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帝尊-秦木木〕〔重生之毒妃养成记〕〔LOL入侵美漫〕〔万能兵王〕〔拜见校长大人〕〔暗战〕〔乱世鬼影〕〔遇见我,算你倒霉〕〔超级果园〕〔我在东瀛有座道观〕〔综漫之弱小的反派〕〔全能快递员〕〔辣手神医〕〔全能保镖〕〔厉鬼的108种吃法〕〔大神别闹〕〔独家婚宠:老公,〕〔逆袭少夫人:军少〕〔帝王燕:王妃有药〕〔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8.夜色.伏击
    “那些兽人还真是悍勇...”

    骑在奎尔多雷战马上的卡瑟尔嘴里叼着一根甜草茎,这个年轻的游侠队长此时用绷带吊着胳膊,只能用一只手操纵马缰,他忍不住对泰瑞昂说:

    “就算是在被射杀的绝境下,他们居然还能拼死反击...战斗意志可以说非常顽强了,是可怕的对手!”

    “所以在去之前,我就让你和战士们小心点。”

    在稍显冰冷的夜雨中,泰瑞昂看着卡瑟尔吊着的手臂,破有些无奈的说:

    “你好歹也是个队长了,要学着保全自己和麾下的士兵,没必要事事身先士卒,而且我们是游侠,不是战士,就像是刚才,最少在人类的士兵死光之前,还轮不到你冲上去和那些拼死的兽人肉搏。”

    卡瑟尔具有年轻人典型的冲劲和活跃,他和沉稳的罗格里奥以及冷静的塞伦特不同,他出身明翼家族,也是数代传承的老牌游侠家族,不过这家伙在继承了奎尔萨拉斯游侠的专注和冷漠之外,还有些不属于精灵的好动以及偶尔的焦躁。

    他非常喜欢用战刀结果对手的性命,但这种危险的行为总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比如现在他吊起来的胳膊,那是被一个垂死的兽人用匕首刺中的伤口,按照游侠们对于手臂的爱护,这家伙最少有2个月都不能摸弓箭了。

    “我只是觉得人类对那些兽人的评价有些夸大其词...”

    卡瑟尔瞪着他独特的绿色眼眸,有些悻悻的说,而他的反驳让泰瑞昂哼了一声,前者回头看着他,轻声说:

    “那么现在呢?还觉得人类的战报夸大了吗?”

    年轻的游侠摇了摇头,思索片刻之后,他回答说:

    “我现在倒是开始理解奥蕾莉亚队长和凯尔萨斯王子的主张了,如果真的放任这些兽人摧毁了北疆的人类国度,他们绝对会成为奎尔萨拉斯的大麻烦,他们太好斗了,他们太野蛮,但比巨魔更有纪律性,再加上他们丰富的战斗经验,我们可能需要蒙受极大的损失才能击退他们。”

    面对卡瑟尔的描述,泰瑞昂暗暗摇头。

    他不会告诉这个年轻人,在他的记忆里,兽人和巨魔的联合攻势下,奎尔萨拉斯被迫全境退守银月城,如果不是兽人不愿意在顽强抵抗的高等精灵方位浪费太多的兵力,恐怕银月城很可能都保不住了。

    面对这些粗野强大的异域战士,专精于魔法和游侠,缺少正面战场兵种的高等精灵太弱势了,一旦魔法师被兽人一方的术士和萨满缠住,单凭游侠部队,根本不是兽人军队的对手。

    “大人物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去头疼吧,这和我们关系不大。”

    泰瑞昂拉了拉马缰,黑暗无法遮挡高等精灵卓绝的目光,他很轻易的就能看到远方营地在冰冷雨点下的阴影,在远远看到夜色边缘,那安静的营地的时候,泰瑞昂的心中突然一跳。

    “不对!情况不对!”

    “所有人,停止前进!”

    泰瑞昂的手臂举起,在他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分布于身后,稍有些散乱的精灵游侠们飞快的操纵着战马,停在了原地。

    在战马的嘶鸣中,泰瑞昂激活了随身携带的魔法饰品,伴随着一股微弱的热流冲入脸颊,他的瞳孔缩了缩,黑夜中的视野变得更开阔,下一刻,他看到了营地里倒塌的旗帜...以及那些散乱的倒在地上的阴影。

    那是...尸体!

    营地被袭击了!!

    “敌袭!做好战斗准备!”

    泰瑞昂反手摘下战弓,在他严厉声音的呵斥下,所有游侠都提起了精神,而就在这一刻,在距离游侠们300码左右的森林中,熟悉的喊杀声顷刻间响起。

    而伴随着喊杀声一起响起的,还有一阵呼啸而来的飞斧,由于夜雨拍打地面发出的声音,以及战后的疲惫,竟然让游侠们没有能发现这近在咫尺的危机!

    这攻击来的如此的迅捷,如此的致命。

    泰瑞昂的眼睛瞪大了,他下意识的翻身从战马上翻了下去,一把将身边的卡瑟尔拉下马,死死的摁住卡瑟尔的肩膀,两个人立刻就趴在地面上。

    其他的游侠就没有这么快的反应能力了,在黑暗中要捕捉到飞舞的飞斧轨迹本身就极其困难,再加上飞斧扔出的同一时间,还有晦涩而饱含恶意的巫毒法术降临,从天而降的到来的黑暗如大网一样,彻底蒙蔽了精灵们卓越的视觉,在第一波飞斧撕裂空气的声响中,就有超过20名游侠被砸中身体,惨叫着倒在地面上。

    鲜血...来自战马和同伴的鲜血的味道在这一刻充斥了泰瑞昂的鼻孔,让他稍有些疲惫的精神在顷刻间变得清醒起来。

    “散开!反击!”

    泰瑞昂的声音在变得危险的黑夜中响起,在喊出命令之后,他抓着卡瑟尔向身边翻转了几圈,同一时刻,最少有7把飞斧砍在了他刚才潜伏的地面上。

    “嗖嗖嗖”

    在黑暗的巫术遮蔽,在雨点拍打于大地的旋律中,游侠们开始了反击,利箭离弦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如此的清晰,还有那箭矢刺入身体里的闷响,那种鲜血迸溅的声音,原本的宁静顷刻间都打破。

    泰瑞昂死死扣住卡瑟尔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一丝声音,他趴在地上,安静的听着周围散乱的脚步。

    “最少有60人...是巨魔,可能还有兽人!他们联合到一起了。”

    泰瑞昂的心沉了下去,联想到营地遇袭的惨状,最危险的阿曼尼巨魔祖尔金很可能已经逃脱了,再联想到当初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些被祖尔金带领的阿曼尼巨魔的嗜血疯狂,泰瑞昂咬了咬牙,他摸出腰间的鹰哨,放开了卡瑟尔的嘴巴,沉声说:

    “我知道你不甘心这么逃跑,但有命活着才能报仇...退一万步说,我们必须把祖尔金逃跑的消息传回奎尔萨拉斯!所以一会跟着我!别跟丢了!”

    “嗖!!”

    锐利而急促的鹰哨声在黑夜中响起,被巫术笼罩的黑暗中,听到了这代表着特殊含义的鹰哨声,无法看清楚周围战局的游侠们果断的选择了撤离,有马的翻身上马,没有马的随便找了个方向快速后撤,朝着各个方向突围而出。

    一时间,整个焦灼的战场都被这突然的撤退弄得散乱起来。

    “唰”

    泰瑞昂的身体从地面上一跃而起,他的长耳朵飞快的跳动,没有瞄准,只是听着黑暗中那些巨魔和兽人的喊叫,弓弦上搭着的三支箭飞快的射出,在落地的那一刻,他听到了几声短暂的尖叫,反手又是三支箭刺入了黑暗里,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向某个方向,手提战刀的卡瑟尔紧随其后。

    “那个小崽子跑了!抓住他!杀了他!”

    一声凄厉的怒吼在背后的黑暗中翻滚,残暴而又恶毒,那是...祖尔金!

    片刻之后,一只全副武装的阿曼尼巨魔猎头者手握剧毒战矛,快速的沿着泰瑞昂离开的方向赶了过去,在他们身后,一名穿着灰色盔甲,提着战斧的兽人看了一眼离开的巨魔,他摇了摇头,没有跟上去,而是低头看着脚下被砍断了手臂的游侠。

    这罕见的穿着盔甲的兽人蹲下身,他操着一口口音古怪的通用语,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濒死的游侠,低声问到:

    “为我们带路去奎尔萨拉斯,我饶你一命!你看,你的首领都抛弃了你,你被背叛了!”

    面对这种粗暴的劝降,濒死的游侠因为痛苦而显得苍白的脸上泛出了一抹红晕,他不屑的扯出了一个笑容,用并不符合高等精灵优雅的粗鲁,朝着眼前的兽人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泰瑞昂会替我杀光你们的!死神在朝你微笑呢...肮脏的野兽!”

    “奎尔萨拉斯...永存不朽!”

    这一口口水并没有让兽人勃然大怒,相反,他站起身,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手中的脊骨战斧高高举起,他盯着脚下的游侠,沉声说:

    “你的死亡会给你的国家带来荣耀,很可惜,它注定会被整个德拉诺联合在一起的力量攻破...”

    “安息吧!”

    “噌”

    战斧翻转着冰冷的光芒,挥砍而下,鲜血溅在大地,在雨水里慢慢散开,将这冰冷的夜色再添了一份凄凉。

    另一边,泰瑞昂和卡瑟尔冲到了丘陵的河水边,这赫然就是前几天他们设伏杀死那群阿曼尼巨魔的地方,泰瑞昂没有时间感慨命运的无常,他伸手摘下卡瑟尔背后的箭囊,背在身后,然后一把将卡瑟尔推入了冰冷的河水里。

    “沿着这条河去南海镇,我会为你吸引注意!”

    他在冰冷的水中抓着卡瑟尔的肩膀,他脸上还有冰冷的雨滴,这让这游侠队长看上去有些狼狈:

    “听我说!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祖尔金逃脱的消息传回去,不能让他回到祖阿曼!我会尽力留下他,但说实话,面对祖尔金,我没有把握!”

    “你去!”

    卡瑟尔反手抓住了泰瑞昂的手,大声说:“我有伤,我走不远,你比我更合适,我来帮你吸引他们!”

    “别闹了!”

    泰瑞昂摇了摇头:“你不能拉弓,遇到三个以上的巨魔就死定了,至于我是生是死,就要看你找来的援兵快不快了...快去!”

    说完,泰瑞昂反手将卡瑟尔推入了河水中,这河流并不深,但是在越发密集的夜雨的掩护下,藏一个瘦弱的游侠还是没问题的,他大步踏入河水之中,飞快的冲向河对面的树林,卡瑟尔咬着牙看了一眼泰瑞昂,他深吸了一口气,飞快的冲向河流下方。

    不到2分钟,杀气四溢的巨魔猎头者就从黑暗的夜雨中赶了过来。

    但在卡瑟尔离开之后,孤身一人隐藏于森林中的泰瑞昂,在冰冷的夜色之下,却并没有多少畏惧。

    他躲在黑暗的树丛上,看着那些猎头者靠近河流,他的内心里涌动的并不是战场的杀意,而是另一件事。

    在最开始的时候,即便是听说了这个世界的父母遇害的消息,泰瑞昂对于巨魔也没有太多的仇恨,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需要这种仇恨来掩饰他的与众不同,于是他开始伪装成一个对巨魔恨入骨髓的角色,这种伪装的面具持续了整整170年之后,似乎已经变成了他真正的脸。

    就如同泰瑞昂内心已经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一个来自异域的人类,还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高等精灵一样,他同样已经分不清除,内心里对于巨魔的仇恨,到底是伪装,还是已经成为了本能?

    不过这种疑惑,却并不影响他对巨魔的持续杀戮...

    “噌”

    第一名靠近河流的巨魔似乎发现了卡瑟尔留在河底的脚印,就在他弯腰查看的那一刻,一支利箭从河对面的森林中飞射而出,弓弦鸣响的声音让这脸上涂满了油彩的巨魔下意识的抬起头,而那锋利的附魔箭矢,就在同一时刻,从他的眼睛刺入,从他的后脑勺飞出。

    “砰”

    带着鲜血的尸体砸在松软的河滩上,将卡瑟尔留下的痕迹彻底掩盖,而这种精准到极致的利箭在这一秒之内,再次射出,几乎是同样的位置,以同样的手法,又带走了另一名举起武器的巨魔猎头者的小命...

    巨魔的自愈确实强悍,但破坏了大脑,他们同样会当场毙命。

    眼看着那些巨魔聒噪着朝着森林冲过来,泰瑞昂隐藏起来的身体从树枝上站起,为了更好的吸引巨魔们的注意,他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形,在第一轮飞斧冲向森林的那一刻,他翻身就从树枝上跳了下去。

    原地只留下了飞斧砍断树枝的声音,游侠已然冲入森林,在黑暗中,他敏锐如狐,悄无声息,带着护手的手指,在跳动的弓弦上一闪而逝。

    “狩猎...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肉欲娇宠[H 甜宠 〕〔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近身妖孽兵王〕〔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阴倌法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