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沫亦可以很幸福〕〔宝藏烽烟〕〔你好,赵小金〕〔全球高武〕〔妖孽主宰在都市〕〔九龙道祖〕〔绝对荣誉〕〔娇宠小萌妻〕〔最强医圣〕〔星耀家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叫莫里森〕〔我的心上有位长安〕〔重生之再造未来〕〔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龙珠之布萝莉〕〔征战暗世界〕〔盎格鲁玫瑰〕〔绝世杀神〕〔世界第一第二第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楔子 丘陵的夜
    “呼...呼”

    深夜之中,逃亡者的喘息异常粗重,沾染着鲜血的树叶,被风吹的四处舞动,鬼怪一样的呼啸声在林中此起彼伏,还混杂着野性生物的怪叫,也许是它们也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在躲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窥视着这残酷夜晚的一切。

    身形佝偻的巨魔靠在树干上,他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就像是一头警惕的野兽,刻满了符咒的脸颊上已经浸满了汗水,因为紧张,更因为痛苦。

    这不是狩猎,这是逃亡!

    右眼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哪怕已经过去了1年,但这狰狞的伤口就如同他的仇恨一样,从未愈合过。

    他永远都忘不了,在永歌森林的战场上,他是如何被逼入绝路,在垂死反击之后,又是如何被残忍的剜去了眼睛,沸腾的仇恨与怒火在他心中燃烧,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呼唤着复仇,复仇!!

    “啊!”

    被切断的左臂又开始流血,痛苦在每一丝伤口上蔓延,它们声嘶力竭的狂笑,而在老巨魔那本该可以撕裂野兽的手肘以下,已经空无一物...

    2个小时之前,他亲手用骨刀一点一点切断了自己的手臂,在囚笼中根本找不到武器,所以那骨刀,是他掰断自己的獠牙在无数个被囚禁的黑夜中悄无声息的磨制,并不锋利,切断手臂的过程毫无疑问是极致痛苦的。

    但他没发出哪怕一声痛呼,直到他用单手拗断狱卒的脖子,用他的鲜血暂缓饥渴,直到复仇的第一抹小火星被他亲手点燃,在杀戮中,他才能感觉到一丝丝畅快!也只有亲手为之的屠杀与报复,才能取悦嗜血而又残暴的洛阿,那是他所侍奉的野性神灵。

    “找到他!”

    “不惜一切!”

    若隐若现的喊声与火光,在他背后的森林中亮起,追兵已至,正在休息的老巨魔的独眼猛地睁开,他伸出干裂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就像是饥饿的毒蛇,渴望着猎物靠近,而仅剩的右臂,那奇异的三指手掌,也死死握紧了手里沾染着鲜血的骨刀。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战斗了!他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都在疯狂吼叫着杀戮。

    “噌”

    冲入林间的精灵游侠的脑袋冲天而起,温热的鲜血洒在祖尔金的脸上,这种感觉让他着迷。

    但下一刻,冰凉的风吹到他的脸上,回归的理智飞快的压制了屠戮的欲望,他回头看了一眼被嘈杂打破宁静的森林,最终,他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窜入了更深处的森林里。

    自由!自由!

    这是他必须得到的,只有摆脱了身后无能的追兵,他才有可能回到阿曼尼的领地!只有重获自由,他才可能重新掌握已经是一盘散沙的阿曼尼部落!也只有自由,才能让他尽起森林巨魔的大军,又一次攻破傲慢精灵的国度,以千万生灵之血,告慰自己所承受的一切失败与耻辱!

    他可是祖尔金!

    阿曼尼巨魔最伟大的酋长与祭司,被洛阿神钟爱的杀戮者,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天命的毁灭者!

    他并非不能忍受失败,但最少...不能死在这里!卑微的...如爬虫和野狗一样,死在距离战场如此遥远的大地上。

    “唰,唰”

    他在黑暗中飞快前进,在逃亡路上艰难获取的一点魔力,被他用来治愈自己左臂的伤口,止血,让它暂时愈合。

    这样饮鸩止渴的举动,会压制巨魔身体里强大的自愈本能,让这被砍断的手臂无法自然复苏,时间一长,就会让他彻底失去自己的右臂。

    但如果不这么做,不断滴下的鲜血则会暴露他的逃亡路线,和高等精灵打了一辈子交道,祖尔金非常清楚他们的游侠能做到什么,哪怕是一滴鲜血,都足以让他们在森林中找到他的藏身处。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对于森林巨魔猎手而言,精锐的高等精灵游侠,堪称最危险的天生杀手。

    但没关系了...因为自由的终点,近在眼前!!

    一夜的狂奔已经耗干了巨魔酋长祖尔金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但他也完成了普通人无法完成的壮举,他在一夜之间,横穿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东部的森林。

    再往前数公里,就将真正进入荒蛮之地的辛特兰群山,那里生活着另一支森林巨魔邪枝氏族,尽管他们和阿曼尼氏族几乎没有关系,但只要到达那里,祖尔金就没有了生命之忧。

    “呼...呼”

    祖尔金满是符咒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他必须休息一下了,辛特兰的环境要比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危险数倍,他必须保证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去面对那蛮荒森林中会遇到的危险。

    而就在这一刻...

    “嗖”

    一支从前方森林中射出的利箭,带着呼啸的破风声,朝着祖尔金的脑袋激射而来,那种如临险境的威胁,让老巨魔后颈的毛发都倒立起来,他整个人向前扑出,趴在了松软的地面上,而那支箭则疯狂的刺入他背后的树干里,甚至荡起了破片般横飞的木屑。

    “啊!”

    祖尔金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呐喊,他的独眼里满是凶狠和愤怒,眼看着自由赫然在前,但却在最后一刻遭遇了失败,这让近乎付出一切来寻求自由的祖尔金彻底疯狂。

    他就像是赌桌上失败的赌徒,红了眼睛,身体压抑的所有杀戮,所有狂暴,所有疯狂,都在这一刻被完全释放,他握紧了骨刀,朝着利箭射出的方向冲了出来,那神态在精疲力竭的逃亡囚徒之余,更像是被逼入绝境的野兽。

    就像是1年前,在阿曼尼巨魔惨败的奎尔萨拉斯的战场上一样。

    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十个,百个精灵来垫背!

    “我的命运...不在...”

    “砰”

    冰冷的刀背在蓄力之后,狠狠的拍打在祖尔金的身体上,将他虚弱的决死冲锋在彻底打断。

    以逸待劳的猎手和极致虚弱的猎物,在这种绝境中,老巨魔根本没办法对抗这样的攻击,他整个前冲的身体,都在这一击之下翻转了起来,最终狼狈的趴在了地面上。

    “啪”

    穿着鹿皮战靴的脚踩在了他的左臂上,锋利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划过他的手指,将那三只手指和被握紧的骨刀一起斩碎,在鲜血喷涌之中,祖尔金压抑着痛苦,他独眼中满是仇恨,他抬起头,在临近黎明的光芒中,他看到了来者。

    看到了那张让他在每个被囚禁的夜色里,都会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拆其骨,吞其肉的脸。

    那是一张冷漠的脸,有高等精灵特有的消瘦,总是抿起的嘴唇也有种锋利的感觉,而最重要的是那双眼睛,那双平静的眼睛,即便是在砍断老巨魔的手指,在鲜血四溅的残忍之中,那双眼睛依然平静。

    在祖尔金看着他的同时,那穿着绿色链甲,披着远行者标志性的绿色斗篷的身影也在看着他,1秒之后,那双平静的眼睛眯了起来,让脸颊上带起了一丝真挚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祖尔金...”

    “泰!瑞!昂!夺走我眼睛的杂碎!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声音声嘶力竭,其中的怨恨和恶毒根本不需要辨识,这是真正的仇敌才有的姿态,而在听到这呐喊声的时刻,精灵游侠抿了抿嘴,他放开了踩着祖尔金手臂的脚,下一刻,刀光亮起。

    “噗”

    篆刻着凤凰纹路的利刃穿胸而过,将老巨魔连同他的逃亡之路,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

    “呃...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

    祖尔金仅剩的独眼里,涌动着极致的恶意,他死死盯着眼前的精灵,后者舒了口气,在祖尔金面前蹲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白色手帕,将老巨魔脸上的鲜血擦拭干净。

    那动作温柔的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还带着极大的从容和优雅,这种姿态和穷途末路的巨魔酋长,简直就是像个极端。

    “听我说,祖尔金,我不是为了杀死我痛恨的人才来这里的,像你这样的家伙毫无意义,你总会被我干掉,或迟或早!”

    精灵看到了祖尔金独眼里闪耀的仇恨,他耸了耸肩:

    “我是为了保护我所看重的人,她和你不一样,一旦失去,就永远回不来了。”

    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将占满刺鼻鲜血的手帕扔在一边,在充满血腥味的夜空中,精灵舒了口气,轻声说:

    “1年前你就该死了,但银月城的蠢货们给你赚来了新的人生,别担心,你也许会活很久...以囚犯的身份。”

    “你瞧,我那些可悲的同胞看不住你,让你差一点点就逃走了,没关系,不要对他们失望...别以为你活着是理所当然,别等到来不及才知道珍惜你糟糕的生命,等到你没用的那天,我会亲手结束你的痛苦,我保证!”

    “啪”

    一大块带着鲜血的泥土被粗暴的塞进了祖尔金的嘴里,堵住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谩骂和嘶吼,让老巨魔就像是最后挣扎的野兽,却始终无法从好猎人的手里逃脱。

    于是,喧嚣的森林,在两者相遇的几分钟之后,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近10分钟之后,和精灵游侠泰瑞昂穿着同样风格的皮甲和披风,负责看守祖尔金和其他阿曼尼巨魔囚犯的卫兵们从森林中冲了出来,他们中为首的那个游侠特别亮眼,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穿着红色的链甲,红色的披风,背着巨大的凤凰战弓,手里提着一把与众不同的大剑。

    在看到被钉在地面上,挣扎越来越虚弱的祖尔金的时候,这游侠队长眼中露出了一分放松,但是在看到站在祖尔金身边的身影的时候,他眼中又涌起了一抹耻辱。

    “洛瑟玛.塞隆队长!”

    不该出现在这地方的游侠泰瑞昂靠在树干上,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战刀,将最后一抹血渍擦拭干净之后,他抬起头,看着眼前沉默的红衣游侠:

    “试图越狱的阿曼尼巨魔酋长,奎尔萨拉斯重犯祖尔金已经被抓获了!”

    游侠甩手将一块咒文石扔给了身穿红甲的同族,他不带一丝感情的轻声说:

    “我奉太阳王和游侠将军的命令,前来接管远行者战俘营!你随时可以离开,回奎尔萨拉斯向你的王子殿下述职了。”

    红衣游侠站在原地,他捏了捏手里的咒文石,不知该说什么好,而泰瑞昂漫步向前,在经过洛瑟玛.塞隆身边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

    “所以,亲爱的学长...看来你得带着失败回去了。”

    “砰”

    红衣游侠手中的咒文石在这一刻被死死握紧,甚至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但最终,他不发一言,转身离开。

    在洛瑟玛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的那一刻,泰瑞昂走上前,在眼前的远行者游侠们面前站定,他沉声说:

    “我是泰瑞昂.黎明之刃!你们都认识我!我想我也不需要再做自我介绍!”

    “从现在开始,战俘营由我主管!我带来了银月城法师们为祖尔金特制的魔法囚笼,要在第一时间将他转移到这种囚室里!”

    “以及,接下来,是我担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战俘营指挥官之后发布的第一道命令!”

    “由于这一次恶劣的越狱事件,需要给不安分的囚犯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因此,我下令!”

    “战俘营除祖尔金之外所有的囚徒...就地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