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沫亦可以很幸福〕〔宝藏烽烟〕〔你好,赵小金〕〔全球高武〕〔妖孽主宰在都市〕〔九龙道祖〕〔绝对荣誉〕〔娇宠小萌妻〕〔最强医圣〕〔星耀家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叫莫里森〕〔我的心上有位长安〕〔重生之再造未来〕〔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龙珠之布萝莉〕〔征战暗世界〕〔盎格鲁玫瑰〕〔绝世杀神〕〔世界第一第二第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5.酋长之死
    祖尔金是可以操纵洛阿神神力的高阶巨魔祭司,虽然距离侍奉洛阿的高阶牧师暗影猎手还差最后一步,但全盛时期的他,并不是泰瑞昂和洛瑟玛两个小小的游侠队长可以对抗的。

    在5年前的战争中,银月城的游侠将军,最强游侠莉蕾萨.风行者女士付出了重伤的代价,外加泰瑞昂和一群精锐游侠的协助,才在银月森林的陷阱中,将祖尔金抓获。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但说实话,人人都认为那一战的牺牲是值得的。

    在失去祖尔金之后,阿曼尼氏族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了下来,在以部落的形式存在的巨魔社会中,一个睿智的领袖,足以抵得上数万大军...

    而在这被囚禁的五年中,祖尔金的伤势一直没有得到完好的恢复,实际上,即便是在现在,他也是以重伤之躯,在和泰瑞昂以及洛瑟玛缠斗。

    可以说,如果祖尔金不那么执着于复仇,留给自己哪怕一天的时间来修养,这场惨厉的战斗都会是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以弱胜强往往被称之为奇迹,但是在艾泽拉斯这个世界里,高阶存在对于低阶存在的碾压是全方位的,只要这个高阶强者稍微有些脑子,就能在低阶对手的追杀中,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就和此时正在森林中跋涉的兽人督军萨鲁法尔一样...

    哪怕戴琳亲自率领着气势高涨的人类军队追捕,那是已经受伤的萨鲁法尔,也依然不是那些人类步兵可以对抗的,身为高阶战士,萨鲁法尔对于自身力量和愤怒的掌握,足以让他在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对手之时,都悍然作战,不落下风。

    至于能和他你来我往的打伤一场的戴琳...拜托,你难道真的认为戴琳陛下能成为联盟海军统帅,只是因为他高贵的身份吗?

    错!戴琳.普罗德摩尔,除了他本身尊贵的身份之外,在这个时代,他也是人类世界里最强的战士之一...

    “啊,这次的任务,彻底失败了...”

    萨鲁法尔被雷德.黑手搀扶着,在黑暗的森林中向前跋涉,他的战斧被另一名全身是血的兽人背在身后,在他身后,是不到20人的残兵,而其他跟随他而来的100多名精锐的兽人战士,已经死在了战场和戴琳的围剿之下。

    “真是耻辱!”

    督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伸出手,示意部队可以停下休息,他们已经深入了这片森林里,在这里并不适合人类骑士行进,而戴琳稍微有些脑子,都不会派遣人类步兵进来送死。

    “这不怪你,督军!”

    雷德从口袋里拿出肉干,分给萨鲁法尔,自己一边吃,一边安慰道:

    “你的安排没有错误,都怪那个鲁莽的巨魔酋长祖尔金,如果不是他执意孤身去追捕那精灵游侠,我们也不会落入人类的包围和伏击之中。”

    “败了就是败了,雷德!”

    萨鲁法尔艰难的咽下了有些干硬的肉块,他轻声说:“人类也没有用什么诡计,他们是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击溃了我们,那个人类国王,戴琳...他必然会成为大酋长征服这片大陆最难缠的对手。”

    “但他们的数量是我们的三倍!”

    雷德.黑手有些不服气的反驳到:“还接着夜色突袭,我不认为这是堂堂正正的胜利!”

    “我们是兽人,雷德...我们天生的力量就是人类的三倍还要多...”

    萨鲁法尔冷声说:

    “难道击败同等数量的人类就值得夸耀吗?我们从我们濒死的世界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都将我们视为敌人!如果不能正视我们的失败,那我们迟早会被自己的傲慢打垮...记住那个人类,雷德,如果有机会,哪怕付出再多伤亡,都要杀了他!”

    “我知道了,督军...”

    雷德沉声回应了一句,不过下一刻,他就问到:

    “那我们就这么回去吗?”

    “不!我们要找到祖尔金,不管他是生是死,我们都要把他带回去,大酋长对他另有安排!而且很重要。”

    “督军!督军!”

    派去探路的兽人斥候快步跑了回来,他气喘吁吁的指着身后,对萨鲁法尔说:

    “我们在前方发现了被烧焦熄灭的树林,应该就是刚才才留下的战斗痕迹,我们还发现了这个!”

    斥候将手里攥着的东西交给了萨鲁法尔,后者看了一眼,眼神就眯了起来。

    那赫然是一块远行者游侠的斗篷碎片,上面沾染着某种特殊的药物味道,以及残留的血迹,从断茬看上去,它的主人似乎遭遇了某种野兽的袭击。

    “好像是祖尔金留下的...那种古怪的巫术,变成野兽的战斗模式...他就在前面!”

    督军将手里的布条攥紧了,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不祥,也许,祖尔金可能完成不了自己的复仇了。

    “别休息了!快!跟我去找他!祖尔金不能死...最少现在不能!”

    ——————————————

    祖尔金的身体躺在满是鲜血的草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好运气已经用光了,还是泰瑞昂的运气太好,刺入他胸口的三支箭有一支刺穿了他的肺叶,让这老巨魔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极致的痛苦,他嘴角泛着恶心的血沫,这种伤势,已经不是洛阿神的神力可以短时间恢复的了。

    洛瑟玛拄着大剑,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他看着濒死的祖尔金,手起刀落的砍掉了这家伙的右臂,在做完这件相当残忍的事情之后,他的手指还在剑柄上跳动着,看样子很想一剑砍掉祖尔金的脑袋,但和泰瑞昂一样,作为游侠队长的洛瑟玛,同样知道一件事。

    像是祖尔金这样掌握着巫毒秘术的高阶祭司,身体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个载体,他们追求的是灵魂永生。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祖尔金被用不正确的方式杀死,他的灵魂还能存在于世界上,并且以某种神秘的仪式,被直接召唤回阿曼尼巨魔圣地祖阿曼,在那里经过漫长的休养之后,他就将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重生。

    这相当于变相的给了祖尔金自由。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以现在祖尔金糟糕的情况,双臂都被砍断,肺叶受伤,下半身还残留着毒素,他就算想自杀,都自杀不了...

    “砰”

    洛瑟玛在祖尔金随身携带的巫毒材料的袋子里翻找着,最后将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古怪瓶子扔到了泰瑞昂脚下,后者看了一眼,有些厌恶的将它拿了起来。

    “我真的要喝吗?”

    泰瑞昂脸上露出了就像是面对酷刑一样的厌恶,而洛瑟玛那总是板着的脸上,则露出了一丝局促的笑容:

    “喝吧喝吧,这可是好东西,新榨出来的魔精,以你现在的情况,你需要这种东西,它能很快恢复你的活力,呃,尽管...味道可能不那么好...”

    魔精,这又是属于巨魔那糟糕传统里的一样东西,简单来说,这玩意相当于生命力和魔力的一种浓缩品,用非常残忍的方式活生生的从活着的生命身体里抽出来,被用于一些邪恶的仪式,或者是巫医们在战斗中快速恢复魔力。

    它的味道如它残忍的制作过程一样,只是尝一次,你就会知道,什么叫世界最恐怖的恶意。

    “呕!”

    泰瑞昂捏着鼻子将这一小罐魔精灌了下去,在感受着那股粘稠的液体流入身体的时候,他扔掉瓶子,感觉自己就像是活吃了一条鼻涕虫一样,翻过身就开始了干呕。

    但这东西恶心归恶心,在喝下去之后,泰瑞昂就能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感觉,在冰冷的身体里荡漾开,让他的精神很快恢复了些许。

    “给我刀!”

    泰瑞昂深吸了一口气,随手从旁边摘下一把树叶,塞进嘴里,用这种生涩的味道来掩盖魔精残留的气息,他对洛瑟玛招了招手,后者手一扬,一把红色的精致匕首,就落入了泰瑞昂手中。

    这家伙是真的非常喜欢红色的东西。

    拿着匕首,泰瑞昂走到祖尔金身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巨魔酋长,他苍白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5年前,我拿走了你的右眼...你觉得那是耻辱?”

    “现在游戏结束了,赢家通吃,我要拿走我的一切,我不会手软...”

    “你的另一只眼睛和你的命,都归我了!”

    洛瑟玛摇了摇头,转过身,不愿意去看这残忍的一幕,而在他身后,祖尔金痛苦的吼叫声就像是黑暗里的夜枭一样响起,但是在痛苦的吼声到极致的时候,一抹刀刃切断骨骼的声音,却让洛瑟玛猛地回过头。

    他看到泰瑞昂手持属于他的那把凤凰重剑,将惨不忍睹的祖尔金的脑袋砍了下来。

    “你就这么杀了他?”

    洛瑟玛皱起了眉头,泰瑞昂没有回答,而是将祖尔金擦破的衣服扯下来,将祖尔金的脑袋包起来,提在手里:

    “在上次抓到他之后,导师就曾想要亲手杀死他,在那个时候,我旁听了她和达尔坎议员的交谈,那法师告诉我的导师,彻底杀死祖尔金的灵魂,是个复杂的步骤,但如果能用他的脑袋配合他的魔精,就能将他逃离的灵魂重新召唤回来,加以封印...”

    “但银月城那帮异想天开的官僚毁了这一切,他们硬生生的把一个早就该死的恶棍的生命,延续了5年!”

    泰瑞昂摇了摇头,将手里的脑袋递给了洛瑟玛:

    “把它以最快的速度带回奎尔萨拉斯!”

    而洛瑟玛显然有不同的想法,他看着手里恶心的脑袋,这个稍有些洁癖的游侠队长挑着眉头说:

    “或者可以带去更近的达拉然,我相信,在魔法造诣上极深的王子殿下,也肯定有类似的方法可以彻底消除祖尔金的威胁...而这种威胁的消弭,也将让王子的声望在奎尔萨拉斯更高涨!达尔坎在银月议会一直和王子殿下作对,他是个不安分的危险分子!”

    面对这种想法,泰瑞昂没有阻拦,他只是耸了耸肩:

    “随你去吧,反正这已经是我们两个游侠能做到的极致了...小心!”

    话音未落,背对着背后黑暗森林的洛瑟玛就被泰瑞昂扑倒在地上,呼啸的飞斧在同一时刻从黑暗的森林中飞了出来,几乎是擦着泰瑞昂的头发,狠狠的砍入了背后的树干上,暴起了飞溅的木质碎屑。

    在森林中已经微弱的火光照应下,手提战斧的萨鲁法尔带着残余的兽人士兵从森林中冲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失去了脑袋的祖尔金残缺不全的尸体,任务最终失败,再加上损兵折将带来的耻辱,犹如熊熊燃烧的怒火,在顷刻间烧毁了萨鲁法尔仅剩的理智。

    “砰”

    三人合抱粗的树干在萨鲁法尔的一击怒斩之下轰然倒下,兽人督军双眼充血,在火光中如恶魔一般,他手中的脊骨战斧指向前方,在那里,泰瑞昂和洛瑟玛的身影已经冲入了黑暗的森林之中。

    “冲锋!冲过去!”

    “把他们的脑袋...给我带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