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族战记〕〔良田喜事:农家童〕〔战国之军师崛起〕〔踏星〕〔女神的贴身战兵〕〔重生贤后生存记〕〔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山野小农医〕〔重生学霸男神:湛〕〔农家仙田〕〔我的大小美女花〕〔穿越之教主难为〕〔三界圣师〕〔穿越七零俏军嫂〕〔金牌小助理〕〔嫁恶夫〕〔武神狂飙〕〔福谋〕〔极品小农民〕〔诸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葫中天地 第四十五章 化龙缘愿
    鹿竹道人言语一转,冷冷道:“还请居士交出内丹啊。”

    游溪却不在理会,向逼近的鹿竹道人,只是呆呆的望向藏海寺内。

    在鹿竹道人挡在游溪前面,呼唤了几次后这才渐渐回神。

    只见她摇头轻笑一声,朱唇微张一脸惨白,缓缓张口吐出了内丹。

    将自己尚未凝炼成道种,还带有一丝黑气的内丹,交给了鹿竹道人。

    “阿弥陀佛,至此你我之间再无恩怨。”

    接过内丹,鹿竹道人道了声佛号。

    “道人,还想要什么?”

    见鹿竹道人迟迟未走,游溪双眼无神的问道。

    “谁人妄言妖无情,又道人妖终殊途。”

    鹿竹道人一叹,只见他从周身雾气之中,鹿鸣之声越发凝实。

    随后内丹自行飞起,鹿竹道人却未将金丹吞入下肚或是斩断内丹与游溪的联系。

    反而催动自己含有丝丝仙气的法力,涌入游溪的内丹中。

    把游溪内丹中仅存的一丝妖力炼化干净,并凝炼起了游溪的道种。

    不出片刻,鹿竹道人就把道种凝炼好了。

    道种散发着丝丝仙光,悬停在在两人之间。

    “我与禅师约定之事我做到了。该居士履行与禅师的约定了。”

    说罢鹿竹道人直接冲天而起。

    只留下了缓过神来的游溪一人,

    天边赤染,白云悠然。

    树上的蝉儿因为夏天的滚烫的天气而无力的鸣叫着。

    祁德山依偎着后院大门的冰凉的门框消解暑气。

    此时太阳落下,天气已然凉爽不少。

    凉爽的空气加上肌肤上传来的凉气,更加让因燥热整夜难眠的祁德山昏昏欲睡。

    打着哈欠儿,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祁德山强撑起精神,望着街市之上往来的人群。

    等待着他要等待的那个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等待什么,只是脑中有一个声音告诉的他。

    还不能睡去。

    要等他。

    在他还未到来前,不能睡去。

    “究竟还要多久?还要.....还要多久?”

    就在祁德山恍惚之中,他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

    远处有人走来。

    虽然离着他很远,但祁德山知道他就是自己要等待的那人。

    见到自己等待的人终于来了,祁德山心中放心了下来。

    遂即眼皮一沉就要昏睡过去。

    “还不能睡。”

    黑暗中一个声音回响,祁德山眼珠一转又睁开了双眼。

    此时那人比起之前已经很近了。

    之前只能模糊看到一个小点,现在祁德山已经可以看清那人的装扮了。

    身着简朴素雅的衣服,却给祁德山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为了告诉对方,自己并未睡去。

    祁德山缓缓抬起了左手,冲着那人一笑摆了摆手。

    虽然眼前又是一黑,但祁德山却仿佛看到了那人掩嘴轻笑的样子。

    “等了很久吧。”

    真是好听的声音,未等脑中个这个念头过去。

    一股香气便扑面而来。

    祁德山头抵着门框,扭动脖颈闭眼向上望去道:“嗯,还好。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睡着了。”

    “我要走了。”来人伸手抚摸着祁德山的脸庞。

    祁德山费力的睁开一只眼睛,想要看清来人是谁。

    虽然现在两人距离可以用触手可及来形容,但祁德山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来人是谁。

    他只能感觉到,这个人好像跟自己很熟悉。

    就好像认识了上百年,上千年一般,熟悉到自己想什么,对方都能理解。

    祁德山能感觉到面前之人的那股不舍之情和一股复杂难言的情感。

    他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祁德山心中的泛起疑问,口中便问道:“那。还会在回来吗?”

    “不。可能永远都不会来回了。”

    “那。为什么要走?还会再见吗?”

    祁德山伸手想要抓住来人的衣襟不让他离开。

    没等祁德山攥住来人的衣服,祁德山的手腕就被抓在了对方的手中。

    “只要你修行下去。一定会再见的。嗯,一定会的。”

    在那人说完后,祁德山便觉手中一凉。

    手心传来的触感,好像是一串项链。

    “拿着它,离开这片土地。外面有更广阔的世界.....去吧!......”

    随着那人声音缓缓的消失,祁德山终于听出了来人是谁。

    他猛地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喊道:“游溪姐!!”

    而祁德山的眼前,只有房间中挂着的字画。

    伸开攥着的手,一串项链出现在祁德山的手心里。

    趁着窗外的月光,祁德山隐约看清是一个玉环模样的挂饰。

    用手指细细摸索着,玉环上面有很多陌生的花纹图样。

    “游溪……”

    轻抚挂坠,祁德山回忆着发生的种种。

    北地边境。

    一座城池内火光连天,将漆黑的天空照的通红。

    城池之内,哀嚎、啜泣、喘息之声,伴随着兴奋的嚎叫响彻全城。

    城池内一间茅草房中。

    女人用手臂摸干净,脸上泪水、鼻涕。

    惊恐的望着那群身穿黑衣,手持兵刃满身符咒的男人们,带着家中的财物和米面离去的身影。

    望着那群摇头晃脑,开怀大笑的男人走远。

    女人便如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窜跳起来奔向草房的另一间房间。

    在看到房间内,仿佛尸体般躺在地上的孩子。

    女人立刻冲到了自己孩子的身边,将其抱在怀中。

    女人先是抽噎起来,而后便抑制不住的大哭起来。

    听了一会女人的哭泣,孩童好像有了生机,转动眼珠眼神冷漠的看向女人。

    “莫儿,不怕啊。娘在这。”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队人。

    “就是这么?”

    “没错,就是这间房。”

    城中衙门。

    一位身披绿袍的修士,坐在一只足有衙门大门大小,全身漆黑散发金属光泽的蜘蛛背上。

    绿袍修士神色淡然的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手中把玩着一只形如汤圆的蚕宝宝。

    “可惜可惜,还是没有赶上,若不是时间不够。我便有一天赋异禀的龙种作为坐骑了。”

    坐下的狼蛛,好像听懂了主人的话语。

    舞动着如钻的触角,仿佛再说我也不差。

    绿袍修士见此,轻拍狼蛛背甲安抚狼蛛。

    “方....方....方大人。”

    衙门外,一个黑衣男人被其他人踹进了门中向绿袍修士回话。

    那男人,本就胆小之前又听说了绿袍修士的种种事情。

    在被踹进门中时就已经尿湿了裤子。

    进门看到这只巨大的狼蛛,便想扭头就跑。

    但他想起了绿袍修士的种种手段,又不敢就这么走了。

    便站在原地回起了话。

    “怎么了?”

    “回...回....回大人。我...我...我们发...发现了...宝..宝库。”

    听到宝库二字,绿袍修士这才抬起眼来,正眼看了一眼进来的黑衣男子。

    “我知道了。头前带路。”

    “是...是~~~是。”

    就在男人想要,转身离开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一道黑光闪过狼蛛从他身边走过,咕隆隆,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就再也动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贴心萌宝荒唐爹〕〔快穿之恶女驯夫记〕〔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婚心动魄:神秘人〕〔黑帝1001度蜜爱:〕〔呆萌小青梅,竹马〕〔绝色嫂子〕〔最强军婚:首长,〕〔人间极乐〕〔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