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超级游戏系统〕〔九星毒奶〕〔塞尔达入侵漫威〕〔何处可栖凰〕〔耀华之梦〕〔光头武僧在都市〕〔邪王嗜宠:鬼医狂〕〔元古仙尊〕〔亡灵骨灾〕〔盛宠甜妻:老公,〕〔残存者游戏〕〔唐朝生意人〕〔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天师少女:灵异事〕〔重生之豪门导演〕〔海贼之极品置换系〕〔诸天破壁人〕〔蜘蛛科技帝国〕〔一起扛过枪〕〔世子的崛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傅少的亿万甜妻 第761章 不就亲一下么
    再说了,她就算真的穿回去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可能要脱下这件大衣还很艰难。

    因为实在是太长太大了。

    她转身的时候还因为生气而鼓起了脸,原本不算圆润的脸蛋竟在此时竟然变得有肉起来,没有原来那么清瘦了。

    再加上她原本就青涩的脸蛋,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个孝子一样。

    傅斯寒低头,替她解着大衣上面的扣子,解第一颗的时候,他低声道:“穿回去不行?要在这里帮你脱?”

    “你看我有手脱吗?”顾清歌气鼓鼓地回了一句。

    刚才还冷冽的气氛,这会儿似乎因为这一小件事而变得暖融融起来。

    “确定要我帮你脱?”

    不知不觉地,傅斯寒的嗓音变得低沉迷人起来。

    顾清歌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抬头瞪了他一眼:“废话,难不成……”

    要我自己脱下来吗?

    结果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嘎然止住了,因为她从傅斯寒的眼底看到了一丝调侃,像是故意的一样。

    顾清歌随即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他道:“我,我还是自己回房间去脱吧。”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她刚要转身,傅斯寒的手就探了过来,将她抓了回去。

    “跑什么?”

    顾清歌的脸颊撞上他的胸膛,因为他身上只穿了薄薄的一件针织毛衣,所以撞上去的时候明显还可以感觉到他胸膛的起伏。

    大概是因为被冷风吹太久的关系,他身上的毛衣都是冰的,顾清歌撞上去的时候,除了感觉到他心脏的起伏以外还感觉到了一大片冰冷。

    一时之间,她的心软了下来。

    她没有再反抗,而是任由他替自己伸手去解自己大衣的扣子,顾清歌忍不住开口道:“那个,一会儿我走了你就赶紧把大衣穿上吧,这外头太冷了。”

    “嗯、”傅斯寒慢条厮理地解着她扣子,一颗两颗,动作绘慢,薄唇微扬。

    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他的手速翻飞,突然上扬捏住大衣的两角撑开,然后头便猛地低了下来。

    顾清歌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唇就被傅斯寒冰凉的唇瓣给堵住了。

    他是真的冷了,薄唇上的温度跟她的相比就好比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内,冰火两重天一般。

    顾清歌被他唇上的冰冷冻得打了个冷颤,身体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可是傅斯寒没有给她偏头的机会,薄唇紧紧地吮着她的,力道虽然不大,可却像块磁铁,一直吸着她。

    “唔。”

    顾清歌想伸手推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藏在大衣袖子里伸不出来。

    靠!

    她心里一阵气恼,索性抬起脚去踩他。

    可是他今天穿的是平底鞋,而且还是室内的拖鞋,踩在他的脚上软绵绵的,根本不疼。

    倒是差点滑倒,然后让傅斯寒有机可乘顺势搂住了她的腰,顺便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当她的牙关被撬开时,顾清歌缩了缩自己的舌尖,可转念一想,又愤然地上前将他的给用力推出去。

    做了这个动作之后,她就感觉到傅斯寒的气息变得混浊粗重起来。他似乎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掐在她腰上的大手不自觉地往上移动。

    顾清歌瞪大眼睛,意识到他想做什么之后,便努力地扭着身子往后退,拼命要退开。

    退不开,她便朝着他的舌头重重地咬了下去。

    一阵血腥味顿时在两人的嘴角弥漫开来,傅斯寒吃痛,退开之后却仍是不舍地盯着她的红唇。

    “小东西,你属狗的吗?不就亲一下么?”

    顾清歌将唇抿得紧紧的,好半晌才说:“我还没有原谅你。”

    “哦,原谅以后才可以亲?”

    顾清歌:“……”

    “今天满足了,回去吧。”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推进屋子里,顾清歌也是没有多想,红着脸就回了房。

    直到回去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大衣还是没有脱下来。

    不过幸好傅斯寒已经替她解开了三颗扣子,她后来自己费力艰难地将手从袖子那处缩回来,直接像脱裙子一样从里面逃出来的。

    等搞定之后,已经累得不行,顾清歌迅速换了身衣服爬上床,躺在小绿萝身边的时候,她却望着小绿萝的脸颊沉思起来。

    她脸色凝重地沉思着,片刻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脸上渐渐放松下来,然后勾起唇笑开。

    今天晚上过后,应该一切都能好了吧?

    她最后再相信傅斯寒一回,希望这一次她不会再失望。

    ~

    国内

    “我姐还是没有回来吗?”这是顾景荣第二次来找顾清歌,可得到的依旧是她不在的消息。

    他也不气不恼,只是站在那里眼神有些失望:“她是不是不想见我?”

    秦然看他突然失落的样子,不由得八卦起来:“为什么不想见你?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听言,顾景荣脸色微变,思索了不到两秒,否认:“我这辈子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秦然:“……”

    这么狠?

    连这辈子都说了?秦然看着他的眼神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她托着腮帮子盯着顾景荣英俊阳光的脸蛋:“你真的是她弟弟吗?”

    听言,顾景荣抬起头咧了咧嘴角:“有疑问?”

    “看起来不太像,亲弟弟?”

    秦然眯起眼睛。

    顾景荣瞳孔缩了缩,秦然立即了然。

    “你这人还真是八卦,我跟我姐是不是亲姐弟与你何干?”

    “态度变得这么快?这两天你来找她可是我一直在招待你,你现在这是恩将仇报么?”

    顾景荣被她的话噎得无话可说,盯着她半天,脸上别扭地站起来:“既然她不在,我以后再来找她,不过我明天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

    秦然施施然地端起桌上的咖啡轻抿着,似乎并不关心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顾景荣纠结了好一会儿,终是什么话都没说,拿起帽子戴上转身就走了。

    秦然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出声道:“没话留了?”

    听言,顾景荣的步子微顿了片刻,然后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郑重地道:“让她好好照顾自己,我以后再来找她。”

    啧~

    秦然忍不住在心里偷笑,她怎么觉得这个弟弟……对她师姐的感觉……不一般啊?369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