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四十八章 逐出家门
    安定县祁府内。

    先是几声摔东西的声响,后是几声叫喊。

    最后正堂前,传出一声斥骂。

    “你...你这孽障,你给我滚。滚,我祁兴国没你这么个儿子。你给我滚出去。”

    祁兴国本以为这几天在寺内修行,让祁德山过了过修行之隐此事就算过去了。

    现在他望着儿子祁德山身上点点的碧绿光芒。

    心中是又惊又怒,惊得是儿子竟然真会了妖法,怒得是自己有了这么一个逆子。

    此时祁兴国的手臂,因为碧玉功反弹的力量而不自主的颤抖。

    紧握棍棒的右手虎口也被震开,流出点点鲜血。

    在妻子刘独秀和大女儿祁兰的注视下,祁兴国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祁德山。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道:“为父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废妖术,跟李府撇清关系。为父可以饶你一次。如若不然......”

    “老爷。”

    “父亲您.....弟弟还不快向父亲认错。”

    跟母亲刘独秀一样,祁兰先是想要劝说祁兴国。

    上前两步,唤了几声父亲。

    见祁兴国不为所动,祁兰便连忙转身来到祁德山跟前。

    两手攥着祁德山的臂膀,强忍眼中泪水连声道:“快点认错吧。弟弟。”

    此时此刻,祁德山的内心却宛如一潭死水般寂静。

    他先是看了看,父亲祁兴国因为生气而颤抖的身躯。

    又移向一旁,欲言又止的母亲。

    只觉得人生无趣。

    最后才毫无表情的望向了,里自己最近的姐姐祁兰。

    两人四目相对。

    祁兰只觉得弟弟,那从小看到大的面容分外陌生。

    未等姐姐祁兰多想,祁德山蹬蹬两步便来到了祁兴国的身后。

    撩开下摆,便要磕头离开。

    “德山。德山。你这要干什么?”

    无论祁兰使出多大力气,想要把祁德山拽起来。

    都没法阻挡祁德山,断绝父子关系的念头。

    噔噔噔,磕完三个响头。

    祁德山扭头迈步就走。

    “德山,德山.....”

    “回来。”

    父亲的一句话,拦住了想要追赶上去的祁兰。

    “从今天起,我没有这个儿子。”

    如今祁德山被父亲扫地出门,仰头仰望天空之上。

    一轮明月高挂,而天边已经开始火红了。

    “父亲。”

    望着天空祁德山轻道了声父亲,头也不回的向李府走去。

    穿街过巷,不到一会儿的功夫。

    祁德山来到了,李府门前。

    未等祁德山进入门中,迎面走来了一位男子。

    男子神色落魄,脸颊焦黄,眼神却十分坚定。

    这黄脸男子也不是外人,正是前来寻妹的黄长风。

    祁德山看到黄长风,如此模样吓了一跳。

    之前祁德山从下人那得到消息,说竹幼婷已经找了啊。

    这又是什么事情,能把黄长风弄成这副模样。

    祁德山在心里暗自计较着。

    难不成,黄长风也中了蛊毒,特来求医问药的?

    不过昨天祁德山下山,去医馆询问蛊毒之事。

    不是说李府已经派人来救治这些中毒之人了吗?

    脑中心思百转后,祁德山开口问询道:“长风兄,你这是怎么了?”

    “啊,是德山兄啊。不碍事的,就是练了几天武。”

    黄长风有气无力的回答,让祁德山更加摸不到头脑了。

    “黄兄,这是要跟小弟我抢夺仙缘了?”

    祁德山此语看似,是跟平常一样在插科打诨。

    实则也在试探黄长风,看看是否真的是来跟自己抢夺仙缘的。

    若真是也好早做些准备。

    “兄弟,你有所不知。你幼婷妹子找到后,十分坚决的要跟随云澜仙师出家。也不知给灌了什么迷魂汤,任我们如何劝说都不听。就是要出家。之后就在李府呆着也不露面也不回家。眼看就到月末了,再不把她带回来,让仙师带走去深山修行。恐怕这辈子就见不到了。家里老祖宗哭的都不行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得过来继续参加仙缘会,看看能不能再见到幼婷,好把她带回来。”

    黄长风这几天也是憋得太久,如今终于找到了个能说的。

    嘡嘡一口气,全都倒了出来。

    听罢祁德山点点头,这来龙去脉是搞清楚了。

    但祁德山也不知说什么,能够安慰一下这位兄长。

    最终只得拍了拍黄长风的肩膀。

    “走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哥哥你尽管开口。”

    两人进了府内,一旁的仆从赶忙迎了过来个两人引路。

    还是引到在有水膜阻隔的院门口。

    李府的下人就转身离开了。

    透过水膜,祁德山心里数着都有谁来了。

    一瞧能从外面看到都是熟脸。再一瞧院中,云澜正在品茶。

    祁德山和黄长风两人,见到云澜在此也不敢多作耽搁。

    整理了一下,衣冠容貌便走进院中。

    一股浓厚的药香味,钻入口鼻。

    两人微微皱眉,走向坐在庭院中的云澜。

    给云澜仙师请安。

    云澜瞧了瞧祁德山,眼中紫光一闪,目光穿过祁德山的衣服。

    看到了祁德山胸口处,龙鳞化作的挂坠。

    顿时便知道,这是游溪的龙鳞。

    自己百般算计没有到得机缘,反倒是一位刚刚修行的小辈得到了。

    果然时事无常。

    云澜抿了口茶水,上下打量了一遍祁德山而后很满意道:“不错。”

    仙师云澜此语一出,立刻在周围前来参加考核的人中惊起了波浪。

    尤其是站在云澜身边的几位,更是窃窃私语起来。

    几人中站在最远处魏武,拍了一下身边的李瑞虎。

    压着嗓音道:“哎,瑞虎兄这人什么来历?”

    “这不就是那祁家的三公子嘛。”

    “那?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老祖的意思。”

    李瑞虎轻蔑的答复道。

    在他看来,想祁德山这类既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天赋。

    以后就算是修行有成,也就是给自家当下人的命,根本不值得关注。

    随便应付两句,李瑞虎便不在言语了。

    这边祁德山,顶着众人聚集而来目光。

    来到了陆沉所在的角落里。

    “陆姑娘,好久不见啊。”

    “前些日子,多谢祁公子了。”

    “哪里哪里。”

    两人简单的寒暄两句。

    未等祁德山站稳,便看到远处角落的阴影出有一白发黄瞳之人。

    死死盯着自己,从那如野兽般的眼神中,祁德山感受到了愤怒和悔恨。

    “那是大梁道体,只有重大变故才能觉醒的体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