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六十九章 凡间事,事难断
    “天符道人。可是那位制符大能?”

    陆沉一听名字,吓了一跳。

    号称符容乾坤的天符道人,做的符盘?

    云澜仙师,出手这么大气吗?

    门下记名弟子,都能用上极品的符盘。

    想问问陈客卿是否是,真是天符道人的制作符盘。

    抬头一瞧,陈客卿一脸笑眯眯。

    好像在期待趣事一样。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个叫小嘴的藤妖,扭动着身躯跑了回来。

    两边伸出的藤蔓上托着,个托着一件被布包裹着的东西。

    “哟哦~~~~~~我回来了。噢噢噢噢。这是给你的天符道人最新款式的符盘。这是你的九天雷霆棘阳刀。”

    两人接过,包袱还没等打开一看。

    就被小嘴给退了出去。

    “噢噢噢噢。不用感谢我。”

    弄得祁德山两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祁德山,打开包布一看。

    原本非常好看的鲨鱼皮鞘上,忸忸歪歪的写着七个大字——九天雷霆棘阳刀。

    陆沉一看祁德山的刀鞘,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翻开包袱皮一瞧,符盘的盘面上,同样也是写着几个大字——天符道人最新款式的符盘。

    这什么意思?

    “噢噢噢噢。”

    听到有人在笑,两人转头向后一瞧,本来紧闭的大门,探出大半个紫色的大嘴。

    见到两人发现了自己,蹭的一下关上的房门。

    过了一会儿,陈客卿走了出来。

    见到不明所以的两人,陈客卿轻咳一声道:“不要在意。这小嘴,是在跟你的玩闹。趁着墨汁还没干透,我那里

    有水,你们去擦一擦就好了。”

    两人擦拭干净。

    一人挎上刀,一人把符盘绑在腰间。

    顿时冒出一股子修行人特有的出尘之感,为两人的增色不少。

    “陆姑娘,你可有使人昏睡符箓,能给在下来一张吗?”

    快走到正门,祁德山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停下脚步向陆沉询问道。

    陆沉有些疑惑,突然间要这个做什么?

    随后她看了见到李府的大门,想起了那时莺儿的事情。

    “祁兄,还是好好跟那姑娘谈谈吧。即是为了对方好,也不一味的强加于人。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就把这些事情

    也斩得干干净净吧。”

    陆沉表情严肃,一本正经,声音声音依旧爽朗,却不知为何有些沙哑了。

    祁德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是也是也。那丫头可不能,因为我这样人而整天闷闷不乐。太过不知当了。

    ”

    见到祁德山下定决心。

    陆沉伸手拿出一张黄纸,在指尖点点真气催出。

    不到一会儿,安眠符箓就已写好。“我信祁兄是个有分寸的人。这张安眠符箓,交个你。此符,用真气炼化。贴在人额头之上,便可让人昏睡几个时辰。”

    出了李府大门,果然街对面立刻就跑过来一人。

    正是祁德山的贴身丫头莺儿。

    只是这回,莺儿没有像上次那样。

    直接扑过来,死死手抱住祁德山不撒手。

    莺儿,站在祁德山对面,用衣袖不断擦着泪水,啜泣的望着祁德山。

    可她,却不敢再向前迈进一步。

    她怕,过去之后,她被少爷送回府中。

    所以这一次,她只要看着少爷好了。

    如此就好了。

    “丫头。来”

    祁德山伸手招呼莺儿过来。

    莺儿没有说话,用力的摇了摇头。

    “丫头,过来吧。少爷有事情跟丫头说。”

    莺儿依旧没有过去。

    祁德山看着莺儿,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还没吃饭吧,跟我去吃点东西吧。”

    见到莺儿没有什么反应。

    祁德山装作要离开的样子,向街口快走了两步。

    听到身后莺儿的脚步声。

    祁德山心里的石头,暂时落了下去。

    三人就这样,向着酒馆前行。

    莺儿跟在祁德山的身后,望着陆沉与祁德山的并肩而行。

    十分羡慕,若是少爷身边的那人是自己该有多好。

    看着祁德山另一边。

    莺儿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没有过去住抓住祁德山手臂。

    青肆酒家。

    原本这酒,是要给大家送行的酒。

    没想到留下一人。

    越到酒家地方,祁德山就越不知道用何种面目,去参加这次送行会。

    “长风。”

    还未进酒家,祁德山便看到了已经喝的烂醉的黄长风。

    和已经趴在桌子上的王然。

    “啊~~~~~?哦~~~~~~是德山啊。来来,快快坐下。王兄,起来了起来啊。今天的主角儿,来了。快快你我二人,

    要好好敬人家一杯酒水。好给他们送行才是啊。”

    黄长风推几下王然,见没有什么动静也就不再搭理了。

    自顾自的把酒斟满也不管有没有溢出。

    抓着祁德山的胳膊,就放手了。

    右手高举着酒杯,黄长风看着祁德山,祁德山看着黄长风。

    两人良久没有说话。

    看得有些累了。

    黄长风揉了揉眼睛,再一抬头,看到站在祁德山身边双眼通红的莺儿。

    他攥紧了拳头,用力的锤了祁德山的肩膀几下。

    “我妹妹,就靠你了。照顾好幼婷。你一定要照顾好她。答应我。”

    说话间,黄长风砰的一声,将头撞在了祁德山的胸口出。

    左手死死,扯住祁德山的衣领。

    “帮我照顾好她。幼婷,帮我照顾好她。”

    “嗯,我答应你。一定会照顾好她。绝不会让她出一点儿事情的。你放心。”

    听到祁德山的答应下来,黄长风向后一仰。

    用衣袖在脸上胡乱的擦了几下。

    起身,拿起桌上的一个小酒坛子,踉踉跄跄的出了酒肆。

    “不用管我。我出去转转,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回来。”

    祁德山望着黄长风的背影目送他离开。

    “陆姑娘,对不住了。今儿,我还有些事情要去。这家伙儿,可否帮我照看一会儿。”

    陆沉也未说话,只是笑着拿起酒杯点点头。

    向店里,又要了些祭祀用的酒菜。

    祁德山拿着食盒,又去买了纸钱、香等用品。

    又叫了辆马车,直奔城外郊区的营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呆萌小青梅,竹马〕〔黑帝1001度蜜爱:〕〔霍长渊林宛白〕〔人间极乐〕〔最强军婚:首长,〕〔绝色嫂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