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帝尊-秦木木〕〔重生之毒妃养成记〕〔LOL入侵美漫〕〔万能兵王〕〔拜见校长大人〕〔暗战〕〔乱世鬼影〕〔遇见我,算你倒霉〕〔超级果园〕〔我在东瀛有座道观〕〔综漫之弱小的反派〕〔全能快递员〕〔辣手神医〕〔全能保镖〕〔厉鬼的108种吃法〕〔大神别闹〕〔独家婚宠:老公,〕〔逆袭少夫人:军少〕〔帝王燕:王妃有药〕〔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3.与死亡同行
    在泰瑞昂的记忆中,游戏体系里的死亡骑士职业有鲜血专精,他们可以娴熟汲取敌人身体里的鲜血来补充自己的生命力,或者将鲜血疫病注入敌人身躯中,来极大的削弱对手。

    那些死亡骑士对于鲜血的掌控毫无疑问是顶级的,而他们花样繁多的鲜血技能还没有被泰瑞昂用自己的方法“复制”出来,不仅仅是鲜血专精,专精于杀伤的冰霜专精,和专精于召唤的邪恶专精,还有90%的技能都没有被复制,但饶是如此,依靠他目前掌握的几样,就已经足以在战斗中制造出非常可怕的杀伤了。

    在之前卡德加逃跑时的尸爆中,泰瑞昂就将自己劣质的鲜血疫病注入了法师身体里,所以卡德加会感觉到血液有沸腾的感觉,还有同样劣质的冰霜疫病,所以法师身体上会出现冻疮。

    而泰瑞昂用汲血的能力,引爆了卡德加血管中的鲜血疫病,虽然比原版那可怕的效果差了很多,但用来制衡目前阶段的卡德加,也绝对足够了。

    至于汲血,这是萨莱茵鲜血精灵的本能,就和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操纵魔力的本能一样,几乎不需要学习。

    “你的部下在被屠杀!该回头了,风行者!”

    泰瑞昂信手抽出插在地面上的重剑,另一只手的手指勾了勾,趴在他脚下的游侠塞伦特就发出了更痛苦的呻吟,他身体里更多的鲜血被汲取出来,在泰瑞昂身前汇聚成了又一颗晶莹的血球。

    而在他的视界远方,格洛库什正挥舞着权杖,收割着那些陌生游侠的生命,黑手的权杖被泰瑞昂篆刻了汲血符文,每杀死一个敌人,都会用鲜血为黑手治疗,搭配格洛库什的神力和他刚刚艰难学会的死亡之握,普通游侠在他面前根本拉不开距离。

    “我要的只是那个法师!这原本和你们无关!”

    这句话让奥蕾莉亚的银牙都要咬碎了,她感觉到了泰瑞昂和格洛库什的威胁,她扔掉了手中的战弓,反手抽出了背后的萨斯多拉,而在看到这把战弓的时候,泰瑞昂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他当然认识这把风行者家族的传世至宝,这把诡异而强大的魔法弓完全有威胁他生命的能力!

    “唰”

    死亡之握从他手心里甩出来,将脚下的塞伦特抓到了他手心中,覆盖着冰霜的利刃抵在了游侠的脖子上,泰瑞昂沙哑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很遗憾,你做了个错误的选择,风行者。”

    “那就来吧!让你的利箭刺穿你的同胞,然后再刺穿我的身体...友情提示,他会死,而我不会!”

    “别管我!队长,杀了他!”

    塞伦特在泰瑞昂手中艰难的挣扎着,失去鲜血的痛苦让他面色苍白,全身抽搐,他大声喊到:

    “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这战场的!给泰瑞昂复仇!顺便给我复仇!”

    说完,游侠队长梗着脖子就朝着泰瑞昂的剑刃擦了下去,打算主动寻死,来彻底解除奥蕾莉亚的犹豫,但下一刻,泰瑞昂冰冷的剑刃抽离了他的躯体,取而代之的是砸在他脖子上的拳头。

    “砰”

    昏迷的塞伦特被扔在了泰瑞昂脚下,死亡骑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愚蠢的选择,大概是...大概是曾经的记忆还在折磨他吧。

    “嗖嗖嗖”

    在塞伦特从泰瑞昂手心滑落的瞬间,萨斯多拉的弓弦就响了起来,三道黑色的魔法箭从奥蕾莉亚指尖射出,在两者不到15米远的距离上,这利箭几乎没有浮空的时间,前两道被泰瑞昂体表的死亡护盾挡住,最后一道刺穿护盾,刺入了他已死的身躯中。

    “砰”

    魔法箭的力量在他胸口爆开,将黑色的盔甲撕裂,将血肉撕开,如果是活人,这一下就足以要了他的命,但他已经死了,被魔力之箭击飞的身体在地面上翻滚了几周,他用左手撑在地面,双腿用力。

    “砰”

    死亡骑士脚下的泥土翻飞,暗红色的能量覆盖在他胸口,填补着他的伤口,而他本人则挥舞着重剑朝着奥蕾莉亚冲了过去。

    “嘿!”

    包裹着寒气的重剑轰然斩落,让地面翻飞的泥土在飞出地表的顷刻间,就被冻结,但这一击却被奥蕾莉亚在间隙之间躲开,风行者游侠的脚尖点着地面,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朝着后方急速后撤,全身缠绕着黑暗能量的死亡骑士则紧追不舍。

    “啪啪啪”

    在后撤之间,风行者长女一边躲闪着泰瑞昂的重剑攻击,一边拉开弓弦,短短几秒,就是三支利箭射出,但却都在间不容发之间被泰瑞昂以不可思议的躲闪躲开。

    就像是...就像是泰瑞昂完全预知了她的攻击节奏一样。

    这让奥蕾莉亚面色大变。

    “你到底是谁!”

    她的双脚踩在地面上,整个身体轻盈的向后翻滚了好几周,轻巧的落在了后方的地面上,她的手指在颤抖着,短时间之内多次拉开萨斯多拉,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砰”

    泰瑞昂的重剑插在地面上,不再追击奥蕾莉亚,他的手指在胸口的伤痕上抚摸着,借助刚才吸收的鲜血,他的伤口已经恢复了完整,看着手握战弓的风行者,他发出了沙哑的笑声:

    “风行者,只能说,你的攻击还是那老一套。”

    这句话让奥蕾莉亚的眉头挑了挑,她再次将萨斯多拉举起:

    “还没完呢!”

    “不!已经完了!”

    泰瑞昂低垂的手指勾了勾,奥蕾莉亚立刻感觉到了背后诡异的能量波动,在她脚下,一具被格洛库什砸碎脑袋的游侠的尸体在不正常的颤抖着。

    “轰”

    微弱的死亡能量爆炸开,连带着那具尸体也在顷刻间血肉横飞,这种爆炸没办法伤害到风行者的躯体,但足以打断她的攻击节奏,在下意识的躲闪完成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泰瑞昂飞速砍下的利剑。

    就像是斩落的死亡镰刀一样。

    寒霜四溢,在剑刃接触到奥蕾莉亚脖子的那一刻,泰瑞昂冰蓝色的眼神跳动了一下,他的手腕在顷刻间翻转。

    “砰”

    头部受到重击的奥蕾莉亚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最终倒向地面,又被死亡骑士伸出手接在怀中。

    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泰瑞昂抱着自己曾经的女孩,他的眼神里有些迷惑,那个主动的变招,来的如此突然,就像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

    哪怕是在死后,这具身体似乎依然固执的不愿意伤害她。

    “砰”

    重剑再次刺入地面,带起了翻转的泥土。

    泰瑞昂伸出带着钢铁手甲的手指,试图抚摸奥蕾莉亚的脸颊,但在即将靠近的那一刻,他如触电一样的猛地收回了手指,似乎是怕伤害到她。

    死亡已经带走了他近乎所有的东西,留给他的每一样

    ,都是如此的弥足珍贵,在死寂的内心里翻滚的特殊情绪,这是爱情吗?

    也许不是,毕竟,他已经没有心了...

    思维的矛盾在他脑海里来回冲撞,让他罕见的犹豫下来,在死亡的新生之后,不管是面对谁,他从没有这样犹豫过,那种从脑海里迸发出的思维让他有些无所适从,那种只属于生者的情绪,在死后第一次如此剧烈的在脑海中迸发出来。

    让他感觉到局促,让他感觉有些惊慌失措,他甚至想要扔下怀里的女孩,就此转身离开,但最终,他压下了内心翻滚的本能,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她的脸。

    他以为死亡已经带走了这段记忆,实际上,它还一直沉睡在冰冷的思维最深处。

    “呋...”

    已经很久没有呼吸过的泰瑞昂舒了口气,他撕下自己残留的披风,将奥蕾莉亚脸上的一点血肉细致的擦拭干净,他抱着游侠的身体,走到了闭目等死的卡德加的身边。

    他看着脚下脸色苍白的法师,冰蓝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但最终他用寒冷尖锐的战靴,踩在了法师满是冻疮的手臂上,用这种痛苦,让濒临昏迷的卡德加惊醒。

    “噌”

    冰冷的剑刃抵在了卡德加的脖子上,法师抬起头,就看到了那双毫无感情的冰蓝色的眼睛,下一刻,他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在法师的气质之外,又多了一丝战士一样的固执:

    “杀了我吧,你永远别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也许我之前没有说清楚,卡拉赞有最少7把钥匙!”

    泰瑞昂弯腰抓起了卡德加的衣领,压低了声音:

    “而我只要其中一把!”

    这句话让卡德加面色大变,他挣脱了泰瑞昂的束缚,用一种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泰瑞昂,他尖声叫到:

    “你怎么知道这些!这是卡拉赞的真正秘密!我在导师身边待了3年,才知道这7把钥匙!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和你没关系!我对卡拉赞那些晦涩的书籍也没兴趣!”

    泰瑞昂的剑刃在卡德加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我要墓穴的钥匙!那是卡拉赞的外部区域,不会影响到麦迪文的黑暗秘密,把它给我,然后你就可以滚了!”

    “你不打算杀我?”

    卡德加看着那双眼睛,里面有冰冷,有死寂,有沉默,有凶残,但惟独少了一分杀意,这让他有些无法理解,而面对他的问题,泰瑞昂的兴致显然不高:

    “我从来没打算杀你,在这里杀了你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泰瑞昂!血魔来了,不管你想做什么,快结束吧!”

    格洛库什的声音在泰瑞昂心中响起,死亡骑士一把将卡德加从地面上拽起来,将怀里昏迷的奥蕾莉亚扔了给他,沉声说:

    “如果你还想知道迦罗娜去了哪!就快把钥匙给我,然后带她走!”

    “迦罗娜!你还知道迦罗娜!”

    卡德加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但最终,他伸手将一块紫色的晶石扔给了泰瑞昂,下一刻,传送术的光芒就在战场上亮起,在法师和游侠消失之后,他的声音幽幽的传入了泰瑞昂耳中:

    “下一次见面!我要知道迦罗娜的位置...就算有了钥匙,没有密语,你也别想进卡拉赞的墓穴!别找我,我会找你的,神秘的骑士。”

    “噗噗噗”

    属于奥蕾莉亚的三支利箭被泰瑞昂刺入了胸口,他就像是重伤一样,半跪在了地面上,下一秒,塔隆.血魔的骷髅战马就冲入战场。

    “泰瑞昂.黎明之刃!你让他跑了!”

    “砰”

    血魔的权杖伴随着他的愤怒,砸向了泰瑞昂的身躯,但却被覆盖着寒霜的重剑挡在了空中,两股力量碰撞着,连带着死亡能量和术士的魔法力量都在空中碰撞,最终,泰瑞昂后退了好几步,才消弭了这种力量。

    他抬起头,冰蓝色的眼睛毫不畏惧的看着眼前的血魔,他冷哼了一声:

    “那你呢?血魔...你身上的伤瞒不过我,你赢了吗?同样是失败者,你哪里来的资格训斥我?”

    他摊开双臂,在他身后,布满了游侠的尸体,他沉声说:

    “我最少还杀了这么多...”

    血魔的眼神在周围那些惨死的精灵游侠的尸体上流转着,这些都是泰瑞昂货真价实的同胞,眼看着泰瑞昂能对他们下死手,这就足以证明死亡骑士在这一方面的忠诚。

    但这并不能让多疑的血魔完全放心,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个还活着的精灵身上,他操纵着战马走向昏迷的塞伦特.火翼,他发出了沙哑的笑声:

    “哦,真是残忍的屠夫,能对自己的同胞这么狠,你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怎么还有一个?是以前的朋友嘛?你下不了手,对吧?”

    血魔抬起头,用阴鸠的眼睛看了一眼泰瑞昂,他手中的权杖高高举起:

    “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砰”

    一道充满腐蚀性的死亡缠绕,将血魔挥起的权杖打飞,泰瑞昂提起了自己的重剑,大步走向塞伦特,他沉声说:

    “我自己来!不需要你费心!我还想说,这种见鬼的试探游戏,我们到底得持续多久?血魔...在这一方面,你真的很幼稚!”

    “杀了他!”

    血魔操纵着骷髅战马后退了两步,他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亲手杀了他,我就相信你!”

    泰瑞昂没有回答,他蹲下身,伸手揭下了自己面甲,寒冷的手指在塞伦特脖子上滑动,将重伤的游侠队长惊醒,塞伦特张开眼睛,就看到了眼前消瘦而阴霾的脸,那熟悉的脸和那完全陌生的眼睛,完全陌生的神态。

    “咳咳...泰瑞昂...居然...居然是你!”

    “我已经不是我了。”

    泰瑞昂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塞伦特,很遗憾,跨过了死亡之门...我失去了很多。”

    “我们...我们发过的复仇誓言...只是个笑话,那就...那就杀了我吧!”

    这个绝望而悲伤的回答,让泰瑞昂的眼神摇曳了一下,但没关系了。

    “咔擦”

    塞伦特的眼神在这一刻黯淡了下来,他的脖子被泰瑞昂顷刻间掐断,死的几乎没有痛苦,他的尸体被泰瑞昂抬起,扛在肩上,亲手干掉了朋友的死亡骑士回头看了一眼血魔,后者哼了一声,调转马头,转身离开了这片血肉杀场。

    “睡吧,睡吧...塞伦特。”

    泰瑞昂的手指拂过塞伦特瞪圆的眼睛,他用低沉的沙哑声音说:

    “苏醒之后,你会发现一个黑暗的...新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近身妖孽兵王〕〔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阴倌法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