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0.追杀与援手
    “嗡嗡嗡”

    在冰冷的雨点拍打之下,祖尔金跳起了阿曼尼部落古老的战舞。

    因为南海镇的风暴,让这夜色也变得阴沉而晦暗了起来,但是在火焰的照耀中,祖尔金晦暗的影子一点一点的扭曲,就像是某种邪恶的法术,连带着祖尔金的身体,也在翻腾的烟雾中开始发生了变化。

    神秘而蛮荒的仪式充满了巨魔的野蛮风格,来自被阿曼尼部落崇拜了千万年的洛阿神的神力在祖尔金身体上缠绕着,很快,就让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头金色的大型山猫,这猛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獠牙,那仅剩的独眼中,绽放出了一抹致命的光芒,下一刻,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种神秘的巫术让旁观这一切的兽人督军萨鲁法尔眯起了眼睛,作为一名在原本世界里的氏族勇士,他开始飞速思考,这种巨魔的巫术,能不能为部落所用?

    而在此时的森林中,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黑暗里,泰瑞昂一手抓着撕碎的斗篷,用嘴咬着布条的另一头,另一只手在布条上打了个死结,在那绿色的斗篷之内,泰瑞昂将剩余的所有秘药都涂到了这临时的绷带上,他将绷带拉紧到极致,用这种挤压的方式,让伤口对他的影响降低到最低。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悄无声息的拿出随身携带的肉干,一点一点的撕咬着。

    他一点胃口都没有,但他必须进食...谁也不知道支援什么时候来,支援到底会不会来,他必须保证自己能撑到那一刻...

    今夜南海镇的风暴让这方森林里的温度也降低了很多,大概是因为失血的原因,泰瑞昂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寒冷,他将最后一块肉干塞进了嘴里,反手握起了战弓,他自己的箭囊已经射空了,卡瑟尔的箭囊里还有差不多20支箭,这足够应付一场小型战斗,但泰瑞昂知道,祖尔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而在这临近弹尽粮绝的时刻,泰瑞昂的脑海里思索的一切也变得混乱起来。

    死亡,在过去300年中很少会触及到的概念,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起来,黑暗中的泰瑞昂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直觉,以祖尔金对他的仇恨程度,他估计很难逃过这一劫了。

    俗话说,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你才会真正知道什么是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而在泰瑞昂眼前的黑暗中,第一个浮现出的,是他的导师莉蕾萨将军在战场上掩护他的背影。

    在5年前的那一战里,如果没有这位将军和养母的舍身援助,恐怕泰瑞昂早已经死在了祖尔金的突袭之中,而近200年的相处,也让她成为了泰瑞昂心中最重要的亲人。

    紧接着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风行者长女,奥蕾莉亚.风行者,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近2个月之前,她执意前往人类王国,支援人类和兽人的战争,而泰瑞昂不允许她这么做,这一次激烈的争吵让两个人近百年的友情彻底破碎开,仿若路人一样。

    然后是搭档了15年的老游侠队长罗格里奥,还有塞伦特,然后是被他逼着去寻找援军的卡瑟尔。

    营地里的每一个人,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

    还有关于祖尔金,这几年,他曾试图做个先知,将祖尔金彻底杀死,扼杀这个未来的boss,但他失败了...先知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在阶位严苛的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

    他努力过太多,但最终还是没能战胜命运。

    在这种突然来袭的情绪中,泰瑞昂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空洞,在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身为游侠最基础的...警惕!

    于是,他很快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嗡”

    背后的黑暗在泰瑞昂混乱的思维中悄无声息的阴沉下来,在泰瑞昂感觉到不妙的时候,一双交错而过的利爪,已经从背后撕碎了他的链甲。

    银月城的工匠大师制作的链甲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被轻而易举的撕开,连带着泰瑞昂的血肉,在剧痛中,游侠翻身滚向前方,在翻滚结束的时候,反手就射出了一箭,却被那从黑暗中走出的金色山猫轻而易举的躲开。

    那庞然大物迈着轻快的步伐,在森林的黑影中穿梭,在看到那巨兽仅剩的独眼以及嘴角的獠牙的那一刻,泰瑞昂知道...他的最后一战,来了!

    “我可没忘记,我和你还有个约会...我没迟到吧?泰瑞昂.黎明之刃!!!”

    “呵呵,为了让这一场追逐更有复仇的味道...快跑吧,小家伙...听话,快跑吧!”

    背后的痛苦连接不断的袭来,泰瑞昂咬了咬牙,他很想提着战刀冲上去拼一把,但理智告诉他,他现在需要的...是耻辱的逃跑。

    不...是寻找机会的撤退!

    对视3秒之后,泰瑞昂毫不犹豫的转身冲入了森林之中,而在他背后,山猫之灵形态的祖尔金发出了一连串沙哑,恶毒而低沉的笑声...

    “哈哈哈,游戏...开始啦!”

    恍惚间,4年时间的等待结束之后,泰瑞昂和祖尔金的角色在这一夜调转过来,曾经的猎食者变成了猎物,而脱困而出的猎物,则带着深沉的冷笑,在黑暗中舔舐着爪子,等待着落入困境的猎人在绝望中迎来死亡的末日。

    在这幽静的森林中,泰瑞昂快步前行,背后的伤口越来越疼,在路过一棵高大的树木的时候,泰瑞昂艰难的爬上树枝,试图休息,但就在他爬上树枝的同一时间,两只涌动着金属光泽的爪子在树木之下疯狂挥砍,只是短短几秒钟,这棵树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

    “你是怎么了?小泰瑞昂,你是打算休息吗?!”

    “在我们的游戏里...你难道还敢,休息吗?!”

    “噌”

    树干破碎,倒塌的那一刻,泰瑞昂的身体从倾倒的树上一跃而起,在落入地面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正面传来的恶风,游侠下意识的反手抽出战弓,如盾牌一样挡在身前。

    “咔擦”

    坚硬的战弓在祖尔金的利爪接触的瞬间,就像是炸弹一样爆裂开,将泰瑞昂的身体向后抛飞了出去,借着落地时候的缓冲,游侠毫不停留的再次冲入了黑暗里。

    在他背后,是断裂成好几截的战弓,那是陪伴了泰瑞昂近30年的武器...就这么,毁在了这黑暗的森林里。

    “呵呵...这下,游戏规则熟悉了吧...”

    “你逃,我杀...没有休息!没有缓冲...就像是当年你们对我做的那样!逃吧,逃吧...让我的复仇,更有意思一些!”

    身后祖尔金的气息缓缓消失,泰瑞昂咬着牙,擦了擦脸颊上被擦伤的血迹,他从腰带中取出那总是随身携带的魔法饰品...那个用祖尔金的眼睛,制作的晶石护符。

    “嗡”

    隐匿的魔法以晦暗的光芒笼罩于泰瑞昂的身体之上,在走出几步之后,泰瑞昂的身影,连带着他身上的血腥,以及他的呼吸,都被一层不可见的光幕完全包裹了起来,给了他一点短暂的时间,来让自己身体和精神得到恢复。

    在这幽静的黑暗里,泰瑞昂拖着重伤之躯潜伏在森林深处,他压抑着自己的痛苦,甚至连喘息声都平静到极致,他知道,在周围的黑暗里,祖尔金正在窥视着他的脑袋。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但泰瑞昂也奢望一个疯子会给他公平,他撕下背后破碎的斗篷,将它死死缠在自己背后的伤口上,在这轻微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治疗中,他听到了雨点打落在森林里的响动,以及透过这响动,从外界传来的喊杀声...战马奔驰于大地的声音。

    援军...应该是援军到了!

    但这情况对于泰瑞昂此时的境地没有帮助,要去和援军会合,就必须穿越眼前的黑暗森林,祖尔金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不...那个巨魔肯定就守在通往森林之外的道路里,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给泰瑞昂最致命的一击。

    泰瑞昂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在这时间点,他必须压抑内心中对于安全的渴望,最少在除掉祖尔金的威胁之前,他必须得耐心的等待下去...同时抛掉希望的诱惑。

    希望如同病毒,它会悄无声息的让人们放下戒备,它会以周围世界的黑暗和远方的光明蒙蔽受困者的双眼,但危险总是潜藏在各个角落,绝望会在压抑的黑暗中爆发,直至被困者,直到泰瑞昂自己...再也无力回击!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于是森林外的战斗如火如荼,人类,精灵和兽人,巨魔打成一团,而在森林之内,安静的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无声的...杀戮地狱。

    阴毒的老巨魔就像是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并不急着吃掉猎物,而是要肆意享受那种复仇的乐趣。

    “已经过去了7分54秒...没时间了...”

    泰瑞昂在心里用心跳声计算着时间,在保持隐匿的最后几秒钟的时候,泰瑞昂抬起了酸软的手臂,握住了背后的战刀,他的战弓已经被撕碎,现在,这两把刀就是他最后的武器了。

    “拼了...”

    这是泰瑞昂脑海里泛起的唯一的想法,他是个出色的猎人,熟知被追逐的猎物的心态,一旦选择了逃避,迟早都会被祖尔金带来的威胁击溃自我。

    那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结局!

    但就在他从藏身处走出来的第3秒,从背后交织不停的黑暗树叶中伸出了一只手,然后悄无声息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同一时刻,泰瑞昂手中的利刃狠狠的砍向背后,却被另一把坚固的武器挡住。

    “铛”

    清脆的声音让两个人内心震颤了一下,而在这一刻,泰瑞昂看清楚了背后黑暗里潜伏的人影。

    洛瑟玛.塞隆在黑暗中对泰瑞昂做了个手势,将一袋恢复身体的秘药扔给了他,然后悄无声息的再次隐入黑暗之中,虽然仅仅有不到2秒的眼神接触,但作为高阶游侠的默契,他已经明白了洛瑟玛的想法。

    “援军以至..逃,我掩护你!”

    这个消息让泰瑞昂的心安稳了一下,但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在黑暗中,他包裹着绷带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眼前的黑暗,做了个手指交错的动作,最后拳头猛地握紧,在这一刻,他的眼神眯了起来,其中涌动的杀意,代表了泰瑞昂内心最深沉的想法。

    再挑战一次命运!

    “不逃!”

    “我做诱饵,寻找机会...伺机...反杀!”

    这个回答让黑暗中的洛瑟玛楞了一下,下一刻,一把锋利的匕首落入了泰瑞昂脚下的草地上,代表了洛瑟玛的回答。

    “那就来吧!”

    泰瑞昂将两颗秘药扔进嘴里,拾起了脚下的匕首,然后双手握住战刀,内心的一抹彷徨被他彻底扔掉,在黑暗中,他撤去伪装,站在原地,朝着眼前被夜雨拍打的森林,大声喊到:

    “祖尔金,别躲了!”

    “你期待我的崩溃,但你想象中的叫声不是哀嚎!它永远不是!”

    “噌”

    泰瑞昂战刀指向前方,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极其锋利:

    “它是战吼!我的...第一声战吼!来面对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