的时候,他都可以干掉古尔丹,但在这个黑夜里,兽人督军还是出现在了救援古尔丹的队伍中。

    兽人术士可以死在这场入侵战结束之后,但不能是现在,结界的重新复原已经代表了以泰瑞昂为首的死亡骑士们的背叛,相当于奎尔萨拉斯的战场主动权又被转交给了精灵们,部落被困在了魔力之网里,在这种情况下,萨鲁法尔需要古尔丹为部落重新解开结界。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古尔丹死的不明不白,那么失去首领的暴掠氏族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隐患,很难被奥格瑞姆大酋长顺利接管。

    这是萨鲁法尔无法忍受的结果。

    “再快一点!”

    他提着战斧,对身边操纵着幼龙的祖鲁希德喊到:

    “让你的龙飞的再快一些!”

    面对这种命令,龙喉氏族的酋长强忍着身体里的痛苦,那是被压制到极点的魔力在躁动,他反驳了一句:

    “这些疯子精灵的结界连龙火都能压制,你没看到这头龙也很不舒服吗?再逼它,它会疯掉的!”

    班蒂雷诺尔结界的全面压制是由太阳井供应魔力的,以幼龙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抵抗这种压制,如果不是祖鲁希德的强行驾驭,幼龙根本不愿意踏入这里。

    “我说了!加快速度!”

    萨鲁法尔扭头盯着不情不愿的酋长,他双眼中的眼珠已经变得血红,一股暴躁的力量在他身体上跳动着:

    “我不管你和古尔丹之间有什么矛盾!我说了,他现在不能死!给我加速!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吗?你要违抗大酋长的意志吗?”

    这种毫不留情的训斥让祖鲁希德恨得牙痒痒,但片刻之后,他握紧了幼龙的缰绳,手中的皮鞭挥起,在鞭哨声中,幼龙发出了哀嚎,但速度也明显加快。

    萨鲁法尔看着远方燃烧的森林,他内心里是第一次如此的希望古尔丹能挺下去...尽管他也非常厌恶那术士。

    而就在萨鲁法尔和祖鲁希德以最快的速度敢去营救古尔丹的同时,在部落后方的阵地中,身体庞大的双头食人魔古加尔用粗大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恩,右边脑袋的下巴。

    在他眼前的黑夜中,那颗悬浮在半空里的精灵符文石是那么的璀璨,那么的吸引人的目光。

    “我们要不要救他?(古尔丹已经没用了!死亡骑士设下陷阱,萨鲁法尔救不回他!)”

    “但古尔丹向我们许诺过,他会带我们找到神灵的力量...(你真的相信他吗?那力量和我们侍奉的暗影相比,不值一提!)”

    “可是主人的命令,是让部落继续搅乱这个世界的秩序,如果古尔丹死了...(那我们就亲自来!古尔丹只是恶魔的走狗,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能做得更好!)”

    “你为什么总是和我唱反调!(因为愚蠢的你,根本无法理解主人真正的用意!)”

    没错,这个古怪的食人魔在吵架...

    古加尔的两个脑袋,古和加尔正在互相争吵,两种思维和两种想法在疯狂的碰撞,但很遗憾,只能用语言来攻击彼此,就让双方都对彼此无可奈何。

    食人魔坐在黑夜里,那嘈杂的争吵声完全无法引起他身后的暮光之锤氏族的成员们的注意,他们已经习惯了族长的神经质,对于这种自己和自己吵架的情况,他们也很了解,反正到最后,总会有个清晰的命令的。

    “嗡”

    就在古加尔的两个脑袋争论不休的时候,一股诡异的暗影从奎尔萨拉斯的黑夜中升腾起来,它就像是一双手一样,飞快的笼罩在了古加尔的身上,带来了某种黑暗存在的命令。

    而古加尔也在这一刻安静下来,他站起身,诚挚的半跪于黑暗中,倾听着暗影中的声音,片刻之后,他的两个脑袋同时点了点头。

    “是的,主人!(我们会做好的!)”

    黑暗中的暗影快速褪去,古加尔活动了一下双臂,他扭过头,三只眼睛在身后的氏族成员中寻梭着,最终,他沉声喊到:

    “部落将遭遇失败!(这是主人的意愿,混乱和灾难!)”

    “世界秩序将重新洗牌!(距离伟大而平等的暮光之刻又近了一步!)”

    他看着背后符文石附近的焦土,他眼中跳动的是一抹恶毒和期待。

    “不能让兽人统一世界!(和平的世界将没有暗影的位置...)”

    “我们要蛊惑古尔丹,他会卑微的活着!(让他窃取部落的胜利!让他偷走奥格瑞姆的胜利!)”

    “暴怒的恶魔和兽人会咬牙切齿,会恨不得撕碎他!(等到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必定能认识到主人的伟大,成为我们的一员!)”

    “混沌不灭!(暗影永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